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武极天下 [目录] > 第25章: 熬出头了

《武极天下》

第25章 熬出头了

蚕茧里的牛_qd22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林铭道:“武道武道,分为‘武’和‘道’两大部分,一是修武,一是悟道。修武即修肉tǐ,悟道即修灵魂。师父常说,世间是一片无边苦海,修武者竞渡苦海,肉tǐ为渡海之船,灵魂为动船之桨。”

“不修肉身,渡船不坚,遇到风浪容易倾覆,不修灵魂,动力不足,即便寿元大限来临也无法抵达彼岸。”

“而修肉身和修灵魂的过渡便是后天到先天的过渡,后天之前,武者一直在修肉tǐ,先天之后,武者开始修灵魂。”

“先天之后,修灵魂!”木易身子一震,似乎隐隐的抓住了什么。无怪自己这些年一直修炼,却无法再进寸步!他意识到,自己似乎方向就错了,传说中的先天并不像他想象中的那样,他喃喃自语道:“到底何谓先天?”

林铭道:“师父曾说:‘胎从伏气中结,气从有胎中息。’人在胎儿时,口鼻不能通气,只能靠与母体相连的脐带,通过气血呼吸,这就是先天内息。人出生之后,就改为口鼻呼吸,这是后天外息。先天内息可以让灵魂进入空明宁静的状态,更易与天地元气沟通,以灵魂感悟天地至理,以真元驱动天地之力,这便是真正的先天。而后天到先天的过程,其实就是去除凡根,由后天外息转为先天内息的过程。”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木易喃喃自语,目光中流露出一份敬佩和骇然,这少年的家师只是随口说了几句,落到自己耳中都如晨钟暮鼓一般振聋发聩,若是静心教导,辅以先天功法的话,那这少年想必不需太久也会成为一名武道大师!

大宗门底蕴是他们这些靠自己摸索修炼的武者无法想象的,想到这里,木易感慨道:“可笑我三十六岁凝脉,五十岁后天,之后六十年时间,穷尽心思想要跨入先天境,却始终不得其门!原来我一开始就错了,六十年虚度!可叹!可叹!”

木易一脸激动和感慨交杂的复杂之色,林铭在一旁看了,心中暗叹,没有传承,想踏入先天根本毫无希望,而传承就是大宗门得以维系的基石,哪个宗门不把传承控制的死死的,怎么会流传出来?

不但如此,从后天跨入先天需要淬炼凡体,重回胎儿时的灵体状态,这需要极其珍贵的丹药,这种丹药各大宗门严格控制的东西,莫说是一般人,就是皇室都是买不到的。

所以林铭虽然告诉了木易一些那位前辈大能的残缺记忆,但是想要靠这个跨入先天根本不可能。

于是林铭道:“前辈,恕我直言,师父曾说过,若是没有宗门的支持,即便得到跨入先天境的功法传承,也无法真正跨入先天。”

木易道:“我知道……我知道……跨入先天是我的生平夙愿,即便这夙愿无望达成,但至少让我看到它的方向所在,让我知道我错在哪里,这样,我也死而无憾了。”

木易的话中含着一份萧索之意,林铭听了也难免感慨,自己若是不能得到那神秘的魔方,恐怕最多也只能如木易这般,跨入后天境之后,终生追寻那虚无缥缈的先天境界,最终抱着遗憾死去吧……

木易又回味了很久,对林铭道:“我与小友一见如故,若是不嫌弃我这老头子,我们便做个忘年之交。”

林铭对这位一生都在孜孜不倦的追求武道的木易先生也有好感,他说道:“是林铭高攀了才是。”

“哈哈,择日不如撞日,不如我们今天就在大明轩摆上一桌酒,畅谈共饮,如何?”

林铭微微一犹豫,便答应了下来,他说道:“前辈,关于铭文术一事,还请前辈为我保密。”

虽然林铭为自己捏造出了一个靠山,但是还是要避免一些利欲熏心,铤而走险之徒对他不利,所以铭文术的事情还是低调一些为好。

木易猜到了林铭的顾虑,说道:“好,林小兄弟放心,有元帅府在,天运城小兄弟绝对安全,只要小兄弟遇到麻烦,尽可用传音符通知我,我在天运城还是有几分薄面的,不过……林小兄弟为何要出售铭文符,又在这大明轩做工,是为了修炼么?”

听木易这样问,林铭苦笑道:“是经济原因,我此次历练,师父未曾给我银两,而我家境普通,不足以支撑我的修武开支。”

“原来这样,修武一途,戒嗔、戒奢、戒贪、戒惰,修武者需要进入万丈红尘,历练本心,令师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既然如此,我也不好坏了令师的初衷,但是若林小兄弟继续出售铭文符的话,我可以按照市价购买,如那张火焰铭文符,一张三千两黄金你看如何?”

