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总裁的绝爱妻(全本) [目录] > 第66章::爱伤 第五节 拷问

《总裁的绝爱妻(全本)》

第66章:爱伤 第五节 拷问

古刹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放手!凌少堂,你放开我!”

祁馨拼命地挣扎着,试图想从凌少堂强劲的大手中挣脱出来。

她简直太气了,也从来没想到凌少堂能野蛮成这样,他毁了宣子扬的公司,然后还狠狠地揍了人家一顿,现在宣子扬伤势一定很严重!

凌少堂一言不发,眉宇间的戾气已经越来越浓,紧抿的薄唇也在彰显着他的愤怒。

不顾祁馨的尖叫与挣扎,凌少堂连拖带拉地把她硬拽入主卧室,狠狠地将她甩在沙发上。

“唔——”强大的力道令祁馨差点喘不上气来,此时此刻,她完全能感觉到来自头顶上的威胁。

祁馨急促地喘着气,她勉强地支起身子,腾出另一只手抚摸着发红的手腕,眼中一片盛怒:

“凌少堂,你太过分了!堂堂的凌氏财阀总裁,竟然像个街头混混一样耍蛮,这就是你凌少堂的本色?”

祁馨气得怒吼。

“嘭——”

凌少堂大手一挥,巨大的关门声响彻整个卧室,他还是一言不发,但阴沈的目光已经告诉祁馨,自己已经忍得不耐烦了!

“凌少堂,你让开,让我出去!”祁馨一想到宣子扬的伤势就担心得不得了。

“出去?你还想上哪儿去?这里就是你应该老老实实待的地方!”

凌少堂一步步地逼近她,眉宇之间酝酿着恐怖的风暴,咬牙切齿地问着:

“那个混蛋就让你那么关心?你现在的表情是要告诉我,你舍不得他?你爱他?”

他们毕竟曾是未婚夫妻,就算祁馨对宣子扬有爱也不足为奇。但,不知为何,一想起这女人心底只有那混帐,凌少堂突然觉得烦躁到想放火烧掉房子。

凭什么?凭什么她心中只有宣子扬?祁馨原本就是属于他一个人的,从他俩走进礼堂之后,这就是注定的,永远改变不了!

凌少堂不想深入去分析自己究竟是什么心态?这是……这是独占欲吧!

对,就只是独占欲!他只是不准这个欺骗自己的女人得到幸福罢了!当初她狠心到不顾他的感受,跟自己的父亲保持暧昧的关系不说,还用那种下三滥的手段欺骗自己,今天,她还想得到幸福?

对,只是这样!他绝不是……绝不是对她有了什么特殊的感情。

但,为什么,自己的情绪总是受钳于祁馨,看到她对自己不再在乎,自己却是那么失落;面对她每次的质问,他都会变得更外急躁;而当祁馨不在自己身边的时候,他就会时不时陷入思念她的情绪中去,一向冷静自持的他,竟然为了这个女人而变得喜怒无常!

爱他?这两个字令祁馨一愣,一时之间,她竟忘了原先的怒气,整个人陷入恍惚中。

爱?祁馨从来没有仔细考虑过这个问题,即使是那天在游艇会上所说的话,也是她为了保护宣子扬而说得,但今天,面对这个问题,她该如何拷问自己的内心?

宣子扬是她的未婚夫,照理来说,她应该很爱、很爱他。

尤其是被凌少堂狠狠伤害之后,满身伤痕的祁馨遇到了温文尔雅的宣子扬,他用细心、耐心和善解人意抚平自己受伤的心灵。

宣子扬跟凌少堂完全是两种类型的男人,跟他在一起,祁馨会觉得很舒服,就像春风佛面般,一切不愉快都会被他的温柔拂去。

但,再次遇见凌少堂,又被他强迫当了他的情妇后,为何她并没有想像中那么难以和宣子扬分开?

难道……她对宣子扬的感情,只是喜欢和感激,而不算是“爱”?

祁馨顿时觉得好混乱,也好震惊。为何到了这一刻,她才认认真真地正视到这个问题──她真的爱宣子扬吗?

在这两年中,宣子扬追她追得很勤快,再加上他的关怀细致,所以渐渐地,她也被他打动了。当他向自己求婚时,她的脑海中只是瞬间闪过凌少堂冷峻的身影,然后,也并没有异议地答应了。

因为,潜意识中,宣子扬温和的人品是符合她生活的标准的,如果宣子扬如凌少堂般的性格,那她也绝对不会再步上两年前的后尘。

那种爱太苦了、太辛酸,也太残酷了!

所以,她不要自己爱得太激狂,越是轰轰烈烈的爱情,就越具有杀伤力。她只想拥有一份细水长流的感情,平淡地过一生就好。

她不要辛苦到每晚做梦都要有现实来阻碍!

然而,凌少堂在两年后又重新出现在自己面前,这个邪狂的男子,不顾她对他的恨,就这样自私而又强硬地将自己留在身边,又让她重新回到了提心吊胆的世界。

但,心却总是因为他无意间流露出的关心和紧张而变得迷失……

爱情……不应该是平静无波的吧?

也许,其中应该有激情、有疯狂、有非卿不可的执著、有生死相许的疑恋!

真正的爱也许会带来苦难和泪水,但,只要尝过一口爱情的滋味,便会令人耽溺其中,无法自拔!

就像是凌少堂霸道的吻和强健的怀抱……

是不是这样?

祁馨怔怔地看着眼前这个盛气凌人的男人,他霸气飞扬的眉、他犀利的眼、他刚毅方正的下巴……

……本章完结,下一章“:爱伤 第六节 完完全全地成为我的女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