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怜花落 董鄂妃传奇 [目录] > 第7章:疑虑生

《怜花落 董鄂妃传奇》

第7章疑虑生

良尔之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乌云珠得着指令,自是精心打理,本就生得丽质,稍一施脂粉,更加显得妩媚动人,清丽脱俗。福临倒也只带了几名随从,多日不见,倒是又深深被乌云珠震撼了不少,只是心中却不似最初那一份感慨。

珠光依旧盈盈,却不再撩得人心。

待到里堂坐下,福临却不由随意提及兰烨的去向。乌云珠亲自替福临添好茶,打发了绿翘去帮称着兰烨。绿翘也是干脆,请了安,便是千恩万谢的下去了。

跑到膳房,见兰烨悉心切着水果,也便蹑手蹑脚的进去,想着吓她一下。“翘儿。”绿翘伸出的手瞬时就定格在了兰烨肩膀上方,她有些无趣的绕到兰烨跟前。“主子,董主子和皇上聊得欢,你怎么就在这儿切水果。”说罢顺势夺下刀子,取过一个桃子开始削皮。“你啊,小心着点,皇上对这桃汁敏感,小心别把汁水洒到盆里了。”绿翘瘪瘪嘴,把刀放下,拨开几粒龙眼就要往盆子里扔。“别,皇上受了风寒,这龙眼数热性,可不好。”兰烨说罢,把龙眼一颗颗细心取了出来。绿翘此刻倒也不恼,只是笑嘻嘻的盯着兰烨瞧,审视了半天,只说让乌云珠喊兰烨快着些,就自个儿捡了宝似的出去了。

福临呷了口茶,“你这里倒是布置的素雅。”乌云珠笑而不语,只是静静摆弄着眼前的一双白玉雪兔。

福临觉得有些无趣,起身来回踱步,却见的窗边似是摆放着什么奇特的东西,走近细看,却是一个小筐,里头放着两块未绣完的帕子。

福临拿起帕子,却不想被上头的绣针刺到,“兹~”福临皱了皱眉,倒吸了口冷气,乌云珠闻见,扔下那对雪兔起身过来,疾步行至窗边,见着帕子,心下便明白了,赶忙跪下,“触伤皇上龙体,望皇上莫要怪罪。”

福临见着乌云珠紧张的神情,反倒笑了,“难得美人如此关怀,朕也无大碍。你也平身吧。”福临拿着帕子扶乌云珠起身到灯下坐了,乌云珠用怀中的帕子蘸了些茶水给福临清理。轻轻呢喃,“绿翘这丫头,交待了多遍,这些针线要收好,怎么仍旧这样到处摊着。”福临似是全无听见她的低语,只是将帕子小心翼翼地展开,见得几枝幽兰跃然于这两块四方的白色锦缎上,只是其中一块却是紧紧揪住了他的目光,兰叶些许舒展,些许卷曲,虽生于悬崖之巅,却仍是抵着强烈的风展露慵懒不可一世的容颜,倒是充斥着孤芳自赏的味道。一朵未完的含苞待放却在瓣尖染上一阵红晕,倒像是这不食人间烟火的幽兰禁不得世人的瞻望,羞红了脸。

“倒是朕的不是,把你妹妹绣的帕子给毁去了它原有的风韵了。”乌云珠一愣,抬头瞥了眼福临手中的帕子,久久不语。同样的样式,他却读出了……乌云珠不愿让自己在推测下去,只得千方百计拐着弯想把话题岔开。

兰烨切好了水果,又浇上了一层花露,撒了些干果。本是满心欢喜,却远远便听得房中谈笑风生,不由放轻脚步,也不敲门,只站在那儿细细的听,乌云珠似是有些娇气的说着福临照料兰烨,又赠雪莲与她。

美人语甜如凝露,脆似莺语。

兰烨却莫名涌起一股凄凉的情感,望见手中的托盆,寄人篱下,总是永远及不上屋内真正的贵人。

隐约听到福临幽幽的笑语,有些怪异的笑,让兰烨无法想象他当时面上的神情,而话语却是一字一句真切的听到了,“朕,不过,是爱屋及乌罢了。”

对方没有发话,许是对福临突如其来的坦白羞怯到无话,毕竟是内敛的闺秀。又或许,她,亦发现了话语情景中的歧义。

竟是谁为“屋”,而谁又为“乌”?

兰烨自然也嗅到了这份不寻常,她不知乌云珠为何不语,又或者,自己才是从始至终那个联想过多的人。不敢贸然进去,才想转身,忽觉有人轻拍她的肩,不及回头,那人已走上前,对着兰烨俏皮的做了个鬼脸,轻轻叩门,然后跑开。“翘儿!”兰烨有些气恼,里面依旧无声。兰烨定了定神,推门强入,放下果盘匆匆便要走。却听得福临在身后低语,“时候不早了,朕也该走了,外头天凉,你前些日子才抱恙,就在里头歇着,不必送了。”

走过不由故意放慢脚步的兰烨身边,微微停了停,兰烨抓着托盆的手不由紧了紧,福临却未斜眼看她,如此稍作停顿,便径直往门口出去了。

兰烨道了安便退下了,却没有想到回头,回头看看呆立在桌边,有些颤抖的握着那一方刺花手绢的,双眼无神,却若有所思的乌云珠。

回到房间,见绿翘在替她铺床,有些气恼的上前掐了她一把。绿翘哀号一声,转过身来。盯着兰烨的眼睛,兰烨倒是被她盯着阵阵发慌,有些不悦地推推她,“翘儿!”。

“主子,翘儿原见主子托着盘子站着,空不得手叩门,才帮的忙,主子为何这样不快?”这一反问,倒显得兰烨心虚的紧,既是不知绿翘果然只是如此,还是特意将其所见隐去,只她现在既然顾全了兰烨的心思不再提及,编下这样一个借口,不论真假。兰烨也是不愿戳穿现在所系的一份平静。

不论虚实,就当它是如曾经所愿那样发展。对,一切如常。

“烨儿,烨儿。”听得乌云珠唤她,兰烨也就随着绿翘在那摆弄,自己转身出去了。

乌云珠似是有些不适卧坐床边。一颦一笑,确是令人恍如隔世。只是兰烨今日却不愿再多赏识她的美艳,只得微微转头,却瞧见桌上帕子上的血迹,倒也顾不得帕子如何,赶紧问着乌云珠哪里有被刺伤。

乌云珠望向忽明忽暗的油灯,似是把到嘴边的话又生生咽了回去。转而又用轻快的语气继续,“这点伤口,没有大碍的,今日,姐姐喊你过来是想求你一件事儿。”

兰烨莞尔一笑,“姐姐有事,吩咐一声便可,倒说求,不显得生分了。”乌云珠脸上泛起阵阵红晕,几次开口却都欲言又止,倒让兰烨“噗嗤”笑出声来,乌云珠撅撅嘴,有些气恼地盯着她,兰烨赶忙止住了笑,正襟危坐。

乌云珠有些气恼的拍了拍兰烨的手,“烨儿,我突然想到那个替我们看手相的白眉道人,你说他的话,是真的么?”

……本章完结,下一章“命中定”↓↓↓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