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九阳剑圣 [目录] > 第6章::九阳穿越(下)

《九阳剑圣》

第6章:九阳穿越(下)

沉默的糕点_qd22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冰柱里面有东西?!

阳顶天一阵兴奋,赶紧凑上前去仔细看,还是看不大清楚。整个洞穴内唯独中央的这根冰是蓝色不透明的。此时尽管被阳顶天融化了很大部分,却依旧不怎么透明,看不见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

阳顶天赶紧上前,伸手环抱住那根冰柱,顿时也忍不住被冻得一阵哆嗦。还真亏得阳顶天的九阳之躯了,真的是如同火炉一般,换成其他人直接就被冻坚硬了。

越到后面越冰,最后已经几乎完全无法忍受了。

就这么抱着冰柱几个小时,每半个小时阳顶天就歇一歇,冰柱一寸一寸地融化进去,越往里面真的越是冰寒,到最后阳顶天几乎都有些痛苦难耐。

五个小时后,阳顶天已经在瑟瑟发抖,眼前一阵阵发黑,几乎要完全昏厥过去。明明知道这样抱下去就会有生命危险了,但阳顶天性格倔强,不达目的不罢休,硬生生坚持下去。

“里面竟然是一个人?”阳顶天顿时一阵振奋,冰柱终于被融化得差不多了,变得完全透明。

真是奇怪,竟然会有人被冰封在这千米之下的洞穴内。

这是一个老头,头发和胡须完全发白,乱蓬蓬如同杂草一般。整张面孔完全是褶皱,已经老得看不出年纪。身上的衣服又脏又旧,除了没有破洞,和乞丐身上的衣服没什么区别。露在外面的双手,又瘦又干如同死树的枯枝一般。这老头从头到尾,甚至每一根发梢都流露出灰败的气息。

阳顶天微微有些失望,这个人应该已经死了很久很久了,也被冰封了很久很久了。至于为什么会被封在这寒冰里面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做事做到底,尽管里面的这个人应该已经死了,但阳顶天还是决定将他弄出来。

于是,阳顶天强忍着刺骨的严寒,再次抱住这根恐怖酷寒的冰柱,浑身瑟瑟发抖。

这最后的融化真的是对意志的极限考验,那种冰寒已经完全难以用言语来形容。终于阳顶天承受不住,眼睛一黑直接要昏厥过去。

“咔嚓……”与此同时,一阵清脆的碎裂声,那个老头身上最后一层冰彻底碎裂,粗大的冰柱彻底消失。

刺骨的冰寒停止了,阳顶天身体渐渐恢复了热量,只不过暂时无法动弹,阳顶天就这么靠在那个老头的身上,鼻子内尽是对方腐败的气味,虽然不算很臭,但是却比别的臭味更加让人难以忍受。

忽然!眼前这个老头猛地睁开双目!让阳顶天猛地一惊。

这是诈尸了吗?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紧接着,这个灰败老头猛地伸出枯瘦的手掐住阳顶天的脖子,长长的指甲如同刀刃一般刺在他的大动脉上,浑浊的眼球射出冰冷的寒芒,衰老的面孔充满了愤怒,对着阳顶天吼出了一句话。

声音如同用刀子刮过墙壁一般刺耳难受。但是,他说的话阳顶天完全听不懂,根本就是阳顶天从未知道的语言。

见到阳顶天没有反应,这个老朽非常愤怒生气,将之前的话再重复了一遍,听语气仿佛是在逼问阳顶天。

“我,我根本听不懂您在说什么啊?”阳顶天勉力道。

听到阳顶天回话,老朽非常激动,接连又问了好几句话,然后将丑陋垂老的面孔逼近,一连串逼问阳顶天,与此同时指甲狠狠刺入阳顶天的脖子。

阳顶天顿时觉得一阵刺痛,鲜血从脖子上流了下来。阳顶天此时力气耗尽,根本无力动弹。

接着,这个老头又逼问了一句。

阳顶天苦笑道:“老先生,我真的真的不知道您在说什么啊?”

老头暴怒,长长的指甲在阳顶天的脖子上猛地一划,顿时一道深深的血口,皮肉翻开,鲜血汹涌而出。然后又逼问了一句,阳顶天依旧听不懂。

老头怒火冲天,两支手狠狠掐住阳顶天的脖子,用阴冷的口气最后一次逼问。

虽然听不懂老头的话,但是阳顶天也明白老头说的话大概意思是,假如他再不说的话,对方就要活活掐死他了。

阳顶天顿时一阵苦笑道:“我冒着生命危险救你,却要被你活活掐死,真是何苦来由。”

老头也不懂阳顶天再说什么,但是很显然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答案,顿时脸上露出一道残忍的冷笑,然后双手一紧,冰冷的枯手掐住他的脖子越来越紧。

