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灵域 [目录] > 第61章: 烈酒

《灵域》

第61章 烈酒

逆苍天_qd22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李牧走进秦烈的小屋。

屋内,一块块废弃的灵板,乱七八糟放置着,很多灵板碎成小块,也有灵板焦黑如木炭,还释放出难闻的糊味。

“你这家伙……”李牧苦笑,道:“这里比当初你没来前还要脏乱啊,还说要给我打扫店铺,就是这样么?”

秦烈满脸尴尬,讪笑道:“忙起来,也就没顾上了,过了这阵子就好了。”

李牧点头,“嗯,当集中精神去做一件事情的时候,的确不会在意别的细枝末节。大凡能有点成就的炼器师,都有你这种怪癖,一旦开始……就会全情投入,从而忽略掉生活中别的事情,完全不被任何琐事影响。”

“李叔也懂炼器?”秦烈讶然。

摇了摇头,李牧淡然道:“我不懂炼器,不过认识一个炼器师,那家伙毛病很多,平日里有洁癖一般,什么都要收拾的干净整洁,每天要洗好几次澡。然而,一旦开始着手炼器,又会脏乱到令人发指的地步,可以不吃饭不洗澡几天几夜,只有停下来才能恢复正常。”

“那位前辈应该很是不凡。”秦烈肃然起敬。

李牧笑了笑,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你最近将自己关在屋内,废寝忘食的练习刻画灵阵图,毅力和专注程度不逊色那家伙,不过……这不一定就是绝对正确的方法。有时候,适当的放松,转移转移注意力,等真正平和从容下来再继续,可能会收到意料不到的效果。”

秦烈神情一正,认真道:“请李叔指教。”

“指教谈不上,我只是说说我那个朋友的一个习惯,希望对你能够有所启发。”李牧沉吟了一下,道:“我那个炼器师朋友,当淬炼一件灵器,刻画灵阵图遇到壁障,始终无法突破桎梏,反复尝试无果的情况下,通常会先彻底放下来一段时间。”

他看向秦烈,说道:“那家伙,会从炼器中走出来,会纵情声色,会痛饮烈酒,会找个女人来疯狂放纵自己,彻彻底底忘却炼器,忘记困扰他的难题。这般持续几天,他所有压力都能释放出来,所有疲惫都摆脱,紧绷着的神经也得以放松……”

“然后,他才会重新开始,继续未完的炼器,将注意力重新投入到困扰自己的难题上。往往,他都能突破桎梏,找到解决的办法,将炼器未完的难题给从容处理好。”

李牧微笑着,又道:“他这种方法极其有效,你可以尝试学习一下,说不定就有意外惊喜。”

“转移注意力,暂时将自己解脱出来,彻底忘记炼器,令心境平和,释放掉压力,然后再重新开始……”

秦烈默默思量着,眼睛渐渐亮了起来,隐隐觉得李牧的指点极为巧妙。

“多谢李叔。”他诚恳道谢。

摆摆手,李牧示意他不用这么见外,然后邀请道:“来院子里喝点小酒,一会儿有个朋友会过来,你也陪我说说话,随便聊聊。”

“好啊。”秦烈依言放下灵板,和他一并走出房间,来到小院内。

院子中央一棵葱郁的大树下,有石桌石凳,桌子上已经摆好了酒菜,酒香四溢。

李牧让秦烈坐下来,冲他举起酒碗,说道:“来,我们边喝边聊。”

“不用等他么?”秦烈愕然。

“无妨。”李牧淡然一笑,自己先喝了一碗,然后很享受的呼出酒气,道:“别客气,喝吧,这酒很好。”

秦烈依言灌了一口,旋即忽然大声咳了起来,脸色涨的通红。

他从未喝过如此烈的酒!

那一口酒入喉后,竟如熊熊燃烧着的火团,入腹后又如烧红的铁水,在他体内流动着,烫的他几欲惨叫出声。

“咳咳,咳咳,这酒,这酒好厉害!”

秦烈浑身滚烫,胃部都觉得火辣辣的疼,脸色赤红如血。

“第一次喝是这样,等慢慢习惯就好了。”李牧嘿嘿笑道:“你要是撑不住,嗯,可以兑点水喝,等肠胃习惯以后,再小口小口的慢慢来。”

“那就兑水吧……”秦烈毫不逞强,立即表示服软,转身就去找水了,过了一会儿就提了一大壶水来。

李牧哑然,然后就笑眯眯看着他,也不讲话。

秦烈将大水壶拧来了,就准备兑水了,忽然目露诧异,又愣在了那里。

腹部火辣辣的疼痛没了,一股温暖畅快的感觉,渐渐从体内传了出来,那醇厚浓烈的酒香,也如气流一样从喉管内逸出来,让他觉得回味无穷,难以言喻的美妙,这种饮酒的感受……他从未体会过。

一种晕晕乎乎,半醉半醒的奇妙感,也让他颇为享受。

“好,好酒啊……”

愣了好一会儿,他打了个酒嗝,放下来水壶,脸色赤红的又拿起酒碗,然后又小小的喝了一口,旋即闭着眼,默默感受酒入喉咙的火辣,在肠胃内的炙热,慢慢感受回味,脸上流露出一丝迷醉之色。

李牧微露诧异,好心提醒道:“这酒……的确烈了一点,第一次喝身体未必吃得消,你最好能兑点水,免得伤了身子。”

