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武极天下 [目录] > 第31章: 暴打军主之子

《武极天下》

第31章 暴打军主之子

蚕茧里的牛_qd22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林铭一提三个月前,王义高顿时火了,那简直是他人生中的奇耻大辱,“都给我上,否则有你们好看!”

这群小喽啰平日里跟着王义高混,少不了做欺男霸女的事情,王义高就是他们的保护伞,若是王义高一脚把他们踢开,不但不保护他们反而揪出前科,把他们都送进去,那么他们在天运城就没得混了。

想到这里,一群人硬着头皮冲了上去,反正量那家伙也不敢动杀手,只是吃点皮肉之苦罢了。

林铭目光一冷,右脚一挑地上的长枪,伸手稳稳的抓住,在那群喽啰冲上来的同一时间,林铭手持枪尖,用枪杆猛然一扫,一时间就如同大棍扫小鸡似的,冲上来的五六个人直接被掀飞了。

一时间惨痛哀嚎不绝于耳,这些小喽啰们简直像是泥捏的,一碰就躺在地上呻吟起来,一副奄奄一息的样子。

看到这一幕,林铭都有些无语了,他刚才一扫根本没使多大力气,就算再差劲也不至于这样。

不过虽说这些小喽啰本身就是酒囊饭袋,而且有演戏的成分,可是林铭一枪扫倒七八人还是让周围的旁观者感到震撼,一些人已经开始纷纷关注林铭了。

一瞬间只剩下王义高一个,这下王义高有些慌了,眼看林铭走过来,他色厉内荏的说道:“林铭,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不要轻举妄动,否则你会死的很难看。”

林铭望着王义高,冷冷的说道:“叶子就算烂掉了,它的叶脉也清晰可见,作为一名武者又岂能丢了骨气?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加害我,我已经忍你两次,第三次再忍,我习武何用?”

林铭说着身子一身,瞬间来到王义高的面前,王义高顿时汗毛竖起,此时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这个林铭,他疯了!连自己都敢打!?

“你敢!我父亲是……啊!”

一声惨叫,林铭一拳击中王义高的小腹,这一拳他用了暗劲,虽然练力如丝的境界他没有达到,但是退一步的刚柔合一他做到了,这一拳的暗劲传导到王义高的五脏六腑,王义高哇的吐出一大口血来。

而后林铭手一翻,对准王义高的脸颊,扬手“啪”的一记耳光,正击中王义高的右脸,王义高的身体顿时如同一个陀螺一样的飞转了起来,噗通一声摔在地上,眼冒金星。

他的一侧嘴唇几乎被林铭这一巴掌打烂了,一个颗牙齿带着血掉了下来。

“你……你……”王义高捂着嘴巴翻身起来,看着自己血淋淋的手掌,双目通红,他从小在军主府长大,几时有人敢打他,他伸出染血的手指颤抖着指向林铭,“我……我要杀了你!”

“杀了我?恐怕你没这机会了。”林铭上前一步,一抖手中的长枪,枪尖顿时晃出来一个斗大的枪花,一时间杀气四溢。

感受到这杀气,再看这距离自己脖子不到半尺远的枪花,本来就是色厉内荏的王义高自信心完全被击溃,他连滚带爬的翻出去,惨叫道:“杀人啦!”

林铭下手也有分寸,光天化日之下,他不可能击杀军主之子,那一拳虽然用了暗劲,但是只会慢慢发作,让王义高痛苦,不会致命,至于嘴角的伤,虽然很痛,却可以用药草治好。

而就在这时,官道上又是响起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林铭抬眼望去,却见一个约莫三十岁的男子,留着八字须,身穿捕快服,腰配一把大刀,骑着马一路奔来,而在他身后,则跟着十几个捕快。

看到这些捕快们,王义高如见救星,他当即大喊道:“救命啊,杀人了!”而后他便歪歪斜斜的冲向了那队官差。

林铭看到这些捕快,眉头微微一皱,他顿时明白了王义高挑事的目的了,其实他没指望那骑马男子和刚才那些小喽啰们能打伤他,而是想要挑事,让维护七玄武府考试秩序的捕快们拘捕自己。

而一旦被拘捕,轻则错过七玄武府的入门考试,重则被判刑,甚至在牢里被暗算。

“这是怎么回事?”捕快头子名为赵明山,今年三十五岁,练体四重,担任天运城捕快大队的队长。

赵明山这一问,原本那些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小喽啰们一个个生龙活虎的爬了起来,而后便是林铭早已经猜到的事情了,他们纷纷指着林铭,“他出手打人!而且意图谋害我家公子。”

