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灵域 [目录] > 第78章: 巡察使

《灵域》

第78章 巡察使

逆苍天_qd22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秦烈满怀期待,快步赶向韩庆瑞那边,眉梢中多了一丝期待。

“秦烈,你小子终于回来了!”韩庆瑞就在门前,似乎专门在等候,一见他现身,立即激动起来,扬声高呼。

“韩叔,是不是有了我爷爷的消息?”

“不是。”

“那是有我的信笺?”

“也不是。”

“那你为什么急着找我?”秦烈大失所望。

“先进来再说。”韩庆瑞神色肃然,待到秦烈过来以后,才低声叮嘱道:“阁主也在里面,你讲话小心一点。”

“阁主?”秦烈微微变色,“怎么一回事?”

“有人指明要见你,这个人……星云阁怠慢不起,所以阁主正亲自陪同。”韩庆瑞进屋后,也显得小心翼翼,一边低声解释,一边带着他往内屋而去。

内屋,一个体魄雄伟的男子,一看秦烈过来,咧嘴一笑,“你是秦烈吧?我听屠泽说起过你,嗯,我是屠漠。”

“见过阁主。”秦烈鞠身行礼。

“不用见外,来见见从森罗殿来的贵客,人家点名要见你呢。”屠漠招手,然后侧过身子,将身后之人给露了出来。

“我说过,我们会很快见面。”

白衣胜雪的女子,神色淡然坐在本来应该是韩庆瑞的主位上,声音清冷道。

她的那名老仆依然佝偻着身子,在她旁边影子一样陪伴,这时候也嘿嘿一笑,眼神玩味看向秦烈,“小子,你穿着星云阁的衣衫,如何能逃脱掉我们的手心?”

秦烈皱眉。

“这位是谢静璇,来自于森罗殿。”屠漠介绍,“她有些地方要借重你,嗯,你就跟随她一段时间,等处理完事情后再回来。”

“森罗殿……”秦烈咀嚼着屠漠话里的意思,又看了看那个名叫谢静璇的白衣女子,只能无奈点头:“明白了,我会按照阁主吩咐,尽量帮助她做事。”

屠漠笑了笑,点头说道:“我那小弟时常说起你,对你的评价很高呢,别让我失望。”

秦烈苦笑点头。

“听说,你还在灵材商街的李记商铺做学徒,李记商铺还出售一种极为稀罕的聚灵牌……”屠漠斟酌了一下用词,张嘴嘿嘿笑了起来,“秦烈啊,也帮星云阁弄点聚灵牌,阁内可以用同等价位收购。”

秦烈一愣。

“你看,星云阁的修练场,如果被浓浓天地灵气填满,是不是非常有助于阁内武者的提升?”屠漠虎目放光,“那种聚灵牌,个人使用功效还不是很大,但对星云阁、碎冰府这等势力而言,却是极为的合适,能让修练场焕发出全新生机啊。”

“屠阁主,我告诉你聚灵牌的事情,可不是让你和我抢货的。”谢静璇蹙眉,不悦道。

“呵呵,我也在随便提提,让秦烈帮我留心一下而已。”屠漠尴尬,打哈哈道。

“你回来的很快,嗯,所以我给你一个时辰时间,一个时辰后,你跟我们一起走。”谢静璇看向秦烈,淡然说道。

“好,我这就去准备。”秦烈识相的应答一句,又对屠漠道:“聚灵牌的事,我会留意的,等这次回来后我会和李叔谈谈……”然后他才从屋内退出来。

“你小子,怎么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他一出来,韩庆瑞也跟着走出,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人家能瞧上你,那是你的福气啊,你应该高兴才对。”

“高兴什么呀……”秦烈嘀咕道,在他来看,有那出去的闲工夫,不如多炼几块聚灵牌出来。微一皱眉,他又好奇道:“她什么身份来历?就算是森罗殿的人,也不需要阁主亲自出来作陪吧?”

