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灵域 [目录] > 第44章: 重压

《灵域》

第44章 重压

逆苍天_qd22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秦烈、凌语诗肩并肩行在山间小道,一路交谈着,不急不缓地走向凌家镇。

初入凌家镇镇口,两人就听到杜娇兰刺耳地叫骂声,声音来自于凌家家主居住的庭院方向。

凌语诗俏脸一变,对秦烈说道:“你先回去休息吧,我要过去看看怎么一回事。”话罢,她急匆匆就往主家赶去。

凌承业一家住在凌家镇中央,就在演武场旁边,那也是凌家祠堂的位置,那片宅子历来都是归属于家主的。

此刻,从那一块方向传来非常激烈的争吵声,远远望去有很多凌家族人聚集着看热闹。

秦烈愣了一下,想了想,心神微动,让眼神空洞下来,也漠然朝着那一块走去。

不多时,他便来到争吵发生之地——演武场后面的凌家大院。

他一过来就发现凌峰、凌鑫一众人也先一步到来,都站在凌承业那一块,凌语诗神色焦急赶来后,也来到她父亲身旁,正低声询问她妹妹凌萱萱,要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此刻,杜娇兰带着杜岐山、杜恒和杜海天安排过来一众武者,正对凌承业兴师问罪,指着凌萱萱刻毒辱骂着。

杜家人身旁,她小儿子杜飞躺在担架中,脸色苍白如纸,一副重伤垂危的模样。

凌承业的脸上,有着几道抓痕,似乎是被杜娇兰撒泼给抓伤的。

凌家的三名族老凌康安、凌祥、凌博三人也齐齐到场,都是神色沉重,正在两边劝说着。

院子周边,聚集了不少凌家族人,都指着杜家母子等人指责,神色激愤。

秦烈在人群不起眼的角落,默默听了一会儿,渐渐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两天前的一个夜里,杜飞色yù熏天的趁凌萱萱睡着时下迷烟,想要对凌萱萱欲图不轨,却被凌萱萱及时发现,只有炼体六重天的杜飞,被凌萱萱打成重伤,胸口肋骨都断了好几根,就连命根子都被狠狠踹了一脚,有废掉的可能性……

事情发生后,杜娇兰勃然大怒,指责凌萱萱污蔑她儿子,故意对她儿子痛下毒手。

她当夜就和凌承业差点打了起来,凌承业听说杜飞要对凌萱萱图谋不轨,也怒火冲天,和杜娇兰闹的不可开交,后来在三名凌家族老的劝说下,两人才互相怒骂着偃旗息鼓。

杜娇兰回去后,检查杜飞伤势,发现他伤势逐渐严重后,又反复过来纠缠大闹。

算上今天在内,这已经是第四回了……

“凌承业!你们欺负我们孤儿寡母,当我们无人是吧?好!你们给我等着,我娘家人很快就会过来!”杜娇兰张牙舞爪,如一头母狮般吼叫着,“我堂哥下午就到,我倒要看看到时候你凌承业还怎么耀武扬威?你那小贱婢恶意中伤我儿子,将我儿子打成那样,此事我绝不会善罢甘休!”

“你才是贱婢!你们杜家全家都是贱狗贱货!”凌萱萱眼睛通红,毫不示弱地对骂,咬牙切齿的模样如一头小母虎。

“你儿子活该!”凌语诗问清来龙去脉后,也是俏脸冰寒,美眸瞪着杜娇兰,喝道:“杜飞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没有杀死他都算是客气了,萱萱怎么说也是他妹妹,他这么做简直畜生都不如!”

“嗯,简直就是畜生啊!”

“活该啊,这真是造孽啊,没打死都算是轻的了!”

“就是就是!”

“……”

周边的凌家族人,一个个义愤填膺,纷纷附和道。

“好!很好!你们凌家人欺负我们外来的是吧?”杜娇兰肺都要气炸了,眼睛泛出幽幽毒光,“你们给我等着,等我堂哥从星云阁过来,我看你们一个个还能不能这么硬气!我要不给我儿子讨回公道来,我杜娇兰就离开凌家镇,再也不回来!”

一听到她提起杜海天,之前叫嚣得厉害的很多凌家族人,忽然间都沉默下来。

杜海天是星云阁五大长老之一,开元境中期修为,据说很快就能突破到开元境后期了,他本身实力都要强过凌承业,麾下还有三名开元境初期的武者,而且杜海天还是星云阁另外一个副阁主柳云涛的心腹,深得柳云涛的器重。

杜海天个人手中的实力,就比凌家要强上一筹,而且他本人还代表着星云阁,如果他真的过来,凌家……真的很难应付。

“怎么?不吭声了?不敢叫了?”一见提起杜海天的名头,很多凌家族人纷纷沉默,杜娇兰就傲然起来,冷笑道:“你们都给我听好了,这次我儿子的事情,我一定要讨回公道,定要让那小贱婢付出代价!”她眼睛阴冷如毒蛇的信子,森然盯着凌萱萱。

被她那阴森冷厉目光看着,凌萱萱觉得心底发寒,娇躯禁不住微微一颤,胆怯地小声道:“姐姐,我是不是做错了,给爹爹和家族惹了大麻烦?”

停了一下,她又潸然欲泣地说道:“是杜飞那禽兽疯了!我,我真的忍不了他啊!”

