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灵域 [目录] > 第21章: 四幅灵阵图

《灵域》

第21章 四幅灵阵图

逆苍天_qd22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翠绿长裙的凌语诗,先前在洞口时脸色灰暗,显得憔悴无神,如今则是美眸熠熠,看起来光彩耀人,嘴角噙着的笑容,也是大有深意,让人琢磨不透。

“我给你带了些吃的,先吃饱再说。”将碗碟摆好,她从篮子内把饭菜一一取出,笑吟吟看着秦烈,说道:“你慢点吃,我过去给你放热水,你一会儿吃完就进来。”她款款进了洗漱间。

秦烈摸了摸下巴,眼神怪异了起来,猜测她在凌承业那边,应该通过“凌烈”这个名字联系起了自己,然后刻意过来试探。

事实也的确如此。

凌语诗也渐渐意识到他的不寻常,经过凌承业兄弟的口风,愈发觉得秦烈可能在故意装傻,于是便决定来试试他,看能不能通过亲密点的接触来瞧出问题,将秦烈给揭露出来。

不多时,秦烈将饭菜吃个精光,看了看洗刷间门口,苦涩一笑,硬着头皮起身。

他其实并不怕自身的一些秘密被揭开。

对他而言,之所以还装疯卖傻,只是不想沾上凌家的太多麻烦事,不想凌家人过来找他,询问那些关于药山内部、关于他爷爷、还有关于他自身的事情。

保持呆傻状态,就不会有人过来打搅他,他更能专心修炼。

从现在来看,他想一直这么保持下去,恐怕会越来越困难,凌家几人都瞧出了端倪,凌语诗如今都主动过来试探了,他也就知道瞒不了太久了。

“还好,还好现在能随意进出无法无念状态,不然今天这阵仗都过不去。”秦烈暗暗想着,吸了一口气,神色木然进入洗漱间。

热气蔓延的石室中,凌语诗俏生生站着大木桶边上,清雅的脸上带着浅笑,她将袖子捋了起来,露出赛雪般的洁白手臂,在淡薄水雾中,显得很是俏美动人。

她一只手抓着毛巾,另一只手招呼着秦烈,“热水放好了,你过来把衣服褪下,先进去好好泡一会儿。”

这阵仗让秦烈如临大敌。

不等凌语诗动手,他自己主动将外衫脱下,在那双美丽眸子地注视下,他又褪下长裤,只穿一条短裤站在门口。

看着他几乎赤果的身子,凌语诗明眸泛出动人光泽,芳心微震,嘴角勾起优美的弧度,微红着脸,轻呼道:“穿上衣服显瘦,脱下后……挺精壮的嘛,不错,身材挺好的呀。”

常年艰苦锻炼的秦烈,外表看起来瘦削,然而真裸露出来,那一身精炼健壮的身躯就显露无遗了。

他身上块块肌肉非常明显,极其的匀称,和他身材的搭配堪称完美!

似乎,也只有这种精炼的肌肉,才能将他身体的力量、速度、耐力最协调均衡的施展出来,仿佛肌肉稍减一点就会爆发力不足,肌肉再壮硕一点,又会影响速度和反应力。

身为凌家的大小姐,凌语诗也常常在演武场监督,也看过不少裸露的凌家青年,她暗自比较了一下,就觉得秦烈的身躯似乎更加适合战斗,她也说不上为什么,就是看着觉得很舒服顺眼,有种很协调均衡的感觉。

在她稍稍失神的时候,秦烈“扑通”一声从石阶跳入木桶,然后立即进入无法无念的状态,保持灵魂飘忽,以免被凌语诗给看出端倪来。

“怎么没有全部脱了?还害羞吗?”凌语诗抿着嘴,讲这话的时候,也是心底羞赧。

她在秦烈泡入大木桶以后,便拿着毛巾来到秦烈身后,雾气中,看着秦烈的后背,她脸颊发烫,内心挣扎了一会儿,才咬着银牙,佯装镇定地淡然道:“我来帮你吧……”

话罢,她拿着毛巾的手浸入木桶,毛巾沾上热水后,就开始帮秦烈擦拭起后背,她柔嫩的掌心,纤细滑腻的手指,会时不时碰到秦烈的后背皮肤,让处于灵魂飘忽状态的秦烈,都觉得激荡不已。

“哗啦啦!”

凌语诗拿着毛巾,一遍遍擦拭着秦烈的后背,一会儿便转了过来,到了秦烈的面前。

淡淡的雾气中,她脸颊泛红,一双明眸流露出令人心惊胆颤的光泽,羞赧地抬头时不时瞥一眼秦烈。

在这种情况下,处于无法无念的秦烈,身体都渐渐有了本能的反应……

他灵魂藏匿在镇魂珠中,却能看到他那短裤撑起了一个小帐篷,他下半身完全处在水中,短裤湿润后紧贴着腹部,那小帐篷的轮廓就显得无比清晰明显,显得……很是高昂亢奋。

“唔……”

凌语诗也不敢长时间多看秦烈,她趴在水桶边忽一垂头,立即瞧见了那小帐篷,她脸颊忽然红的几欲渗出血来,捂着嘴唇轻轻呼了一声,明眸中似乎也缭绕起雾气来。

“呸!”

