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武炼巅峰 [目录] > 第66章: 梦掌柜驾到

《武炼巅峰》

第66章 梦掌柜驾到

莫默_qd22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就对了!”苏玄武冷笑不已,“魏庄与苏木之间的切磋,为何他身穿一件防御秘宝?这是不是坏了宗门的规矩?又该当如何处置?”

他不说杨开如何处置,先把魏庄也绑在一起,倒让大长老神色一怔,不知该如何作答。

“若魏庄真的靠自己的真本事打赢了苏木,也只怪苏木学艺不精,现在魏庄仗着秘宝的防护羞辱我孙,大师兄你当我是泥巴捏的不成?”苏玄武一声怒喝,一巴掌将自己的椅子扶手拍成了碎片。

魏昔童不得不放低姿态道:“二师弟息怒息怒,魏庄那件防御秘宝,确实是我赐予他的。但我也只是想让他的安危多一点保障,哪曾想小孩子劣性太重,竟依仗秘宝之威去跟人切磋。这事是魏庄的不对。”

说罢,冲着底下一声怒喝:“魏庄,还不向你苏师弟道歉认错?”

魏庄倒也乖巧,闻言立马对苏木一抱拳道:“苏师弟,这次是魏师兄的不对,师兄给你陪不是了,师弟大人大量,宰相肚里好撑船,还望不要计较!”

“哼!”苏木撇过头不搭理。

但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苏玄武又能怎样?

大长老又道:“魏庄有错,但那杨开犯的错更大。手持神兵利器,险些将魏庄杀害,若非执法堂弟子插手及时,魏庄此刻怕已经没有性命了,此事影响恶劣,杨开必得严惩,以儆效尤!”

四长老周非和五长老尤自在连连点头称是。

二长老冷笑道:“怎地魏庄坏了宗规道个谦就了事,反倒是杨开就得严惩了?莫非因为魏庄是大师兄您的孙子,就能享受些特权?若真如此,那我凌霄阁长老会在众弟子面前还有何威信可言?”

魏昔童正色道:“二师弟此言差矣。杨开犯下的错,与魏庄的错,不可相提并论。魏庄只是穿了件防御秘宝,只是想防护自身,不曾要伤害他人,而杨开拿的却是杀人的秘宝,是要杀人,孰轻孰重,二师弟应该能分的清楚!”

苏玄武道:“敢问大师兄,谁见到杨开拿着杀人的秘宝了?若真有这把武器,为何执法堂没有从他身上搜出来?老四,你手下的执法堂有这方面的汇报么?”

执法堂是由四长老周非统辖,闻言摇头道:“虽然没有,但是当时在场那么多人,都亲眼见到杨开手上拿着一柄血红小刀,这事却是做不得假的。若不是那武器威力巨大,魏庄的绣云锁子甲也不会被毁掉。”

苏玄武冷哼一声,体内元气一转,指尖上突然迸发出一柄细长的长剑,这柄长剑由元气凝成,闪烁不已,显然威力巨大。

“如果这么说,那我手上是不是也拿了一柄武器?”苏玄武冷眼看着对面的三人。

“这只是元气的精妙运用,哪里算的上武器?”五长老尤自在缓缓摇头。

“二师兄的意思是说,那个只有开元境三层的杨开,已经能将元气运用到如此程度了?”四长老周非似笑非笑地看着苏玄武。

这简直就是笑话,一个武者,唯有实力到了真元境,体内元气化为真元,才能凝出这等实质来。而那杨开,区区开元境三层,与真元境相隔十万八千里,哪里有这份本事?

“我没说他对元气操控到了这种程度,只是几位师兄弟难道忘记还有武技一说了?”苏玄武哼了一声。

“不可能,就算他用了什么奇特的武技,区区开元境三层的武者,也绝不能破开绣云锁子甲的防御。”魏昔童连连摇头。

“世上没有不可能的事,只能说几位师兄弟久居凌霄阁,醉心争权夺势,思维太固化,早已跟不上时代了!”

这话说的有些难听,魏昔童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二师弟,你非要一力护着那个杨开么?”

