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灵域 [目录] > 第54章: 离别

《灵域》

第54章 离别

逆苍天_qd22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走在山间小道上,听着凌峰的叙述,秦烈心中如被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涩辣各种滋味混合在了一块儿。

就在半年前,当凌语诗知道他手持星云令,能随时成为星云阁核心成员的时候,还患得患失了一阵子,为了不束缚着他,凌语诗忘乎所以的苦修,期望有朝一日能和他一起加入星云阁,能和他保持一致。

凌语诗曾说,不想被他甩的太远,希望能一直跟上他的脚步……

半年后,他还在凌家镇修炼着,凌语诗却迎来了绝世的契机,能直接跨过星云阁,一步踏入七煞谷这种黑铁级的强悍势力。

如此的世事无常,让秦烈觉得啼笑皆非,一时间也是心乱如麻。

“家主就在镇口等你……”凌峰忽然道。

秦烈讶然,旋即看到在凌家镇的镇口,凌承业颧骨深陷,脸色憔悴之极,看着天空发呆,时不时深深叹息一声。

在凌家镇东南方,原杜娇兰一家的庭院处,停着一辆白玉打造的华贵马车,那车厢雕刻着精美的花饰,镶嵌着宝石明珠,在阳光下闪烁着炫目的光芒,刺的秦烈眼睛都隐隐生痛。

四头用来拉车的金岩兽,身上都锁着银色锁链,威风凛凛地守着车厢旁边,暴躁的二阶灵兽,如今却是那么的温顺。

几名艳丽的女性武者,一个个神光内敛,明显都是境界高深,她们散落在马车旁边,都在低声谈笑着什么。

秦烈看向凌承业,又看向那马车的方向,微微皱起眉头。

“你终于出来了。”镇口的凌承业,终于看到他的身影,精神忽然一震,快步迎了上来。

远处,杜娇兰家庭院的那些娇艳的女性武者,留意到凌承业的动作,都是莞尔一笑,似乎觉得有趣,都是掩嘴轻笑交流。

她们偶尔会瞥一眼秦烈,可即便是笑着,她们看来的目光,也还是带着天然的倨傲……

——那是上位者俯瞰低等级武者一贯的姿态。

“凌叔。”秦烈走上前,轻叹一声,“你专门等我,到底想让我做些什么?”

凌承业忽然尴尬起来,讪讪的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他回头看了看马车的方向,想想明天就到了期限,终硬着头皮说道:“是凌叔对不起你……”

秦烈默然不言。

“可对小诗和萱萱而言,对整个凌家而言,这都是万载难逢的机遇,是我做梦都不敢想的机缘!”凌承业深吸一口气,叹道:“凌家,只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势力,必须依附星云阁苟延残喘。十年前,因为凌家的弱小,我失去了妻子,失去了很多一同长大的同伴。”

“因为凌家的弱小,我二弟屈辱而死,我又只能继续忍耐,我明知道是谁动的手脚,却只能佯装不知,还要忍受杜娇兰那贱妇的冷眼言语……”

他深深看向秦烈,神色痛苦,诚恳道:“凌叔对不住你,你不论如何唾弃我,凌叔都甘愿承受,绝对不会多言一句。但是,但是凌叔希望你,希望你能劝劝小诗,因为这个机遇不单单只是关乎凌家的未来,也关乎着小诗的一生成长,一旦错过了,小诗将来也会抱憾终身,凌家,也将因此悔恨不已……”

“秦烈,还请你劝劝小诗。”凌承志和凌康安这两人,也在听闻他回来的消息后,急匆匆赶来,一同央求他。

秦烈嘴角苦涩,看着三人焦急忧心的模样,听着他们的哀求,沉默好半响,才道:“为什么你们觉得我能劝说她?你们是她父亲,是她叔叔,是她的爷叔,你们不能,凭什么我能?”

“因为姐姐爱你。”凌萱萱的声音,从三人身后幽幽传来,她眼睛闪烁着,抿着嘴,说道:“因为她不想和你解除婚约,她不想你伤心,因为她害怕她走出凌家镇以后,就会失去你……”

秦烈脑海轰然一震。

“秦烈,别听我爹爹他们的,姐姐如果走了,以后就很难再回凌家镇了。除非,除非你将来能强悍到进入七煞谷、森罗殿这种等阶的势力,不然你和我姐姐之间,恐怕就一点希望都没了。”

凌萱萱不顾凌承业等人的呵斥,倔强地说道:“我以前对你有些误会,但你解救了凌家好几次,明里暗里的帮助我们,我都记得呢。我不懂什么家族的大势,我只是觉得凌家应该知恩图报,应该遵守和秦山爷爷的约定,就是这样,我说完了……”

话罢,也不管凌承业、凌承志、凌康安的叫骂声,她扭头就走了。

秦烈则是因为她的一番话呆愣了很久很久。

“除非你将来能强悍到进入七煞谷、森罗殿这种等阶的势力,不然你和我姐姐之间,恐怕就一点希望都没了……”

“我如果不努力,会被你甩的越来越远,我只是想……只是想跟上你的脚步,我不要成为你的累赘……”

凌萱萱和凌语诗的话,在他脑海中反复回响着,让他久久出神。

“她在哪里?”许久后,秦烈忽然问道。

凌承业深锁着眉头,心情很是紧张不安,指向秦烈的石屋,说道:“这三天,她都将自己锁在你的石屋中……”

秦烈的心忽然揪紧了一下,旋即不等凌承业等人多问,快速往自己的石屋方向冲去。

“你猜那小子会如何决定?”

“谁知道呢?他应该很清楚,那丫头今日离开后,就一步登天飞黄腾达了,他若放手,就很可以永远的失去。”

“要是不放手呢?将来那丫头一旦后悔了,会不会天天悔恨埋怨他?”

