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契丹烈爱 [目录] > 第16章:复仇卷: 风住尘香花已尽(16)

《契丹烈爱》

第16章复仇卷: 风住尘香花已尽(16)

纳兰静语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阴暗潮湿的地牢,这里就是契丹奴隶们住的地方吗?

楚依坐在地上,紧紧的侧身靠着发酶的墙壁,看着地上发臭的积水还有爬来爬去的虫子。抬眼看向门外走过来的人,是看管奴隶的一个牢管,他斜眼倪了一眼坐在最角落里的楚依,本是狰狞的脸上硬生生的挤出来两条可怕的笑纹,他搓了搓手掌走到楚依面前,单手挑起楚依苍白的小下巴,,满眼yin邪的看着她:“没想到上头居然会分下来这么一个小美人儿啊!”

楚依吓的脸色瞬间越加苍白,她怎么忘了,在这种奴隶制的国家,自己所要遭受的不仅仅是身上和灵魂上的痛楚,还有还有这些可怕的男人,这些似乎没有人管制的男人。天呐!楚依连忙向后缩了缩,心里却知道这样无济于事。

“小美人儿,怕什么?跟着我,以后可以让你少干些活,天天伺候我就可以了!怎么样?这么漂亮的美人儿去干活被太阳晒着太可惜了!”那牢管看出来楚依的畏惧,便本加厉的摸上了楚依的脸。

“啊!”楚依因为他的碰触大叫了出来,老天爷求求你,让我受什么样的痛苦都可以,但是这个不行,不可以,她要干干净净的活着啊!

“叫什叫?少他妈敬酒不吃吃罚酒,只是摸一下又没怎么样呢,再叫老子撕了你!”那牢管向外边看了一眼,见没有人注意到,便恶狠狠转回头瞪着楚衣。“你答不答应也得跟着我了!”说完,得意的yín笑着,大手伸到楚依胸前开始摸索。

“啊!你滚开!”楚依连滚带爬的向一旁逃去。

“该死的女人!老子不是告诉你不要叫了吗?”牢管一把揪住楚依的衣服,大手一使劲,衣服就被撕了开,背上那条恐怖的血痕赫然的暴露在空气中。

“放开我!放开我!”楚依顾不得背上的疼痛,挣扎的要起身跑开,但是一个女人的力量根本就抵不过一个野蛮的男人,更何况她现在能有力气站起来就不错了。

“妈的!”牢管不顾她的挣扎,扯过她,狠狠的一个巴掌煽了下去。

脑中嗡嗡作响,楚依感觉到有血顺着嘴角正缓缓的流下,脑子被打子有些混沌不清。她强力的保持着镇定,紧紧的看着眼前这个自己自顾自的脱衣服的恶心的男解人。她突然在心中冷笑一下,看来她是要命绝如此了。

“刚刚不是叫嘛?一会儿接着叫,妈的,叫的越大声越好!”牢管看了一眼外边已经没人了,邪恶的笑着看着被他压在身下的漂亮女人。

楚依闭上眼前,牙关紧紧的闭着,她在等,等这个男人如果真的要非理她的时候,她就咬舌自尽!

那牢管满足的轻叹出声,然后狂暴的低下身子就要闪上楚依的唇,楚依突然张张眼,狠狠的看着他,然后张开嘴,使劲的咬下。

就在这一瞬间,外边有了响动,那牢管连忙站起身,低下头瞪着呆呆的睁大了眼睛看着上方的人儿,唾了一口,转身离开。

眼泪顺着眼角一滴一滴的落下,只差这么一瞬间,楚依差一点自己了解了自己的生命。她狼狈的坐起身,低下头将半裸的衣服整理好,坐回墙边紧紧的贴着墙壁,颤抖的身子在显示着她极度的恐惧。

门外突然走进来几个人,每一个人身上的衣服都破破烂烂的,和楚依现在身上所穿的一样,她回过神看着他们走了过来,有男有女,像是不同民族的人,有中原的,但似乎也有契丹的人,还有一些她分不出来是哪里的人。他们见到一个陌生的女人靠在墙角,无所谓的都坐下身,打量了她一眼,便都闭上眼睛打算睡觉。楚依惊讶的看着他们,他们也都是奴隶吗?看看天色,已经接近子时,这些人应该都是刚刚干完活才回来的吧。看着他们男男女女脸上皆是疲惫的神色,她不由得难过起来,奴隶?晚上这么晚才回来,一看他们的样子就知道他们并没有吃到晚饭。

有一个差不多十三四岁的小女孩走了过来,蹲到楚依面前好奇的看着她。

楚依看着面前这个灰头土脸的女孩子,坐直身子,怜惜的帮她擦了擦脸,轻声问:“怎么不去睡觉?”

“你是新来的吗?”小女孩笑嘻嘻的看着她。

“是啊!”楚依知道,刚才那牢管之所以放过她,应该是因为这些人回来了,他不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做孽。又或许是她想的太天真了,也许那牢头是有别的事情。

小女孩儿上下打量着楚依:“好漂亮的奴隶姐姐,可是你身上的伤很多啊!你怎么了?”

“我……”楚依苦笑,不知如何回答。

“嘿嘿,我叫瓦佳!”小瓦佳的小女孩儿闪着灵动的大眼看着楚依黯然的眼睛:“你叫什么名子呀?”

“我叫依儿。”楚依低下头,轻轻的说着自己曾经被人叫了十七年的名子,这是她的小名,宠爱她的人都这么叫着她。可是,仅仅几天的时间,加变国变,已经再也没有人这样的叫过她了。

“依儿姐姐,你是中原人吗?”瓦佳坐到她身旁和楚依靠在一起,两个人用着自己的身体互相取暖,这里太潮湿了,到了夜晚寒气逼人。

“是啊,我是中原人……”楚依双臂环住自己曲起的腿,将下巴放在胳膊上,双眼虽然看着前边黑糊糊的地面,可是却没有焦距。她在看,她在回忆,回忆在中原时的一切。

瓦佳看着楚依,知道她不开心。可是有什么办法,每一个到这里的人有几个能活着出去的,又有几个能高兴的起来的?她生在这里,从出生的那天开始就是一个小奴隶,十多年都过来了,她很庆幸自己没有死,但是看着面前这个柔弱的依儿姐姐,她却不知要说什么,只能紧紧的靠着她,相互取暖。

……本章完结,下一章“复仇卷: 风住尘香花已尽(17)”↓↓↓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