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灵域 [目录] > 第42章: 贴心

《灵域》

第42章 贴心

逆苍天_qd22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大小姐,你在哪儿呢?让你等我一下的,跑什么地方了?”

凌颖一边轻呼着,一边窸窸窣窣穿着衣衫,明眸疑惑地东张西望,喃喃低语道:“奇怪了,刚刚明明就在这一块儿,怎么忽然就不见了?”

这般说着,她那娇小玲珑的身姿上,已经覆盖上一件淡蓝色纱裙,她则是不住地摇晃着小脑袋,四处找寻着凌语诗的身影。

需要两人合抱的大树后,为了防止被她瞧见的秦烈和凌语诗两人,不得不身子贴在一块儿……

凌语诗的动人身躯,此刻只套着单薄丝绸内依,她长发湿漉漉地滴着水,将内依完全打湿,使得薄薄衣衫紧紧黏住曼妙酮体,这种若隐若现的诱惑,比一丝不挂还要令人血脉喷张。

秦烈一动不敢动,身子变得无比僵硬,呼吸渐渐粗重起来。

那具诱惑无限的tóng体,和他这般紧密无间地紧贴着,嗅着那如兰幽香,他能感受到佳人肌肤的滑腻,能体味到那酥xiōng的丰盈弹性,能听到对方同样加快的心跳声……

“嘭嘭!嘭嘭!”

在凌颖的低声呼喊中,两人心跳加速,都能感受到对方体温渐渐身高,能听到彼此渐渐粗重的呼吸声。

旖旎惊险的气氛中,两人都无法思考,大脑一片空白,只是紧紧靠着,甚至快要忘记了凌颖的存在。

不知过了多久,凌颖的喊声消失,两人依然保持着那个姿势不变,呼吸声越来越重。

秦烈觉得有一团熊熊烈火在体内焚烧,烧得他意识模糊,只想要紧紧将那具曼妙酮体拥紧,似乎这样能稍稍减缓体内的火热。

他下意识地这么去做了……

他那僵硬的两手,陡然用力,猛地将凌语诗搂紧,越来越用力!

感受着佳人丰盈酥xiōng地变形,他体内火热不但没有减退,反而愈发汹涌起来,烧得他简直想将凌语诗给按进自己身体!

只有十五岁的他,日复一日地修炼着,只顾着灵力地积累和境界地提升,从未经历过如此阵仗,对一切都懵懂陌生,不知如何来释放内心燥热。

他的动作,只是出于身体的本能反应……

“唔……你弄疼我了。”

凌语诗呼吸越来越困难,被秦烈勒的越来越紧,她生出一种下一秒就会窒息的感觉,赶紧轻呼一声,用力将秦烈推开来。

两人终于分开。

“我……我一直在这里修炼,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过来的,我不是故意的……真的!真的不是故意……”

一分开,秦烈忽然反应过来,心底暗急,结结巴巴地解释起来,神态有些紧张。

凌语诗羞红着脸,美眸泛着流盼妩媚的波光,她微微咬着下唇,轻哼了一声,斥道:“偷看不是故意的么?忽然抱紧了人家……又怎么说?”

秦烈语塞了,尴尬地站在那里,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凌语诗忽然抬头,千娇百媚地白了他一眼,低低一笑:“傻样子……”

话罢,也不等秦烈解释清楚了,她抬起笔直美腿,摇曳生姿地往族人休憩的方向行去,从她那婀娜欢快的步伐来看,她似乎……并没有真正生气。

秦烈看着她姿态优美地渐行渐远,脑子还回想着先前的美妙滋味,一时间忽然觉得继续修炼下去有点索然无味。

他就这么坐了下来,抬头看着皎洁无暇的明月,心乱如麻,怎么也不能平静下来。

接下来的两天,秦烈和凌语诗见面的时候,都有点不敢去看对方的眼睛,好像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担心被人瞧出点什么迹象来。

在凌家族人面前,凌语诗还是那个体恤下属的大小姐,在途中歇息的时候,她会和众人谈论这趟的收获,交流修炼的心得。

秦烈则是和以前一样,一般不主动参与凌家族人的谈话,就算是休息的时候,他大多都是木然坐着,眼睛时常还会显得空洞无神,如灵魂出窍一般……

通过凌语诗的解释,大家知道秦烈这是修炼一种功诀导致的,也渐渐习惯了,每次见到他眼睛空洞的时候,还都会露出敬意。

对秦烈的刻苦修炼,他们非常认同,而且之后他们都渐渐减少讲话的时间,一看到秦烈眼睛空洞了,他们都会默默停止交谈,也会各自寻找合适的地方凝炼灵力,淬炼自己的身体和筋脉。

——秦烈的苦修,令他们感受到了压力,也间接鼓舞激励了他们。

“再有两天就要到家了!”这天傍晚,大家围在一起吃着干肉,喝着美酒,凌霄脸色兴奋,哈哈笑道:“这趟碎冰府损失惨重,我们也算是立下了功劳,还得到了很多战利品,真是堪称完美啊!”

