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邪魅天下之-至尊神剑 [目录] > 第7章: 真情!

《邪魅天下之-至尊神剑》

第7章 真情!

weiwei812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尊者邪从幽怨阁离开时已是深夜,在回寝宫的路上耳畔时不时地响起蓝莹钰儿铜铃般悦耳的笑声;满脑子里映现都是蓝莹钰儿的一颦一笑。正一路兴高采烈的沉浸在美感的享受中时,黑暗参领迷糊糊的突然出现给这种美妙的氛围划上了一个扫兴的句号。

“迷糊糊见过少主!请随我前去领主书房吧,领主有请!”迷糊糊如是说道。

尊者邪心想一定是父亲想知道自己审问蓝莹钰儿的进展。于是冷冷的回道:“这个时候你不来我也自会前去秉明情况,我正要前去书房呢;倒是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没有一点征兆的杵在我面前算是对人的礼貌么?”

迷糊糊赶忙解释道:“对不起,少主!小人真的不是故意的;平时小的这样也没见少主您今天这样感到意外啊。”

尊者邪一听迷糊糊还跟自己辩驳,不耐烦的训斥道:“放肆!我看你是越来越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是不是仗着有父亲给你撑腰啊?”

“不是啊,小人只是实话实说,不敢心存半点私心;更不敢对少主不敬!就算领主给我这个胆,小人也不敢呐。请少主明鉴!”迷糊糊一脸无辜的叩拜说。

尊者邪依旧是绷着脸,道:“不敢就好!下次你最好先来个传音术,要是再出现今天这样的小鬼吓主子;小心我不饶你,知道吗?”

“是...!小人定会紧记少主教诲。”迷糊糊脸上的表情由无辜转变成了受教;话语的基调也明显从解释下降了虔诚的唯命是从。

不一会,尊者邪和迷糊糊便到了尊者刹的书房外。

“请少主稍等一会,小的前去通报领主。”迷糊糊一副“偶是跑腿偶怕谁”的架势,嗖的一声就不见了人影。

很快,尊者邪就收到了迷糊糊的传音讯息:领主有请~!

尊者邪笑呵呵的自言自语说:“这家伙学的还真快啊...”

“孩儿给父亲大人请安!”,尊者邪刚进书房就依常例向尊者刹跪拜道。

尊者刹笑着说:“邪儿勿需多礼,快快起来。”

尊者邪刚起身,尊者刹又紧跟着问道:“听迷糊糊说,请你之时你正往书房赶来么?是不是审问有了进展啊?跟我说说...”

“邪儿兴不辱命,她开始不肯合作;后来孩儿对她严刑逼供总算知道了不少信息。”尊者邪信誓旦旦的答道。

尊者刹一听有信息获得,更是急切的问道:“快!邪儿快说,她都交代了些什么?知不知道你娘的情况?卓著有没有把她怎么样?”

尊者邪顿了顿,说道:“回父亲,孩儿从她口中得知娘亲尚被囚禁在天界西面尽头乱石堆砌的凄凄惨惨切切阁内;终日有天界侍卫严密看守。有一点可以肯定,娘亲应该还很安全,只是被限制了人身自由。”

和天神女一别已是好几载,这个信息对于尊者刹来说算是最近的关于她的处境报告。

尊者刹此时艰难地咽了口吐沫,意尤味尽的追问道:“还有呢?那臭丫头的底细你审问清楚没有?看她不象一般的天界侍女,她究竟所为何人?”

尊者邪见父亲如此心急,便示意迷糊糊给他沏杯参茶。安抚道:“爹爹勿急,先喝口茶,听孩儿向您一一道来:不错,她确非池中物,乃是娘亲被囚之后,女娲和卓著选拔出来的天界神女一职的继承人。至于这次率众攻打我们魔界的动机,想必父亲也知道,肯定是冲着《天神之卷》而来。”

尊者刹听后,站起身径直向书房东面走去,“吱呀”一声打开了窗户。思绪好象转移到了那浩淼的天际......

见父亲在思考,尊者邪没敢打扰,只是在一旁静候。

没过多久,尊者刹长嘘一口气,回过头对尊者邪说:“邪儿,你知道吗?想当初,我和你娘没相恋那会,卓著这个人还算是一个开诚布公-深明大义的天界族长;直到我和你娘在凡间相识相知相恋到相惜,卓著这个老儿才开始逐渐变的自私起来。不怕坦白给你说,直到现在我都不清楚为什么卓著会有这么大的转变;要知道他可是盘古一族的领袖。”

尊者邪听罢好象明白了什么,斩钉截铁的说:“爹爹,我知道了!一定是他嫉妒你对娘亲的眷恋,才会对你们百般阻挠的;这个老儿其实本质也是自私自利的,汗......”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呢?邪儿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啊。很可能真是源于嫉妒心,我记得刚成立盘古一族不久,盘古说过“七情六欲之祸当属嫉妒为首”。可如今,我们已身在黑暗魔界,即使揭穿这个老儿的真面目,相信天界一族也不会尽信我们说的话。不过话又说回来,我们知道就已足够。”

“父亲,孩儿还有一事不明白。卓著和您对战时,我看的出,他也会神之禁术;而且会的还不少!这是怎么回事?您不是跟我说天界一族不允许修炼神之禁术的吗?”

