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怜花落 董鄂妃传奇 [目录] > 第10章:卜算子

《怜花落 董鄂妃传奇》

第10章卜算子

良尔之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自打吴尔库尼来了以后,乌云珠的日常起居便全权由她处理,她倒是也细心,样样都打理的井井有条,让乌云珠也是颇为满意,也越来越依赖她,脱离兰烨了。

自上回递了条后,福临甚至给了特批,让她在南苑静养数日。和乌云珠也是每日一同研读诗词,佛理,感情倒是也又开始渐入佳境。

只是这绿翘,由是仍瞧不得这吴尔库尼,乌云珠的房间一代,也就成了她的禁地,若不是必然,也不踏入,倒是令兰烨极是为难,不论怎样劝说,绿翘总是抱有成见。最好的结果,也便是不在一相见她便是怒气十足地对待她。

十几天,或是更久,吴良甫领人过来,接了兰烨去,说是福临急召。

听得吴良甫说,乾清宫等的殿堂已修葺一新,择吉日便要重入新宫。福临特让吴良甫请了兰烨过去说是与众位大学士一同商讨其余各宫殿名讳。万般是推脱不得。

“吴公公,既是起草宫名之事,皇上与众位大学士商榷即可,我不过一介无名,倒是为何这样急急将我召了去。”兰烨一路上思索却怎么也想不出个缘由,终究是忍不住问吴良甫。

“唉,我们这些做奴才的又怎么了解主子的心意,也不敢妄加揣测,兰烨姑娘只管跟着奴才一去便知。”兰烨如此听来也便无计可施,只得先跟了去。

由着吴良甫领着,竟是不向这乾清宫的大道而行,却是往这花园之中的青石板绕着正宫至后。虽让兰烨有些许的机警,不过,见得园中珍草,倒是比走那光秃的大理石大道多添了颇多情趣,也合乎她偏好,倒是越发的舒畅。

“皇上,请您听老臣一言。”大殿内传出搅扰这雅静之声,想必是这赐名之事有了分歧。兰烨这样当然的想着,一边加快了脚步跟上同时加快的吴良甫。倒是再听不见身后的责骂声,以及,福临不耐烦的踱步声。

“皇上,兰烨姑娘已经带到,已在尚书房候着。”吴良甫由后面匆匆进来,耳语了一声便退下了。

“李爱卿,朕不是早已告知朕今日有事,这些小事你自己做主便可,不必请示了,无事就退下吧。”

才算是将那啰嗦的人打发走,正要起身回去尚书房。

“启禀皇上,吴克善求见。”福临低声怒骂了一句,“怎么全赶上今天,出去回了他,便说朕身子不适。”吴良甫有些战兢的咽了口口水,“吴大人说有急事,事关郑成功近来的动向,非要见着皇上不可。”

福临绝望地轻声哀号了声,瘫坐在椅子上,有些无力的看向吴良甫,“宣。”

兰烨有些新奇的打量这尚书房,吴良甫出去时也便交代了能触的,不该碰的东西。既是叫走了下人,只留得两个在门外头后令,兰烨也便就没有什么顾及,大胆的在这房内来回勘察。

文房四宝皆是贡品中的极品,还有些未干的墨迹散发着浓郁的芳香,笔架上满是各色的毛笔,兰烨摘下一支,毛色润泽,笔尖细而极富弹性。兰烨在心中唏嘘了声,有些不舍地又挂回笔架。

由这书架上随意抽了一本翻看起来,却不由入味,被这丝丝入扣的情节引得入境。待到眼睛酸痛抬头,天倒是有些转了。轻轻呼了口气,又把书按着原位摆置好,有些无事了。

倒是瞥见了桌上有些半敞着的书册,也不敢翻开,只细细瞧了瞧露在外头的部分,坤宁宫,承乾宫,承德宫……想必是些候着选的。

屋内静的安谧,倒让兰烨听得清晰似是远处传来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有些匆忙混乱的。再想仔细辨认,声音却是消失无踪,只有门外那两个宫人细细的低语声。或者是,他们的低语声盖过了本就轻巧的脚步。

兰烨望了望窗外的天,也不知福临竟是何用意,倒是想着回了。

正想往外头跨步,却踢着了什么。蹲下身来瞧,原是一团纸屑。兰烨心下奇怪,这皇上的尚书房也有人敢打扫时偷懒。想着既是丢了的东西看看倒也无妨,就捡了起来,小心拆开。

“山有木兮木有枝。”正想继续打开后头半句,门却是“吱嘎”一声开了。

福临走了进来,面带微笑。

兰烨心里虚,赶忙将纸团藏进袖筒里。尽量装着没事一般请安。

福临自然是没有如此巧合的恰好进门,当然也是早就看到了兰烨这一连串的行为。但是也没有戳穿,反倒将嘴角上扬了一个更高的幅度。

“皇上,时候不早了,兰烨该回了,去晚了姐姐担心。”不知怎么,兰烨许多些日子不见福临,倒是有些语无伦次,惊慌不已了。想要掩饰着赶紧逃离。竟是不管其他的一股劲往门外冲,不敢回望福临,亦不敢抬头。

“留下来。”福临在她快突围成功时猛地拉住了她的手,近乎是命令的说。

兰烨皱了皱眉,觉得自己有些呼吸困难,也不知自己究竟当时考虑了什么,她只知道,她仿佛是果决的,甩掉了福临的手,向着门外继续跨步。“皇上,姐姐在等我,兰烨告退了。”

福临没有再阻拦,或者她也有一丝遗憾,总之,她不敢回头,只能定定向前。

在她觉得身上的血液真正被全部耗尽,有些无力的稍作站立时,她仿佛是听到了。身后响起的,同样有些无力,疲惫的声音。“甩开朕手的人,你是第一个。”

也许灵魂此刻,或者方才,也被他有些贪婪地吞噬了,她竟是许久没有迈出一步。

“主子,外头天凉,你还是先同奴婢进去吧。”吴尔库尼将毛皮端罩披在乌云珠肩上,“我要等烨儿回来。”乌云珠轻咳了几声,接过暖炉。

微弱的灯光开始映照出了不远处兰烨的身影,还好,还好,没有人,没有人可以看到,此刻的兰烨脸上的古怪神色。兰烨抬了抬头,望见乌云珠单薄的矗立在门外,努力想要张嘴,却还是,开不了口。见乌云珠还未见着她,索性停下来,蹲了下去。待到调节了才起身继续。

“烨儿,皇上此次与你都提了什么?”乌云珠将兰烨扶了自己屋里去,又急急命着吴尔库尼去沏了茶来,未等兰烨坐下就已不及待地问。才让兰烨刚复平淡的心境又有些纠结起来。一只肥重的飞蛾慵懒的在灯光前挪动,兰烨轻呼了口气,那飞蛾便顺着气流向乌云珠肩边滑翔过去。她自是顾不得兰烨的回答,惊叫着。

兰烨心里却是颇为感激这是笨拙的飞蛾,在挥舞时也就留了力放了它一条生路。

不知是上天刻意或是无意,没有人注意到,在她扑蛾之时,有小团纸由袖中滑落,滚进帷帐之下。

……本章完结,下一章“诉衷情”↓↓↓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