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无尽丹田 [目录] > 第6章: 弟弟?

《无尽丹田》

第6章 弟弟?

横扫天涯_qd22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六章弟弟?

“借钱?”聂柳应该早就知道她的来意,不过还是装出奇怪的样子,愣了一下。

“嗯……”虽然这个堂哥还没出五服,可一见面就开口借钱,还是让聂小凤有些不适应,手指轻搓着衣角,像个犯错的孩子。

“姐姐……”看到聂小凤这个样子,单纯的如同一张白纸,聂云心中更是难受。

如果自己不重生,如此单纯的女孩可能过一会就会被人硬生生强*,如果自己不重生,半个月后,她就会香消玉殒,变成一具冰冷再也不会说话的尸体!

“聂柳,你这样算计我们家族,我姐姐,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我都会让你连同你们分支,彻底从世上消失!”

想到聂柳竟然对如此单纯的姐姐下手,聂云眼中就忍不住冷意森然!

“鲜血如海,尸山入狱”的血狱魔尊并不是浪得虚名,自己只要出手,绝不会留下一丝隐患,哪怕一条狗,一头猪,都绝不会放过!

这并不是残忍,和妖族战斗多年,聂云知道,如果斩杀妖族满门,哪怕留下一条狗,他们也会通过特殊方法知道人是谁杀的,从而施展强烈的报复!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经历过兄弟背叛,两世为人的聂云比前世更加狠辣!

“借多少?咱们两个分支也算交往极深,千八百银两我还是能够做主的!”聂柳笑着说道。

长老团传出处罚的消息,姐姐都能知道,聂柳身为聂龙分支少爷如何不知?所以,这话虽然说得很大方,却等于一下将路堵死了,千八百还能做主,可姐姐要借的是一万两!

“我……”果然,聂小凤听到这话,脸色更红,低下头来用她自己都听不清的话语说道:“我要借……一万两!”

“什么?一万两?你……”聂柳装作吃惊的样子“小凤你也知道,我现在只是个少主,并不是分支的真正家主,借一万两真没有这个权利……这样吧,如果你着急的话,我现在就去问问父亲再给你答复!”

“我……现在就急用,那就多谢聂柳堂兄了!”听到他要去问聂胜元,聂小凤乌黑的双眸一亮,不过想到对方连饭都没吃,就要出去,一脸歉意。

“呵呵,无妨,咱们都是家族落魄的分支,互相帮助是应该的!”聂柳笑了一声,转头看向冯霄“只是今天有些对不住冯兄了,本来要陪你的……”

“无妨,你有事先忙,我这边只是小事!”冯霄笑了一声,丝毫没有大家族继承人的架子。

“那好,小凤妹妹你在这里帮我陪冯兄吃饭,我去去就来!”聂柳安排道。

“我……好吧!”聂小凤本想拒绝,想起对方是为了自己,拘束的指关节发白,还是坐了下来。

“冯兄,不好意思,我自罚一杯当做道歉!”聂柳站起身来,一声吩咐“倒酒!”

聂云见对方一连串事情安排的天衣无缝,心中冷哼,提着酒壶的手指,轻轻在壶盖上轻轻向右拧了一下,给他将酒杯倒满,紧接着给冯霄倒酒前向左拧了一下,这两下动作都很小,再加上他两世为人知道如何遮掩,包间内的几个人居然谁都没看出来。

根据刚才管事的话语,向右旋转是千欲花的药酒,向左旋转没什么问题,聂云伪装成酒保,直接给他反了过来,你不是想算计我姐姐吗?我现在就算计算计你,让你服下这个千欲花的酒……嘿嘿!

倒完酒见聂柳偷偷看向自己,似乎想要询问结果如何,聂云心中冷笑,脸上却装出已经得手的样子,眨了眨眼睛。

“哈哈,冯兄,我喝了你随意!”见“属下”确定,聂柳心中大定,哈哈一笑,仰头就将酒喝了干净。

“聂兄客气了!我也干了吧!”冯霄不知道对方和自己耍心机,还以为他兄弟情长,不好意思少喝,也张口将杯中的酒喝干。

“冯兄爽快,那小弟就先走了!”聂柳使了个眼色,招呼聂林掌柜等人向外走去,当来到聂云跟前时吩咐了一声“你留在这里伺候冯霄少爷!要是怠慢了贵客,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完走了出去。

将“酒保”留在这里,聂柳也是有用意的,墙尖这种事……总需要人证吧,再说到时候只要将“酒保”一杀,既能表示清白,又能让对方感激,一举两得,何乐不为!

“是!”见自己的事情完成,聂云正在考虑要不要留下对方,听到这话,心中一转,应了下来。

从聂柳这一连串布局来看,这家伙心机十分深沉,如果现在就揭穿他,恐怕冯霄根本不信,自己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震慑所有人的情况下,贸然出手难保得不偿失,还不如趁对方离开的空挡,先将冯霄策反!

“小凤、冯兄你们慢慢吃,我先走!”聂柳转身将房门带上,嘴角扬起一丝智卷在握的冷笑。

按照他的计划,一切都非常完美,现在要做的就是坐在外面等着计划完美收官!

当然,这是他不知道酒保已经换人的缘故,如果知道酒保将弄好的千欲花喝到了他的肚子里,恐怕会直接发疯!

“呵呵,你就是冯霄少爷吧,早就听到大名,久仰久仰!”

见对方连门都关了,聂云也就不再伪装,呵呵一笑直接坐了下来。

“嗯?”

看到眼前的酒保居然如此没礼貌,无论冯霄还是聂小凤,都忍不住眉毛一竖。

这个世界,主仆观念还是很重的,酒保居然和少爷的客人如此没礼貌,换做谁都会生气。

“先别忙生气,等我说完你恐怕就算想生气也不是对我了!”

聂云右手在脸上一抹,伪装脱落,自己的容貌就露在二人面前。

“聂云?你怎么在这?你……”

聂小凤没想到酒保一下变成弟弟的容貌,吓了一跳,不过随即想到什么,脸色变得苍白无比!

弟弟这个人性格沉闷,却最讨厌别人自作主张,从对待聂铜的事情就能看出来!

自己本来打算早点借到钱,到时候悄悄给掉婶子(聂云的母亲),这样他就不会知道,却没想到自己的一举一动全部被他看在眼里!

如此擅作主张偷偷出来借钱,不用想,肯定会被骂死!

想到要被弟弟责骂,聂小凤双手紧搓着衣角,娇躯轻轻的颤抖!

如果给聂云知道,姐姐看到自己不是想自己为何从昏迷中醒过来,而是害怕责骂,恐怕会更加懊悔!

“姐姐,我为何会在这里的事情过一会会和你解释!我先和冯霄少爷说一件事情!”

聂云对聂小凤笑了一下,转头看向冯霄。

“什么?弟弟要和我解释……还对我笑?我没看错吧……”

看到少年的表情,聂小凤原本有些紧张的身体一震,秀目瞪圆,使劲甩了甩头,流露出深深的疑惑!

弟弟从小在她面前长大,什么性格她最清楚,性格沉闷自闭,一直都纠结在父亲的阴影中,无法自拔,做任何事情哪怕错了,也绝不会解释一句,终日脸色绷紧,对谁态度都冷漠如雪!

这种性格……怎么会对自己笑?

对自己笑……好像自己最后一次看他笑还是他四岁的时候吧……

“肯定是我看错了……”

摇摇头,聂小凤心中想道。

……本章完结,下一章“ 菊花朵朵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