一提起谢静璇的来历,韩庆瑞表情也凝重起来,他没有立即答话,而是带着秦烈一起出去,走到一处僻静之地,才道:“普通森罗殿的人,自然没有资格管我们的事情,阁主也不屑理会,可她……是拿着森罗殿的巡察使令牌过来的。”

“巡察使令牌?”秦烈轻呼。

“掌管附庸势力人员调度权利的,正是森罗殿的巡察使,有那块巡察使令牌在,她能调度星云阁、碎冰府、赤炎会和水月宗的人,只要是森罗殿下面的势力,她都可以直接要人。”韩庆瑞苦笑,“别说是要你了,就是开口让我随着她过去,我也只能乖乖跟着。”

“这么大权力?”秦烈惊愕了。

“你以为呢?”韩庆瑞瞅着他,“不然阁主岂会亲自出面接待?要知道,阁主的父亲……屠老大可是森罗殿的统领,也是有一定身份地位的,很多森罗殿的人过来,都是要给阁主薄面的。但森罗殿巡察使,那可是真正的大人物,所以阁主也没办法,人家怎么说,就只能怎么做了。”

和星云阁一样,森罗殿的人员等阶划分也很明确,只是不同于星云阁堂主、长老、副阁主、阁主的这种划分,而是由战将、护法、统领、五大殿主和总殿主来形成全新的宗派阶梯。

初入森罗殿,都只是普通战将,积累到一定功勋后,才能坐上护法职位,然后才是统领,五大殿的殿主,最后才是总殿主。

巡察使不在这个行列,而是隶属于巡察司——这是森罗殿最奇特的一个机构。

森罗殿的巡察司,相当于集合了星云阁叶阳秋和韩庆瑞两人的权利,不但负责下属势力的贡品缴纳,起着监督整个森罗殿和下属势力的作用,还能代替总殿主发布命令,直接调度森罗殿各方势力为己用。

巡察司这个机构,只对总殿主一人负责,是总殿主手中的最强利刃!

因此,巡察司在森罗殿很特殊,从中走出来的巡察使权利极大,他们可以对统领直接开刀,也能对下属势力武者直接进行调度。

听韩庆瑞解释了一番,秦烈暗暗震惊,没料到时常前往李记商铺,出大价钱收购聚灵牌的白衣女子,竟然来头那么大。

“难怪就连仆人,都有空间戒在手了,原来如此。”秦烈弄明白缘由,也就只能认命了,心里面合计着,等下回再买聚灵牌,价格还要提升一点,“屠泽和卓茜呢?我要找他们,要把东西还给他们。”他记起主要目的,不由再问。

“前几天就走了,去冰岩城外面捕杀灵兽去了,康智、韩枫也都过去了。”韩庆瑞解释了一句,“哎,最近外面情况不妙,阁内人手不够用,这些臭小子也不能逃避责任,都要为阁内出力。”

“这样啊……”

秦烈皱眉,他油布裹着长刀和龙骨鞭,是准备让屠泽、卓茜试试效果,看看会不会趁手,没料到两人都不在。

这么一来,他就没什么好准备的了,家当都在身上了。

“那女的就在韩庆瑞长老这边。”

“真有那么美?”

“废话,我看了一眼,就敢保证全冰岩城,也找不出比她更美的女子!”

“那可真要看看了!”

“……”

秦烈和韩庆瑞躲在僻静地闲聊的时候,一行几人鬼鬼祟祟而来,一边议论着,一边畏畏缩缩在旁边墙角,瞄着韩庆瑞书房的方向。

其中赫然就有魏兴的儿子魏立,还有星云阁一些年轻气盛的小子,都因谢静璇而来。

“听说是森罗殿来的大人物呢,大家远远看看就好,千万别多言,小心小命。”

“知道了,森罗殿的人,谁敢出言不逊,嫌命长了么?”

