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灵域 [目录] > 第2章: 药山

《灵域》

第2章 药山

逆苍天_qd22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凌家的药山,是从极寒山脉一条支脉延伸而来,属于极寒山脉最最外沿的区域。

相比于极寒山脉那些高耸入云的冰寒大山而言,药山很不起眼,灵气也不算浓郁。

凌家镇,就在极寒山脉边沿,药山的山脚下。

药山虽然灵气不出众,但是由于离极寒山脉已经足够远,山上并不算太冰寒,所以适宜灵草的种植。

药山上的灵草,就是凌家的主要收入来源,凌家年年向星云阁缴纳的供奉,大多也是以药山的灵草为主,这几年药山上灵草的种植和采摘事宜,都是由凌承志来负责,杜娇兰几次想染指药山这一块,都被凌家兄弟给想方设法破坏。

药山上,一片片药圃如豆腐块,药圃内种植的灵药灵草几乎都是凡级三品以下,价值虽然不高,可贵在数量多。

其中玉手花、寒蕴草、蛇冠花都是凡级三品的灵草,也是药圃重点种植的灵草,这三种灵草是炼制回灵丹最基础的药材,星云阁每年都有着巨大的需求。

此刻,凌承业、凌承志两兄弟,就站在一片玉手花的药圃前。

玉手花盛开后,就像是少女张开的手掌,五片细长的叶子如五根纤细手指,所以名为玉手花,玉手花从种植到采摘周期只有半年左右,还不太受天气变化影响,是最容易种植的灵草之一。

然而,如今这一片玉手花药圃,一朵朵玉手花还没有来得及开花,竟然一小片一小片的枯萎,让凌承业脸色极为难看。

“只是玉手花这样吗?”凌承业还怀有希望地询问道。

凌承志苦笑,“玉手花还算是好的,寒蕴草和蛇冠花的药圃更加不能看,枯死的更加厉害。今年,向星云阁缴纳的药草,怕是很难凑齐了……”

凌承业神情一变,沉喝道:“到底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我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凌承志满脸苦涩,心里面也是疑惑不解,“从秦山两年前去世开始,药圃的药草收成就一季一季的交替减产,减产归减产,还是可以接受,供给星云阁也没问题,也怪我,由于忙于冲击境界,没有将此事重视起来。”

“等我意识到不妙的时候,我认为我还能控制,我花费了不少心思在灵药培植和调理上,希望能够扭转局面。然而,我没有预料到是,从三个月前起,药草逐渐出现枯萎现象,我还没反应过来,药圃内的药草已经大片大片凋谢……”

凌承志沮丧垂着头,一副任打任骂的模样,倒是没有敢推卸责任。

凌承业垮着脸,沉默了好一会儿,忽然道:“药圃药草的枯败,和秦烈有什么关系?他常年处在药山山腹的矿洞内,应该从来没有来过药圃,他能影响那些药草?老三,你凭什么认为秦烈会有嫌疑?”

在他来看,秦烈只是个傻子,过着没有灵魂的人生,压根不可能对药山产生影响。

“从他爷孙俩五年前进入药山矿洞,我就在暗中观察,五年来,药山上的变化很少,但有一个现象很诡异……”凌承志皱着眉头,一边思量,一边说道。

“什么现象让你觉得诡异?”凌承业愕然。

“就是每到打雷下雨的时候,药山天空的雷电就会非常密集,每一次都有一道道雷电劈在药山的山巅,有时候那些雷电落来,我都瞧着心惊。然而,他们爷孙没来之前,就是天气再恶劣,药山上空也没有那么多雷电聚集,更加不会有雷电直接劈下来的现象!”凌承志肯定道。

“这个雷电……和他们爷孙会有关?”凌承业摇了摇头,觉得弟弟的推测没有太多根据。

“大哥,你听我说完。”凌承志神情渐渐严肃起来,“这个现象在秦山去世后,变得更加明显!最近两年,每当打雷下雨的时候,药山上的雷电聚集的更多,劈在药山上的次数也越来越频繁!有时候,我能隐隐感觉到那些强大的雷电,像是顺着山体石块隐入山腹……”

闻言,凌承业终于正视起来,肃然道:“接着说!”

