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灵域 [目录] > 第43章: 回山

《灵域》

第43章 回山

逆苍天_qd22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八天后,秦烈和凌语诗等人终于到达药山,看着药山上一个个熟悉的洞穴口,众人都神情欣然。

“总算是到家了。”凌霄呵呵笑着,摸了摸身上鼓胀的布袋,眼睛闪亮道:“虽然离开凌家镇还不到一个月时间,但这次实在太惊险了,竟让我有种过了很久的感觉。好在……我们渡过了劫难,并且收获颇丰,哈哈!”

“在冯家、碎冰府阴险算计下,和疯狂地追杀中,我们能存活下来的确算是奇迹了。”凌峰深深看了一眼秦烈,笑着说道:“而且我们还得到不少灵石灵材,并且为星云阁立下功劳,嗯,这一连串的遭遇说起来当真惊心动魄。”

大家都顺势看向秦烈。

所有人心中都雪亮,如果没有秦烈数次的惊艳表现,这趟凌家众人必将万劫不复,男人都会被斩杀,凌语诗和凌颖的境况更会极其的悲惨,可能活着比死去都要难受。

就算刘延和高宇众人,也将难逃一死,会和他们一起全军覆灭。

“秦烈,以后你来往凌家镇的时候,难道还要装疯卖傻么?”凌语诗抿着嘴,笑盈盈地说道。

就要到凌家镇了,她昨夜就换下了武者服,穿上了一套淡绿色长裙,长裙上修满碎花,裙角吊坠着蓝水晶,衬托她素雅清丽,她那美丽的眸子转动间也是流光溢彩,让她看起来光艳照人。

这趟凌家不但收获了诸多灵石灵材,还为星云阁立下功劳,并且赢得了刘延的好感,就连那件困扰了她许久的烦心事,也彻底消除了。

——她的未婚夫不但一点不傻,而且还极为出众不凡,处处维护着她。

少了种种烦恼,又多了种种喜悦,这令她心情极佳,俏脸上始终带着浅浅笑容,让她容光焕发。

这几天,大家都瞧出凌语诗和秦烈之间关系愈发亲近,听到她调侃秦烈的话,都呵呵笑了起来,也都看向秦烈。

“我那不是装疯卖傻,只是一种修炼状态,以后也可能会这样,别大惊小怪的。”秦烈苦笑,无奈地解释:“所以以后在凌家镇的时候,你们看到我那种状况不用奇怪,嗯,我是在那种境界下修炼,就是这样。”

“不奇怪,不奇怪,嘿嘿,你小子以后做出什么事情我都不会奇怪了。”凌霄大笑,“你连刘延凡级五品的灵器都能修复,比你爷爷当年还要厉害了,你说我们以后还能奇怪什么?奇怪的事情太多了,也就不奇怪了……”

他这么一说,大家都失声笑了起来,连说秦烈身上奇怪的事情太多太多,倒是让他们渐渐习惯了。

“算了,不和你们多说了,我去一趟药山,先把火晶石放下来,一会儿去镇上吃口正常的热饭。你们先走吧,不用等我,我一会儿就过来了。”秦烈淡然笑着说。

“我和你一起回去。”凌语诗笑容恬静,自然而然地说道:“都离开快一个月了,也不急在一时,你去吧,我等你一会儿。”

“我们也不着急,就在这里等你一会儿。”凌霄很讲义气地说道。

凌鑫则是瞪了他一眼,“笨蛋,大小姐是想和秦烈单独相处一会儿,你这家伙真是蠢!”

此言一出,大家都反应过来,皆是嘿嘿低笑,眼神调笑地瞄向两人。

凌语诗略有些羞恼,脸蛋微红,斥道:“就你废话多,什么时候都一样!”

凌鑫也不生气,挠头讪讪傻笑两声,“大小姐恕罪,是我的错,我声音太高了……”

秦烈哑然,心里却觉得微暖。

他不记得十年前的记忆,这五年又是一人孤独修炼,和同龄人几乎没有过接触,这让他有时候会显得有些孤僻。

然而,和凌家人这些天的相处,却让他觉得心里很安逸很温暖,尤其是凌语诗……

“那我先去药山了。”微笑着,他冲众人点了点头,往药山方向行去。

在他离开后,凌鑫众人都很识相,立即主动表态要先回凌家,只有那凌颖撅着嘴,有些不情不愿,好像也想留下来一起等候秦烈。

“你这丫头,人家都订婚了,你还搀和什么呀?”凌霄拽着她,小声提醒道。

“只是订婚罢了,又没真正结婚,真是的,算了,我跟你们走好了……”凌颖小声嘀咕了一句。

凌语诗将一切看在眼里,没有和凌颖多说什么,沉吟了一会儿,她对众人说道:“秦烈这五年来都在艰苦修炼,是我……打搅了他的平静生活,让他牵涉到了凌家的琐事上。”

停顿了一下,她皱眉继续道:“凌家那些乱七八糟的破事,本就不应该加诸到他身上,那些都和他无关。所以,等返回镇上以后,关于他的事情……大家不要多说什么,他想平平静静地修炼,我们就尽量让他平静下去。”

“嗯,我们明白,凌家虽然有一堆的烂事,可那些都是我们的事情,的确不应该强加在他的身上。”凌峰点了点头,正色的叮嘱众人:“一会儿回到凌家镇,秦烈的事情不要说什么,不然让其余人知道秦烈的神奇之处,他们必当会纠缠秦烈,这肯定会影响他的修炼。”

大家纷纷表示明白,各个保证不会多嘴,不会多提秦烈的那些事情。

旋即,在凌峰地催促下,众人结伴返回凌家镇。

凌语诗婷婷站着,一人在药山的山脚下等候,她忽然回想起前段时间秦烈遇袭,她背着秦烈回凌家镇的那段经历,当时她还扣紧着秦烈的大腿。

而秦烈,则是趴在她后背,紧紧贴着她的背臀……

想着想着,她不由地脸颊发烫,忽然生出一个疑问出来:那时候,那家伙是不是醒着?