“大人,你看我们身上的伤,是那家伙用枪杆打的,要不是我反应快,刚才就骨折了。”一个小喽啰撩起衣服,在他胸部有一块很大的淤青。

此时林铭手中还握着长枪,可谓是“证据确凿”了。

“赵哥,你可要为我做主啊。”王义高一张嘴就是一口血沫,这家伙是最惨了,简直不成人样了。

赵明山急忙给王义高递来伤药,作为捕快头子,赵明山总会随身带着伤药,而且是价值不菲的好药,王义高一边哀嚎,一边将药抹在嘴上,这种药见血见效,王义高的疼痛总算是缓解了一点。

“赵哥,你一定给我讨回个公道!”王义高怨毒的望着林铭,他万万没想到林铭居然敢动手打自己,他死定了!只要将他弄进了牢房,那就有的是办法对付他,弄残甚至弄死都不是难事,完全可以说林铭妄图越狱逃跑什么的。

不,弄死他太便宜了,一定让他生不如死!

对这种事,王义高的父亲一般不会管,上次赌斗是因为王义高丢了人,连名字都被倒过来念,相当于是改了姓氏,王军主当然震怒。

而这种仗势欺人,弄残几个平民的,只要不损家族颜面,王军主通常根本不会理会,他哪有心思管这等事,也没必要。

想到这里,王义高心中暗爽,虽然挨了打,但是也就是疼一阵子,出了这口恶气才最重要,还是朱哥这招好使,虽然自己调不来高手,但是可以借势压人,只要能编出“道理”,就可以借助别人之手干掉你!

赵明山做了这么多年的捕快头,自然不是傻子,他单看现场就将事情的经过猜到个七七八八了,这倒霉的愣头青八成是得罪了王少,王少借自己的手来整人,而这愣头青实在是愣的可以,不但打了王少的手下,竟然还出手打了王少,而且打这么惨,他这辈子估计是要交代了。

做捕快头子这一行,需要跟天运城的各路势力打交道,而赵明山本人官职并不大,天运城随便挑出来一个势力都是他万万惹不起的,所以这么多年来赵明山早就学会了在夹缝中生存,一件事情放在他手里,他首先看的不是谁对谁错,而是看他们各自身后的背景。

莫说王义高的父亲王军主对他有提拔之恩,就算没有,他也得向着王军主这边。

别看王义高这个衙内不成气候,甚至在军主府都是被王军主随意家法处置的不肖子,但是若是出去了就不一样了,出去了就要讲面子,赵明山今天的决断就是一个信号,暗示着他到底是不是王军主的人马。

心中明白这些,赵明山自然心中有决断了,他手一招,一个捕快出来,开始检查那些小喽啰们的伤势,而后又检查了林铭的长枪,对比了一下伤痕,说了一句废的不能再废的话,“没错,是这把长枪打出来的伤。”

赵明山点点头,对林铭道:“姓名?”

林铭已经大致猜到这赵明山准备干嘛了,他灼灼的盯着赵明山,坦然回答道:“林铭。”

看着林铭的眼睛,赵明山隐隐的感觉到这道目光中的蔑视,这让赵明山十分的不舒服,他有些不爽的说道,“现在证据确凿,你还有什么话说?”

“证据确凿?”林铭冷笑一声,“你可曾问过路人?只听王义高的一面之词?”

赵明山眉头一皱,隐隐的感觉这个家伙可能并不是愣头青,他似乎在自己一出现就猜到了事情的可能发展轨迹,而他如今临危不乱,仿佛在看自己的笑话一般。可是,这小子既然看这么透,为什么还要冲动出手把王义高打成这样,他难道不知道王义高的父亲是天运城护卫军的王军主么?

王军主虽然不纵容儿子,甚至经常处罚儿子,但是并不代表可以容许别人打他儿子,那相当于打他的脸。

这个叫林铭的小子,不会也是个人物吧……可是看他的衣着,也不像。而且要真是个人物,王义高也不该傻的跟他对着干才是。

赵明山道:“路人我当然会问,你先跟我回衙门录个口供,我自会留人下来仔细调查事情的经过。”虽说民不与官斗,这些路人只要是不傻的就知道不该多嘴,但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万一遇到一个二百五,他就不好收场了。

“带走!”赵明山果断一挥手,手下的捕快立刻拿来了绳子,王义高看到这一幕脸上露出了一丝狞笑,跟我斗,哈哈,看你怎么死!

看到两个捕快拿着绳子过来,林铭甩了甩袖子,冷声道:“你们捆下试试,一旦捆了,就不那么好解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捆了就不好解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