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武极天下 [目录] > 第28章: 考核开始

《武极天下》

第28章 考核开始

蚕茧里的牛_qd22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林铭长出一口气,他本来就已经达到练体一重巅峰,距离练体二重只是一步之遥,即便不服用郁金鹿胎丸,也会顺利的跨入炼体二重,只是会迟一些日子罢了。

练体一重为练力,真元主要集中在肌肉上,练体第二重练肉,真元扩散到全身,不但力量大增,而且皮肉的防御也提升了一个档次,虽不说刀枪不入,但若说以前容易被人一剑刺穿,那么现在,同样的一剑只伤筋肉,战斗力增强了不止一点半点。

不过,朱炎半年前就已经是练体三重巅峰了,自己只是初入练体二重,即便算上《混沌真元诀》的增幅,相较朱炎还有不少差距,而且朱炎这半年来也不可能原地踏步,他本身就是四品天赋,修炼速度极快。

虽然一夜未睡,但是林铭刚刚突破,精神清爽,丝毫感不到困意,他当即推门出去,展开身法,向大周山的林间空地掠去。

从大明轩到大周山的林间空地有十几里路,以前林铭狂奔过去要两炷香时间,现在突破练体二重,用时缩短了小半,这个变化,已经让林铭欣喜异常了。

找到练拳的那颗铁树,林铭随手将背包丢在地上,这些背包里是药材和绷带,药材全部都是价值不菲的珍稀疗伤药,连绷带浸泡了乌骨草的汁液,能额外增加疗伤效果,有这种奢侈的药草,完全不必担心留下暗伤,林铭可以尽情的修炼。

服下一粒增加真元凝聚速度的聚元丹,林铭修炼《混沌真元诀》和《混沌罡斗经》。

在天衍大陆的练体心法中,力过千斤是练力小成,而后武者通过一系列易筋、锻骨、凝脉,最终练体期结束,武者的力量可以达到八千斤,其中少数天生神力的修炼者,力量可达万斤。

这是肉tǐ力量的极限,即便是后天高手,力量也不会再增长了,只是真元更加凝厚。

而后先天境界,包括先天以上的境界,都不会再修肉tǐ,而是一直修真元、修灵魂,这才被认为是武道正道。

而在《混沌罡斗经》的记载中,力过千斤就是起步,力过万斤才算入门,力过十万斤为练体小成,至于练体大成,那就没法估计了,开启八门遁甲,道宫九星后,人体可以借用天地之力,脚裂乾坤,拳破苍穹,那种力量已经不是十万斤,百万斤可以形容的了。

当时林铭看到这里时,心中不敢相信,若是相差一倍两倍甚至十几倍他都觉得正常,毕竟神域传承了万万年。

但是相差千百倍他就觉得有些离谱了,可是回忆那位大能的记忆,在他所在的练体宗门,连门口扫地的杂役弟子,丹房看火的药童都有几万斤的力量,至于真正的弟子,力量都在十万斤以上。

如此详细的记忆景象,让林铭不得不相信,也就是说,即便是他们天运国的镇国大元帅秦霄,放到那个宗门中也很可能打不过一个门口扫地的杂役。

当然,那种力量数万斤的阶段,对林铭来说十分遥远,因为从凝脉到淬髓有一道坎,想跨过去条件十分苛刻,而从淬髓到开启八门遁甲,道宫九星,那就更是难上加难,别说是林铭了,即便是那大能记忆中的练体宗门弟子也有大把的人被卡在这一阶段,要比天运国的武者从后天跨入先天更难!

想到这里林铭深吸一口气,考虑这些为时尚早,现在他要做的是练好《混沌罡斗经》的入门功夫,至少做到练力如丝。

练力如丝,即一拳击出,木桩外表无恙,内部木质却被打成棉絮!

然而非常不巧的是,那位前辈大能的记忆在这里有些模糊不清,以至于林铭到现在为止也无法入门,只能摸索。

---------------------------

在天运城东南,天运城护卫军军主府上,一个腰上佩着精致长剑的锦衣少年站在长廊中四下张望,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大概过了一炷香功夫,长廊尽头出现了一个身穿甲胄的年轻男子,看上去不过二十多岁,虽然身材不见得壮硕,但此人步履沉稳,呼吸绵长,一看就是高手。

锦衣少年看到这年轻人立刻欣喜的迎了上去,“哥,你可算跟父亲说完了,怎么样,这次回来,父亲对你这些年在边疆的战绩很满意吧。”

