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灵域 [目录] > 第26章: 暗涌

《灵域》

第26章 暗涌

逆苍天_qd22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秦烈将高远的尸体重新掩埋,把周边痕迹也给抹除掉,沉吟了一会儿,见天色渐晚,就往峡谷走去。

雨渐渐停了。

回到峡谷的时候,他看到凌家、冯家、高家的武者还在岩壁上采矿,那些人各个都被淋成落汤鸡,浑身湿漉漉的,不过精神头还都很旺盛,像被炎阳玉给刺激的不知疲惫。

就连刘延,也没有像往常一样躺在山谷休憩,而是来到有炎阳玉的区域,神采奕奕地看着高家、凌家、冯家人在那边忙碌着,重点提防三家私藏炎阳玉。

对待火晶石的时候,他一直都是满不在意,那是因为火晶石价值不高,三家都没有炼器师,不会私吞火晶石带走。

炎阳玉不一样。

玄级灵材的价值实在太大了,三家人如果私藏了炎阳玉,可以直接去冰岩城的拍卖行出手,来换取不菲的财富。

因此,刘延必须要认真盯着,免得三家暗中私藏开采的炎阳玉。

“小颖儿,一会儿和大哥多喝几杯如何?”冯仑咧着嘴,眼中闪烁着赤果裸的色yù光芒,盯着不远处的凌颖瞄个不停,“大哥比凌峰可强壮多了,更能照顾你,嘿嘿。”

被雨淋湿的凌颖,凹凸有致的身姿显露无遗,饱满的曲线的确惹人遐思。

她一只手抓着绳索,脚踩着岩壁,丰臀微微翘着,让旁边不少高家、冯家武者都是暗吞口水,放肆的盯着她看。

但是敢直接出言调戏的,也只有冯仑一人,高家那边的武者都没有多说一句。

冯仑是冯逸的堂哥,炼体七重天的境界修为,之前对秦烈出言不逊后,惹来凌语诗攻击的就是此人。

被凌语诗当场教训过,又被冯逸呵斥过以后,冯仑安分了很长一段时间,最近也都没有出格表现,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突然又放肆了起来。

“你去照顾你妈吧!”凌颖可是一朵带刺的小玫瑰,瞪着美眸张口就骂,毫不客气。

“冯仑!你嘴巴干净一点!”凌峰在一旁皱着眉头,也忍不住冷哼一声。

“嘿嘿,小嘴挺凶的,够味!我喜欢!”冯仑眼中闪出一丝戾气,低头怪笑了两声,“希望你能一直这么凶下去,那样才有意思……”

“闭嘴!”冯逸冷着脸喝道。

冯仑明显比较怕他,一缩头,不再多说什么。

这时候,他身边那些冯家的武者,不知道为什么,一个个眼神都有点耐人寻味,像是都在期待着什么,和往常明显不太一样。

“行了,别争吵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刘延眯着眼插话,“不错,今天三家一共得到十一块炎阳玉,这个价值比我们前段时间的努力……加起来都要多的多!你们三家尽管放心,这次阁内绝不会亏待你们!”

在刘延的吩咐下,三家的武者逐渐从岩壁上下来,落到峡谷后,很多人开始去帐篷内换干衣服。

凌语诗那一身利落的青色劲装,也被雨水打湿了,她曼妙身姿也呈现出来,令不远处的冯逸不时的望过来。

见到秦烈回来了,凌语诗嫣然一笑,捋了捋额前湿漉漉的头发,说道:“我先和凌颖换身衣服,一会儿再给你弄吃的。”

她和凌颖住一个帐篷,两人挤入那帐篷中,悉悉索索换衣的时候,惹得周边的很多武者心猿意马,賊贼的目光都扫视了过来,恨不得视线能穿透帐篷,望见里面的美妙风光。

不一会儿,她和凌颖换了干衣服走出,凌峰等人也相继换衣,不多时都聚集过来。

“妈的,冯家的那些混蛋,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嘴臭了起来。前几天的时候,也都挺好的,现在竟然敢调戏起小颖了!”凌鑫沉着脸,看向远处冯家的武者,“他们昨天还有一人说身体不舒服,要先回冯家治病,那家伙我看一点都不像生病的样子,一定是发现炎阳玉了,急着回冯家报信去了。”

秦烈心中一动,也不由看向了冯家那一块。

“嘿嘿,你看那傻子!”冯家那一块,冯仑发现他视线扫视过来,咧嘴怪笑了起来,“就他?还和少爷看中的女人订了婚……凌家的家主估计也被那傻子传染了,脑子都出了问题了。”

“嗯,据说凌家被一个姓杜的女人压的抬不起头来,凌家的凌承辉……被害死了也不敢吭声。”又有一人接过话,声音压低,讥笑着谈论凌家的丑事,不时发出一声声让人心烦意乱的笑声。

两家隔了一段距离,冯家那边的交谈声,时不时能飘过来几句,让凌家众人一个个脸色难看。

“冯家的那些混蛋,这两天是不是吃错药了?”凌鑫一下站了起来,怒喝道:“大小姐,要不要我过去掌他们的嘴?”

