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武极天下 [目录] > 第12章: 大师姐

《武极天下》

第12章 大师姐

蚕茧里的牛_qd22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人是有气场的,同样的一句话,气场不同的人说出来,那效果可是大大的不同,比如这位大师姐,柳眉一竖,蛮腰一叉,再加上敲桌子瞪眼睛,那气场是空前强大,一般性格木讷的小男生只是见着她就吓得唯唯诺诺的说不出话了。

林铭也是被问的一头雾水,他本来就不是正当途径进来的,多少有点心虚,他反问道:“这里不让进么?”

大师姐听林铭这么一问,心里顿时火了,装,让你丫装!她就不信有旁听证的会不知道琴府不允许男生进入的不成文规定,她正欲发作,就在这时,一个不紧不慢,轻柔甜美的女声传来:“玲姐,怎么了?”

林铭循声望去,这一看,他顿时愣住了,来的那女孩身穿一身白裙,一头柔顺的青丝随意的系了起来,看起来有一份飘逸如仙的轻灵之美,这女孩不是别人,正是镇国大元帅秦霄的孙女秦杏轩!

在交易会上,林铭与秦杏轩有一面之缘,这女孩无论是天运国第一家世、六品天赋,还是她本人的美貌和实力都让人自惭形秽。

虽然林铭认为自己注定不凡,会成为整个天衍大陆的风云人物,但此时此刻,秦杏轩对他来说依然是高不可攀,别说是他,即便是朱炎在秦杏轩面前,也如皓月前的萤火。

林铭惊愕的是没想到会在此时此刻见到秦杏轩,而这份惊愕落在大师姐眼里可就不是这么回事了,那是十足的涩狼本色。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大师姐在心里不爽的腹诽,其实小女孩的心思很复杂,大师姐虽然讨厌男人,但是看到林铭这家伙看自己时毫无反应,看到秦杏轩之后就一副猪哥相,这种强烈的反差却让她十分不爽。

她对秦杏轩说道:“这家伙混进来泡妞,我正盘问他呢,喂,你的旁听证呢?”

后面一句话是对林铭说的,林铭听了这话后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泡妞?我什么时候来这里泡妞了?

他说道:“我只是来这里查资料,请不要信口开河,妄下结论。”

“查资料,你看《天琴榜》,你是要学造琴呢?”

林铭无言以对,只好随口道:“只是想了解一下。”

“呵!以前那些没脸没皮的男生都这么说,什么了解一下音乐,陶冶一下情操,真正问他们,连音符有几个都不知道,这谎言真让人恶心,你对琴书有兴趣,好,我问你,你知道琴分多少种,每种是什么?什么材质的琴适合高音,什么材质的琴适合低音,都说给我听听,能让我满意我就相信你对音乐有兴趣,是在学琴。”

林铭当场卡住,对琴和音乐他是七窍通六窍,也就是一窍不通,让他说琴的知识,他就抓瞎了。

“哼,当面撒谎!随便找本书装装样子,真实目的却是泡妞,你这种人我见得多了,你的旁听证呢?交出来!”大师姐直接伸手到林铭眼前。

林铭无语了,他的旁听证可是借的,虽然七玄武府对这个管得不严,但借旁听证毕竟不符合规定。

这时,秦杏轩说道:“玲姐,算了吧,只是初犯而已,不必如此。”

秦杏轩也以为林铭在撒谎,当然,事实上林铭也的确在撒谎。

秦杏轩的话,大师姐自然不能无视,她说道:“杏轩,你心太软了,这帮家伙就不能姑息,这种人,我没收他们旁听证算是轻的了。”

没收旁听证?林铭愣住了,他说道:“你似乎也是学生,旁听证是校方发的,你有什么资格没收?”

“哼!这你是撞枪口上了,我还就真有资格没收旁听证,这是校方给我的权力,在琴府这一亩三分地上,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了,赶紧交出来,否则要你好看。”

林铭也有些火了,他还没见过这么不讲理的,一口咬定自己是泡妞的,可偏偏他自己也有问题,完全不懂乐理的人拿一本琴书,根本解释不清。

旁听证是借来的,自然不能被没收,否则林小东没法交代。

林铭没有办法,只好说出自己的真实目的,其实这也没什么,铭文师开发新材料是常有的事儿,不过一般以失败告终罢了。

林铭道:“我是在研究铭文术,在考虑用天蚕丝做铭文术的材料。”

研究铭文术?考虑用天蚕丝做铭文术的材料?

