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九阳剑圣 [目录] > 第82章::折服,送夜枭

《九阳剑圣》

第82章:折服,送夜枭

沉默的糕点_qd22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赵穆听到阳顶天的话后,顿时色变,冷声问道:“你为何会知道这些?这是我恐怖山庄的绝顶机密,除了历代庄主,无人知道,你为何会知道这些?”

顿时间,赵穆的目光顿时变得阴冷寒厉,只要阳顶天一旦说错,或许立刻便杀身之祸。

阳顶天从怀中掏出一只玉佩,黑色的玉佩,上面雕琢着一只怪兽,隐约便是千年夜枭的形状。

“少庄主还认识这个吗?”阳顶天问道。

“你见过我父亲?他在哪里?”赵穆颤抖道。

“他已经死了。”阳顶天道。

赵穆身形一晃,顿时要昏厥过去。

“不可能,我父亲修为接近宗师,天下间能够杀他的人不多。”赵穆厉声道:“你在哪里见到他的?”

“八千里外的一个洞外。”阳顶天道:“他在那里找到了一地火,要将血乌金融化成雏剑,被那里的守护妖兽天火魔凰所杀,我遇到他的时候,他只剩下半个身体了,他将玉佩交给我,让你立刻离开恐怖山庄,阴阳节时千年夜枭会挣脱封印,彻底毁灭整个恐怖山庄,他要你到一个无人知道的地方平安生活一辈子。”

阳顶天的话大部分都是真的,八千里外确实有个火云魔洞,里面有一朵极品地火,而且里面也确实有一只非常强大的天火魔凰,这是东方涅灭告诉他的,当年东方涅灭就是想要去这里炼造雏剑,结果发现了里面的天火魔凰,于是果断退出,去寻找另外的地火。

“父亲……”赵穆悲恸大哭,顿时跪倒在地。

赵无极这个人心狠手辣,性格扭曲,冷酷无情。但唯独对自己的独子例外,否则当时也不会为了赵穆跪在阴阳宗面前三天三夜了。

在场众人静静不语,唯独赵穆一人跪在地上,痛苦地哭泣,哭得撕心裂肺,断肠催魂。

足足十几分钟后,赵穆抬起头,此时他仿佛换了一个人一般,对阳顶天的态度也变得温和,道:“我父亲他在最后的时刻,可安详吗?”

阳顶天微微一阵犹豫,道:“说不上安详,有些不甘,但又有些解脱。”

赵穆又痛哭出声道:“他终其一生都在修炼剑魂,最终却死在了上面,上天何其不公。”

紧接着,赵穆擦拭过泪水,问道:“那……先生可曾安葬了他?让他免得抛尸野外被野兽欺凌?”

此时,赵穆甚至换了一个称呼,叫阳顶天为先生。

阳顶天脸上露出一丝愧疚道:“抱歉少庄主,当时情形非常危急,天火魔凰一路追杀出来,整个洞穴天崩地裂,我甚至没有完全听完令尊的遗言就立刻逃走了。不过请放心,整个火云魔洞大部分都坍塌了,令尊被埋在里面不会被野兽欺凌的。”

这样一说,赵穆反而更加相信阳顶天的话了。

“不管如何,还是谢谢你了。”赵穆起身,朝阳顶天行了一礼。

“惭愧,惭愧……”阳顶天道。

接着,赵穆轻轻叹息一声道:“既然先生知道,那我就不再隐瞒了。就如同先生所说,现在这只千年夜枭对我恐怖山庄非但不是宝物,反而是灾祸了。我将它给你也没有什么,只不过我恐怖山庄历代庄主都对它无可奈何,先生修为并不高,又该怎么收服它呢?”