这般想着的时候,她眼眸碧波荡漾,脸上流露出一种妩媚动人的风情。

药山矿洞内,秦烈才入洞口,脸色便忽然一沉。

山洞内部错综复杂的石道,是他在修炼的时候,由他爷爷一天天亲手构建而成,条条交错石道形成奇阵,能阻挡外人的涉入,能让他可以始终安静的修炼,有一个可以真正释放自己的私密小空间。

前段时间,凌承业在杜娇兰的步步紧逼下,不得不暴露出山洞的玄妙,导致凌家族人对药山内部的探索趋之若鹜。

可惜凌家镇的武者,没有一人精研阵法奥妙,勒不破玄奇,渐渐都主动放弃。

然而,如今在矿洞洞口,却明显有着阵法被破坏的痕迹,其中几个石道的交织贯通部位,竟然还被块块大石头堵住封锁,让石道内风的流向都改变了,而且还有几个位置被打通了新的石道,似乎在破解着原来的阵法。

——凌家绝不会有人懂这些。

会是谁?

秦烈深深皱着眉头,心底一紧,赶紧按照原来的步骤深入洞穴内部,想看看最深处山洞有没有人闯入。

那里,是他的私密空间,是天雷殛前期淬炼的关键区域,也是他心灵的一片小小净土。

他不允许任何外人闯入!

很快地,他来到洞穴内,发现一切如常,从途中的痕迹来看,破解阵法者应该也未能深入进来。

“还好,那人应该暂时没有办法破开阵法,估计还在想办法当中。”进来后,秦烈将火晶石妥善放好,摸着下巴想了一会儿,眼神渐渐冷了下来,“不是凌家镇的人,会是谁?这个人到底想干什么?真以为洞穴内有奇宝不成?”

由于知道凌语诗在外面等候,他并没有在山洞逗留多久,很快就又出去了。

果然,一出山洞他就看到凌语诗俏生生站着,还在原地等待着他。

也不知道想些什么心思,凌语诗脸颊绯红,美眸流光溢彩的,别有一番妩媚迷人的韵味,和她往常的清丽脱俗不太一样,也给了秦烈一种不同的观感。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秦烈不声不响来到她身后,忽然轻喝一声。

凌语诗娇躯猛然一颤,明显被吓了一跳,待到发现来人是他,又露出笑颜,促狭地看向他,意有所指地笑着说:“在想我当时背着某人回去的时候,某人是不是正醒着?”

秦烈一不留神,脸皮子一抖,就在他想极力否认的时候,凌语诗已经敏锐觉察出来,娇喝道:“果然是这样!我就知道,你这家伙简直坏透了!”

秦烈讪讪干笑着,也不解释了,不管她怎么说。

凌语诗倒是并没有追击下去,“噗哧”一笑后,白了他一眼,道“看在你订婚的时候,握紧我的手,帮我分担压力的份上,我就原谅你了。”

当时,她忍受着族人的嘲讽和讥笑,忍受着杜家人刻薄的言语,在最最凄然无助的时候,是秦烈紧紧握住了她的手……

她心情激荡之下,不自禁地用力,指甲都刺破了秦烈的掌心,秦烈都未曾吭声。

经过了天狼山一行,以她的蕙质兰心,自然能猜出秦烈当时是清醒的,也是如此,每每想起当时,她心中就溢满了感动。

单单那一件事,就能让她原谅秦烈的一切过错,更何况在她内心深处,也并不是真正介意秦烈的一些小坏心思……

“药山内部石道的阵法,正在被人给破解着,对方应该不是凌家镇的人,你猜会是谁?”为了避免尴尬转移话题,秦烈提起刚刚的发现,简单说明情况,说道:“那人懂得阵法,应该是个炼器师,不过等阶似乎不高,花费了很长时间也没有能真正破开来。”

“不用猜了,肯定是杜娇兰搞的鬼,应该是她将药山的情况告诉了杜海天,由杜海天安排人过来破解的。”凌语诗很果断地说道,“她想染指药山很久了,一直都在筹谋取代我爹,接替凌家的家主一位,药山内部的奇妙对她而言是个突破口,她自然会上心。”

秦烈默默听着,眉头渐渐皱起来,脸色也沉了下来。

药山内部的奇阵,是他爷爷亲手为他布置,就算是真要破坏毁掉,也只能由他下手,不允许外人干涉!

那山洞,更是他心灵上的一小片净土,是他唯一的私密空间,连凌语诗他都没有带其进入,岂容外人涉足!

……

……本章完结,下一章“ 重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