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傲世九重天 [目录] > 第20章: 找麻烦的来了

《傲世九重天》

第20章 找麻烦的来了

风凌天下_qd22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楚阳心中一震,等他再抬起头的时候,孟超然负手在后的萧瑟身影已经从他面前静静地消失了。临走,居然没有再向他说任何一句话,任何一个字。

但那股沉抑的气息却似乎遗留在这里,竟然是久久不散。

楚阳愣了一会,隐隐感觉到,孟超然心中很苦,甚至苦涩到自己完全无法想象的地步。究竟是什么事,让这位曾经的天外楼天才变成了这般模样?

师父这个心结,若是有机会,定要为他解开!

楚阳长吸了一口气,眼一凝,反手掣剑,剑气冲霄!

这一次练剑,却是从头到尾,一招一式,一遍一遍的苦练,已经练过了出剑收剑,那么现在练的,就是连贯性,和一招一式随便打乱顺序配合在一起的效果,再从中细细体悟……

不管是守护天外楼还是找到莫轻舞或者是完成师父的另一个没有说出来的心愿,都必须有实力!

实力不够,自己只会成为让别人把自己当做完成心愿的对象。

对于紫晶玉髓,楚阳只是随便地挂在了脖子上。只要不用真气激发,那就与普通玉佩无异。

楚阳的打算是,除非是修炼完成一阶段之后,否则他是不会动用玉髓里面的恢复能力的。正如孟超然所说,非但无益,反而有害。过度倚仗外力,不是什么好事……

唯有用汗水来堆砌,一点一滴用心去积累,才是最稳固的境界,也才有最深层的感悟!若是一味借助外力,纵然功力上去了,但境界却是永远都达不到的!那便成为自己一生的缺憾,再也无法弥补!

武宗有武宗的精神境界。停留在其中,参悟之后,并完全融会贯通,才能顺理成章的进入武尊。

一个武士,纵然机缘巧合天降横财突然获得一万年的精纯功力,却没有相应的心境和精神配合的话,他也不会成为至尊,依然只是武士!

只不过是一个比较变态一些的武士而已。

所以每一步,都要扎扎实实!被别人扔上巅峰,与自己攀上巅峰……岂能一样?被别人扔上去,是要摔死的。

时间匆匆流走,中午吃饭的时候,楚阳再次见到了石千山。现在的石千山,脸色灰败,精气神全无,愁容满面,惶惶不安。

任谁都知道,李剑吟这件事,绝计不可能就这么过去了。二师伯座下弟子,就算只是为了拍师尊马屁,也要来为李剑吟出气的。

现在不来,只能代表着那些人正在激烈的筹划,并不意味着这件事就没了……

谈昙没心没肺的啃着鸡腿,吃得满手是油。楚阳心情舒畅,坐下就开始大嚼,也是风卷残云。只有石千山一点胃口也没有,勉强着自己吃东西,也是味同嚼蜡,吃几口,就叹一口气。

阴阴的眼神不断地斜扫着楚阳,眼中的隐隐怒火似乎要奔涌出来一般。

“石千山!听说你很牛?据说还是什么年轻一辈第一高手?嘿嘿,出来出来,咱们见识见识,切磋切磋。”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叫嚣的声音,随即,还有一阵哄笑声传来。听声音,足足有七八人。

“是啊是啊,这个石千山居然自封天外楼年轻弟子第一高手,真是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第一高手?他石千山也配?赶紧出来跪地求饶!”

……

找麻烦的终于来了。楚阳为石千山种下的恶果,居然这么早就爆发了,这点连楚阳也没想到。

石千山脸色一变,惨白。随即,狠狠的看了楚阳一眼。

“年轻一辈第一高手”这几个字,正是楚阳那天喊出来的。当时,石千山还是洋洋得意,但随后才明白,这竟然是一个拔不出腿来的泥潭!但那时已经晚了……

此刻听到这几个字,却如同一刀刀割着他的心。

绝妙的讽刺!

而且也是天外楼最大的麻烦。现在的第八代弟子,有那一个不对这‘第一’两个字极度过敏?大师兄的位置啊!七阴汇聚之地的归属啊……

李剑吟这些师兄弟不敢明目张胆上门来找麻烦,来为李剑吟报仇,但楚阳所说的这‘年轻一辈第一高手’却为他们提供了极好的借口。

而门派对于这种弟子之中的排位之争,一向是默许的。石千山可以想象到,将会有无穷无尽的麻烦前来寻找自己……

楚阳低头吃饭,似乎根本没有听到外面的叫骂也没有发现石千山怨毒的目光。心中却是冷笑一声:丫的,老子这一世不将你这个混蛋伪君子活活的玩死,那还真对不起重活了这一次……

外面八个年轻人,都是青衣打扮,但在腰上却束了一条红色飘带,袖口上,也有一道红色环绕。这便是锁云峰弟子的标志。就像楚阳他们的紫竹园,就是紫色飘带。

此刻,八个人看着走出来的石千山,眼神之中,都是一片愤怒。

李剑吟是李劲松的独生儿子,平日里娇惯成性,与师兄师弟们自然也不是很和睦,但不和睦是一回事,他被外人欺负了,这些人心中虽然未必不唱快,却不妨碍他们借题发挥来为李剑吟出气。

这可是拍马屁的大好机会!