“嗯,看看就好。”

一行人窃窃私语,小心翼翼藏着身子,瞄着门口方向。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韩庆瑞苦笑,他们的位置较为偏僻,那几人并未注意,“还好康智、韩枫这俩臭小子走的早,不然说不定也是这德行,要是惹来麻烦,还真是不好收场。”韩庆瑞喃喃说道。

“韩枫康智也这样?”秦烈哑然失笑。

“有过之而无不及,都是小混蛋!”韩庆瑞哼哼。

过了一会儿,谢静璇那脱俗的身影,悄然在门口凝现出来,体魄雄伟的屠漠,还在她身后走出,两人一边谈话,一边在门口等候着什么。

谢静璇一出来,魏立那些缩在角落处的几人,都是目光发直,一个个都是神情巨震,如瞧见梦中最美的那人,流露出恍惚茫然之色。

“等你呢。”韩庆瑞轻笑道。

“秦烈!”屠漠眼睛如炬,目光一下子扫了过来,招手道:“看你这么闲,应该没什么事情了,那就不要让人家久等了,早点出发吧。”

谢静璇也望了过来,淡漠道:“没事就出发。”

秦烈叹了一口气,无奈的和韩庆瑞一并出来,在魏立等人眼珠子都要掉下来的时候,他来到谢静璇身旁,想了一下,将油布内的长刀和龙骨鞭取出,说道:“阁主,这是屠泽和卓茜的东西,等他们回来后,你交给他们吧。”

“不必,你可以带着的。”屠漠微愣,旋即摆摆手,没有去接东西,而是说道:“你这趟……应该能遇到屠泽和小茜,你自己交给他们就行了。”

“嗯?”秦烈一脸惊异。

“呵,你跟着她走就行了。”屠漠笑了笑,没有明说,而是吩咐道:“你小子上心一点,别敷衍了事,这对你以后有好处的。”

“那好吧。”秦烈点头。

“我们走。”谢静璇皱着眉头,似乎有点不耐,径直往星云阁的外面而去。

“走吧小子。”那老仆哼了一声。

秦烈无奈,抱着用油布裹着的长刀和龙骨鞭,腰间挂着一个皮袋,就这么跟在那老仆身后。

如同一个更小的跟班。

然而,魏立和那一众星云阁的小辈,则是一脸羡慕,都是眼睛放光。

“那个叫秦烈的家伙,到底走了什么狗屎运,为什么会被专门选中?”一人小声嚷嚷。

“鬼知道,真他妈的让人心烦。哎,为什么不是我?”

“送死的炮灰而已,哼!”魏立低声哼了哼。

他们低声叫嚷的时候,阁主屠漠早就离开,从头到尾没有多看他们一眼。

“都在嘀咕什么?”韩庆瑞脸色一冷,忽然嘿嘿笑了起来,“别以为能躲过去,等着吧,你们已经上名单了,下一批,就是你们出城了。”

此言一出,这几人一个个脸色发寒,都苦苦哀求,哀求韩庆瑞高抬贵手。

“屠泽都上阵了,我亲儿子韩枫也被派出去了,你们几个小子以为就能幸免于难?”韩庆瑞哼了一声,撇了撇嘴,冷漠道:“奉劝你们一句,想活的久一点,就多花点时间在修练场,少去一些风月之地。”

他没有告诉魏立等人,最近外面局势有多么恶劣,没告诉他们星云阁近期死了近百人。

他怕吓到他们。

……

ps:今夜凌晨后上架,到时候会先发两章,明天肯定有四章,这是我逆苍天的第五本书,也是第五次上架,每次我对订阅都没底,每次这时候心中都很忐忑不安。

这次也不例外。

对大家,我没有别的要求,只希望追看本书的朋友,一定要订阅支持。

订阅,是我赖以生活的根本,也是我养家糊口的必需品。

拜托诸位兄弟姐妹们,请大家订阅本书,鞠躬,逆苍天会感激不尽!!

……本章完结,下一章“ 幽灵鸟和玄冥兽(恳求订阅!!)”↓↓↓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