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灵域 [目录] > 第63章: 姚大师(求收藏)

《灵域》

第63章 姚大师(求收藏)

逆苍天_qd22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怎么了?”秦烈问道。

姚泰是星云阁培养的炼器师,也是唯一的炼器师,他借助于星云阁的资源炼器,炼出来的灵器放入藏器楼,供阁内武者以贡献点兑换。

平日里,星云阁武者手中的灵器,如果战斗中损坏了,也由姚泰进行修复。

这就是姚泰在星云阁的日常任务。

“秦烈,你可能想当然了,我知道炼器师身份地位极高,受人尊敬,所以很多人都希望成为炼器师。”韩庆瑞捋着胡须,皱着眉头,诚恳道:“不过要成为一个炼器师有多么艰难,你很难想象,这条路……会比你所想的艰辛太多了。”

秦烈默默点头,“我明白的。”

“姚大师是阁内的炼器师,他在星云阁二十几年了,也只能炼成凡级四品的灵器,嗯,他的等阶,也就是凡级四品的炼器师。”韩庆瑞思索着,道:“炼器的进阶,比武者境界困难很多,炼器的修习需要庞大的修炼材料支撑,需要千万次的淬炼研究,需要惊人的悟性,还需要……一个名师的指点,没有名师,没人传授灵阵图的刻画,单凭自己几乎不可能成为炼器师。”

“韩叔和姚大师还算是朋友,有些话不方便说,由我来说吧。”

小胖子康智主动承担解释的义务,他看向不远处一栋建筑物,示意秦烈那边就是姚大师的炼器之地,然后苦笑道:“姚大师以前也是武者,境界不是很高,呃,他现在境界也只是开元境初期而已。据说他也是鸿运滔天,在灵材商街无意中购买了一本经书,后来发现那经书最后几页上有几幅怪图,他摸索了很久,才意识到那是最基础的灵阵图,然后他就欣喜若狂,开始琢磨着炼器……”

“他自己收集了低等级的灵材,也不知道捣鼓了多久,炼制了一件凡级一品的灵器出来。然后他拿着那样灵器来了星云阁,找到当时的阁主,也就是屠泽大哥的父亲了,说他是炼器师,要星云阁聘请他。”

“当时屠大叔刚创建星云阁不久,也是豪气干云,就收下了他。姚大师那时候只能炼制凡级一品灵器,练习的材料并不珍贵,屠大叔就养着他,也希望他将来能有所成。”

“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屠大叔早就去了森罗殿,姚大师也从凡级一品炼器师,达到如今凡级四品的炼器师。”

话到这里,康智停顿了一下,苦笑道:“二十多年,才从凡级一品到四品,这个进阶速度……实在慢的离谱了。之所以这样,都是因为姚大师当年得到的灵阵图,只是最基础简单的那种。”

“前几年,屠大叔从森罗殿回来,也带了一名炼器师过来。那个炼器师看过姚大师持有的灵阵图,就明确表示姚大师如果仅仅凭借那几个基础灵阵图,终其一生也难以突破到高阶炼器师行列。”

“就是说,姚大师的成就,也仅仅如此,很难更进一步了。”韩枫插话,“他半吊子入行,也没有人引路,没有师傅指点。最主要的是,他没有办法得到高等级的灵阵图,所以也就无法刻画出高等阶的灵器出来。”

“不单单如此。”康智眯着小眼睛,“这些年,也有不少新加入阁内的武者,怀揣着梦想和希望,主动要求成为姚大师的助手,希望得到他的青睐。可姚大师对他掌握的灵阵图视若性命,从不会对助手讲述任何灵阵图的细节,只是让那些人帮他炼器。”

“你应该知道,灵阵图才是灵器的灵魂,不掌握灵阵图的刻画,就无法让‘器’变成灵器。也是如此,那些都冲着姚大师灵阵图来的家伙,发现过了几年,都没有被姚大师传授灵阵图的刻画后,最终都是怒骂着姚大师从他身旁离开。”

“他那小气自私之名传播出来后,这几年新加入阁内的成员,再也没有人肯去他那边做助手学徒了。如今,炼器那一块,他全部都是亲力亲为,他也向阁内抱怨,抱怨没人可用,可惜阁内每次想安排什么人,人家稍稍一打听,全部果断拒绝……”

康智详详细细说明了姚泰的情况,最后给出结论,“你要跟随姚泰,十年也休想从他那里得到一副灵阵图,那家伙把他的灵阵图看的命还重要,我劝你现在就改变主意,不要在那里白白浪费时间。”

“嗯,秦烈,你可别想当然的认为他真是什么大师。那家伙,虽然本事不行,如果愿意将灵阵图传授别人,还是有很多人肯向他学习的。可惜,他把灵阵图捂的严严实实,谁也得不到一点好处,谁还会傻的帮他做事?”韩枫也道。

