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总裁的绝爱妻(全本) [目录] > 第68章::爱伤 第七节 不眠不休

《总裁的绝爱妻(全本)》

第68章:爱伤 第七节 不眠不休

古刹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激情过后,凌少堂望着昏睡过去的祁馨,心疼地将她抱起,轻轻放在床上。

自己怎么了?今天为什么会这般盛怒?

他一向不是只在乎她的身子吗?为什么看见她的泪会这般心碎,而当她情不自禁发出曼妙的声音时,他就会忍不住一遍又一遍得要她?

凌少堂坐在床边,手指抚过祁馨因刚刚激情而未褪的红晕,湿漉的长发上有着他与她的味道,他就是要这样,就是要她这样完全没有保留地臣服于他!他就是要她身上只有他的气息!

不禁如此,他还要她时刻留在自己身边。

当他站起身后,祁馨渐渐恢复意识,听到他拉上长裤拉链的声音,然后,一道喑哑的嗓音也跟著响起:

“冯妈,我现在要回公司处理一些事情,等到馨儿自然醒再把晚餐端到房间来!”

“是,大少爷!”冯妈在内线的另一端毕恭毕敬地回答。

说完,便收了线,看了看仍旧闭着双眼的祁馨,俯身吻了一下她光洁的额头,走出了房间。

祁馨缓缓地睁开了双眼,泪水滑下她的脸庞,她好恨他!但她更恨自已……

她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悲哀也最无耻的女人,为何这么恨他,还拒绝不了他?

她深深的眸光中满是悲哀,浑身更是酸痛,她感到头好晕。她好恨自己为何拒绝不了这恶魔般的男人?她该怎么办?该怎么办才能管住自己,并远远地逃离这恶魔?

翌日

祁馨恍恍惚惚地躺在床上,她感觉自己轻飘飘的,像朵云彩似的。

“怎么会这样?”

凌少堂的大手轻轻抚过祁馨发烫的小脸,声音中含着愠怒,但目光却流露出万般心疼和怜惜。

冯妈看着躺在床榻之上的祁馨,也心生怜惜,当她发现大少爷追问时,马上回答:

“大少爷,你出国的这段期间,祁小姐她总是没有胃口,还经常坐在喷水池旁边,要不就到花园中,一待就待一整天!原本就受过海水寒凉的身子,这样一来更是吃不消了!”

凌少堂眼中闪过一阵心痛的神色,为什么?她在失神地想些什么?难道是在思念那个宣子扬吗?还是——会对自己有些思念?

为什么不会好好照顾自己?坐在喷池旁边,一定会染上风寒的,难道她不知道吗?

而自己昨天竟然没看到她的异常,还那么强硬地对她,甚至是贪婪地一次又一次要着她,来满足这几天对她的思念。

该死!真是该死!

如果昨天不是急着回公司处理事物,而是留在她身边,她今天也不会病得这么严重!

“大少爷,对不起,是我的失职,我竟然没有发觉到祁小姐她——”

凌少堂扬了扬手,打断了冯妈的内疚。

“我没有怪你!”他低低嗓音中透着权威,其实,他是怪自己!

他将深眸锁在祁馨毫无生气的脸上。

“少爷,药煎好了。”

“端进来。”凌少堂威严的声音响起。

“是。”下人恭敬地进入室内。

“把药放下,你可以出去了。”

“是。”

“冯妈,你也出去忙其他的事情吧!顺便为馨儿准备一些补身体的食物!”凌少堂头也不抬,深眸凝视着床榻之上的祁馨。

“是!”

待冯妈和下人都退去后,凌少堂轻轻扶起昏昏欲睡的祁馨,虽然私人医生已经来过了,而且还为她扎了针,但她仍旧是毫无起色,可能这般严重也是跟她在游艇会上落水有一定关系,虽说她肩上的伤口好了,但是体内的寒气并没有完全驱散。

凌少堂眼中一阵心疼,自己为什么没有好好照顾她呢?

他将祁馨依靠子自己身上,俊冷的脸颊紧紧贴住祁馨发烫的额头,当他看见她细细的汗珠渗出时,连忙拿起干净的手绢,细心地为她拭去薄汗……

紧接着,凌少堂拿起床头旁边的药碗,小心翼翼地喂她喝下药汁。

“唔——咳——咳——”因重感冒而一直昏睡的祁馨舌尖一触及苦涩的药汁,身体产生本能抵触反映,然后药汁猛然呛进气管中,引起她一阵猛烈的咳嗽。

凌少堂眼中一慌,连忙将药碗放在一旁,力道适中地帮助祁馨抚拍着后背。

慢慢地,祁馨咳出一些药汁,恢复了正常的呼吸,气息开始变得平缓,但,仍旧是毫无意识地将头靠在凌少堂身上。

凌少堂望着祁馨苍白的小脸,目光复杂而深凝。

他用手帕轻轻拭去祁馨嘴角边的药汁,随后,转身,反手拿起药碗仰头灌下,再捧起她的脸,嘴对嘴慢慢地将浓稠的药汁哺渡到她的嘴里。

苦涩的药汁一点一点地喂进了祁馨的口中,一滴没有浪费,他竟然发现自己很贪恋她的唇香。

他恋恋不舍地将祁馨平放在床上,细心地为她盖好被子,待看她没有任何异常的时候,然后随手将桌上的文件拿起,一边观察祁馨的状况,一边有些心神不宁地处理公事。

彻夜,祁馨的状况也不见太过好转,而体温也是忽高忽低的。

主卧室中的灯亮了整夜,而凌少堂也是不眠不休地看护着祁馨,不断地为她擦拭汗珠,或者是测量体温。

……本章完结,下一章“:爱伤 第八节 折磨”↓↓↓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