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灵域 [目录] > 第17章: 化解(求推荐票!!)

《灵域》

第17章 化解(求推荐票!!)

逆苍天_qd22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凌家大堂内。

随着凌福将布袋内的灵丹、灵石等物,一个个给掏出来,一样样摆在木盒盖子上,大堂内灵丹独有的浓郁药香气味渐渐散开。

此刻,所有凌家族人都沸腾起来,很多人面红耳赤,眼中释放出令人心惊胆颤的光芒,都贪婪的看向木盒盖子上的灵石灵丹。

“这,这些东西凌家绝不可能持有!”族老凌康安的语气,这时候竟然颤抖起来。

所有人都能看的出来,从那布袋内取出的修炼材料,是凌家肯定拿不出来的,这一点无庸置疑!

凡级六品的灵石数块,回元丹十来颗,一枚凡级五品的百脉丹,一枚凡级六品的辟海丹……从布袋中取出之物,将凌家族人彻底给震撼了。

秦烈所杀的碎冰府武者,都是少府主严子骞身边的核心人物,其中几人还是纨绔子弟,父辈在碎冰府身居要职,尤其最后那两个七、八重天炼体境的武者,长辈都是碎冰府的高层。

这些人贴身收藏的修炼材料,在碎冰府都是稀罕之物,来自于最后两人的百脉丹和辟海丹,都是他们长辈耗费心血为他们换取过来的,希望助他们突破开元境的。

连在碎冰府都算稀罕之物的灵丹,忽然出现在了凌家这种小势力,自然会引起轩然大波。

“这些灵石和灵丹加起来,应该能造就一个开元境的武者!”凌康安深吸一口气,在众人炙热的目光下,激动的说道:“承业!小诗天赋本来不算太好,我原来以为她很难在二十岁前突破到开元境,如今有了这些灵石、灵丹就不一样了!没意外的话,她应该可以凭借这些修炼材料,二十岁前跨入开元境!”

众多凌家族人,闻言纷纷眼睛明亮如斯,看向凌语诗的神色都截然不同了,充斥着大量的羡慕、嫉妒、赞叹种种色彩。

凌承业的心情,如从深渊地狱直接攀上了极乐天,他因兴奋脸色赤红,不住地点头,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杜娇兰和那些杜家人,则是瞪大眼,到现在目光都汇聚在那木盒子上的灵石、灵丹上,一时间接受不了所见的事实。

“能造就一个开元境武者的聘礼,我们凌家可出不起,大家可还有什么话说?还觉得承业的做法有问题吗?”凌康安声音高了起来,目光灼灼看向众人,发现那些凌家族人都轻轻点头,似乎认可了这场订婚仪式。

“傻就傻吧,能通过一场婚约,得到如此巨额的修炼材料,嗯,我看值了。”

“换了我,我也愿意了,不就是和傻子订婚吗?语诗妹子,你要是不愿意,就换我和他订婚好了!只要能把那些东西给我,助我在二十岁前突破开元境,别说订婚了,和他立即结婚我都一点没问题!”有人高声表态。

“秦烈才十五,你都快十九了,要不要脸啊?语诗姐,我才十六,你要觉得委屈,就让我来承受吧?”有个年小点的娇呼。

“……”

听着那些少女的呼叫,凌语诗美眸流露出令人迷醉的异彩,她侧过头来,认真看向身旁的秦烈,那张先前还愁云不散的小脸上,此刻竟焕发出动人的光泽。

她心中清楚,从那布袋中诡异冒出来的灵丹、灵石,不但狠狠扇了杜家人一巴掌,还一下子解决了她父亲的两大麻烦。

丰厚的聘礼,足以打消众多凌家人的疑惑,解除族人对他父亲的信任危机,这是其一。

其二,那些灵石能代替药山的灵药灵草,能让星云阁不再兴师问罪,也就让杜娇兰无法质疑她父亲的能力。

“滴答!”

一滴鲜血的落地声,将凌语诗注意力吸引,她垂头一看,忽然发现那一滴鲜血,就来自于秦烈和她握着的左手。

她也有着炼体七重天的境界修为,最近修炼的灵诀也和锋利指甲有关,而掌心,又是人身上其中一个最柔软的地方……

凌语诗愣了下,然后很快意识到都是因为她先前太过紧张绝望,所以抓着秦烈的手太过用力,以至于连她的指甲刺入了秦烈的掌心都不知道。

“滴答!”

又是一滴鲜血落地,她抬头看向秦烈,发现秦烈依然木然,从始至终没有流露出疼痛之色,也没有提醒她一句,更加没有挣扎那怕一下!

秦烈那双仿佛永远木然没有神采的眼睛,在这一刻,在她来看,像是突然蕴满了无穷无尽的魔力!