“我很好奇他的决定。”

华贵的马车旁边,几名娇艳的女子远远看着秦烈的身影,轻声交谈着,一双双美丽的眼睛中,都流露出极其好奇的目光。

其中一个看起来只有二十岁出头的美丽女子,一身暗青色纱裙,依靠在白玉车厢的身姿极其高挑,她肌肤如霜,美丽的脸颊流露出玉石般的光泽……

她似乎对众人的谈话漠不关心,始终一声不吭,垂着头似在默然修炼。

然而,那几名三十岁左右的娇艳女子,对她却似乎极为在意,有一人忍不住询问道:“陆璃,你怎么看待此事?如果那小子肯放手,你就要多两个师妹了,你怎么想的?”

这些女子,只是阴煞谷的武者,并非鸠琉瑜的亲传弟子,身份地位要逊色陆璃一筹。

“我不想浪费精力胡乱猜测,只对最终的结果有兴趣。”陆璃睁开眼,美眸竟锋利如冰刃,语气冷漠地说道。

其余女子讪讪干笑,见她这么说了,都停下了议论。

……

另一端。

“咚咚咚。”秦烈轻轻叩门。

“说了谁都不想见!”凌语诗在屋内低喝。

“是我。”秦烈声音低沉道。

屋内沉默着,却传来了窸窸窣窣地整理衣衫声……

过了一会儿,房门从里面打开来,俏脸黯然的凌语诗侧过身子,幽幽看着他,待到他进来后,又将房门紧紧关闭,让追过来的凌承业等人什么都瞧不见。

屋内,两人相视默然,都觉得有一肚子的话要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我……”秦烈张口。

“如果是劝我的话,就不要说了,我不想听的。”凌语诗忽然截断。

秦烈低叹一声,沉默半响,突然道:“我来,不是因为凌家,不是因为你父亲、叔叔、爷叔的劝说,也不是为了你妹妹。只是为了你和我……”

凌语诗眼睛闪烁着,等候他继续说下去,心底泛起一丝好奇。

“你说,你想以后能帮助我,不想成为我的累赘,想能跟上我的脚步……”秦烈看着她,第一次主动拉住她的手,在凌语诗眼神凌乱之时,轻声继续说道:“我可以明确告诉你,如果你还留在凌家镇,你不可能跟上我的脚步。你只有离开,只有去了七煞谷,以后你才能跟上我……”

“不,不是这样的,我不想听。”凌语诗潸然欲泣,不住地摇头。

“去吧,走出凌家镇,进入七煞谷,为了你我将来的重聚而努力。”秦烈声音低沉,将他大半年来第一个成功炼制的灵板取出,塞入了凌语诗柔嫩掌心,道:“这灵板是我唯一的成功品,是我在炼器之路上踏出的第一步,为了它,我付出了太多的汗水和努力,今天……我把它送给你。”

凌语诗玉手微颤,用力咬紧下唇,美眸泪水闪闪。

“要想以后我们还有将来,你就必须离开凌家镇,只有七煞谷才能造就你!”秦烈喝道。

凌语诗娇躯巨震。

“去吧,走出去,告诉你父亲,告诉那什么鸠琉瑜,告诉他们你想通了,你要去七煞谷。”秦烈沉着脸,牵着她的手,将其硬拉出了石屋,旋即自己回屋将房门关闭,隔着一扇门,低吼道:“你就在七煞谷漂漂亮亮的等着我,等我将来去找你,我秦烈在此发誓!我一定会去!”

凌语诗站在门口,听着秦烈的嘶声低吼,热泪盈眶。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她父亲的期待下,她眼神麻木的动身,往那华贵马车的方向行去。

屋内,秦烈身子蜷曲着缩在门后,红了眼,咬着牙一声不吭。

另一边,眼见凌语诗走来,陆璃凌厉的眼睛流露出错愕之色,起身来到原先杜娇兰的厢房窗口,隔着窗户说道:“师傅,她想通了。”

“很好,你去找那小子,给他一粒齐元丹,让他从此忘了凌语诗。”房内,传来一个冷漠的老妪声音。

“知道了。”

陆璃答了一声,然后就往秦烈石屋方向走去,她和凌语诗错身而过的时候,身子微微一顿,扭头看了一眼脸色木然的凌语诗,这才重新跨步。

不多时,她来到秦烈的石屋门前,将一个精致的小药瓶从石门下的缝隙塞进来,旋即冷漠说道:“如果你能突破到开元境,齐元丹会在你从开元境初期,往开元境中期进阶的时候,为你大大提升成功的可能性,减少你暴体而亡的风险。”

她微微一顿,又道:“你的决定让我惊奇了一下,不过我还是要告诉你一声,从今以后她会是我师妹,不再是凌家镇的小丫头。她已经一步跨入全新的修炼天地,未来,她有更加宽阔的风景可看,和你不再是一个世界的人……希望齐元丹可以让你从此忘记她,不要再有非分之想,这对你们俩都好。”

话罢,她甚至懒得听秦烈的回话,起身就准备离开了。

“等等!”秦烈突然打开石门,将那齐元丹扔到她手心,俊秀的脸上阴寒如冰,冲陆璃说道:“你和你的师傅,还不配决定我和她之间的事情,你们没有这个资格!七煞谷么?有一天,我会过去找她,你会看到的!”

“有意思的家伙,好,那我就等你过来。”陆璃撇了撇唇角,傲然淡漠地笑了笑,又重新将齐元丹收起来,还低声自语了一句:“不识抬举……”这才走开。

……

……本章完结,下一章“ 冰岩城”↓↓↓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