阳顶天苦笑道:“老实说,我也不知道。不过,我不是要收服他做武魂,而是需要它的妖核。”

赵穆顿时更加惊愕,道:“妖核?那可是要杀了这只夜枭啊?它的妖核虽然珍贵,但是比起它本身来说,却是一文不值啊。”

没错,猎杀千年夜枭只是为了妖核,这比买椟还珠夸张了一万倍。千年夜枭的价值比它的妖核至少高了几千上万倍。

“我又何尝不知啊。”阳顶天苦笑道:“但我确实是需要它的妖核。”

赵穆道:“不瞒你说,我们祖上虽然封印了这只千年夜枭。但那是趁着他最最虚弱的时候,现在想要杀掉这只夜枭,我估计要西门城主,秦家主君,东方宗主等大宗师一起联手才可以做到。所以想让我们恐怖山庄杀死它取到妖核,我们确实无能为力。”

“不能由别人来杀,要我亲自杀。”阳顶天道。

“怎么可能?”赵穆道:“先生就算强大一万倍,也杀不死这只千年夜枭啊?你准备如何做?”

“老实告诉少庄主,我不知道。”阳顶天道:“我只能等待上天的安排,拿着我的性命去拼,如果上天不助我,那我必死无疑。”

赵穆惊愕,缓缓问道:“你为何如此,这完全是取死之道啊?”

“除此之外,我无路可走。”阳顶天道:“不过请放心,就算我死,那在死之前,也会治好少庄主身上寒毒的。假如我失败横死,那还请少庄主帮忙将我身边的女人送回家。”

“我不会走的。”宁宁柔声道。

赵穆目光紧紧盯着阳顶天道:“我还是无法理解,我在想来,凡人若能够活就绝对不愿意死。先生如此做完全是取死之道,请你务必坦白。这只夜枭已经是灾祸,我大可放弃,因为两日内我们所有人都会离开恐怖山庄,等于彻底放弃了这只千年夜枭。但是我最痛恨欺骗,如果先生不能说服我,我是不会答应你的。”

“说服你什么?”阳顶天道。

“让我相信,你宁愿死也要得到这只千年夜枭的妖核。”赵穆道,然后他紧紧盯着阳顶天。

阳顶天垂下头,渐渐叹息一声,思考了几分钟后抬起头,缓缓道:“我叫阳顶天,这个理由足够吗?”

顿时,赵穆愕然,面孔惊讶。

宁宁担忧地望向阳顶天道:“小天,你怎么……”

宁宁当然会担心,因为阳顶天说出自己的身份是非常危险了,这里可是西北秦家的地盘,阳顶天现在虽然非常弱,但是却非常的值钱。

“阁下便是阳顶天,那个废物加疯子,那个想要做新的云霄城主的疯子。”赵穆道。

“这个理由够充分吗?”阳顶天苦笑道。

赵穆点了点头,道:“确实足够充分,本来我已经算是无路可走了,但是比起你来却幸运了许多,你是真的无路可走了。”

“三天后,我需要从启蒙者突破到六星玄武者,这或许是天下最疯狂的事情了。”阳顶天叹息道:“所以就算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我也要用命去拼,否则我所有的一切都完了,我的使命,我的妻子,我的盟友。”

赵穆听了阳顶天的话后沉默不语,忽然朝他一笑道:“阳顶天,难怪你刚才说你和我是天然的盟友。没错,因为我们有共同的仇人,东方冰凌。”

“我和她关系太复杂了,仿佛称不上仇人,但是恩怨却比仇人还要深。”阳顶天道。

赵穆脸上露出一道嘲讽的笑容道:“阳顶天,你想要听听我的故事吗?我被东方冰凌一掌打成废物的往事。”

“略知一二。”阳顶天道:“但是愿闻其详。”

“人人都说我是见她美貌,心生邪念出言调戏才被打成废物。”赵穆脸上露出讥讽而又痛苦的微笑道:“我荒淫好涩,我声明狼藉?当年我父亲沟引外敌杀死所有叔叔伯伯抢到了庄主之位。但我恐怖山庄也彻底成为西北秦家的附庸,整个山庄臭名远扬。我行走在外完全不敢表露身份,害怕被人耻笑羞辱。越是这样,我越是发愤图强,我要变得强大,我要行侠仗义,我要将恐怖山庄失去的名声全部在我手里收回来。我要让恐怖山庄失去的强大收回来,我要让恐怖山庄重新回到一流势力之中。”