“这些年我都在药山驻守,每一回雷电过后,我都暗暗留意矿山的山洞,有几次我见到秦烈从山洞走出的时候,头发和皮肤都有点焦黑,我敢百分百保证,那绝对是雷击引起的!”凌承志轻喝一声,“联系起药山这些年的异常,我有理由怀疑此事和秦烈有关!大哥,药草不会无缘无故的枯萎,我相信药山内部定然有些奇特变化,才导致药草的凋零!”

凌承业深深皱眉,沉默许久后,忽然道:“我答应过秦山,不会无故进入矿山内部。”

“大哥,如果此事果真和秦烈有关,你要不弄清楚,那些药圃的药草怕是很难补救。药山关乎我们凌家的发展,真要一直这样下去,我们凌家始终凑不齐缴纳的灵草的话,星云阁那边……”凌承志忧心忡忡说道。

凌承业又是一阵沉默,半响,他深吸一口气,取出一个苍白恶鬼的面具默默戴上,又换了一身白色长衫,沉喝道:“我悄悄去矿洞查探一下,此事,严禁和任何人提起!”

“大哥放心,我有分寸。”

……

凌承业如一个白色幽灵,谨慎从药山偏僻一角往有山洞的山腰落下,脚踏突起的石块,手抓垂落的蔓藤,他身影如飘落的柳叶悄无声息,很快来到其中一个山洞的洞口。

既然已经下定决心,凌承业就没有分毫犹豫,他直接闯入洞口,快速往深处掠去。

药山的背面,有许多大小不等的山洞,都是当年凌家人从不同角度不同方向开采形成的,那一个个山洞甬道还相互贯通,只要进入其中一个山洞,很容易就能找到深入山腹的方向。

然而,凌承业进入山洞不多久后,忽然浑身巨震,渐渐僵在那里。

在他记忆中,药山内部的矿洞甬道至多二十条,虽然有些年头没有过来,但他关于矿洞的记忆还是很清晰。

因为年青的时候,他也是开采矿洞者之一,对此地极其熟悉。

可现在,他生出一种走错地方的错觉,因为这山腹内部的矿洞甬道,突增了十倍都不止!

看着面前错综复杂,如蜘蛛网一般交叉贯穿的繁琐甬道,凌承业惊憾异常,没了一丝一毫的熟悉感。

“老天!他们怎么做到的?”凌承业倒吸一口凉气。

他还记得,当年凌家数十人一起,花费了三年时间,也不过仅仅只是打通十几条通往山腹内部的石道。

而这爷孙俩,五年时间,竟然重新开辟出数百条石道,这简直让凌承业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数百条石道,和原来的石道交织串联,如迷宫一般复杂难明,如人体筋脉般繁多奇诡。

凌承业强行镇定下来,在数百条石道矿洞内穿梭寻觅,试图进入山腹最深处,找到秦烈的身影。

半个时辰后,凌家家主竟然渐渐意识迷糊,浑浑噩噩的直接出现在初入的山洞洞口。

他醒转过来后,脸色变得奇差无比,不信邪的又一次深入那些矿洞,再次寻觅起来……

连续七次,结果他次次重返最初的洞口,凌承业渐觉精力不济,脸色也有些苍白,看了看天色,他有些狼狈的按照原路返回药山山上。

“大哥,你脸色很差,怎么回事?在里面有什么发现?”凌承志在他褪下面具后,紧张关切问道。

摆了摆手,凌家家主示意他暂时不要多问,一言不发端坐下来,旋即有些肉疼的服下一粒回灵丹,运功调息。

凌承志欲言又止,呆呆看着他,满肚子都是惊愕不解。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经过一阵子恢复,凌家家主气势稍稍恢复一些,睁开眼,在凌承志询问之前,他轻喝道:“先别问!现在秦烈应该要出洞返回凌家镇了,我要在他回去的路上对他出手,看看他身上到底怎么一回事!”

话罢,不等凌承志多言,凌家家主再次带上白色恶鬼的面积,眼神凝重的往药山和凌家镇的山路潜去。

……

……本章完结,下一章“ 试探(求推荐票)”↓↓↓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