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怜花落 董鄂妃传奇 [目录] > 第9章:鬼魅至

《怜花落 董鄂妃传奇》

第9章鬼魅至

良尔之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此时,兰烨也不知乌云珠为何忽然提及此事,那道士的言语虽仍犹然在耳边,但未曾见得那书上所述,也不好揣测乌云珠心意,只得模糊的回答,“许是有这样一个人,只是记不清了。”

始料未及,乌云珠有一瞬即逝的失落,却又故作无事,“也罢,这样一个相士,倒也不足铭记。我乏了,你也早些去休息吧。”说罢,翻了个身,将被子盖上,不再理会她。

兰烨亦想不出缘由,也就道了安出去了。顺道让小太监送了条子给吴良甫,便说次日有事去不得。拿了批条才安心开始梳洗。

两人却都是一宿无眠。

翌日,兰烨早早便起来,准备了乌云珠最爱的冻酥糖,糖糍玉兔,翡翠蒸饼,还有一些伴着吃的素点。一人切切拌拌捣鼓了半天,终于是小心地装入了抽屉式的食盒里,以防它冷却。又仔细将膳房清理整齐,才端起食盒要送去乌云珠房间。

房内细细人语,伴着淙淙的水声,兰烨料想许是乌云珠正着衣梳妆,也不便进入,就在外静静候着。

不过多时,倒是见着一个生人从里头出来,端着水。兰烨有些紧张的慌忙往房里瞧,那人已顺势带上了门,有些傲慢地瞅了瞅兰烨。“主子体乏还未起,你先收了去,待主子起了再唤你过来吧。”兰烨见是服侍乌云珠的,想必是昨日吴良甫提及的吴尔库尼,也就放下心来。

只想不到,她竟与乌云珠熟络的如此之快,当日绿翘来到南苑,直至几月后才是由绿翘一人侍奉乌云珠起身更衣。

故对她的无礼倒是也不恼,想来反倒觉得此人率真也颇为可爱,也不戳穿,便细细应了声,委身退下了。

绿翘已经采了新鲜的花将昨日的换了,正认真擦着家具。见兰烨提着食盒回来,忙放下干布递过来在桌上腾了位置放了。“主子去哪儿了,膳房里也找不着,我把早膳都准备了。”盯着食盒眯起了眼,“看来有更好的。”本想伸手去打开,却被兰烨狠狠瞪了眼,有些不甘的继续擦拭她的器皿。

兰烨有些好笑,也不说话。在桌上挑了块素糕,嚼了嚼。取过一本诗集翻看起来。

乌云珠久久未叫吴尔库尼过来,兰烨便先提了早点去膳房再热了。

“绿翘姐姐。”绿翘打扫完了,正倒完水端着盆子要回,听得后头有人唤她,乍辨之下,也不似偏房的三儿的音,有些困惑的回头探视。

这一瞧,着实让令她受了一惊,“吴尔库尼?你怎么会来到南苑?”

“是姐姐起了么,我方才已去热了,你快去吧。”兰烨打断了她们本来也许可能要继续的谈话,边说边赶过来,将食盒递给吴尔库尼。

“真是没规矩,刚才在门外我没恼你,别想着主子待你们宽厚,你们便无尊卑了。”吴尔库尼接过食盒,有些愤愤不平地说道。

绿翘素就十分厌恶这吴尔库尼的行事作风,平日里且井水不犯河水,尚可为忍,今日竟如此奚落了兰烨,况她亦不知方才的境况如何,只作她是好生欺负了兰烨,这她可如何忍得,当即便恼羞成怒,“你是哪来的小蹄子,跑到南苑来撒野,这是我主子,你若欺她,看我不剁了你的蹄子,撵了你出去。你这撒泼的……”