赵穆的情绪渐渐激动起来,不由得用力喘息几口,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那种时候,我天天都在修炼,又哪里顾及得上女色?不怕你笑话,那一年我已经二十四岁,却从未尝过女色,我告诉自己,一定要修炼到武宗强者才可以娶妻生子传宗接代,东方冰凌虽然绝色天仙,但我又哪里会出言调戏?”赵穆道:“事实是当时我和西北秦家一众弟子前往炼狱之地修炼,当时传闻某个秘境中有一卷绝品玄技秘籍,许多强者纷涌而至。我和秦怀玉等人算是当时最强的一股势力,在进入炼狱之地的时候,我们遇到了孤身一人的东方冰凌。当时秦怀玉等人还不认识这是东方冰凌,见她绝顶美丽便心生邪念,要以众欺寡,废掉她的修为再将她收入房中。”

说到这里,赵穆声音再次有些颤抖,道:“说句实在话,东方冰凌实在太过于美丽,可以蛊惑任何一个男人的心,尽管我不承认,但是担心心中确实对她有些喜欢,所以不忍她落入秦怀玉那个畜生手中,于是借机去警告她:此处是险境,你一孤身女子何必来凑此热闹,赶紧离去,免得有杀身之祸。”

说到最后一段话的时候,赵穆几乎一字一句,说得清清楚楚。

“就是这段话,我没有增加一字,也没有减少一字。”赵穆咬牙切齿道:“她听完之后,目光一闪,露出不屑与鄙夷,然后猛地一掌击来,我顿时飞出几十丈远,浑身筋脉被寒毒寸寸撕毁直接昏死过去。等到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彻底成为废人了。”

“然后,我才知道这个女人是东方冰凌,是阴阳宗主之女,是九天嫡仙,是天下最有可能冲击武圣强者的绝顶之才。”赵穆大声冷笑道:“然后所有人都耻笑我,说我荒淫好涩,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竟然试图去非礼东方仙子,活该被一掌打成废物。我父亲非但不能去讨回公道,还要在阴阳宗山门前跪了三天三夜才能祈求到他们的原谅,一直到现在我都是全天下的笑柄。”

“好霸道的仙子啊,好霸道的阴阳宗啊,难道我等竖子便是活该被一掌打死,然后再被践踏一万脚吗?哈哈,哈哈……”说完之后,赵穆一阵阵大笑,却比哭还要凄凉。

阳顶天望着大哭大笑的赵穆,心中顿时一声叹息,生出无限的同情,这东方冰凌确实蛮横无理,草菅人命。

“赵穆兄,我若这一关能够过去。五年后我与东方冰凌一战若能赢,我一定让她在天下人面前还你清誉,还你公道。”阳顶天缓缓道:“我不能说杀她为你报仇,也不能说废了她为你出气,因为她是我师父的独女。但是我却会努力让她还你公道。”

赵穆望着阳顶天的面孔良久,然后静静行礼道:“多谢,拜托了,阳兄。”

接着赵穆又道:“按说,男人受到了耻辱应该自己去讨回来。但是我深有自知之明,我虽然也是万中无一的天赋,但就算我之前没有受伤,也永远都不是东方冰凌的对手,我和她的距离只会越来越远,最后完全是天壤之别,想要凭借我自己的力量讨回公道完全是不可能的。东方冰凌是绝顶之才,五年后战胜她,阳兄有这个信心吗?”

阳顶天缓缓道:“我只能说尽力而为,若五日后这一关能够度过,或许能多一分把握。我的玄脉天赋不亚于东方冰凌,但是她实在领先得太远了。所以我只能走别人从未走过的路,才有一分赢的希望。”

赵穆望着阳顶天道:“阳兄,那我正式将这只千年夜枭交给你了,我希望你能够成功。”

……本章完结,下一章“:如何杀死?”↓↓↓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