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灵域 [目录] > 第16章: 逼宫!

《灵域》

第16章 逼宫!

逆苍天_qd22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要出大事了!

眼看凌博、凌祥这两名许久不出的族老,竟然和杜娇兰走到一块儿,所有凌家人都是心底一紧,意识到怕是要有大事发生。

杜娇兰探明药山矿洞玄妙后,一直隐忍不发,就是在等今天!

她要等凌家人聚集起来,要当着凌家一众老少的面,来进行她的逼宫大计!

凌承业忽然觉得背脊发寒。

凌祥、凌博都是凌家老一辈的武者,年轻时为凌家做出过杰出贡献,因为重伤瘫痪,这些年来两人都隐居不出,从来不过问族内的事情。

也是如此,他渐渐忽略了两人,没料到在不知不觉间,两人竟然和杜娇兰走到一块儿。

“难怪两位族老的孙儿,最近手中都多了件灵器,修为也增进了一步。看样子两位族老大人,为了孙儿的未来,暗中收到别人的好处了。”人群中,忽然传来凌峰的低声自语,在陡然安静下来的大堂,这个声音显得很清晰。

秉性正直的凌峰,此刻的一番话,无疑为众人解除了内心疑惑。

杜娇兰母子三人的不善目光,这时候也都扫视过来,冷冷聚在凌峰身上。

凌峰哼了一声。

“管你什么事情?你少插话!”他旁边的凌颖,急忙低呼一声,扯了扯他的衣角,让他少当出头鸟,免得遭杜家人忌恨。

“罢免族长可没那么简单。”族老之一的凌康安,向来都支持凌承业,知道他这个族长为了家族尽心尽力,从没有什么私心,所以高声表态:“只有族长有了重大失误,令家族陷入险境,亦或者以权谋私,让家族蒙羞,使得家族的发展受制,族老才能在商议后,罢免族长的职位。”

他看向另外两名族老,脸色冷了下来,哼了一声:“两位兄弟身体一直不好,这也没什么,难道现在连脑子都不行了?真就看不出承业这些年为了家族而做出的努力?”

凌祥、凌博心里有鬼,不敢和他对视,不由低下头来。

“那我真要好好说说明白了!”杜娇兰一声冷笑,又将众人注意力吸引过来。

她在人群中走向凌承业身前,和凌承业面对面站定,气场丝毫不弱,冷喝道:“药山上的灵草灵药,向来是凌家的重中之重,凌家都是年年向星云阁缴纳种植的药草,来换取星云阁的庇护。药山那一块,一直都是小叔负责,这都是大哥安排的,然而如今灵草纷纷枯萎,星云阁那边却一催再催,凌家拖了几次都凑不齐缴纳的灵草,星云阁已渐渐没有耐心……”

有关药山灵草一事,凌家很多人并不知情,听杜娇兰说明后,一个个脸色微变。

凌家是星云阁的附庸势力,如果长时间不缴纳灵草贡品,不但不能继续得到星云阁的庇护,还可能会被星云阁兴师问罪,为整个凌家惹来巨大的麻烦。

杜娇兰的一番话,让很多人安静下来,都开始考虑后果。

“这只是其一!”

在大家对凌承业能力开始生疑的时候,杜娇兰再次发话,“大哥,我想问问清楚,那药山里面的矿洞又是怎么一回事?恒儿前几天夜里进去看了,你们猜药山内是什么一个情况?”

凌承业脸色惊变的时候,她冷声喝道:“如今药山内部竟有数百石道!那里面的矿洞越来越多,这说明内部的开采从未停止过!哼!这些年来,大哥为了那矿洞可真是费了不少人力物力啊,可我为什么没有见到一颗矿石出现在我们凌家的库房?”

一石激起千层浪,她这番话,让凌家众人更是惊骇。

“如果说药山内什么都没有,为什么会多出那么多深入的石道?如果发现了矿石,那么矿石又在何处?是不是被大哥给私吞了?”杜娇兰冷笑不迭,“看来大哥将药山内部交给秦家爷孙,是一早就安排好的!还不准凌家别的族人入内,你们到底为了掩藏什么,相信大家都可以想明白!”

“承业,关乎药山内部,你是不是给个解释?”族老凌祥这时候也抬起头来,配合杜娇兰责问,他对于药山内部的灵石,也是有点想法,生怕全部被凌承业给私吞了。

其余凌家族人,本来都倾向凌承业,这时候也都疑惑起来,纷纷看向他。

“药山内部的情况,我也是最近才了解,的确多了很多石道出来,我最近正在查探,暂时还没有结果。”此话一出,算是承认了杜娇兰的说法,在众人哗然的时候,凌承业继续说道:“五年前将药山内部矿场让给秦家爷孙后,我就没有进去过,也不知道具体情况,现在我也很疑惑。”

话罢,他深深看向秦烈,众人也顺势望来,可惜在秦烈身上看不出什么状况。

“你糊弄谁啊?”杜娇兰冷着脸,“你要是没参与,凭他们爷孙能凿开那么多石道?凌家数十来年,也不过挖开几十条石道罢了,他们爷孙五年时间,能将石道的数量翻那么多倍?而且秦山两年前就过世了,你说谁会相信你?”

凌承业看向众人,发现族人们都纷纷摇头,显然都无法接受。

“如果秦山的修为达到破碎境,他确实有那个能力实现此事,对破碎境强者来言,毁掉药山都轻而易举。”凌承业无奈说道。

“呵呵,真是天大的笑话!破碎境的存在,会龟缩在我们凌家?”杜娇兰极尽嘲讽。

旁人也是摇头表示不信。

“还有你让小诗和秦烈订婚一事,我就想不明白了,你是不是老糊涂了?咱家小诗清清白白,花儿一样的美貌,和谁订婚不好,偏偏要和这个傻子?”杜娇兰趁胜追击,“你是不是和秦山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才要这么牺牲小诗?他一个傻子,拿什么给小诗?我还真好奇了,他准备了什么聘礼!福叔,把那聘礼打开给我们看看吧!”