这话要是在一个年纪五六十岁的铭文术大师嘴里说出来,大师姐一点也不觉得惊讶,可是现在,他眼前这个少年,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开发新材料?你说梦话呢?

只有铭文术修炼到大师级,发现原有的材料不能满足自己的要求,才会去寻找新材料作为替代品,一个十五岁的小家伙,最基础的《铭文术入门》能学会就不错了,还开发新材料,拜托你想点靠谱的谎话行不?

那大师姐嗤笑一声,说道:“你骗鬼去吧,当我不懂铭文术,真不巧,我身边这位,就是整个天运国,乃至周边数个国家里,最出色的铭文术天才,你在这里班门弄斧,真是笑死我了,杏轩,我问你,你现在开始研究新材料了么?”

秦杏轩有些奇怪的看了林铭一眼,她跟林铭年纪相仿,自然不会认为林铭说的是真的,她说道:“铭文术繁杂精深,有明文记载的初级材料已经有一万三千六百余种,更高级的材料因为文献的保密性,很难统计清楚,这一万三千六百种初级材料已经足够一个铭文师苦修十几年才能摸清其中的药理和能量结构,我天资愚钝,还没能摸清所有初级材料的性质用法,更妄论寻找替代品了。”

大师姐得意的笑了起来,“呵呵呵呵!我说小涩狼,你还有什么谎言要编,编吧,使劲编,姐姐等着你。”

林铭听到这夸张的笑声极度无语,这女的怎么像神经病一样,是不是被男人抛弃了,心理变态?

他说道:“我确实是为研究铭文术而来的,我也就是突发奇想,又不是说真的要成功,没有规定说,刚接触铭文术的铭文学徒不能研究新材料吧。”

“呵!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好,姐姐我是讲理的人,今天让你心服口服。杏轩,铭文术我不懂,你来考他。”

秦杏轩有些无奈,这大师姐确实是对男人有些偏执了,这少年一看就是在撒谎,年纪轻轻的,看身上朴素的衣着家世也不会显赫,这样的少年怎么可能有财力和机会接触到铭文术,何必将人家揭的体无完肤呢?

她说道:“玲姐,要不算了吧……”

大师姐道:“杏轩,你就是太善良了,你不知道当初我们跟那些涩狼是怎么斗争的,要是我们心软,他们就蹬鼻子上脸了!”

秦杏轩没办法,只好象征性的问了几个最简单的问题,想着这少年只要答出一点点就算了。

“这位同学,你知道创立天运国铭文术流派的前辈是谁么?”

秦杏轩问了一个最常识的问题,可就是这个问题,让林铭顿时无语,我擦,鬼知道天运国的铭文术流派是谁创立的,那位神域大能哪有这样的记忆啊。而且自己读的《铭文术入门》也是讲基础知识的,完全没有涉及到天运国铭文术的历史。

看到林铭卡壳,大师姐笑容愈发灿烂,其实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已经不是在验证眼前的少年到底是不是涩狼了,而是这位心理轻度变态的大师姐在以折磨这小涩狼为乐。

“这都不知道?这连我都知道,你还有什么话说。”

林铭无奈道:“我对历史的不太了解,对药理能能量结构略懂一些。”

药理和能量结构?那是相当繁杂的知识,连秦杏轩都没学完初级材料,何况是眼前这少年,秦杏轩也觉得这人有些不可理喻了,自己有错在先,老实承认便好,死撑着有什么意思呢。

于是她干脆问了一个并不简单的问题,想结束这场无聊也无意义的审问,毕竟她来这里是学琴的,一会儿就该上课了,虽然秦杏轩的武器是剑,但并不妨碍她喜欢弹琴。

“那么这位同学,你知道‘震’纹的性质和结构特点么?”

……本章完结,下一章“ 秦杏轩的邀请”↓↓↓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