她的芳心,如被狠狠刺了一下,一个影子像是悄然烙印了进去……

“我想……这些聘礼在当年秦山前辈和我订下两人的婚约时,就已经在准备了。秦山前辈屈居我们凌家,选择那药山是为了给秦烈治病,这一点我听他说过。”凌承业毕竟是凌家家主,经过短暂的失态后,他很快冷静下来。

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凌承业示意秦山在药山矿洞中,都是为了医治秦烈的脑子。

“秦山前辈去世前,我和他谈过一回,他说秦烈如今脑子的问题,会慢慢得到改善,甚至不排除以后有彻底痊愈的可能性!”凌承业思绪活络起来,谎话说的越来越顺畅,“只是我没料到秦山前辈那么强悍,我也是前段时间进入药山内部,才被前辈的大手笔震惊到!我想,前辈一定是境界极其高深,不然无法开掘出那么多石道,无法造出那奇阵!”

“不瞒各位,我前些日子也是首次进入矿洞内部,也被其中的石道震撼了。我试图进入山腹深处,却被奇阵弄的头晕目眩,最终只能败退了。”

凌承业看向众人,假话中夹杂着真话,“至于山腹内部有没有灵石存在,我个人认为没有,大家如果还有疑惑,以后可以自己尝试深入,那奇阵不会伤人,只会拦人,如果有人能进入其中,找到什么东西,那就是凌家所有人的福缘。”

他将一切问题都推向了不知所踪的秦山,引导着众人将疑惑都看向药山,然后认真道:“星云阁那边,我已经安排三弟和萱萱过去了,他们没有参加这个仪式,就是为了这件事。嗯,请大家不用担心,事情我会处理好,不会给凌家惹来麻烦。”

随着他的解释,凌家族人的疑惑渐渐解除,旋即将矛头一转,纷纷责问其杜娇兰,讥讽凌祥、凌博这两个族老见利忘义,说他们竟然听信别人的谗言无理取闹,说他们是越老越糊涂了。

杜娇兰母子三人脸色铁青,听着众人的冷言冷语,她知道这趟精心筹划的逼宫大计,至此算是一败涂地了。

“既然大哥不欢迎我们,我们也就不惹人嫌了,我们走!”杜娇兰冷着脸,眼睛冷幽的看了一眼秦烈,带着杜家人愤愤然而去。

“夺取家主的大计,竟然被一个傻子给破坏了,这个该死的东西!”她恨得牙痒痒,心底暗骂着,终于正视起秦烈来。

凌祥、凌博自知理亏,同样不敢逗留下去,也被杜家人推着轮椅羞愧离开。

“仪式继续!”

凌承业深深看向秦烈,眼神有点耐人寻味,然后忽然喝道。

在那老妪的安排下,在众人怪异的目光中,被中止的订婚仪式继续往下走,等鞭炮声再次响起,秦烈和凌语诗的订婚典礼算是正式结束。

众人渐渐散去。

当只剩下凌家父女等核心几人的时候,和凌语诗松开手的秦烈,不顾凌家等人的错愕,也不顾凌语诗的娇呼声,连手心伤口都没包扎一下,就和往常一样走向外面。

“秦烈!不管你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也不管你能不能听见,这次,我都要对你说声谢谢!”在他走出大堂前,凌家家主忽然扬声,冲着他的背影郑重其事的道谢。

秦烈身影不曾因此停息,依旧朝着药山的方向而去,很快就失去了踪迹。

“承业,你觉得秦烈这家伙是装傻?”族老凌康安心中一动,一脸的惊讶,“连续装了五年傻?为什么?我不太相信。”他摇了摇头。

“爹爹,你说,你说秦烈他?”凌语诗忽然激动起来,娇躯微颤,“他,他不是真傻?”

“我也不知道。”凌承业苦笑,“我现在越来越看不透他了,也真搞不明白,这些灵丹、灵石他到底从何处得来的?奇怪,简直太奇怪了……”

“不是秦山留给他的吗?”凌康安愣了。

凌承业摇头,“刚刚那番话都是为了安抚族人说的,我和秦山根本没有过什么交流,对秦山也是一无所知。不过,秦山不简单应该错不了,至于境界究竟多高深,我就无法推测了……”

“这趟没有那些灵丹、灵石,还真应付不了杜娇兰的逼宫,真没有料到凌祥和凌博竟然被她收买了,这次可真是凶险万分。”凌康安如今想来,也是后怕不已,“不论如何,秦烈这次都帮了我们大忙,一下子给我们解决了两个大麻烦,看来真要暂时委屈小诗两年了,不然这个恩情还不了。”

“不委屈……”

凌语诗心中泛起涟漪,看着右手沾上的血迹,想着先前秦烈没有吭一声,任由她的指甲刺破掌心,她忽然有些心疼,真的再也不觉得有什么委屈了。

“诗儿,不管他真傻还是装傻,你都好好照顾他两年,这是我们凌家欠他的。”凌承业感叹道。

“嗯。”凌语诗乖巧点头,美眸中流露出一丝欣然,似乎很乐意接受这个安排。

……

……本章完结,下一章“ “凌烈”的面子”↓↓↓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