林铭听到这个价格后,心脏瞬间漏跳了半拍,一张三千两!

一张三千两,还剩的三张就是九千两!虽然林铭早就料到自己的铭文符该涨价了,但是他也没想到会涨到九千两黄金!

九千两是什么概念?林铭家中的酒楼也不过价值三千两而已,若是能将那酒楼买下,父母也不用那么辛苦了。

剩下的六千两,自己可以用来买药修炼,什么练体丹,易筋丹完全可以拿来当糖豆吃!

至于血参之类的疗伤药更不用说了,吃一棵扔一棵都宽裕的,因为对林铭来说,再绘制出那种铭文符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林铭压下心中的兴奋和激动,对木易道:“那多谢前辈了。”

木易自然看出了林铭的欣喜,他只当林铭跟着他师父过惯了清贫的日子,现在骤然来到这繁华的都城,一个十五岁的少年实在很难对这些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有抵抗力。

木易道:“林小兄弟的铭文符,值这个价钱,另外,不要叫我前辈了,我复姓木易,名为木易卓,你就叫我木易好了。”

“这……”林铭稍稍犹豫,虽然不认识这个老者,但是单看秦杏轩对此人的尊敬也能猜想出他地位的超然,不过林铭也不是矫情的人,既然木易已经这样说,他索性点头答应下来。

木易爽朗的一笑,对秦杏轩道:“杏轩,去让大明轩腾出个雅间来摆酒,我要跟林小兄弟共饮一番。”

秦杏轩刚才一直沉默,她也在细心的品味林铭所说的那一段关于先天的解释,听到木易这样说,她忙道:“好的老师。”

当大明轩的人听说木易要摆宴请林铭喝酒,一个个都面露古怪之色,木易什么人?元帅府的上座客卿,秦杏轩的老师,也是当今太子太傅,日后太子登基,木易就是皇帝的老师。而且这木易不但修为深不可测,同时又精通铭文术、天文地理和卦象占卜,是一位奇人,连当今皇上见了都要礼敬三分。

可是他却请林铭这个解骨小子吃饭,而且看两人走出厨房的样子,简直像是以平辈论交,这林铭到底什么来头?

不过要是真的来头不小的话,又何至于来大明轩做一个解骨手?常言道君子远庖厨,厨房和屠户的活儿向来被武者和读书人所瞧不起,林铭做一个解骨手,虽然手艺被他们钦佩,但毕竟难登大雅之堂。

“这厨房里剁排骨的小林到底是什么来头?”

“我也不清楚呢……”

两个负责上菜的服务员上菜之余不禁闲聊起来,她们两人都是贵宾包间的专用服务员,双十年华,容貌出众,还通晓琴棋书画,起初看到木易和秦杏轩进大明轩都是打足了精神,毕竟这种贵客,一旦打赏起来最少也是十两黄金,相当于她们两个月的工钱了,可是她们却没想到两人却是来找林铭的。

一顿酒宴菜式很简单,但是都很精致,喝的酒更是一壶数百两黄金的黄龙酒,这种酒通过秘方酿制,其中加入了各种药材,武者喝下去不但能祛除暗伤,而且还能增进修为,强身健体,然而酿造工艺复杂,所用材料珍贵,别说林铭,就是一般的世家公子也喝不起。

酒宴中,木易想要请林铭去元帅府住,不过林铭觉得住在元帅府自己练功不便,为了防止被发现什么端倪,还是拒绝了。

木易只好作罢,与林铭就此分别,临走前,他留下了购买铭文符的九千两黄金,还有一张紫金贵宾卡,通过这张卡,可以在联合商会下辖的所有大店铺享受九折优惠,而天运城几乎所有的大店铺都是联合商会的下辖产业。

拿到这九千两黄金,看到手上厚厚的金票,林铭十分激动,总算熬出头了!

九千两黄金寄回去三千两,剩下的拿来买药轻松突破练体二重,若是得到珍贵丹药再辅以增加丹药效果的特殊铭文术,那么以后突破凝脉期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他注定了会在武道上走的很远,如果说以前朱炎就像一座横亘在林铭面前的大山,他要费尽力气才能翻过去,那么现在,朱炎只是林铭武道之路上的一块垫脚石,林铭只要踩着它去征服更高的高峰。

林铭心情大好,用传音符通知了林小东,“东子,走,今天我请客带你去买东西,百宝堂门口见。”

林小东帮了林铭很多,这份情等自己富贵后要好好偿还,现在能还一分是一分。

“买东西?”林小东看到传音符后心里嘀咕,这家伙还有钱用传音符?

……本章完结,下一章“ 维护世界和平交给我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