“原来是刘师兄和曲师兄大驾亲自到来。石千山有失远迎了。”石千山脸色虽然难看,但还是恭恭敬敬的行礼说道。

“石千山,你这声师兄刘某可当不起啊。”那位刘师兄阴笑一声,尖刻地道:“您可是天外楼年轻一辈第一高手,以刘某的微末修为,怎敢当石大高手的师兄之称?”

果然是拿着‘年轻一辈第一高手’来说事!

石千山脸色更难看了。心中已经把楚阳恨到了死,他现在猛然想起:莫非当日楚阳说这句话的时候,就是为了给他们留下一个找场子的借口?

这位刘师兄年约三十来岁,名叫刘云炎,乃是李劲松门下大弟子,而那位曲师兄名叫曲平,二十七八岁,排行第二。剩下几个人,都是他们的同门师弟。此刻听得刘云炎这么说,都是哄笑起来。

“石千山,来来来,我瞧瞧你这位第一高手的本事!”曲平一步迈了出来,按剑看向石千山。

“我哪里是曲师兄的对手……”石千山慌忙谦让。开玩笑,现在他哪里敢动手?对方八个人,刘云炎比自己排名要高,曲平与另外六人,虽然比自己稍低,却也差不了那里去。对方成心来找麻烦,岂能便宜了自己?

一动手,恐怕就会被对方打成猪头!

至于谈昙和楚阳……他俩功力低微,则是靠不得的……自己等于是一个人对上了对方八个!

石千山想哭。

石千山不动手,不代表曲平就这样跟他耗着。蓦然,锵的一声响,长剑出鞘,白光耀眼之际,突然啪的一声,接着噗的一声,然后便是噗通……

原来是曲平不由分说,一出手就重重的打了石千山一个耳光,随即一脚踢在小肚子上,这一巴掌一脚都挺用力,石千山不闪不避受了对方两下,只觉得腹痛如绞,一屁股坐在地上。

石千山知道,只要自己不还手,被对方打一顿也就打一顿,不会有什么大事。但只要一还手,那自己今日能不能活下去可就难说得很了。所以面对对方的攻击,他咬着牙承受了下来。

“这个混蛋竟敢打我!”打人的曲平居然先叫了起来,大怒道:“他妈的,好痛!果然不愧是我们天外楼第一年轻高手,弟兄们,岌岌可危啊,快来救命啊……”

“糟糕,二师兄吃亏了!上!”

“快,快去救二师弟……”刘云炎目光一闪,很是“惊慌失措”的大叫一声。

一声喊,顿时六个人一窝蜂的冲了上来,对着地上的石千山打沙包一般的拳打脚踢,风声飒然,拳拳到肉,一边打一边叫:“竟然敢打我二师兄!”

“说好了公平切磋,这石千山竟然下阴手!”

“打死这个不要脸的……”

更有人一边打一边扯着嗓子叫起来:“石千山,你仗着这是在紫竹园,竟然如此跋扈嚣张……你你你,你住手……二师兄,二师兄,你没事吧?”

听这声音,倒像是曲平快要被打死了……

曲平一边咬着牙一脚一脚的往石千山身上踢,一边凄惨的叫道:“痛!痛死我了……石千山,你好狠毒……”

地上的石千山一开始还在惨叫,求饶,但慢慢地随着几声咔嚓的声音响起,身子蜷曲在一起,昏迷了过去……

七个人犹自不解气,又打了一会才停下手来,人人居然气喘吁吁。曲平抹着汗道:“真险,险些就被石千山这厮把我打死了……”

“是啊是啊,这石千山当真狠毒!”旁边有人附和。

谈昙看的眼睛都红了,但他刚要冲出去,就被楚阳拉住了。对方这么多人,谈昙冲上去也无济于事。只能被对方打得跟石千山一样……再说,石千山被打,这是多么赏心悦目的事情,怎么可以破坏……

远处的竹林暗影中,孟超然深深叹息一声,萧索的看着场中昏迷的石千山,双目如冰如雪,彻骨的寒!

<票!>

……本章完结,下一章“ 要不,我帮帮你?”↓↓↓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