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九阳剑圣 [目录] > 第18章::骄傲与野性

《九阳剑圣》

第18章:骄傲与野性

沉默的糕点_qd22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跪下!难道要我说第三遍?”中年男子冷喝道。

西门焰焰绝美的小脸猛地煞白,咬紧玉齿,颤抖道:“爹爹,我是您唯一的女儿,是云霄城的公主,您让我像一个毛利蛮人跪下?”

中年男子目中一阵心疼,冷道:“没错,假如你还是我的女儿就跪下认错。做错了事情,就一定要受到惩罚!”

“不!”西门焰焰强忍着眼泪道:“爹爹,我可以给您跪下,可以给母亲跪下,却不可以再给其他任何人下跪。”

“我可以道歉,我可以认错,但是我绝不下跪。”西门焰焰猛地拔出一支精巧无双的火红匕首顶在自己雪白的玉颈上脆声道:“如果您一定要让我下跪,我就死在您的面前。”

“爹爹,我可以认错,可以道歉,但绝不下跪!”西门焰焰颤抖道,然后小手一压,锋利的匕首顿时刺破了她吹弹可破的肌肤,一缕鲜血顿时流下,在她雪白的粉颈显得尤为惊艳。

中年男子身躯一阵颤抖,猛地握紧拳头,怒不可赦地盯着自己的女儿,望着艳红的鲜血,脸上的肌肉猛地一阵抽搐,这是他最最疼爱的女儿,他的心肝宝贝。

西门焰焰对着阳顶天弯腰鞠躬道:“对不起,我错了,我不应该强买你的东西,更不应该打伤你,请你原谅!”

中年男子望着自己心爱的女儿,再望着阳顶天。

“唉……”中年男子叹息一声,转向阳顶天弯腰鞠躬到底。

“对不起了小兄弟,我西门无涯管教不严,而且心也不够硬,不忍见女儿血溅当场,无法强逼女儿跪下,我在这里给你道歉,请你原谅我女儿的过错!”

西门焰焰顿时惊呆了!自己的父亲可是整个云霄城至高无上的主人,何等的尊贵无双,何等的高傲显赫,此时竟然因为她向这个毛利野人鞠躬认错了。

西门焰焰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裂了,父亲是她最最崇拜最最敬仰的人。因为自己的过错,竟然让父亲受到如此耻辱。

“爹爹不要……”西门焰焰上前跪在自己父亲面前,扔掉手中的匕首,抱住父亲的双腿大哭道:“爹爹,我错了!我不应该仗势欺人,我不应该去伤他的性命,我更不应该用匕首伤害自己,用自己的性命来威胁您。”

“爹爹,其实我什么都知道。什么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但是,但是我真的管不住我的性子。”西门焰焰边哭边道。

西门无涯轻轻叹息一声,伸手抚摸女儿柔软的头发,道:“焰焰,你又多久没有哭过了?”

西门焰焰泣声道:“从十五岁那件事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哭过。”

这个云霄城的小公主刁蛮骄傲,倔强强硬,从来不低头从来不哭泣,今日却因为父亲的折腰而大声哭泣,尽管她知道是因为自己犯错,不应该去怪阳顶天,但是她内心却怎么也无法压抑对阳顶天的痛恨。

“东西呢?”西门无涯伸手道。

西门焰焰从怀中拿出那个火焰挂饰,望向这个挂饰的目光既恋恋不舍又充满痛恨,温顺地放在父亲的手中。

“你起来吧!”西门无涯道:“要记住今天,以后做什么事情多想想今天,多想想爹爹,不要管不住自己的性子,三思而后行!”

“是!我知道了。”西门焰焰低头道。

“还有,不许记恨这位小兄弟。”西门无涯继续道。

西门焰焰咬牙道:“爹爹,我无法做到内心不厌恨他。但是我以后不会报复他,不会针对他,更不会去害他。我会不理会他,不触碰他,连看他一眼都不愿意!”

说到后面,西门焰焰已经无法压抑自己的怨恨了。

西门无涯皱了皱眉头,挥挥手意兴阑珊道:“你出去吧……”

西门焰焰冷冷地瞪了一眼阳顶天后,转过娇躯走了出去。

“小兄弟,你的挂饰。”西门无涯将火焰挂饰递给了阳顶天。

阳顶天拿过来重新挂在自己的脖子上,道:“西门先生很不好意思,如果是其他东西,我不介意送给西门小姐,但是这个火焰挂饰是我亲长给我的,对我非常重要。”

“我知道,而且就算不重要的东西,别人也不能强夺。”西门无涯道。

“对了,小兄弟要去哪里?如果要和我去的方向不一致,我可以拨一艘快船送你去要去的地方。”西门无涯道。

此时,阳顶天方才觉得这个房间微微有一些摇晃,道:“我们这是在大海上吗?”

