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武炼巅峰 [目录] > 第89章: 明目张胆的挑衅

《武炼巅峰》

第89章 明目张胆的挑衅

莫默_qd22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声长啸传出,杨开身姿狂放,如嗜血的猛兽,啸声直传云霄,在山谷内回荡不休。

来战!血战帮的杂碎们!

这是邀战的信号,这是明目张胆的挑衅!

我就在这里,等着你们!

他不是不知道再停留下来的话会有麻烦。毕竟之前怒浪也用啸声给他们传达过信号,这山谷虽然占地面积方圆几十里,可夜深人静,那些人肯定已经听到,正在往这边赶来。

此时最稳妥的办法是走为上策,接连大战三场,力毙五人,杨开的精神和体力都消耗巨大,身上也受了不少伤,怎能再与血战帮的那群人正面交锋?

离开这里,等待恢复,然后再伺机出手,无疑是正确的做法。

但是杨开不能走,也不会走!因为现在的他,一身精气神都攀升到了顶峰,一旦离开此处,心中势必会有一种怯战的念头升起,这个念头一生,不屈之敖哪还有用武之地?没有了不屈之敖的支持,他就是个开元境四层的武者而已。

宜将剩勇穷追寇!杨开要用自己的巅峰之势,给来到这里的血战帮弟子一个大大的惊喜!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都得建立在夏凝裳的推断是正确的基础上。

血战帮的那群人,可不是风雨楼这些小角色能够相提并论的。他们大多数都是离合境的高手,放在平时,这种等级的武者随便都能置杨开与死地,但是现在,他们被九阴八锁阵封印,一身实力能剩下多少就不好说了。

就在杨开啸声传出片刻之后,夏凝裳猛地睁开了眼睛,一直紧张懊悔的心总算是放松了不少。

他没死!他还没死!

夏凝裳几乎要哭出来了。

她一直在担心杨开的安危,生怕他一去不复返,将自己一个人丢在这里。

他的实力那么低,对方人数又众多,他哪里能抵挡的了?

自杨开离去之后,夏凝裳一直在自责懊悔,自己就应该拼死将他留下来的,根本不能放他出去。但不说那个时候了,就是现在,自己的状态也不是很好,杨开真铁了心要走,她根本拦不住。

因为自己要来这个地方,所以才会将他牵扯进这巨大的凶险中,夏凝裳心中愧疚万分。心思单纯的姑娘,只把罪责揽在自己身上,却不想无论是风雨楼还是血战帮,都是因为杨开的缘故才追到这里。

论罪魁祸首的话,还得是杨开。

但是夏凝裳现在总算是放心了许多,自己的那位师弟还平安无事。而且他的声音中,夹杂着一种毫无畏惧的战意,一种让人振奋的信号。

虽然不知他现在在面对什么,但夏凝裳觉得自己唯一能做的,便是赶紧恢复,然后出去帮他,将他救下来!

山谷另一边,正在化解体内阴气锁链的文飞尘和一旁护法的龙辉也将杨开的啸声听得清清楚楚。

这一声传来,文飞尘不由眉头一皱,心神被打断,猛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这畜生!”文飞尘大怒,自己本就在关键时刻,却被他的声音惊扰,竟是因此而受了一点内伤。

“文堂主,化解的如何?”龙辉看似关切的问了一声。

文飞尘缓缓摇头:“不行,这东西超出了我的见识,也不知哪女子是谁的弟子,竟能布置下如何神妙的阵法。”

三道阴气锁链,不但锁住了他的经脉内元气的流动,还锁住了他的丹田,让他的实力只堪堪达到了气动境三层的程度,刚才又是一番消耗,实力再降了不少。

文飞尘那个气呀,恨不得现在就将杨开和那女子抓过来杀他们一百遍!堂堂一个真元境五层的高手,竟然被两个小辈戏弄成这幅德行,他几时遭受过这样的羞辱?

“文堂主不用担心,那小子竟敢暴露行踪,我想这个时候他应该已经死了。”龙辉神色笃定,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

文飞尘没答,因为他听出杨开的啸声中蕴藏的含义,那不是穷途末路的声音,而是一种势不可当,战意正浓的啸声。

但是,区区一个开元境四层的武者,你猖狂什么?

所以文飞尘虽然觉得有些不妥,可没太往心里去,也认为杨开是困兽犹斗,必死无疑。

山谷内各方人马心思不同,山谷外却是突然飞来一个发须皆白的老者。

这老者气息悠长,一身元气波动隐而不发,让人看不出深浅,但他的速度奇快无比,只是眨眼的功夫便掠出上百丈。

老者面上一片担忧和焦急,抬头看着天色,懊悔万分。

“坏了坏了,有些赶不及了,我的小姑奶奶,你可千万不要提前开启阵法呀。”老者一边飞奔一边喃喃自语。

这老者,正是贡献堂掌柜梦无涯!

话说梦无涯觉得自己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他那天晚上苦口婆心劝阻自己的徒弟不要来这九阴汇聚之地了,反正晋升真元境也不是一定非要炼化九阴凝元露,夏凝裳倒也乖巧,一口答应了下来。

梦无涯心情大好,夏凝裳适时地准备了几个小菜和几壶美酒,梦无涯一边喝酒吃菜,一边说着杨开的不好,企图让自己徒弟远离他。

因为梦无涯看出来了,自己这个徒弟对杨开还是挺关心的,那不是男女情爱,只是一种爱护。但这个兆头不好,梦无涯要将它扼杀在摇篮中。

这么些年来,徒弟都很乖巧听话,梦无涯当宝贝一样,含在口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导致她有些心思太过单纯,不懂人心险恶。

梦无涯担心啊,万一杨开不怀好意,沟引了自己徒弟怎么办?正是年少之时,情爱懵懂之际,一旦徒弟动情,事情可就难办了。

所以梦无涯居心叵测,厚着一张老脸,心中虽然惭愧,可嘴上却尽是数落杨开的不是,说他如何如何好涩成性,如何如何丧尽天良,什么坏事都按在杨开头上,一力地摸黑他。

临了,梦无涯神色严肃地叮嘱夏凝裳:“徒儿啊,对这种人,一定要敬而远之,远远之!”

……本章完结,下一章“ 梦无涯的失策”↓↓↓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