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邪魅天下之-至尊神剑 [目录] > 第12章: 迷局!

《邪魅天下之-至尊神剑》

第12章 迷局!

weiwei812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魔洛图离开南殿,快要到达秘洞出口处时,和一个熟悉的身影不期而遇,这个人正是尊者邪。

“额,是魔参领啊,你怎么在这儿?是谁允许你进来的?你来这里做什么?”

“属下是奉领主之命前来秘洞的。”魔洛图战战兢兢地答道。

“我爹?他派你来这里做什么的?怎么事前也没知会我一声?是不是他后悔当初的决定,现在改变主意派你来处置钰儿啊?”尊者邪很紧张的追问道。

“少主勿需过分紧张啊,听属下慢慢跟您解释,事情是这样的...”

“我没空和你在这里瞎掰,你快说!钰儿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回少主的话,您大可放心...您的宝贝小心肝钰儿姑娘现在很好很安全,你就放心吧,属下乃是奉命前来邀请她加盟我们黑暗魔界的。领主那么疼少主,又怎么会出尔反尔呢,我并不是来处置蓝莹钰儿的噢。”魔洛图必恭必敬的答道。

“邀请她加入黑暗?这么大的事情怎么爹爹他提都没跟我提起过啊......”尊者邪陷入沉思之中。

“领主可能也不想让少主为难吧,您想啊,以您和蓝莹钰儿姑娘的关系,倘若让您介入此事,岂不是会让她更难抉择?女娲对她乃是情深意重,尽心栽培;您对她来说更是心头牵挂,难舍难分;硬要逼她在二者当中选其一的话,我想可能会物极必反呢?再说了,领主也是在充分考虑和照顾少主的感受啊?”

“考虑我的感受?我看不尽然吧,他明知道钰儿是不会屈从巫山,更不可能答应背叛天界加入我们黑暗的。还派你这个奴才去逼她,这样算是照顾我的感受么?”

“少主息怒啊...我看这当中定是有什么误会,领主他是为顾全大局着想。之前的确是派属下前去南殿招安,可由始至终属下都没有使用任何危言耸听之类的话,更没有用武力来逼迫她的,望少主明查!”

“那你倒是说说究竟事情是怎么一回事?呆会我自会进南殿,倘若你说的话和她讲的有半字之差,我就对你这个奴才不客气!明白么?”

“属下明白、明白!”

“明白那你还不快讲?是不是要我教你啊?啊...”

“是、是、是......属下只是对蓝莹钰儿姑娘好言相劝,除此之外,并无其他。至于她的态度呢,她刚开始直接就拒绝了我们的邀请...后来,后来...”

“后来怎么样了?是不是她答应加入了?”

“不是,是属下该死!属下没有经得少主的同意就私自问她是如何评价和看待同少主的关系的?”

“放肆!你这个奴才!还说没有逼迫钰儿,你这不是变相的逼她作选择吗?还有,本少爷的隐私是你这个做奴才的能随便打探的么?好、好、好、这个暂且不和你计较,你接着说,后来她是怎么说的,你必须给我一字不漏,原原本本的说出来,否则我叫你死的难堪!”

“是-是-是!少主息怒啊,小心圣体啊~您身体才刚刚康复没多久,不用为奴才的不懂事而伤身呐。属下当时也是随口一问罢了,我还说,她可以选择回答或是保持沉默的。”

“那她是回答了还是...?”

“恩,她跟属下讲了很多关于人性的哲理。谈到对少主您的看法时,我发现蓝莹钰儿姑娘她的语气变了,变得很温和了...她说当日在诛佛殿一战中,追魔龙魂打在您身上的同时就几乎痛在自己心头;她还说您就是那个让她砰然心动的俊朗少年;您在生死关头为她挡了那致命一击,让她化险为夷,您对她的情她都毕生难忘。至于说到如何取舍的时候,她似乎很沮丧,话语之间给人的感觉很迷茫。属下对她也稍稍开导了下,可效果似乎不大。最后属下得知她拒绝接受我们的邀请这才告别...才遇到少主你。事情就是这样了,属下一字一句都是按照事实原原本本地复述给少主听的......还望少主宽宏大量,饶恕属下的罪过!”

“好吧,谅你也不敢欺瞒我!看在你曾经开导过钰儿的份上,又是父亲委派你来的;本少爷就姑且放过你这次,以后再有大逆不道之举,小心你的贱命!你走吧...”

“是的,是的!少主教训的是!日后属下自当紧记少主教诲,绝不会做出任何有违少主旨意的事情!没其他吩咐,小人就告退了。”

正当魔洛图刚走出三步远,尊者邪便高声叫住了他:“魔参领且慢!本少爷还有件事要问你。”

“不知道少主还有何事疑惑?属下定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实!”

