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灵域 [目录] > 第48章: 星云令

《灵域》

第48章 星云令

逆苍天_qd22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星云玉牌是当初屠泽交给他的,并且明确告诉过他,通过这块玉牌,他能直接进入星云阁核心成员行列。

而不用像凌萱萱、凌语诗那样,需要在二十岁前跨入开元境,才有资格跻身星云阁。

当时,屠泽还另外说过,等他以后到达星云阁,出示玉牌后,玉牌可能还要被收回。

——由此可见玉牌应该有点来历。

他和屠泽等人的那番经历,斩杀碎冰府的过程,确实是口说无凭,他能想到的唯一证据,也就只是这块玉牌了。

当然,他自己也不知道玉牌是不是有效,递给叶阳秋后,也是暗暗怀疑。

于是,他在仔细观察叶阳秋的反应……

叶阳秋一贯的冷厉漠然,混不在意接过那一块玉牌,凑上前皱眉一看,忽然间怔住了。

他拿着那一块玉牌,如身子僵直了,一动也不动,半响没有吭声。

凌家族人心情紧张,不安地看向叶阳秋,一个个屏住呼吸,希望秦烈能证明凌家无辜,能证明他和碎冰府没有牵扯。

凌承业、凌语诗、凌萱萱等人,视线全部聚集在叶阳秋的身上,同样心中忐忑。

“大人……”

叶阳秋麾下的一个堂主,见他迟迟没有反应,禁不住轻呼一声。

在大家惊疑不定的目光中,叶阳秋终于醒转过来,他又沉吟了一会儿,然后一言不发将玉牌对着杜海天扬起,让杜海天能看到玉牌的星云图案。

杜海天看了一眼,倏地悚然变色,尖叫道:“星云令?不可能!怎么可能会是星云令?!”

“星云令”三个字一出,所有来自于星云阁的武者全部惊住,一道道惊异之极的目光,纷纷凝聚到秦烈身上。

关于星云令的来历,所有星云阁的武者都心知肚明,知道星云令代表着什么。

星云令,乃是星云阁的老阁主屠世雄专门请人炼制的,一共也就两块,是他留给他两个儿子的。

屠世雄一手创建了星云阁,在二十多年前他就突破到万象境,从而成功入驻森罗殿。

当年他走出星云阁,加入森罗殿的时候,还只有大儿子屠漠,妻子也境界低微,无法和他一并跨入森罗殿,所以他只能让妻子和屠漠还留在星云阁。

之后多年,他都在为森罗殿出生入死,有很多次,森罗殿那边甚至传出他战死在“幽冥战场”的消息。

那时,屠漠还比较年幼,暂时无法执掌星云阁,使得阁主职位空置着。

又因为他在森罗殿频频传出战死消息,星云阁内部为了阁主职位滋生诸多凶险,差点危害到屠漠的性命。

后来屠世雄不但成功从“幽冥战场”活着出来,还被森罗殿册封为“统领”一职,他旋即重返星云阁,将图谋不轨者尽数诛杀,然后在星云阁待了一段时间,又和妻子生下了小儿子屠泽。

屠泽的降生,让屠世雄极为高兴,专门请森罗殿炼器师炼了两块星云令,分别给予他的两个儿子。

两块独一无二的星云令,满含着他对两个儿子的厚爱,令牌不但对修炼星云阁特殊功诀者有着增幅作用,还代表着他的权威,烙印着他在星云阁无以伦比的特殊地位,威慑着所有心怀异心的阁内武者。

时至今日,他的大儿子屠漠早已达到开元境后期境界,离突破万象境也近在咫尺,本身也早早坐稳了星云阁阁主之位,根本不再需要星云令的威慑了,这让星云令也渐渐只是成了一个星云阁主权者的身份象征。

星云令,只在屠漠、屠泽兄弟身上,也是两兄弟独有的象征,他们要差人去办什么事情,只要出示星云令即可。

由于如今屠漠已经是星云阁阁主,渐渐地,星云令又被称为阁主令牌……

“我仔细检查过,确定是星云令无疑!”叶阳秋不顾杜海天的惊叫,在凌家族人惊喜若狂的神情中,他对秦烈点了点头,冷冽的眼神也终于缓和下来,“这块星云令,是屠泽身上那块吧?他能将星云令借给你,足以证明你不可能和碎冰府有来往,看来你所言属实,那些灵丹应该是击杀碎冰府武者收刮而来。”

叶阳秋此言一出,所有凌家族人,都露出如释负重的表情,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秦烈心生惊异,没料到屠泽给予的玉牌,竟然如此好使,瞬间将叶阳秋的怀疑肃清。

——他到现在还不知道星云令究竟代表着什么。

“大人,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来。”叶阳秋手下的一个堂主,此刻眼睛一亮,忽然说道:“前段时间我去韩长老那一块,听韩长老说凌家有个叫凌烈的小辈,在极寒山脉从碎冰府严子骞的手中,救了他儿子韩枫一命,还得到了一千两百的贡献点。你也知道,韩枫一向和屠泽交好,他们经常一同外出狩猎……”

“大人,我也有点印象,好像听康智说过此事。”另外一人也表态。

叶阳秋微愣,旋即深深看向秦烈,眼中流露出一丝惊奇,“你就是那个凌烈吧?”

