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九阳剑圣 [目录] > 第60章::焰焰私语!会宋玉

《九阳剑圣》

第60章:焰焰私语!会宋玉

沉默的糕点_qd22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慌忙中,宁宁从柜子里面随手拿过两件内依,然后随手关上门道:“我正要沐浴啊。”

阳顶天鼻端荡漾着女儿家特有的香味,因为这个柜子里面,都是西门宁宁的衣衫。而且大部分都是贴身内依。

“这么晚了,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宁宁柔声道。

“哪里晚了,我还经常后半夜睡不着钻你的被窝啊。”焰焰娇声道:“我想念你大白羊一样的身体了,想光溜溜抱着你睡不可以吗?”

宁宁顿时面红耳赤,低声道:“你,你说什么胡话?”

“我们更亲密的事情都做过好不好?”焰焰娇声道:“你现在才知道害羞啊,装作矜持,也太晚了吧。”

“好了,不许说,不许说了。”宁宁顿时羞愧欲死,因为屋内还有另外一个人,自己是多么的贤淑端庄,这种事情被一个男人听去,那真的是太……

“好了,快说什么事?我要洗澡了。”宁宁道。

“好啊,我们一起洗。”焰焰顿时要过来脱宁宁的衣衫。

宁宁赶紧四处躲避,道:“不要这样,你都是成亲的人了,怎么还那么疯?”

听到成亲二字,焰焰娇躯顿时一顿,停止了嬉闹动作,在床上坐下,轻轻一阵叹息。

宁宁上前,坐在焰焰身边道:“夫妻之间拌嘴是免不了的,但是怎么可以说出决绝无情的话?再说阳顶天也只是想要……”

“姐姐,不要在我面前提到她的名字。”焰焰忽然道:“我真的一点都不想听到这三个字,好嘛?”

“焰焰……”宁宁皱眉不快道:“他是你的丈夫!”

“宁宁姐,我来你的山谷就是为了欢快和自由,所以求求你不要再说他,好不好?”焰焰道。

听到焰焰的话,想起柜子里面的阳顶天,宁宁顿时小脸发白,焰焰此时说出如此无情冰冷的话,对阳顶天的伤害该是有多大?

宁宁长长舒了一口气,道:“焰焰,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真的付出很多,牺牲很多?是不是觉得阳顶天非常对不起你?”

没有等到焰焰回答,宁宁道:“你错了,一个男人最需要的是妻子的理解和支持,而不是为他付出和牺牲。你的每一次付出,每一次牺牲,看起来好像非常伟大,但其实每一次都是对他的一次践踏。就好像不断地在提醒他非常无能。”

“焰焰,你这样的无私和东方冰凌的自私一样,会给他带来巨大的伤害,甚至伤害更大。”宁宁道:“对于东方冰凌的自私带来的伤害,阳顶天可以愤怒,可以仇恨。而你无私带来的伤害,他只能温柔应对,然后将这种痛苦咽回去。”

“宁宁姐,你倒是他的知己,类似的话,他也曾经说过。”焰焰道。

“焰焰,他是你丈夫这一点无法改变,你这一辈子还想要幸福吗?想要的话,那就去爱他,支持他,理解他。”宁宁道:“最关键的是,我看得出来,他是一个值得你去爱的男人。”

“什么幸福不幸福?嫁给他我不奢望幸福,这只是我的命而已,我认了。”焰焰柔声道:“在五年前发生那件事的时候,我就已经认了。”

宁宁顿时无声,她唯恐焰焰再接着说下去,对阳顶天的伤害会更大。

“姐姐,这是我们最后一晚呆在一起了,还要说这些让人不高兴的事情吗?”焰焰道。

西门宁宁惊道:“什么意思?你已经决定要去幽冥海了吗?”

“是啊,已经决定了,明天就走。”焰焰道:“他已经靠不住了,只能靠我自己支撑云霄城的使命了。在幽冥海,他们或许可以让我破碎禁锢的玄脉恢复,可以让我回到五年前的天赋。阳顶天有一句话说得很对,人只能靠自己,其他任何人都靠不住。”

西门宁宁颤声道:“只有五天时间了,你连五天时间也不给他吗?今天他已经猎杀到了两个妖核,几乎丢了半条性命,但是你连让他证明的机会都不给吗?”

“猎杀五系妖核,然后进行突破,这只是他的幻魔而已,宁宁姐你见识比我多,你听过这种突破的方式吗?”焰焰问道。

宁宁一愕,然后轻轻摇了摇头,她确实没有听说过。

“我只知道,他现在还只是启蒙者,浑身上下没有一点点玄气。”西门焰焰道:“他已经完全进入自我的世界,我唤不回来,我尽力了。而且,就算猎杀齐五系妖核就可以突破,那宁宁姐觉得以他启蒙者的实力,能猎杀到冰系妖核吗?能猎杀到电系妖核吗?”