“那好,是你自己说的啊,先把石门关上再说吧。”

“唰,唰!”石门关上了,魔洛图回过身一脸期待的看着尊者邪...

“是关于你上次被卓著虏去天界的事情。你最后到底是怎么逃脱囚笼,又是如何安然回来的,我希望你如实回答?”

魔洛图一听尊者邪整这一出“将相逼宫”,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神色顿时慌张、焦灼,内心倍感不妙:“晕,他怎么会想起问这事的?还以为风头过去了呢,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还是个会心对心之术的程咬金,完了、完了...这下完蛋了,我要是说谎话骗他,他可能会马上察觉到的,看来-忽悠-这一招算是报废了。怎么办,怎么办呢?我总不能等死吧,还是先稳住他再说...”

尊者邪见魔洛图这副模样,内心的怀疑更是加重了几分,追问道:“魔参领怎么满头大汗呐?是不是刚从天界回来,还没来得及适应巫山的气候啊?

“恩,您还真别说,提起这事属下还真恼火,在天界的时候有个天神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觉得我长的比他帅,内心嫉妒朝我脑袋打了一闷棍,弄的我现在记性差了很多。”

“你撒谎,根本就不关你记性的事,现在乃是金秋十月。哪儿会热得你满头大汗呢?你分明就是心虚。快说!是不是早已背叛了黑暗魔界,投靠了卓著那个老混蛋啊?你最好老实交代,别逼我用绝招!”

“属下...属下是有苦衷的啊!还望少主顾念属下为黑暗效命期间尽心尽力的份上,饶恕属下!”

“这...你个混帐!叛变了还要跟我讨价还价么?你知不知道,本少爷现在完全可以轻易地将你消灭。你最好将事情的始末给我一一都交代了,否则修怪本少爷无情!”

“我...我......我不能说呀。少主又何苦咄咄逼人呢?”

“有什么不能说的?你是不是还想隐瞒什么事?快说!”

“我...冤枉啊!我对领主乃是一片赤诚!对黑暗魔界更是从一而终,试问我又怎么会无故叛变呢?我实在是逼不得已呀...汗!”

尊者邪听到这句话,内心开始有点触动,他顿了顿,四处张望,好象在想些什么...

“这样吧,既然你不能说,我也不打算再逼你了。你干脆用灵力在我掌心要不能说的话都写出来,这样总没问题了吧?”尊者邪语气和缓了些。

魔洛图一听少主的建议,内心顿然欣喜:“对啊,不能说,可没说不能写啊?哈哈,我怎么就没想到呢。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呀!”高兴之余,他对尊者邪说道:“少主英明啊!多谢少主提醒,属下感激万分!”

就这样,魔洛图用灵力在尊者邪的掌心写出如下的字句:“我-被-卓-著-抓-去-天-界-之-后,他-对-我-下-了-天-神-禁-咒。用-禁-咒-控-制-了-我,逼我-回-到-黑-暗-为-他-获-取-情-报,当-他-的-卧-底!如-若-我-对-领-主-提-及-此-事,我-自-会-招-惹-灰-飞-湮-灭,永-世-不-得-轮-回之-后-果!”

尊者邪看到这样的话,原本愤怒的内心即刻爆发,失声般大骂道:“这个畜生简直混帐!使用这么歹毒的禁咒来对付你!真是可恨之极!没想到啊...没想到,身为盘古一族的领袖,这个老东西不但没有以身作则,反而偷练禁术;可悲啊...可悲,那些自以为是的天界人士,居然一直被他蒙在鼓里,没有丝毫察觉!魔参领,对不起!是我没能调查清楚,错怪你了。我向你道歉!”

魔洛图见尊者邪如此不计身份来体恤自己很受感动,浅笑着答道:“属下感谢少主体谅!属下也是不想让少主误会为叛徒,自打我为尊者领主效力到现在,我真的没想过有一天会背叛黑暗,更没想过会对付巫山。属下一片忠心可昭日月,望少主明鉴!”

“恩、恩、恩、我明白的,魔参领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我今天这样对你,也是不想错怪好人,希望你能明白......”

“属下可以理解,换了是我,一样会象少主这样做的。毕竟少主也是为黑暗魔界的前途着想。”

“你能这样想就好了,对了。你打算怎么办?”

“属下既已对少主禀明心迹,自然一切都听从少主调遣!”

“恩...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们不妨将计就计!你过来...”

说罢,魔洛图便走近,两人悄悄在说些什么......

……本章完结,下一章“ 长翠镇劫案(引子)!”↓↓↓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