“没事,还行,我还能忍受。”秦烈有点醉眼惺忪道。

只是两小口而已,他竟然就有点醉,这比他在凌家镇喝十碗酒,醉意都要来的迅猛的多。

“那我也不多说了,你自己心中有数,量力而行就可以了。”李牧深深看向他,微微一笑,点头道:“小冰要过来了……”

在秦烈微愣之时,一头毛发通体雪白的大狼狗,从外面走了进来。

这头大狼狗一米多长,浑身毛发如绸缎般光滑,一双眼睛似乎通人性,闪烁着一种名为智慧的光芒……

它过来后,径直来到另外一个石凳上,如人一样蹲坐在凳子上,爪子抓起酒碗就猛灌。

一大碗烈酒,它迅速饮尽,然后眼睛流露出享受的色彩,还美美的打了个酒嗝。

秦烈看着忽然冒出来的大狼狗,暗暗惊奇,道:“李叔,这是?”

“就是我说的朋友了。”李牧笑了笑,然后欣然摸着大狼狗的雪白毛发,那大狼狗被他摸的似乎很舒服,眯着眼半蹲着,一动不动。

“秦烈啊,你要想成为一个真正的炼器师,单单练习刻画灵阵图是不行的。”李牧想了一下,说道:“固然,灵阵图是灵器真正的核心,也是最精髓的部分,是决定灵器等阶最最关键的因素。”

他看向秦烈,“但对一名真正的炼器师而言,还必须知道如何将各种灵材进行融合淬炼,要将其先变成‘器’,只有先有了‘器’,才能在‘器’上刻画灵阵图。你现在练习的是炼器的最后一步,然而之前的分解、混合、熔炼、沉淀材料成‘器’的步骤过程,你似乎并不熟悉?”

“是这样的。”秦烈脸色坦然,苦涩道:“我只是半吊子而已,还不算是一个炼器师,也没有人教导我如何熔炼材料成‘器’,我只是,只是知道几个灵阵图,所以只能先从这方面下手。”

“原来如此。”李牧沉吟了一下,道:“你应该去星云阁,主动申请调度到姚泰身边当助手,姚泰是星云阁的炼器师,他在灵阵图的造诣方面……虽然很一般,但对如何组合材料熔炼成‘器’还是有点心得的,你可以学习学习。”

秦烈神情微动,仔细一想,又问道:“炼器师只传授徒弟炼器的知识,有时候对徒弟都藏着掖着,那姚泰……能接受我?会告诉我熔炼材料成‘器’方面的经验吗?”

“呵呵,炼器师视若性命的只是核心灵阵图的刻画,一般对熔炼成‘器’部分不会太过谨慎,而且这一部分只要多看,多尝试,不需要对方的细致指导,也往往能逐渐掌握。每一个炼器师真正核心的机密,永远都只是灵阵图的刻画,这才是他们连徒弟都不会轻易传授的部分。”

李牧笑看着他,“而在这一块,你偏偏不需要向他学习,对吧?”

“他肯接受我么?”秦烈眼睛越来越亮,也被李牧说的动心了,“一般炼器师,性格都很孤僻高傲,很难相处,而且会有很多人抢着去做徒弟助手,我不知道那姚泰愿意不愿意收下来……”

“你去试试就知道了。”李叔笑的颇有意味。

“那好,我明天就去星云阁报道,看看能不能申请调度到姚泰身边。”秦烈借着酒劲豪气道。

“秦烈啊,外面的世界很大很大,而你才刚刚起步,年轻……真好。”李牧感叹一声。

“李叔,你了解外面的世界么?能给我说说吗?”秦烈悠然神往道。

“年轻的时候四处游历过,去过一些地方,遇见过一些人,知道一些事……”李牧点了点头,又喝了一口酒,他眼睛微红,声音低沉道:“就说我们脚下这块名为赤澜的大陆,如星云阁、碎冰府这般的青石级势力,至少有一百多个,更上一层如森罗殿、七煞谷的黑铁级势力,也有十几个之多。”

“然而再往上,赤铜级的势力,就仅仅只有两个了……那两个赤铜级的势力,雄霸我们脚下的赤澜大陆数百年,占据了最佳的修炼资源,拥有品质最高的矿山矿脉,它们统领着十几个如森罗殿、七煞谷般的黑铁级势力,执掌着这个大陆上的生灵万物,对低等级武者有着生杀予夺的全力。”

李牧停了一下,深深看向秦烈,淡然一笑,“在灵域,如赤澜一样的大陆还有许多许多,在赤澜大陆上,最顶级的势力,也不过只是赤铜级别。但在别的大陆上,却有白银级势力,甚至有黄金级势力!那些大陆……比赤澜大陆还要辽阔,还要繁华鼎盛,有着你做梦都想象不到的神奇之处!”

秦烈听的热血澎湃,如看到一幅幅波澜壮阔的画面,心神如飘向瑰丽的别大陆。

“李叔,你知道的那么多,那你不是去过很多地方啊?”秦烈敬佩道。

“是啊,是去过很多地方,颠簸流转了大半生,最终,最终还是……哎。”李牧一脸落寞,话还没说完,就喟然长叹,痛饮着碗中烈酒,默默追忆着什么。

……

ps:请收藏,请投推荐票支持谢谢

……本章完结,下一章“ 星云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