“算了,由他们在背后嚼舌头,不用去管。”凌语诗无力的摆摆手,示意他坐下来,然后也同样疑惑的说道:“冯家的那些人,从昨天开始,的确有点奇怪了。那冯逸,今天看我的目光……也越来越放肆了。”

“冯家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凌峰沉声道。

“能有什么问题?”凌语诗摇了摇头,“有星云阁的刘延在,他们能有什么问题?冯家和我们一样,都只是星云阁的附庸,星云阁想灭掉一个冯家,根本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还有那冯凯也在星云阁内,他们冯家能折腾什么出来?”

“这倒也是。”听她这么一解释,凌峰也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么。

秦烈默然听着,内心掀起了波澜,隐隐捕捉到了一条线索……

他木然看向对面的冯家,暗暗谨慎起来,知道高远的身死,很有可能和冯家离开的那人有关。

按照常理来看,身为附庸势力的冯家,肯定不敢在星云阁的刘延眼皮子底下搞鬼。

可这次不同。

炎阳玉实在太珍贵了,这里还是一处炎阳玉的矿场,价值现在都无法计量!完全值得一些人去铤而走险!

以这条线去想,秦烈忽然发现思路变得活络异常,仿佛十年前他便熟悉这些事情,很擅长分析推论。

“如果我是冯家,已经决定不惜得罪星云阁,都要吞下这笔价值不可估计的炎阳玉灵材,我会怎么做?”

秦烈扪心自问,然后心神微震,愈发不安起来。

他的结论是——杀光峡谷内所有知情者!高家、凌家和刘延,一个不放过!

只有全部除掉,才能保持炎阳玉的消息不外露,从而吞下矿场,在星云阁没有发现之前,将炎阳玉都给开采出来,然后另外再做安排。

得出这个结论后,他再看对面冯家武者的时候,发现他们眼中似乎都流露出戾气……

如果真是这样,已经将凌家当成待宰羔羊来看待的他们,自然会在态度上表现异常,平时对凌颖、凌语诗隐藏着的欲望,也就不再辛苦压抑,从而渐渐失控。

一夜无话。

第二天,秦烈反常的没有出外修炼,就在峡谷下面木然看着岩壁上的众人,看着三家合力开采炎阳玉。

他仔细观察冯家人的神色和小动作,发现冯家人在采矿一事上,似乎显得不够尽心尽力,也没有高家、凌家人那么兴奋专注。

那些人,有时候趁凌家、高家武者专心采矿的时候,他们从背后看向两家武者的目光,也的确是暗含杀机。

秦烈渐渐明了,知道冯家人之所以隐忍着不动手,是因为现在的实力还不够。

冯家武者如今就在等候,等待着他们援兵的到来,好将峡谷内的凌家、高家武者,还有那刘延给斩尽杀绝。

大致弄清楚了冯家武者的意图,秦烈又恢复原样,在三家采矿的时候,依旧游荡在峡谷外的山林之间。

只是,他没有再次修炼武道,而是暗中留意着周边的状况。

“已经是七月了,如果爷爷没有说错,银翼魔狼也快要回来了。如果没有银翼魔狼在,现在最好立即通知凌语诗撤离天狼山,免得被冯家的援兵包围斩杀,不过有了银翼魔狼的到来,其间就有很多变数了……”

秦烈也暗自筹划着,天天就在附近小心游荡,藏身暗处悄然观察着局势。

又是三天过去了。

这三天,冯家的武者时常和凌家、高家人产生小摩擦,连刘延都受不了了,严厉训斥了冯逸一回,说冯家武者越来越放肆了。

只是大家都当冯家的武者,是被炎阳玉给刺激的太过亢奋了,所以才会表现过激。

众人都没有往更深处去想……

如今,秦烈不但白天在附近暗暗观察,就连夜里,也会趁着凌家人睡着时悄然离开,暗暗巡视着周边山林,小心地防备着。

他算着时间,知道冯家等待的人,随时都可能出现,不得不万分谨慎。

这天半夜,他藏身在一株茂密古树的枝叶中,正眯眼养神,忽然听到“沙沙”的脚步移动声。

拨开遮掩头部的枝叶,凑着月光他远远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脸色陡然一变,心底暴喝道:竟然是碎冰府!

只见五六十名胸口都有着碎冰图案的武者,统一着装,正不急不缓地逼近过来。

那些人刻意的放轻了步伐,也不大声交流,显然是准备来个突然袭击,趁峡谷内众人熟睡时痛下杀手。

为首的一人,面容枯槁,眼神阴冷,似乎为碎冰府的长老,绝对是开元境中期的修为!

秦烈只看了数秒钟,便背脊发寒,赶紧悄悄从树上落下。

他小心翼翼的往峡谷而去,生怕弄出一点声音来,等到和对方拉开一大段距离后,才敢放开步伐快速飞掠。。

……

……本章完结,下一章“ 迫在眉睫”↓↓↓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