西门无涯点了点头道:“是的。”

“我要去的是东方云州,从这里去距离远吗?”阳顶天问道。

“东方云州?”西门无涯道:“去阴阳宗?”

阳顶天微微一愕。

“抱歉,我无意窥探你的隐私。”西门无涯道:“不过我此去的目的正是阴阳宗,如果你也是要去阴阳宗,我们可以同路而行!”

“那么巧合?”阳顶天内心顿时警惕地升起一丝疑窦,握着火焰挂饰的掌心不由得紧了紧,难道这个温雅君子刚才的一切都是在做戏?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企图?甚至他已经发现我这个火焰挂饰的秘密了?

西门无涯朝阳顶天望来一眼,那目光仿佛能洞悉一切,晒然一笑道:“放心小兄弟,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也可以拨出一艘快船,派人单独送你去东方云州。”

阳顶天不好意思讪讪一笑道:“不用了西门先生,那就劳烦您的搭载我一程了。”

“不用客气,应该的。”西门无涯道:“你身体已经无碍了,一会儿我让人送吃食过来。我就先走了,明日再来看你。”

说罢,西门无涯朝外面走去。

阳顶天赶紧起床相送。

“止步,这屋子里面有不少书,你可以看着消遣。”西门无涯转身道:“你若觉得烦闷,可以到床上透透气,看看大海。”

然后,西门无涯离去。

十几分钟后,一个俊秀的侍女送来吃食,非常精致,非常鲜美。阳顶天大快朵颐,吃得舌头差点掉了,看得那个俊俏侍女一脸的嫌弃。

尽管这个侍女没说任何不客气的话,不过小脸始终紧绷充满敌意,想必她和西门焰焰的关系是很好的,所以同仇敌忾。

“舒坦啊!”阳顶天摸了摸肚子,已经一年多没有吃过真正的食物了,天可怜见啊!

“哼……”此时,俊俏小侍女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愤慨,冷哼了一声,收拾了餐具,扭着小腰离去了,还重重地将门关上表达自己对阳顶天的怒意。

醒来的第二天,阳顶天决定到甲板上去看看大海,看看这个世界的大海和地球上有什么不同?

这艘船很大,从房间到甲板,阳顶天走了好几分钟,一路上遇到了不少人,不过船上的人好像都对他充满了敌意,或许算不上敌意,但至少是冷淡,还有避之如讳。

“哼,这人只不过是一个野人,主人为什么要对他那么好?不但耗费大量的玄力为他治伤,还浪费了大量的玄冰玉液,光这些玄冰玉液就足够换几百个野人奴隶了。”船上的一些武士以为阳顶天是野人听不懂他们的话,所以说这些话的时候并不避讳。

阳顶天并不理会这些言语,直接走上甲板,顿时闻到一股清凉腥湿的海风味,听到了海浪的声音。

这里的大海看上去和地球没有太大的不同,依旧那么宽广,依旧是蓝色的海水,依旧有海鸟和大量的鱼群。

这船是木头制成的,比起地球古代的木船要大很多,也精巧修长很多。

此时,船头上站着一个火红诱人的俏影,是西门焰焰,只有她才穿这么薄的衣衫,也只有她才拥有如此丰满诱人的娇躯曲线。

她今天换了一身长裙,依旧是束身的,依旧是火红色的,依旧是轻薄的,仿佛是丝质的。

海风猎猎,将火红的长裙紧紧裹在她弹力惊人的丰满tóng体上,使得娇躯的曲线更加夸张火辣,胸前山峰更加惊耸傲人。这个少女是充满野性的,她一点都不在意自己诱人的曲线被别人看到,她不管在哪里都如同一团火焰燃烧男人的欲望和心灵。

“我只想一个人呆着,不管是谁都赶紧离开我的视线范围。”感觉到后面的脚步声,西门焰焰毫不客气道。

阳顶天没有理会他,而是直接走上前,趴在加班的木栏上往下俯视,看着下面的还会,还有不时跃起的海鱼。

西门焰焰见到竟然是阳顶天这个冒牌野人,美妙的眉头顿时一皱,本能地屏住呼吸,仿佛连和阳顶天一共呼吸两米内的空气都无法忍受。

“走开,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西门焰焰冷冷道。

阳顶天没有理会她,而是依旧兴致勃勃地望着沸腾在海面的鱼。

西门焰焰一怒,粉嫩雪白的小手握成粉拳几乎要发飙,但是想起了父亲的怒火,不由得强行忍住,冷道:“你不走,我走!”

PS:把本书收藏放进书架中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焰焰许配你,如何?”↓↓↓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