秦烈淡然笑了笑。

他身后的凌承志、凌萱萱两人,听闻此言,都是激动莫名,眼睛都忽然明亮起来,一瞬不移地看着秦烈的背影。

他们至今还记得,当时他们在星云阁被侍卫连番刁难,连星云阁的大门都无法跨入,凌萱萱甚至还被调戏了一番……

关键时刻,是“凌烈”这个名字帮助他们解脱了,康智因为“凌烈”而痛揍羞辱他们了的侍卫。

韩庆瑞长老,则是因为“凌烈”热情接纳了他们,还免除了凌家两年的供奉。

从星云阁返回后,一家人都在找寻这个“凌烈”,可惜只发现一个卧病在床多年的凌烈。

他们也曾怀疑过秦烈,不过很快就自己觉得可笑,只当星云阁那边弄错了,还患得患失过好一阵子。

如今,听着叶阳秋和星云阁武者的说法,看着那一块星云令,看着秦烈淡然的笑意,他们终于明白了过来——帮助凌家脱离困境的还是秦烈!

凌语诗、凌萱萱姐妹都是明眸生辉,这一刻两姐妹皆是暗暗激动,凌萱萱的眼眶都微微泛红……

反观杜家的杜海天、杜娇兰一众人,则是脸色灰暗,看着秦烈有种白日见鬼的惊惧感。

任凭他们如何精心算计,都想不到被他们鄙夷无视的傻子,居然会在关键时刻横空出世,不但将他们的诬陷给扫清,还和星云阁最权势滔天的屠家人扯上关系,一举扭转了凌家几欲灭亡的恶劣局面。

“至于天狼山那一块……”秦烈语气淡然平静,看着叶阳秋的眼睛,说道:“如果我们的话你不相信,就等上五六天时间,等刘延主动向你汇报。嗯,最多六天时间,刘延应该就会到达星云阁,高宇应该这时候已经返回高家了,你也可以让他为我们证明。”

“叶长老,还请给我们证明自己清白的时间!”凌语诗认真请求。

叶阳秋眯着眼,沉吟了一会儿,忽然道:“为凌家人松绑。”

所有凌家族人,因为他这句话放下心来,知道他此刻已经不再将凌家人当成叛徒看待,这态度的转变,对凌家可谓是至关重要!

“刚刚多有得罪,小兄弟包涵。”

“嗯,是我们太冒失了,不好意思啊。”

叶阳秋的那些麾下,帮助凌鑫、凌霄等人松绑的时候,都讪讪笑着,主动表明歉意。

从内心深处,他们已经相信秦烈的那番话,于是态度发生了巨大改变。

“如果你们所言属实,那么……冯家就是罪无可赦!”叶阳秋属下的一名堂主,脸色冰寒,道:“冯滨简直活腻了,竟然敢勾结碎冰府,还恶毒污蔑凌家,星云阁绝对不会放过他!”

“立即以信鹰联系阁内,告诉那边,只要刘延一回来,迅速向我禀明此事!”叶阳秋冷喝。

“明白。”那名武者听令,又赶紧吩咐下面,不多时,就见一头灰色影雕破空飞走。

“星云令你收好了。”叶阳秋将令牌重新交给秦烈,皱着眉头说道:“如果你所言属实,冯家是对你们凌家恨之入骨,所以才用这毒计陷害凌家,一方面希望我们判断错误,让凌家遭遇大难,令一方面也是趁机迁移离开,好进入碎冰府把持的地界重新落足修炼。”

“嗯,应该是这样。”秦烈默默点头。

“杜长老,此事你还有什么说法?”叶阳秋脸色阴冷,忽然看向杜海天,语气中有着想要兴师问罪的意思。

杜海天眼神阴晴不定,皱着眉头,淡淡说道:“这是刑堂的事务,我可没权利插手,叶长老自当会调查清楚。我过来,只是要带着堂妹和侄儿,顺便回一趟杜家罢了。”

他看向杜娇兰、杜恒、杜飞等人,说道:“看来凌家并不欢迎我们,你们就和我回娘家住一段时间吧,从杜家跨入星云阁这么久了,我也很少再回杜家了,这趟就陪着你们一起回家看看吧。”

杜娇兰等人沉默不吭声,在凌家族人冷漠鄙夷的目光中,和杜海天等人一道儿,灰溜溜地离开了凌家镇。

……

……本章完结,下一章“ 八重天(求推荐票)”↓↓↓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