杜娇兰看向负责接礼的凌福,眼中全然都是讥讽嘲弄,要让凌承业的脸面丢尽。

此女心机阴狠,预谋抢夺家主职位不是一天两天了,今日过来,她先通过灵草一事来说明凌承业办事不利,给凌家惹来麻烦,又以药山矿洞一事,隐讳道明凌承业以权谋私,私吞矿材。

如今,又以凌语诗和秦烈订婚一事,来攻击凌承业为了自己不顾女儿未来,以牺牲凌语诗的终身幸福,来达到不为人知的目的。

她是要彻底破坏凌承业在凌家的形象,要让凌家众人不论从理智上,还是从心理上,都开始对这个家主产生不满。

“我就想看看你用什么价钱把小诗给卖了,福叔,还不把聘礼打开给大伙看看?”杜娇兰哼道。

凌福拿着聘礼,一脸为难,不知道如何处置。

“凌福!”族老凌博喝了一声,板着脸吩咐道:“打开给大家看看!看看这件事是不是有人故意安排的,也好让大家有个清晰的认识!”

众人的目光,忽然全部集中在那聘礼上,凌福在凌家族人逼问的眼神下溃败,无奈的将那木盒子打开,露出了其中的金银细软等物。

“吆,都是金银珠宝啊,在凡人家庭眼里,这些东西还值两个钱,可对我们武者来说,根本一文不值!”杜娇兰也不顾凌承业的难看脸色,瞄了一眼木盒子后,就说道:“我想大家都能看出来,这些东西肯定不会是秦烈奉上的,这个订婚有没有什么隐情,想必大家也都明白了……”

“那不是还有个布袋吗?”凌康安看向原先放在木盒子上面的布袋,怀有一丝希望的说道:“也打开看看。”

“呵,那就全部打开,看看都有些什么好宝贝,如果那傻子,真的能拿出什么好东西做聘礼,我也就无话可说了!”

杜娇兰仰着头,对凌承业那铁青的脸很是满意,她觉得心神气爽,仿佛已经彻底击溃了凌承业,马上就能执掌凌家的大权,让凌家,从此由她姓杜的说的算。

凌承业发现根本无力招架杜娇兰的凶猛攻势,看着那些以往信任他的族人,眼中都流露出责怪质疑的神色,他忽然有点绝望,他绞尽脑汁的苦想,也无法找出有效的手段来反击。

凌语诗紧紧咬着下唇,看着父亲那绝望扭曲的脸,看着众人对他的怀疑,看着杜娇兰等人的嘲笑和洋洋得意……她一颗心渐渐沉入谷底。

她握着秦烈的那只手,不自禁的越来越用力,就连指甲刺入了秦烈的掌心她都不知道。

就在此时,凌福被逼无奈,众目睽睽之下,他将布袋口的细绳解开,从中取出了第一块石头,垂头丧气道:“也就是一些玉石……”

一块晶莹剔透的棱形石头,被他掏了出来,那石头呈青幽色泽,散发出蒙蒙幽光,一股清新的灵气波动,很明显地从石头内荡漾出来。

“灵石!至少凡级六品的灵石!”突地,有人猛然失声惊呼起来。

“啊!怎么可能,我没看错吧?怎会是凡级六品灵石?天哪!”又有人尖叫起来。

杜娇兰等人脸色微变,“竟然是凡级六品灵石,家主还真是大手笔,安排这么一场仪式,需要将老底都给掏出来?”她冷声说道。

凌承业一脸错愕,他自知自家的窘迫,凌家的那些灵石,大多数都是通过药山上多出来的灵草灵药,来向星云阁换取得来,几乎都是凡级三品以下的。

一直以来,那些灵石都是供给凌萱萱修炼,因为实在太少,维持凌萱萱一人修炼都勉强,所以连他这个家主平日修炼都舍不得用。

如果他手中有凡级六品的灵石,他早就上缴给星云阁,将最近的麻烦解决了,岂会等到现在?

凌语诗灰暗的眼眸,此刻忽然微微一亮,脸色绽出一丝异彩,一瞬不移地看向凌福的手。

看向那块凡级六品的灵石!

“还有呢?”

“还有呢?继续拿啊!”

“福叔,继续啊?”

凌家许多儿郎按捺不住,不由自主地大声催促起来,极其好奇布袋内还有什么。

凌福于是继续往外掏……

“又是一块凡级六品的灵石!咦,又一块!三块了!”

“啊!回元丹!十来颗回元丹!”

“百脉丹!我没看错吧?竟然是凡级五品的百脉丹!那可是炼体境、开元境都能淬炼筋脉的丹药,那玩意只有星云阁、碎冰府才有啊!一枚百脉丹,比得上八块凡级六品的灵石!”

“老天!里面怎么会有百脉丹?”

“那是,那是什么?辟海丹!凡级六品的辟海丹!是开辟灵海的辟海丹!炼体境突破开元境期间,如果有一枚辟海丹在手,将能大大增加成功突破的可能性啊!”

“这要都是给我女儿的聘礼,他秦烈别说只是个傻子了,就算他是个死人!我都要逼着我女儿嫁了!”

“……”

……本章完结,下一章“ 化解(求推荐票!!)”↓↓↓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