“没事,别怕,你没做错什么,是他活该!”凌语诗握紧她的手,轻声宽慰,“这趟我们在天狼山为星云阁立下了功劳,咱们不见得就怕他杜海天,你别太担心了,换了姐姐我,也会忍不了下重手,你不用太自责。”

经过她这么一番劝慰,凌萱萱明显宽心很多,娇憨的小脸上,少了一些愧疚忧烦。

秦烈在人群一角,默默观察了一会儿,发现凌承业和凌承志两兄弟一听说杜海天下午就过来,明显脸色微变。

看样子,两兄弟表面上硬气,可实质上对杜海天还是极其忌惮的。

连他俩都这样,更何况那些凌家族人?

包括三位族老在内的凌家族人,此刻都是眉头深锁,很多叫的凶的人也都噤声了,仿佛杜海天的存在,就是一座山川压在他们胸口,让他们心情沉重之极,压的他们喘不过气来。

反观杜娇兰等人,有了靠山能依仗,一个个变得傲气凌人,一扫先前的颓势。

星云阁只是青石级势力,但对凌家这种依附者而言,却是高高在上的存在,杜海天仅仅只是星云阁的一名长老,就能压的凌家所有人这般沉重……

这让秦烈心生讶然,也对灵域不同等阶势力间严酷森冷的等阶,有了新一轮的认知。

“我们就在这里等着,等着你们舅舅过来,算算时辰他们也快要到了,到时候咱们和凌家好好算账!”杜娇兰和杜家那几人寻了一处位置,就这么坐了下来,摆明了要准备大动干戈了。

很多凌家族人,此刻都是心情沉重,看向杜家母子的目光都谨慎不安。

凌承业深深皱着眉头,对凌承志打了个眼色,唤凌语诗和凌峰等人回了院子内的厅堂,然后问话道:“你们天狼山一行怎么样?”

凌峰、凌鑫、凌霄一众人,一回来就被这场喧闹吸引,都聚集在此地,还没来得及禀报。

此刻都被传唤到厅堂,听闻家主的问话,皆是神情激动。

“惊险刺激极了!”凌霄率先答话,“家主你不知道,这趟我们可谓是九死一生,当真是凶险重重,都是因为秦烈……”

“秦烈?”

“秦烈?”

“秦烈?”

凌承业、凌承志和凌萱萱三人,都是明显错愕,一起怪异看向了凌霄。

“秦烈也去了?他怎么过去的?”凌承业深深看向凌语诗,“难怪最近都没见着他的人,原来他和你们一起去了天狼山,到底怎么一回事?”

“那傻子是不是成了你们的累赘?他跟过去干什么呀?有没有耽误你们的任务?”凌萱萱听凌霄说“都是因为秦烈”还以为秦烈的存在,让他们出现了诸多麻烦,拧着眉头哼道:“你们也真是,去执行星云阁的任务,竟然带着一个傻子,你们疯了不成?”

此话一出,她发现凌语诗、凌峰、凌鑫、凌霄等所有人的目光,都渐渐不太对劲了……

尤其是凌鑫、凌霄两人,看向她的时候都是脸色一冷,明显非常不悦,似乎对她的那番话极为不满!

这让凌萱萱猛然怔住了。

“发生了什么?这些人……怎么一回事?”她心中觉得莫名其妙。

“要不是二小姐口中的那个傻子在,我们所有人都将惨死,大小姐和凌颖还可能遭遇比死还要可怕的事情!哼!”凌鑫突然冷哼一声。

凌霄也是讥讽起来,“如果没有秦烈在,我们现在都是死人了……”

“小妹,以后你要收敛起你的成见,秦烈……是我们所有人的救命恩人。”凌语诗轻叹一声,也呵斥了一句,“没有弄清事实前,不要胡乱猜测。”

凌萱萱没料到随意的一句话,竟然惹来所有人地怒视和讥讽指责,这让她小脸僵在那儿,一会儿青,一会儿白,难堪之极。

“究竟怎么一回事?凌峰,你来说说!”凌承业喝道,眼睛微亮,显得极为好奇。

“是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才让你们对他的态度完全改观?”凌承志也急急询问。

“家主!家主!星云阁来人到了!”就在此时,外面传来凌家族人的惊叫声,语气明显有点惶恐:“除了杜海天杜长老以外,还有专门负责刑堂的叶阳秋长老,他俩还都带着麾下的堂主!大事不妙啊!”

本来还在追问秦烈情况的凌家兄弟,闻言都是神情剧变,忽视一眼后,都看出了对方的惊惧不安。

只是杜海天一个人,已经足以让凌家头疼不已了,再加上刑堂的叶阳秋……两兄弟已经有些头皮发麻了。

“叶阳秋为什么回来?没听说他和杜海天交好啊?刑堂长老叶阳秋,一旦出现在附庸势力,往往都伴随着最严酷的惩罚啊!我凌家究竟做错了什么?竟然引得他叶阳秋要大驾光临?!”凌承业身躯微颤地喝道,满脸的激愤和恐慌。

“只是萱萱重伤杜飞一事,绝对不可能惊动叶阳秋!而且叶阳秋此人做事一向严明,在星云阁他除了阁主之外,对谁的账都不卖,就连两位副阁主康辉、柳云涛也不给面子,他绝不会为了这点破事亲临凌家!”凌承志也恐惧起来。

叶阳秋是星云阁的刑堂长老,他出现的地方,往往伴随着最酷厉的惩治,他的到来,让所有凌家人如坠地狱!

……

……本章完结,下一章“ 刑堂长老(求推荐票!!)”↓↓↓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