“也不知道冯逸死了没,那家伙没死早晚都是个祸害,他要活着,将来我必当亲手杀他!”凌鑫冷哼道。

这趟出来的凌家族人,只有凌洋没有能活着回来,死在了冯家人手中。凌洋是他的表弟,这让凌鑫对冯家恨到骨子里了。

“冯家离星云阁较近,而我们凌家和高家,都离星云阁比较远,从寒雾山转道又将行程拉长了……冯逸如果没有死的话,从天狼山的方向回冯家,要比我们快很多,他要想捣鬼,可以提前向星云阁抹黑我们。”凌峰沉着脸。

“抹黑我们?”凌霄一愣,“有刘延在,他怎么能抹黑我们?更何况还有高家能作证,他冯家还能翻了天不成?”

“他要抹黑我们,说不定会将刘延、高家也都带上,这么做当然隐瞒不了太久,但我觉得很有可能……”凌峰说道。

“怎么说?”凌鑫也好奇起来。

“冯家要争取时间,趁着星云阁怀疑凌家、高家的时候,尽快将族内力量转移到碎冰府。经过这件事,冯家肯定要脱离星云阁了,之前冯家最先离开过一人,那人应该会将消息告诉冯家家主,他们会做两手准备的。”凌语诗也皱眉插话。

“大小姐说的不错。”凌峰点了点头,“冯家将消息告诉碎冰府后,就应该着手准备了,他们肯定要全部迁移到碎冰府的领地,不可能等星云阁过来灭掉他们。在刘延没有回到星云阁,没有交代清楚事情前,冯家家主会做很多准备的……”

“怕什么?反正总会水落石出的,后面的事情,就让星云阁去头疼好了。”凌鑫说道。

“在星云阁,有人一直都在愁抓不到凌家的把柄,他说不定会借机生事,不等真相大白就来找我们的麻烦。”凌峰叹了一口气,看了看旁边的凌语诗,神色有点担忧。

他这么一说,凌语诗俏脸也沉了下来,一想起杜海天此人,想起杜娇兰母子,她就恨意涌出,知道凌峰的担心不是不可能发生,早就想着对付凌家的杜海天,如果抓到把柄岂会不善加利用?

“从明天起,大家加快速度,要尽早返回凌家镇!”想了一会儿,凌语诗忽然娇喝道。

众人一想起杜海天的存在,也都心情沉重,全部默默点头表示理解。

“秦烈又在修炼了,真是怪物啊!”凌霄忽然轻喝一声。

大家都看向秦烈,发现秦烈又是一副灵魂出窍的模样后,众人都觉得压力很大,匆匆结束谈话后,各自寻找地方修炼。

只有凌语诗留在原地,似乎没有发现众人的离开,还坐着那怔怔出神,好像想起了什么伤心的事情,她那清丽的脸上流露出淡淡哀伤凄然之意……

“你怎么了?”

秦烈从无法无念中挣脱出来,眼见周边无人,只剩她一人还在,看着她泛红湿润的眼睛,忽然觉得有点心疼,忍不住轻声问话。

“没什么。”凌语诗擦了擦眼角泪花,对着他勉强一笑,轻声幽幽道:“只是想起了我娘……”

秦烈露出征询的目光。

“我母亲是被杜海天害死的。”凌语诗垂下头,情绪低落道:“那一年我才十岁,星云阁当时和碎冰府闹的很厉害,比现在的冲突还要大。当时星云阁对我们凌家下达了一个命令,让凌家去毁掉碎冰府的灵药园,还说那灵药园内没有碎冰府的高手驻扎……”

话到这里,她又露出一副潸然欲泣的凄然模样,“然后我爹和我娘,就带着一些族人过去了,到达后发现那灵药园内,竟有一名开元境中期的武者坐镇,那时候我爹还只是开元境初期,结果过去的族人死了一大半,我娘……也没有能回来。”

她抬起头,明眸带着刻骨恨意,咬牙道:“后来我们才知道,那个命令是杜海天找人下达的,而且他还刻意让传达命令者隐瞒了灵药园的真实情况!”

秦烈沉默了一会儿,低喝道:“好好活下去,将来为你娘报仇雪恨,你一定能做到!”

这番安慰凌语诗的话说完,他不知道为何,忽然觉得心口隐隐作痛,脸色一白,秦烈按着心口,眼中浮现痛苦挣扎之色。

“秦烈,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凌语诗脸上还挂着泪痕,他被秦烈的样子吓到了,急忙过来扶住他,紧张地问道。

“没事,我没事。”秦烈脸色涨的通红,喘着气摇头,他慢慢深呼吸,好一会儿才稳定下来,然后又吸了一口气,道:“不知道为什么,听你说起你母亲的遭遇,我觉得很不好受,有种心要撕裂的痛感。”

“秦烈,谢谢你,真的谢谢你!”凌语诗听他这么一说,感动的热泪盈眶,竟一下子扑进他怀里,紧紧地抱紧他,激动说道:“谢谢你能这么安慰我,我觉得好过了一些。”

秦烈身体略有些僵硬,任由她用力抱着自己,这次却并没有心猿意马,脸色沉静异常。

刚刚那一番话,他不是要安慰凌语诗,而是他内心最真实最深刻的感受,就连这一刻,他心口依然还在隐隐作痛。

“母亲,父亲,我已经记不得你们了,我不知道曾经发生过什么,但我因为想起了你们……而痛彻心扉。”秦烈抱着凌语诗,默默地想着,不觉间竟也眼眶微湿。

……

……本章完结,下一章“ 回山”↓↓↓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