阳顶天渐渐无法呼吸,眼睛渐渐凸出,舌头伸出了嘴外。连后悔的力气都没有了,好不容易救出来这个老头,却要被对方活活掐死。

“我可以死,但绝对不能这样不明不白窝囊地死。”阳顶天咬着牙,充满不甘的身体深处不知道从哪里涌出来的力气,猛地一脚提出。

“砰……”一脚踢在老头的胸口。

“咔嚓……”一阵清晰的折断声,仿佛枯枝被踩断的声音,老头的肋骨被踢断了。阳顶天的力气其实并不大,但是老头已经油尽灯枯,骨头又脆又干,就这么轻易被踢断了,而且整个身体也被踢倒了,双手自然也脱离了阳顶天的脖子,看来掐住阳顶天的脖子已经是老头最后的力气了。

阳顶天赶紧双手双脚并用,快速地后退,远远地脱离这老头,最后背靠着洞壁,大口大口喘着气,一边看着身上的伤口,一边警惕地用余光望着这个恐怖的老头。

身上的几道伤口已经止血了,不过此时真是火辣辣的疼。不过这个洞穴太小了,想要完全远离这个疯狂老头的是不可能的。

阳顶天一边喘息一边积攒着力气,一边盯着那个危险的老头,只要他敢再次冲上来行凶的话,就不要怪他不客气了。

但是那老头被阳顶天踢倒之后,有可能胸口被踢伤了,从嘴里吐出两口黑红色的血,然后双手撑着地面想要努力坐起来,但是努力了很多次都失败了。

好像,好像他全身上下,就只有一双手能动,其他地方都不能动了,所以怎么都坐不起来。

努力了许多遍之后依旧失败,老头暴怒,发出一阵阵怒吼,双手拼命捶击冰面,顿时胸前伤口受创,又吐出几口黑色的血,双手捶打冰面也顿时变得血肉模糊。

然后,他放弃了,仰面躺在冰面上开始破口大骂。当然阳顶天听不懂他在骂什么,但是声音里面充满了仇恨和悲愤,让阳顶天都不由得受到了感染。

“这个老头也很可怜。”阳顶天忍不住涌起一阵同情。

最后,老头也不骂了,就躺在冰面上一声不响。胸前的断骨或许戳入肉里面,胸前已经高高肿起。一开始老头还在呼吸,胸口一起一伏,最后仿佛连呼吸也没有了。

尽管知道这个时候过去很危险,但阳顶天还是没有忍住,缓缓地走了过去。

远远地隔着一段距离,阳顶天轻轻地踢了踢那老头,对方没有任何反应。阳顶天有上前一步,摸了摸他的颈部动脉,还有跳动,但已经极其微弱了。

阳顶天上前,用力将老头扶起,然后解开老头的衣衫查看他胸前的伤口。

他的右胸肋骨被阳顶天踢断了,他已经瘦得如同人干一样,完全是一层皮包着上面的肋骨,所以断掉的那两根肋骨都看得清清楚楚,其中一根尖尖的骨刺刺在了肉里,瘦得只剩一层皮的右胸膛肿起足足有几寸高,又青又紫,看起来非常可怕。

阳顶天利用粗浅的急救知识帮忙老头将断骨勉强正好了位置,整个过程中,因为刺骨的疼痛,老头身躯颤抖了几下,却依旧没有醒过来。

幸好断掉的两根肋骨没有断成好几截,但阳顶天为他调整断骨还是很辛苦,在这冰天雪地里面,阳顶天甚至渗出了细汗。

忽然!阳顶天眼前一痛,只见到两根长长锋利的指甲顶在自己的眼珠子面前,只要自己稍稍一栋,这两根锋利指甲就会刺入自己的眼球,将自己彻底刺瞎。

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老头竟然醒过来了,见到阳顶天的目光望来,顿时发出一阵残忍的冷笑。此时的长指甲上还带着阳顶天的血肉,配上他阴森残忍的面孔,显得尤其的恐怖。

阳顶天顿时紧张得屏住呼吸,然后垂下目光,继续为老头正骨,仿佛完全不知道对方要戳瞎自己一般。

但是,为他正骨的时候,双手还是有些颤抖,阳顶天再次长长喘息一口,双手停止了颤抖,然后认真地调整老头胸前的断骨。

他的这种行为没有获得任何回报,老头反而给了一阵充满嘲讽的冷笑,仿佛在嘲笑阳顶天的虚伪和狡诈。

阳顶天没有理会,继续认真救治老头。

老头的指甲缓缓用力,锋利的指甲一点点刺入阳顶天的肉里面,如同锋利的刀刃一般一毫米一毫米刺了进去。

刺入肉的指甲已经进入了近半厘米了,已经刺穿了外层的皮肉,很快就要刺到阳顶天的眼球了。

阳顶天的目光一缩,右手缓缓成拳,下一秒钟他就猛地一拳将老头胸前断骨砸入心脏,彻底让老头瞬间毙命!

但是,老头却忽然停住了,反而将刺入他皮肉的指甲拔了出来,然后缓缓闭上了眼睛,任由阳顶天施为。

阳顶天长长呼了一口气,平静一下乱跳的心脏,然后继续救治老头。

最后,为老头调整好了断骨,然后用衣服小心包扎好。尽管这样做实在太粗糙了,但实在没有办法,洞穴里面连一根木头都没有。

做好一切后,阳顶天又退避三舍,退到距离老头最远的地方,靠着洞壁坐下。

而这个危险的老头,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本章完结,下一章“:神秘老头(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