“是又如何!”苏玄武霍地站起身来,“这一次的事情,说简单点,就是小辈之间的切磋,你们非得拿出来做文章。行,我就满足你们的胡搅蛮缠,要么将杨开和魏庄一起惩罚,他们都坏了宗门的规矩,一个也别放过。要么,这事就这么了了。”

“不行!”魏昔童一口回绝,“就算如你所说,那杨开是用了武技才能破开绣云锁子甲的防御,但此人年纪轻轻,行事手段血腥残忍,日后修为有成,必定会坠入邪道,我凌霄阁容不下此人!”

“他才不过开元境,你如何知道他日后就会坠入邪道?难道大师兄你能未卜先知不成!”

“二师兄……”四长老周非正要开口说话,却被苏玄武一声怒喝打断,指着他的鼻子骂道:“老四,掌门闭关之前,指定你来掌管执法堂,这几年下来,你看看执法堂都干了些什么事?公平公正,在哪里?若是执法堂只会打压异己,助人争权夺势的话,那留它何用?明日我便禀明了掌门,让他撤了执法堂也罢!草,什么玩意!”

四长老被骂得一阵挤眼,却又不好反驳,心里别提多委屈了。

“二师弟,我若执意要将杨开逐出凌霄阁呢?”魏昔童冷着脸问道。

“你敢!”苏玄武毫不退让。

“行,那咱们就按掌门当初定下的规矩,来举手表决。长老会一旦通过,想来二师弟也不会有异议吧?”

“呵呵,举手表决?”苏玄武一阵大笑,“大师兄你当我苏玄武是傻子不成?举手表决,还需要表决么?”

“这又不行,那又不行,你到底想怎样?是否连掌门定下的规矩你也不放在眼里了。”魏昔童也吵出了怒火。

长老殿点中一片硝烟弥漫,眼看着就要打起来了。

“消消气,都消消气,来喝杯水,喝杯水,大家都冷静一下。”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三长老从中劝道。

三长老心性平和,虽然站在二长老这边,但一般是不会参与什么争斗。而且他的名字也和他的口头禅一样,何杯水,喝杯水!

一旦长老之间有什么摩擦,他都这么劝解,只不过收效甚微。

“不喝!”大长老和二长老同时怒吼,彼此相互怒视,谁也不服谁。

三长老无奈,只能自饮自酌。

长老们正吵闹的时候,门外却突然传来一个人的声音:“弟子有要事禀告几位长老!”

四长老眉头一皱,连忙道:“进来!”

长老会在商议事情的时候,一般弟子是不敢打扰的。这个时候有人前来,定是宗门内出了什么大事。

几位长老都知道情况,自然是暂停了吵闹。

那个弟子走进来之后,四长老周非问道:“什么事?”

“禀长老,有人闯进了执法堂森狱,将闹事的杨开和李云天等人救了出去。此刻正与解红尘解师兄在狱门口对峙。”

“什么?”四长老当场就站了起来,其他几位长老更是面露惊容。

“什么人这么胆大包天,竟敢闯进森狱里去救人?”

那凌霄阁弟子不敢答,只是抬起眼皮怯怯地看了一眼苏玄武。

苏玄武心里一咯噔,隐隐有些不妙的预感。

大长老将这一切收入眼底,多少也有了猜测,当下气定神闲地吩咐道:“你说。”

“是……是苏颜,苏师姐!”

这话一出口,大长老脸上的笑容顿时意味深长起来,就连四长老和五长老也怪怪地看了一眼苏玄武,三长老依旧喝水。

苏玄武神色变幻不已,气的咬牙切齿,喝道:“你可看清楚了?那闯进森狱中的人真是苏颜?”

那个执法堂弟子被吓得一哆嗦,连忙道:“弟子看的清清楚楚,苏颜师姐的大名我还是知道的,二长老若是不信,可亲自前往一看!”

“不用了。”苏玄武一摆手,闭目神游,片刻后,真的在森狱那边感受到一股冰清的凉意,这种凉意整个凌霄阁除了苏颜之外,再无其他人能够拥有。

丫头真是不知轻重,胆大包天!

“二师弟,这事你怎么看?”大长老笑容满面地抿着茶水,等苏玄武将神识收回,这才好整以暇地问道。

这一刻,大长老成竹在胸。

若说刚才两方人彼此皆不愿退让的话,那现在便有了一个突破口。

森狱是什么地方!那是凌霄阁关押犯错弟子的重地!不管杨开是否有错,只要他被关进里面,在事情未有定论之前,他就得待在里面。

现在好了,苏颜冲进去把人给捞了出来。逞了一时之勇,却触犯了凌霄阁的规矩,这是大过!

