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邪魅天下之-至尊神剑 [目录] > 第18章: 判决!

《邪魅天下之-至尊神剑》

第18章 判决!

weiwei812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喔?爱卿所指究竟是何人啊?怎么天界还有比你更技艺精湛的神宠技师么?老夫怎么不知道?”

“嘿嘿嘿…族长您是知道的。相信没人比他更适合帮族长驯化这只神之火烈鸟了?”

“柳神通你就别跟老夫卖关子了,快说!到底你所说的是何方神圣?”

“神圣?哈哈…属下要说的此人恰好相反,他就是天界唯一为了训练神宠而达到痴狂境界的癫人---苏木靳!呵呵呵…说到他,族长对此人应该有点印象了吧?”

“是他??????怎么你说高人的居然是他?”

卓著倒吸一口凉气,闭上双目、埋头陷入深深的沉思之中……

那是发生在三年前一个震惊整个天界的判决:

“传神宠技师-苏木靳-上殿!”众神殿史官高声呼喝道。

苏木靳:“属下飞行系神宠技师-苏木靳-拜见族长,恭祝族长万福金安、三界永享太平!”

史官:“犯人苏木靳,对利用禁咒肆意残害天界神宠一事,你可认罪、伏法?”

苏木靳:“属下认罪!但不甘愿伏法!”

卓著:“混帐!既已认罪,又为何不愿接受惩罚?”

苏木靳“族长英明!属下自有充分的理由作为依据。”

史官:“放肆狂徒…大胆!人证、物证俱在,岂容你随意抵赖!你身为神宠技师,违反天界规定自创禁咒已是不可饶恕;将其用在神宠身上更是罪大恶极;最后导致大量神宠无故死亡简直罪无可恕!现如今你不但不思悔改,居然还口出狂言说自己有理!请族长对苏木靳治以重罪、以儆效尤!”

卓著:“史官勿需动怒,老夫自有主意。俗语有云: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苏木靳,你说你有理由逃脱制裁,还是很充分的理由。老夫倒想听听你所谓的理由何在?”

苏木靳:“族长圣明!属下并非存心发明神宠禁咒,更不像史官大人所说是故意用在神宠身上导致其死亡,这一切都只是意外!”

卓著:“别拐弯抹角、绕来绕去了,走正题、接着说!”

苏木靳:“是!族长~~属下通过反复研究和实验发现原来普通的训练方法根本很难激发出神宠内在的潜力;至于神宠禁咒一事的确不是属下刻意所为。那次我在驯化一只火烈鸟的过程当中,无意中走神将咒语念错了;本来应该是-玛嘧、玛嘧、般喏波若,被属下错念成了-玛哩、玛哩、般喏波若。”

卓著:“照你这么说,你发明驯化神宠的禁咒只是偶然之机?那后来怎么样?”

苏木靳:“…属下本以为火烈鸟接收到这个小小的错误指令是不会有什么反应的,谁知道正是因为咒语的这一个小小变动却大大刺激了神之火烈鸟;只见它原本乖巧、温顺的眼神突然变得恐怖般血唳、周身布忙紫黑色的灵力圈,体型也逐渐扩大…仿佛瞬间能量大增;当时把我吓一大跳。”

卓著:“它进化了?还是因为你的咒语激发了它内在蕴藏的真正爆发力?”

苏木靳:“非也、非也!看它体型急速变大一倍,属下当时也以为是进化带来的效果;可后来才发现,没过三-五分钟的时间,神之火烈鸟又回复了原状…所以属下当下就肯定这一切根本就不是进化!因为真正意义上的进化绝对是实体永久的转变;而并非那几分钟的短暂变化”

卓著:“那凡事总得有个解释呀,既然不是进化,那究竟是?”

苏木靳:“请族长稍安勿噪!想属下驯化飞行神宠多年,也没遇到过这样的事儿;对我来说,念错咒语给它带来的莫大变化可能也算是一个注定的契机吧。属下也急于找到答案,所以后来属下又重新对火烈鸟发动了禁咒,这一次,我知道自己必须好好利用它急速变化之后的几分钟时间…玛哩、玛哩、般喏波若……我“嗖”的一跳就飞到了它的脊背上,那种久违的感觉…嗨,现在回味起来也是无比美妙啊!浑身被强大的莫明能量包裹,同它直冲云霄、急破长空…..好、就是现在,我要来试试你的技能了…“玛哩、玛哩、冰龙破!”,{冰龙破:水属性神宠技能之一,技能最大的特点就是瞬间将水凝结成冰柱、发动攻击。}因为当时属下发动禁咒的神之火烈鸟刚好是水属性的,冰龙破一出,只见火烈鸟嘴里急速冲出一条体形巨大的蓝焰冰龙、狂舞云端、划破天际、攻击力显而易见!这时候我才明白原来禁咒不但可以激发神之火烈鸟的强大技能,还能将其威力无限增大;唯一的缺点就是维持的时间太短了些。”

史官:“哼…真要这么风光那就好了!光挑好的说,你怎么不说后来为什么神宠都相继死去?”