通过康智、韩枫的解释,秦烈大致明白姚泰是怎样一个人了,不过他要申请调度到姚泰身旁,为的恰恰不是灵阵图……

“韩叔,麻烦将我安排到姚泰身旁,我要做他的助手。”在三人惊愕不解的目光中,秦烈道:“我过去不是为了他的灵阵图,也不会在他那边待很久,最多一年半载而已。相信我,我不傻,我有我的打算目的,所以你们不用劝我了。”

他这么一说,三人都愣住了,面面相觑,不知道他出于何种目的。

关于姚泰的情况,他们说的清楚明白,没有一点隐瞒,可秦烈还是坚持,他们也没有办法。

“好,我给你安排。”韩庆瑞最终点头。

他低头持笔,很快在纸上写了一封介绍信,说明秦烈的身份,盖上印章,然后递给秦烈:“你拿这个信,直接去姚泰那边报道就行了。嗯,在此之前,你让韩枫带你去库房,领取衣衫,安排住宿的地方。”

“韩叔,我现在是不是就可以通过这个身份令牌,去修炼室修炼,借阅藏经楼的书籍?”秦烈问道。

“当然,你还有一千贡献点可用,只要有贡献点在身,阁内一切场所你都可以享用。”韩庆瑞自然而然道。

秦烈暗喜,谢过了他,然后在韩枫、康智的带领下,通过身份令牌在库房领取了四套星云阁特制的武者服,还被分到一间小房子。

在韩枫、康智的关系下,那间房子地方幽静,屋内设施齐全,而且还靠着卓茜的阁楼。

“卓茜不是我们星云阁的人,她出生在森罗殿,父亲和屠大叔一样,也是森罗殿的一位统领。他父亲观念和屠大叔相近,都认为小辈们应该从下一级的势力开始磨砺,让小辈用心感受不同势力间等阶的森严,通过自己的努力和拼搏来进阶,而不是完全依仗父辈。”

“所以,她小时候就被送到了我们星云阁,她也被父母寄予厚望,希望她通过下层势力的经历而独立成长起来。嗯,她和屠大哥一样,都已经突破到开元境,现在都在稳固境界,要不了多久应该就出来了。”

康智将秦烈带到那小房子,指着旁边假山竹林边的一栋三层楼阁,对秦烈解释。

那层楼阁修建的很精美,墙壁上有很多灵兽图案,在假山竹林间显得幽静雅致。

秦烈这个小平房,也有三间房,也是沾了卓茜的光,周围环境不错,也是非常安静,很适合静静修炼。

“平日里,我和韩枫、褚鹏都在阁内,只有晚上出去玩乐。你有事可以直接找我们,哦,对了,今晚我们就出去走走,我们替你接风洗尘!”康智眼睛一亮,胖脸上流露出一丝暧昧的表情,“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秦烈讶然,“今天就算了,我走了一天也累了,一会儿先去藏经楼借阅几本书看看,我对武道常识了解的太少了,要好好恶补一下。明天,我还要去姚大师那边报道,没时间啊,改天,改天吧。”

“那好,等屠大哥出来了,大家一起过去玩。说定了啊?到时候可不准继续推脱!”康智佯装生气道。

“好。”秦烈无奈答应。

旋即,康智、韩枫告辞离开,他则是孤身一人前往藏经楼的方向。

“咦,那不是凌家镇的小子么?”途中,忽然传来一个阴冷的声音,一名三十岁左右的武者,皱眉看向秦烈。

秦烈扭头看了他一眼,发现从旁边的藏器楼内,走出了一行人。

这行人都是杜海天的麾下,之前和杜海天一起去过凌家镇,逼迫的凌家差点家毁人亡,最终却因为他拿出了星云令,令这些人灰头丧脸败退凌家镇。

“嘿嘿,那小子和凌家大小姐订了婚,可惜却被悔婚了。”一人冷着脸,讥讽道:“凌家可是攀上高枝了,那两个丫头一步登天,直接被七煞谷的鸠婆婆看中收为了徒弟,那凌承业……又怎会让这么一个小子影响他女儿的前途?”

“是啊,换了我是凌承业,也立即解除婚约了。”有人接话。

藏经楼和藏器楼门对门坐落着,在这一块儿,星云阁来往的武者很多。

听到那几人的讥笑声,很多人停了下来,露出饶有兴趣的表情,还向那几人询问,打听是究竟怎么一个情况。

等他们弄明白情况,知道凌承业为了凌语诗,从而舍弃了秦烈以后,都是目显怪异,冲着秦烈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

……本章完结,下一章“ 意识锁定”↓↓↓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