一个处理不好,就连苏颜也要受罚!

魏昔童知道苏玄武肯定是不会让苏颜被连累的,既然如此,他就得做出让步,而让出来的,自然就是那个叫杨开的弟子!

说起来,五位长老没有一个人认识杨开,今天之所以在他身上大做文章,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借题发挥,争抢在凌霄阁内的主导权。

而现在,大长老觉得自己可以胜利了。

此事传出去之后,底下的弟子自然会认为大长老这一派才能左右凌霄阁的决策和动向,如此,目的就能达成。

苏玄武脸色铁青,神色挣扎了好半晌,才愤愤地一开口道:“大师兄想怎么做,那便怎么做好了!”

苏颜成为了掣肘,苏玄武哪还有心思再跟他们闹下去?为保苏颜不被惩罚,杨开也唯有牺牲掉。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日后总有机会找回场子!

“老鬼!”苏木一听这话,立马瞪起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苏玄武。

“你喊我什么?”苏玄武快这姐弟俩气疯了。

“爷爷!你不能这样!”苏木连忙改口。

“此事没有你说话的份!”苏玄武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杨师兄对我有救命之恩,你不能不管他,若你不管他,那便是忘恩负义!”

“你闭嘴!”苏玄武被说的脸色通红,心中虽然百般不愿,但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又能如何?

为免苏木再唧唧歪歪,苏玄武一道隔空指劲打出去,苏木顿时象个雕塑一般定在那里,口不能言,身不能动,只能看着听着。

“等回去再收拾你!”苏玄武鼻孔中喷着热气。

“呵呵!”大长老满意地笑了起来,“既然二师弟都没有异议,那此事就这样决定了。”

说完,看着底下的弟子道:“传令下去,试炼弟子杨开屡次触犯宗规,手段血腥残忍,令执法堂将其擒回森狱,待长老会商议之后再做处置,至于苏颜……念她年幼无知,更是初犯,便不计较了,几位师弟意下如何?”

其他长老哪有什么异议?

“去吧!”大长老手一挥,一块令牌飞了出去,正落在那弟子的手上。

长老令,见令如见人!有了这块令牌,苏颜也不敢再轻举妄动。

“是!”那执法堂弟子得令,迅速退出。

片刻后,门口突然传来一声急促而短暂的惨叫,紧接着有人体倒地的声音传出。几位长老面色一变,正要起身去查看,外面却是传来一个人的声音。

“几位长老好大的威风。”声音响起,一个头发稀白的老头慢慢走了进来,他手上提着刚才出去的执法堂弟子,不过现在他却是被打晕了,连长老令也被这老者抢夺在手。

这老者走到跪在地上的魏庄和苏木面前,随意卷起一脚,将魏庄踹到了旁边:“去去去,别挡着道!”

魏庄应身飞出,一声惨呼。

长老殿中五大长老神色凝重,魏昔童眯眼看着来人道:“梦掌柜?”

来人正是贡献堂的梦无涯!

说起这个人,五位长老都是一头雾水。

十几年前,他突然来到凌霄阁,也不知道跟掌门有什么关系,就这样住进了阁内,掌管着贡献堂。几位长老也多次向掌门打听过这人的信息,但每次掌门都是语焉不详,叫他们摸不着头脑。

但,五位长老都知道这人是个高手!而且是绝对不逊于自己的高手。

所幸这人并无什么目的,只是整日在贡献堂里消耗时间,安分守己,几位长老这才没再关注他。

却不想今天他竟不请自来,跑到了长老殿中。

魏昔童隐隐有一种错觉,那就是面对这个梦掌柜的时候,比自己面对掌门的压力还要大!正因如此,魏昔童才不敢怠慢梦掌柜。

微笑中,魏昔童开口道:“不知梦掌柜来我长老殿,有何贵干?”

梦无涯没答话,只是笑吟吟地看着苏玄武,后者被盯的莫名其妙,心想我脸上又没长花,看我作甚。

“你以为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梦无涯突然开口问道。

“什么?”苏玄武一愣。

……本章完结,下一章“ 放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