锦衣少年满脸堆笑,他正是上次输给林铭一千两黄金,结果名字被林小东倒过来念的王义高。

说起来王义高也是悲惨,虽然他已经竭力压下那件事,防止扩散,但是不知怎么的还是被他父亲知道了,对此,王军主震怒。

他怒的不是王义高跟人赌斗,而是怒他赌斗还赌输了,不但如此还是输给了练体一重的人,而且连名字都倒过来,简直是奇耻大辱。

王军主直接下令关王义高两个月的禁闭,现在才刚刚出来。

两个月禁闭简直要王义高的命,不能喝酒吃肉,不能去晴楼,不能带着小弟到处非横跋扈,只能天天对着几本武经,还要完成每日功课。

这些恨,王义高全部算在了林铭的头上,这口气他咽不下去。

然而王义高要对付林铭也不容易,他在军主府并无实权,没办法调人,至于他认识的狐朋狗友,没有一个是林铭对手的,而且父亲还对他封锁了经济,也没办法雇人,根本就奈何不了林铭。

直到今天,哥哥回来王义鸣,他感觉机会来了,所以才一直等哥哥这么久,要来诉苦。

王义鸣看了王义高一眼,两人都是王军主的大房生的儿子,同父同母,自然了解这个弟弟,他冷哼一声,道:“你等我是关于那次赌斗的事情吧。”刚才王军主的训话已经提过这件事了,所以王义鸣很清楚。

王义高神色讪然,“哥哥明察秋毫,厉害……你是不知道,那小子嚣张的很,先是打了我的下人,而后又在赌斗中使诈,不但如此,这家伙辱骂我们军主府,说我们……”

王义鸣一听就知道弟弟在胡编乱造,他不耐烦的说道:“别来那套,你什么德行我不知道?想我替你报仇?”

“是啊,哥哥英雄盖世,对付那家伙还不是只要一根手指头……”

王义鸣冷哼一声,“我堂堂边境军千夫长,对一个练体一重的小子出手,你让人看我笑话么?”

王义高忙陪笑道:“杀鸡焉用牛刀,哥哥你不是有四大护卫么?让他们去,一样手到擒来。”

“父亲是天运城护卫军军主,皇位交替,现在这时候非常敏感,你让我动用边境军护卫在京城抓人,这种荒唐的事情你都想得出来,我看你两个月的禁闭是太少了点!”王义鸣说下这句话,再也不理王义高,大步离去。

留下王义高一个人,满脸愤恨之色的站在原地,他没想到被哥哥劈头盖脸的训斥了一番,他握紧拳头,牙齿咬的咯咯响,“他妈的,在天运城老子从来没受过这么大的委屈,林铭,老子不弄残你就不姓王!”

-------------------

日升日落,云卷云舒,五十天时间悄然流逝……

在大周山,一个少年赤果着上身在打拳,山风呼啸,然而少年打拳的拳风却盖过了山风,声声入耳。

“轰!”少年一拳打在面前的木桩上,只听的“咔嚓”一声脆响,经过药水泡制过的特制坚韧树桩被少年一拳从中打成两截,木屑纷飞。

少年一拳收回,未等木屑落地,又是一记鞭腿劈下,又是一声脆响,杵在地上的半截木桩被少年一腿劈的粉碎!

“虽然始终没能摸清练力如丝的门槛,但是我的《混沌真元诀》已经修炼到第一重小成,而本身练体第二重的修为也已经十分巩固,力量也有两千六百斤以上了。”少年便是林铭,五十天时间,林铭在山中一味苦练,药材全用最好的,聚元丹也吃了二十颗,因为这大量的经济消耗,林铭不得已,又出售了一张强力符。

不过,即便消耗这么多,林铭始终没能突破练体第三重练脏,《混沌罡斗经》的修炼重在根基扎实,而不是一味求快。

“五十天了,明天就是七玄武府考核的日子了,我过关不成问题。”林铭从一块大石头上捡起衣服,又掬起河中的清水洗了一下身子。

在阳光的照耀下,林铭的肌肉匀称结实,浸润了泉水之中更是泛着淡淡光泽,宛如一头矫健的猎豹一般充满了力量的美感,单看背影,很难相信这只是一个十五岁少年的体魄。

洗净身体后,林铭穿上衣服,向山下掠去,他展开身法,兔起鹘落,速度迅速如电光,只是几息时间便消失在茫茫密林中。

……本章完结,下一章“ 阴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