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九阳剑圣 [目录] > 第17章::云霄城主

《九阳剑圣》

第17章:云霄城主

沉默的糕点_qd22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周围人一惊,西门炎这一鞭子下去,只怕这个野人瞬间成为焦炭了死得不能再死了。

而这个少女大怒之下,另外一只玉腕轻轻一抖,原本雪白如玉的皓腕上竟然多了一个非常精致美丽的小弩。

“嗖……”一支火红的小箭闪电一般射来。

如此近的距离,阳顶天躲无可躲。阳顶天本能一掌击出,要劈飞射来的小箭,顿时十几道玄气迸射而出。

顿时,那小箭猛地射入阳顶天的掌心,却直接化开变成火热恐怖的能量,猛地穿透阳顶天的掌心,刺入他的胸膛。

与此同时,阳顶天的右手变得如同火一般通红,根据惯性直接劈按在少女惊耸逼人的酥xiōng上。

惊人的尺寸,惊人的弹性,惊人的滑腻,惊人的手感。

但是阳顶天都无福消受了,那少女被阳顶天火热滚烫的手掌按在自己娇乳上顿时一呆,然后惊呼出声,愤怒无比,猛地一掌劈下。

与此同时,西门炎火红的鞭子猛地抽在阳顶天的头顶上。

阳顶天仿佛被雷劈了一般,三股非常凶猛的火热能量霸道地钻入体内,仿佛瞬间要将整个身体撕开。

顿时,阳顶天的身体猛地火红,全身的鲜血开始沸腾。

“啊……”一声狂吼,阳顶天死死抓住少女的小手,双目尽赤,充满愤怒望着少女,嘴巴一张,一口火烫的鲜血猛地喷出几米,瞬间倒地,人事不省!

那个少女只觉得脸上一阵滚烫,绝美如玉的小脸直接被阳顶天的鲜血喷中。其实以她的修为是完全可以躲开的,但是她虽然刁蛮傲气,却从来没有杀过人,此时急怒之下竟然杀了一个人,片刻间呆住了。

片刻后,用力一甩阳顶天的手,小嘴颤抖道:“竟敢,竟敢摸我……,死有余辜!”

然后,她依旧要拿走阳顶天胸前的火焰挂饰,但是用力一甩,竟然没有挣脱阳顶天的手掌。她本来可以用玄力直接将阳顶天的“尸体”甩飞出去几十米,不过那样阳顶天只怕浑身的骨头都要碎裂了,但是犹豫后她没有用玄力,而是凭借自己本身的力气拼命要挣脱。

西门炎脸色一寒,直接拔出利刃上前,要将阳顶天的手掌剁掉。

“放肆!还不住手?”忽然,远处传来一阵充满威严的怒斥,是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明明很远,却仿佛在耳边响起,震撼整个心肺,让西门炎一动不敢动。

“城主来了!”

所有人齐齐下马,跪在雪地上。

与此同时,几串马蹄声由远而近,一股逼人的气息迎面扑来!

阳顶天仿佛是在太上老君炉鼎中的孙悟空一般,时时刻刻被凶猛的火焰煅烧,就算在昏迷中也感觉到无比的痛苦。

这和洗髓伐脉的痛苦还不一样,这种痛苦完全是暴力型的,要将阳顶天身体完全撕碎的,要直接将他致死的。所以虽然处于昏迷中,但阳顶天依旧痛苦得生不如死。

一直到一双柔软的手掌按在他的心口,然后一股清凉的气息压制下浑身涌动的火热。紧接着,嘴里仿佛被灌下冰冷的液体,顿时整个身体仿佛大旱几年后伤痕累累的大地接受大雨甘霖的滋润。

就算在昏迷中,无数的思绪在脑子内涌动,让他整个心神在昏迷中都不得安宁。

“我的火焰挂饰,我不卖,把挂饰还我……”

阳顶天一声怒斥,然后猛地坐起,清醒了过来。

此时,他已经不是在雪地上,而是在一个华贵温暖的房间内,躺在一张芳香柔软的大床上,床头站着一个温文尔雅的俊秀中年人,他穿着素色的长袍,目光温润,面如冠玉,浑身上下,就只有束发的玉冠才看得出他的富贵。

“你终于醒过来了。”中年男子温和道。

阳顶天一摸胸前,发现火焰挂饰已经不见了,顿时用毛利语急怒喊话,但是他又不知道毛利语还我火焰挂饰应该怎么说,所以只喊出了还我两个字。

“怎么?我女儿抢了你什么东西吗?”中年男子问道,用的是这个世界的通用语言。

阳顶天心中一惊,那个童颜巨(乳)少女是眼前这人的女儿,她抢走了自己的火焰挂饰作为父亲的不可能不知道。那个少女强买火焰挂饰还可以说是见猎心喜,眼前这个中年男子却装着不知道自己女儿抢走火焰挂饰就心怀叵测了。