宁宁再次无声!因为确实完全做不到,光火系、风系就已经让阳顶天伤痕累累了。

“就算他会失败,你也应该等到五天后再走。就算他幻魔了,你也应该让他自己清醒过来再离开。”西门宁宁道。

“可是,幽冥海的人明天就要离开了。”焰焰道:“天下人,无人知道幽冥海在哪里的,错过就再无机会了。”

“那你宁愿相信虚无缥缈的幽冥海,也不愿意相信你的丈夫吗?”宁宁道。

“我已经给过他很多次机会了。”焰焰道:“再说,天下人还有不相信幽冥海的吗?它至少比阳顶天……”

确实没有人会不信任幽冥海的能力,在神秘领域上幽冥海确实是独一无二的,世人传言,他们甚至有起死回生之能。

宁宁深深吸了一口气,道:“你已经决定了吗?”

“是的。”焰焰道:“你和娘亲是我最舍不得的两个人,我上半夜陪你,下半夜陪娘亲,明天就去幽冥海。”

“那你走吧……”宁宁站起身,淡淡道:“你选择离开云霄城,那就当没有我这个姐姐了。你既然连丈夫都可以不要,那我也没有这样的妹妹。”

“宁姐……”焰焰不敢置信道:“我们情如同胞姐妹,你竟然为了他不要我这个妹妹?”

“没错,因为我相信他,我欣赏他。”宁宁道:“从你们的第一个分歧开始,我就站在他那边,我觉得他是对的。”

焰焰顿时呆了,眼泪忍不住流出,望着宁宁很久,道:“那好,那以后我就把他托付给你照顾了,姐姐,保重!”

然后,焰焰哭着朝外面跑了出去。

“你连阳顶天的最后一面也不见吗?”西门宁宁大声道。

“相见还不如不见。”焰焰停下脚步,然后又继续朝外面跑去:“宁宁姐,你替我跟她说一句对不起。”

焰焰跑出去之后,宁宁转身趴在床上,压抑地哭泣。

阳顶天从柜子里面走了出来,走到床边坐下,见到宁宁美妙背影因为哭泣,香肩在不断地颤抖抽搐。

阳顶天伸手拍了拍她柔嫩的肩膀。

宁宁转过娇躯,用力抱住阳顶天,哭泣道:“对不起,对不起……”

阳顶天顿时温香满怀,然后轻轻拍打她的粉背,他很奇怪宁宁为什么会说对不起。但是阳顶天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安慰西门宁宁。

哭了好一会儿后,宁宁离开了阳顶天的怀抱,泪眼婆娑地望着他道:“焰焰做错了事情,希望你心里不要怪她。”

阳顶天摇了摇头道:“我说过,不管她做什么我都不会怪她,不但嘴上不会,心里也不会。”

宁宁忽然坐直了娇躯,道:“阳顶天,你答应姐姐,阻止焰焰去幽冥海。”

阳顶天想了一会儿道:“如果幽冥海的人真的能恢复焰焰的玄脉,那对她还真是一件好事。”

“哪有那么简单,幽冥海亦正亦邪,焰焰这一去幽冥海,说不定就是进入地狱。”西门宁宁道:“你答应过义父的,一定要保护焰焰的,如果她都离开了,万一出了什么意外,你还怎么保护?”

阳顶天在心中问道:“师父,我应该阻止焰焰吗?您知道幽冥海吗?”

东方涅灭沉默了片刻,道:“欠了幽冥海的东西,十辈子也还不清。欠了幽冥海的债,没有人敢不还清,还十辈子也要还清。”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阳顶天道。

阳顶天没有去找焰焰,而是去了天宾阁见那个幽冥海的宋玉。

天宾阁,一处孤崖的顶端,是云霄城为了招待最高贵的客人而建的。

爬上山崖,走进天宾阁,阳顶天见到这个人。

这是一个青年男子,目如远山,俊美如玉,黑发如云,气质如风。一身青袍,长发没有用任何束冠,而是随意披在肩膀上,骄傲而又自然,潇洒而又不群。

“阳顶天。”阳顶天行了一礼。

“宋玉,阁下半夜打扰,有何贵干。”对方淡淡道。

“听说贵处能够治疗我妻子的玄脉?”阳顶天道。

“你妻子?”宋玉露出不解的表情。

“西门焰焰。”阳顶天道。

“她是你的妻子?可是我瞧她还是处子啊。”宋玉道,他这话算是说得非常无礼了,在别人丈夫面前说楚女这种事情。

“这不关你的事情吧。”阳顶天道:“阁下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我妻子的玄脉是真的能治,还是不能治?”

……本章完结,下一章“:小两口打架!”↓↓↓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