尊者刹愤愤的骂道:“我刚还想说呢,这个龟孙老儿,身为盘古族长,居然暗地里早就在修炼禁术!那些天界蠢儿竟毫无察觉。”

“我知道了,一定是卓著仗着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在天界为所欲为。他是族长,别人就算知道也只是打碎牙往肚里咽。没办法奈何他呀...真是有够卑鄙无耻的!”

尊者刹不想过多的讨论卓著,拍了拍尊者邪肩膀说:“邪儿啊~我们也犯不上为这种人置气,好好的;何必凭添烦恼呢?还是说说现在吧。蓝莹钰儿这个丫头,三番四次坏我好事,本来我都可以手刃卓著这个老小子,被她给搅和了;非得教训教训她不可。反正现在我们该知道都已经知道了,索性杀了她,省的留后患!”

尊者邪一听父亲要对蓝莹钰儿不利,慌乱中说道:“孩儿觉得父亲大人此举不妥,理由有二:第一,杀了她只会让天界更仇视我们黑暗魔界,尚且她也是女娲提拔推荐的;现在以我们的实力,不适宜得罪圣境女娲!第二,娘亲还被囚禁在天界呢,我们可以拿蓝莹钰儿和卓著换人。这样说来,岂不是一举两得!望父亲大人三思!”

尊者刹听完他的叙述,也觉得很有道理。连连点头,称尊者杀邪急智!

其实尊者邪是不愿意看到蓝莹钰儿遭难,心疼她!并非他口中说的那般伟大,哈哈...不过夸他急智我想尊者邪还是配得上的。

尊者邪眼见父亲同意自己的观点,遂借机请命:“如果爹爹赞同孩儿的话,孩儿不才!请您把这个表现的机会赐给我。孩儿想再去拷问仔细点,以备万全!”

尊者刹全然没有看出尊者邪的小算盘,便不假思索的爽快答应了。

告退之后,尊者邪也顾不上片刻的歇息;急急忙忙往幽怨阁方向赶。因为他知道,父亲随时可能改变注意的,相对来说争取的时间越短就是蓝莹钰儿的安全系数越大。

三步并做两步,不多会就到了幽怨阁。

蓝莹钰儿见尊者邪满头大汗,全身都写满了焦急,连忙问他发生了什么事。

尊者邪困难的深呼吸几口,说道:“钰儿...钰儿姑娘,请听在下说,我父亲可能随时对你不利!你,你快随我走,我送你出巫山。记得一会我送你走,你就速速离去,不管出现什么情况都不要回头。千万记得啊...我负责拖延爹爹,快!”

边说边拉着蓝莹钰儿的手就要往门外奔,蓝莹钰儿明显感觉到这双手好有力,好有安全感;要是可以允许的话,她真想永远依赖这双大手。可...

蓝莹钰儿果断的挣脱了尊者邪,尊者邪被她这一甩蒙在原地。回头痴痴的看着蓝莹钰儿,问道:“怎么了?是不是我把你弄痛了?快!争取时间,你要不愿意;跟在我身后也可以。最重要是马上送你出巫山!”

蓝莹钰儿不情愿的说:“我要是走了,你怎么办?就算我安全离开巫山,你爹发现不见了我,也会归罪于你的,我不走!”

尊者邪早猜到她不肯走,假装宽她的心,安慰道:“钰儿姑娘,你就放心吧,到时候我就跟他说因为大意被你打晕了!要不说我被你挟持也可以啊?反正不管怎么说,我爹不会狠心处罚我的,你就听我的话。快离开吧,好吗?当我求你的...”

蓝莹钰儿看到尊者邪为自己这般紧张,内心对于尊者邪身为黑暗人士本能抗拒的最后一角冰山也瞬间融化。她开始十分欣赏面前的这个少年.....眼神始终没有离开。

尊者邪发觉蓝莹钰儿正盯着自己看,脸,窜的一下就红到了脖根。慌乱中自己到处摸了摸,道:“我脸上有脏东西么?干什么这样看着我?”

蓝莹钰儿只是笑笑,拿出手帕,边笑边走近尊者邪。

手帕划过的地方,香气扑鼻!这股让神仙闻了也会醉的味道很快就到了尊者邪的脸上。蓝莹钰儿小心翼翼的帮尊者邪擦着大颗如豆的汗珠......

笑意横生,情意绵绵!真是羡煞旁人!

最后,蓝莹钰儿终于说话了,“其实在没看见你之前,我听卓著族长说过你的名号,尊者邪,听名字,再综合你父亲,我本以为你也是那种十恶不赦之徒。直到上次天界进攻黑暗魔界一战,我才知道,你的心根本不是我想象的那样冰冷。你也有善良的一面,至少对我来说是的。现在你不顾后果都要送我离开巫山,我知道你是怕我受伤害,我要是就这样走拉;我想对我来说,我会后悔一辈子;对你来说,你也会后悔现在为我这样做吧。所以你不必多说,我留意已决!”

尊者邪被蓝莹钰儿感动的一塌糊涂......只能在默默不语中感受一切。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

……本章完结,下一章“ 重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