“难道他认出了火焰挂饰?不可能啊?师父说这个火焰挂饰只有师娘和师妹才认识的。”阳顶天心中暗道,却依旧装着听不懂对方的言语,用毛利语大声喊东西还我。

“小兄弟,你不用装成毛利野人了,毛利蛮语我很精通的,你说得很不地道。”中年男子温润笑道,尽管是揭穿了阳顶天,却依旧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面色微微一变,阳顶天稍稍犹豫了片刻后,用这个世界的语言道:“您的女儿抢走了我的火焰挂饰?请您还给我,那个东西虽然不值钱,对我却非常重要,很有纪念意义。”

“我女儿已经被我关起来了,你们之间的冲突,我还不知道。因为我要等你醒过来之后说给我听,我不会听我女儿和那些武士的一面之词。”中年男子道:“如果,她真的抢走了你的东西,我一定会还给你的。”

阳顶天心中尽管依旧警惕,但面色一和,道:“谢谢您,前辈!”

中年男子微微一笑,然后招了招手道:“去把小姐叫过来。”

“是,主人。”外面一人应道。

大概十几分钟后,房门被打开,一阵香风进来,那个少女走了进来,顿时仿佛一团火焰点亮了整个屋子。

少女的小脸有些憔悴,但依旧充满了倔强,见到阳顶天醒过来,小脸稍稍一松,但是紧接着有充满了寒意。

中年男子的面孔从温和变得眼里,目光盯着自己的女儿,缓缓问道:“说吧,现在你可以说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接着,他面孔转向阳顶天,温和一笑道:“小兄弟,假如她说的有任何不对,你都可以指出来,我绝不会偏袒自己的女儿。”

“爹,他是毛利野人,听不懂我们说话的。”少女道。

“你不用管,说你的,究竟怎么回事?”中年男子厉声道,那少女娇躯顿时一阵寒颤,看来对自己的父亲非常敬畏。

“当时我们正在赶路,忽然这个野人冲出来拦住了我们的去路。我听到炎大哥他们说这是毛利野人,我想着毛利人已经灭绝好几年了,所以心生好奇走出来看。结果发现也没什么好看的,于是让炎大哥赶走他我要重新回到车内,不料却看到这个有人胸前挂的火焰挂饰。”

“爹爹您知道……”那个少女继续道。

“喊我父亲。”中年男子冷冷道。

“是,父亲!”那个少女美眸一阵委屈,咬着牙继续道:“父亲您知道,我生下来就是艳炎之脉,所以从小就如同火一般,所以您给我取名叫西门焰焰,我觉得他胸前的那个火焰挂饰和我很配,我很喜欢。所以我就出一百个金币和一百斤肉要买下来。”

“我把金币和肉给了他,然后就要去拿火焰挂饰,谁知道这个野人竟然抓住我的手,还一掌打过来打在我,我胸部上,我的身体每一寸肌肤都没有被男人碰过,连贴身衣物都是宁宁姐亲手做的,更别说他是个野人,我心里一急,就射出了我的火弩箭,一掌劈了下去,而炎大哥着急之下,也一鞭子打了过去,然后这个野人就吐血倒地了,我当时还以为他死了……”

听完少女的叙述后,中年男子朝阳顶天问道:“是这么回事吗?是像她说的那样吗?”

阳顶天点了点头道:“是的,只不过西门小姐没有问过我愿不愿意卖。”

“你不是毛利野人?”西门焰焰美眸一睁道:“你那个火焰挂饰又不值钱,我给了一百个金币,哪有人不愿意卖的?再说,你干嘛要抓我的手?”

“放肆!”中年男子猛地一声怒斥。

顿时,整个房间内猛地一震,烛火猛地一阵摇曳,火焰瞬间缩小几倍。

“你手腕上的镯子也不值钱,有人要出一千金币买走,你愿意吗?”中年男子冷道。

“当然不愿意,这是娘给我的,多少钱我都不卖。”西门焰焰道。

“那你凭什么认为这位小兄弟就愿意卖她的火焰挂饰?”中年男子怒斥道:“你有什么权力强买别人的东西?就因为你是云霄城主的女儿吗?”

“而且,就因为别人抓了你的手,不小心碰了你的身体,你就要伤别人的性命?谁给你草菅人命的权力?”

“你太让我失望了,都怪我平时宠爱你过度,让你如此娇纵蛮横。一个女孩,刁蛮或许还挺可爱,但是暴虐却是不可饶恕的罪过!”

“跪下!”中年男子一声怒喝道。

西门焰焰顿时一惊,呆站在那里。

“我的话你没有听到,跪下,向这位小兄弟认错道歉!”中年男子怒喝道。

西门焰焰终于听清楚自己父亲的话,不敢置信道:“爹爹,我是您的女儿。”

“跪下!难道要我说第三遍?”中年男子冷喝道。

……本章完结,下一章“:骄傲与野性”↓↓↓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