卓著:“不错!为何神宠后来都无故死亡了呢?”

苏木靳:“族长有所不知,其实属下也是事后才知道的。原来一旦对神宠使用了禁咒,在短时间内那就不能再按照正常的咒语去控制它了。神宠本是由无数圣灵精华积聚而成的灵物;倘若对它发动禁咒,那它的属性就会由正转邪。虽然不用过多久禁咒的控制力就会消失,可神宠并不会很快恢复到正灵之身;也就是说咒语尽管已经退去,可神宠依旧是魔神状态。”

卓著:“有点乱、有点迷糊……那到底需要过多久神宠才能恢复到一如往常呢?”

苏木靳:“未知…这个就是属下一直都在苦苦追寻的答案。说神宠是无故死亡,纯粹就是无稽之谈。道理很简单:神宠既是灵物,禁咒一出,好、几分钟之内,它的技能、威力、各方面都瞬间加强!禁咒时效一过,神宠功能虽然恢复、却持续魔神状态;这个时候若是再用平常的神宠咒语训练它的话,只会魔、灵相冲、正、邪相撞;神宠死亡也在情理之中了…!”

史官:“好一句情理之中!真是谎话连篇!现在神宠死了这么多,全是因你而起;你一顿推搪的废话就能让它们起死回生?启禀族长,苏木靳在狡辩!”

苏木靳:“我没有!我说的都是事实真相,请族长明查秋毫!”

卓著:“你的分析,也不是没有道理;老夫觉得还是可以相信。”

苏木靳:“那就是说族长答应免除属下的处罚了吗?多谢族长、多谢族长……!”

史官:“族长!他……”

卓著:“且慢!老夫话还没说完呢,你的推理老夫可以接受并不能说明你就没有罪过了;你要分清楚,这是摊开的两码事。你身为天界飞行系神宠技师,无意中获得禁咒,老夫姑且念你不是故意;可导致大量神宠的死亡也是板上钉钉的事实,老夫是一定要追究你的责任的;否则何以服众!”

史官:“族长英明!苏木靳乃是此次天界神宠大量死亡事件的罪魁祸首,理应开除仙籍、驱逐出天界!”

卓著:“好!苏木靳,老夫现在就除你仙籍、祛你神力、贬你下凡…不知道众仙家有何异议没有?”

苏木靳:“我不服!我不服……我苏木靳死也不服!”

殿内一片哗然……

……

柳神通:“禀族长!属下有话要说。”

卓著:“柳卿家有什么话,说吧?”

柳神通:“苏木靳是犯下过错,理应受到处罚这个不假!可事情发生的实在有点凑巧,禁咒的产生有点戏剧性,神宠的死亡也不是苏兄弟可以预见得到的;这样就要驱逐他下界这么严重?请族长三思啊!苏木靳乃是天界神宠技师队伍里的精英,在过去的几年里,兢兢业业、为天界也训练出了不少优秀的神宠。望族长姑且念他初次犯错,给予从轻发落!”

史官:“你和他称兄道弟,当然帮他说话拉!哼…”

卓著:“够了!别老是抢老夫话头,在中间打岔,行不行?”

史官:“遵命……属下再也不敢了。”

卓著:“其实老夫也觉得处罚会不会真的过分了点。可是如果不这样,那应该怎么样呢?哎…真是犯难!大家也给出出主意,有什么好的建议都说说,别藏着、掖着了啊……”

柳神通:“启禀族长!属下倒有一个想法,不知当讲不当讲?”

卓著:“都什么时候了,有什么主意赶快说!”

柳神通:“属下是这样想的:既然是苏木靳引发的这个事端,那就理应由他自己来补救。不如就罚他去禅思崖忏悔……直到找出如何破解神宠魔神状态之法。不知族长意下如何?”

卓著:“这样啊?会不会太轻了点?”

柳神通:“不轻了呀!您想啊,这样做:一来可以体现族长的慈悲仁义、为天界挽留一个人才;二来可以恩威并施、给苏兄弟一个补救的机会。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

卓著:“恩、恩、恩…..苏木靳,就罚你去禅思崖面壁忏悔,直到寻得如何解除神宠魔神状态之法,你可服?”

苏木靳:“属下多谢族长恩义!属下接受、没有意见……”

卓著:“不知其余仙家还有没有异议?”

“启禀族长,给苏木靳一个机会吧!”众人异口同声。

卓著:“来人啊!即刻将苏木靳押往禅思崖…执行判决!”

……本章完结,下一章“ 鬼魅!”↓↓↓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