“翘儿。”兰烨皱了皱眉,把她强拉到一边。“怎么这么无礼。吴尔库尼,你先把早膳给乌云珠送去,再来我房内。”说完也顾不得她,只用力拽着兰烨回屋。

“主子你并不知,这吴尔库尼虽在外名声不赖,可与她相近的人可都了解她的败行。我是同她一并入宫的,她自选秀时便处处陷计害人。一副令人作呕的虚假表情。”绿翘说到这儿,不由做了个反胃的表情,“还好未成,被派了去帮助伺候佟佳小主。尽教了她做了些恶事,后来东窗事发,佟佳小主自知躲不过,也便自行了断,听太监们说还被除了名。”绿翘幽幽长叹了口气,随即又激动地站起来,忍不住锤了锤桌子。“她倒不知何以脱的罪,还被冠了美誉,唉,这吴公公也定是被其善面所蒙。”

“好了好了。”兰烨似是安抚地轻轻拍了拍绿翘的后背。“这非你亲见,许是有人恶意中伤,而其他人云亦云呢?”见绿翘仍是心事重重,“既然你觉得她并不值得交心,那以后少接触便是,况她是直接派过来的人,也不好说换便换的,我看她待姐姐倒也不差,就先看看吧。”

绿翘只兰烨不愿再听,也不再多言,只转过了身,轻轻呢喃:“只怕她又想……”

“咚咚咚”门外响起了轻巧,而且无规律的敲门声,断断续续,仿佛是有些犹豫。绿翘不耐烦地去开了门,见外头是吴尔库尼,更是没一副好脸色的,未及她开口,就掉头走到里屋去了。

吴尔库尼满是愧疚的进门,三跪九叩,“主子,奴婢,奴婢,奴婢早晨……”兰烨温和地笑笑,扶她起身。绿翘原是在屏风后悄悄听着,吴尔库尼这一转变,倒也让她不足为奇,可兰烨对她的宽容似乎是让她很是不甘,立刻便赶了出来。“你别虚假在我面前,我可惯了你这一套。别想来蒙我。主子。”绿翘有些气愤地望向兰烨。

兰烨看她这样一再敌对吴尔库尼,显然有些不满,可也知道她亦是为自己考虑。也终归不能由她,便找了个事儿让她赶紧下去办了。

“主子,奴婢不知您才是这南苑的……”

“我姐姐才是。”兰烨接过了她的话茬继续。

“可是。”吴尔库尼显然有些不解,“吴公公将奴婢分派过来照顾兰烨主子。”

“我,我不过,是一个跟着姐姐的随从而已。”不知为何,兰烨的语气竟有些哀伤,眼神也黯淡下来。吸了口气,指了指自己,“瞧吧,哪里是主子的样,所以才让你错认了。”

吴尔库尼心中豁然,脸上却还是一副更为歉意的神情。“那是奴婢没有眼力了。”然后,她顿了顿,似乎是思索了一会儿,随即便试探性地问道,“那奴婢这就去替主子准备午膳了。”

兰烨抬了抬手,“这些翘儿都会做的,我看姐姐挺喜欢你的,你就负责照顾她吧。”

吴尔库尼心中之意正是合乎这个答案,却还是需要一些东西,“那,奴婢该怎么向董鄂主子说明奴婢的来历?”

兰烨略一思考,想到昨夜乌云珠的反常,“你便说,是皇上将你派遣过来照料她的起居的。”

“可是绿翘姐姐对奴婢颇有成见,奴婢害怕……”

“以后你们暂时分了照料各自主子,少打照面便可。我会慢慢同她说的,姐姐身子弱,你得好生照料。我一会儿让三儿送了姐姐日常起居的单子过来,你适时调节便可。”

吴尔库尼显然对这个回答十分满意,打了千儿欣喜地出门了。

兰烨倒也略微感觉到了吴尔库尼的不同变化,倒也说不上来个所以,只得暗暗望着她远去。阳光此时直直射在她的头顶,如同一个鬼魅,没有影子。

……本章完结,下一章“卜算子”↓↓↓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