轻啐了一声,她不敢再低头,又抬头望向秦烈。

她发现秦烈眼睛依然木然,不过脖颈上青筋隐现,条条筋脉绷紧后,还微微跳动着,似乎在努力克制着什么。

凌语诗吓了一跳,赶紧又转向秦烈背后,简单帮秦烈将后背擦拭了一下,就有些心慌意乱的退出了洗漱间。

她隐隐觉得,继续留下来试探秦烈,可能会发生对她很不妙的事情来。

“最近一段时间,我不能经常过来了,我要服用百脉丹来改善体质。”她语气微颤的,冲洗刷间的秦烈喊了一句,旋即便红着脸悄悄出去。

一出石屋,被山风一吹,凌语诗脑子一下子清醒过来。

她旋即一脸讶然,捂着红艳艳的脸,笑着自嘲:“我这是怎么了呀?我干吗要怕他?我过来不就是要确定他是不是真傻吗?临头了,我反而退缩了,可真是没用……”

屋内木桶中。

许久后,秦烈从无法无念状态出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有种呼吸不够用,要窒息般的可怕感觉。

“血气方刚的身体,果然受不得刺激啊,差点就露陷了。”看向门口,他一脸的心有余悸,摇了摇头,苦笑道:“你别继续玩火了,再这样下去,我可真吃不消。”

先前在那灵魂飘忽状态下,他都有一种身体将要爆炸的可怕感,仿佛体内有熊熊火焰在燃烧,烧的他灵魂都难受,差点控制不住直接就灵魂归位了。

他知道,一旦脱离无法无念的状态,他的呼吸,心率,肌肉紧绷度等等,会立即暴露出他的真实心境,也会让凌语诗瞧出他的真正情况,进而推断出他绝对不傻,和正常人没有任何的区别。

“你可别玩火自焚了……”

调整了好一会儿,秦烈表情怪异,躺在木桶内,还在回味凌语诗小手在他身上摩挲的奇妙感。

那种如电流刺入体内的异样,令他心猿意马,心怎么都静不下来。

……

第二天,凌语诗果然没有过来,依旧由凌峰、凌颖护送他进出药山。

山洞中,刚刚突破炼体七重天的他,乐此不疲的修炼着,以无法无念的奇妙境界,不断冲击别的手指,冲击身体的各个部位。

炼体七重天,要达到浑身各个部位,都能将灵力释放出来的程度。

十指、掌心、手臂、肩膀等等部位都是攻击的主要点,灵力要能随时爆发出来,将会大大提高武者的战斗能力,令武者可以通过一个简单的肩撞和臂甩,就能将灵力轰入敌人身体,达到伤敌、杀敌的恐怖威势。

秦烈如今要做的,就是让身体各个攻击点全面开花,更加丰富灵力的释放点。

无法无念状态下,他的修炼效率果然大大提升,尤其在能随意进出的情况下,他每一天的修炼都能明显感觉到进步。

这一天,自觉最近提升很大的秦烈,又一次尝试冲击眉心的镇魂珠封印。

“轰!”

出奇地,这次精神意识的冲击,竟然极其顺利,一下子就破开了一道封印。

如轰开了一扇门,忽然间,四幅繁复神秘之极的图阵,忽然在那一道封印之后,在一片苍茫的空间浮现了出来!

苍茫宽阔的空间内,四幅阵图高高悬浮着,每一幅阵图都有数百丈山川高耸壮阔。

每一幅图,都像是由许多巨大的蜘蛛网拼凑而成,一根根闪亮的线纵横交错,充斥着一种古朴复杂的神秘感,仿佛蕴藏着天地间最核心、最根本的道理和真意。

四幅阵图之后,一片混沌区域继续封印着,秦烈灵魂意识探索过来,发现那里仿佛又是一片天地,似乎在那儿才是他的记忆要塞。

镇魂珠之中,封印竟然是一重连着一重,打开一重后,发现还有一重堵着。

就像是推开了一扇门,进入一片天地了,然后发现这片天地内还有一扇门,连通着更加神秘的天地等着他破开来。

“灵阵图!四幅灵阵图!”

在那苍茫天地中,盯着四幅繁琐复杂的图阵看了一会儿,秦烈猛然惊叫起来。

他爷爷秦山是一名炼器师,这些年来他爷爷常常在山洞内,在他修炼的时候帮助凌家修复灵器,他爷爷知道他处在无法无念的状态也能听到他的话,所以修复灵器的时候,会不断的解释,解释很多的炼器道理,说明很多的炼器常识。

根据他爷爷所言,炼器分为许多小步骤,要准备灵材,混合灵材,然后熔炼,进而融合,然后慢慢沉淀为“器”,最后才为成形的“器”加入“灵阵图”,“灵阵图”的加入是最后一步,也是炼器最关键的一步!

一件灵器的品质和威力的高低,除了要看灵材本身和融合的完美度以外,最最主要的还是看灵器内的灵阵图!

一个玄奇完整的灵阵图,能彻底改变一件灵器,赋予灵器无以伦比的威力!

灵阵图,为炼器的核心,掌握了强悍神奇的灵阵图,就意味着掌握了炼器的真正精髓!

……ps:一早起来,意外看到土豆总盟“贺兰山的魂”的飘红,拱手感谢魂盟的厚爱,三克油(__)

……本章完结,下一章“ 苦修三月”↓↓↓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