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契丹烈爱 [目录] > 第198章:精华评论(1)

《契丹烈爱》

第198章精华评论(1)

纳兰静语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巫山蕉下客评《契丹小倔奴》

此书的结构上还是让我耳目一新,在选材上虽然是一个大众的题材,但新颖的手法和细致入微的心理描写还是让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想这也是很多读者追捧的原因,在我看了三遍之后,我还是将我的体会说一下。

首先是主角刘楚衣:一个中原豪门的千金,娇艳的象一个让人不忍碰触的茉莉花,那种清纯让我心动,她的生活可以是无忧无虑的,那份天真如同一泓山泉清澈见底,可偏偏有一个暴虐成性的哥哥,为她埋下了祸根,幼时的她见到耶律德光的血仇,她用一个鸳鸯扣送给了这个将要给她无尽苦难的人,年幼的刘楚衣用一种近乎幼稚的方法去平复哥哥的恶果,我还沉浸在那种单纯的时候,笔锋一转,她的苦难就这样瞬间到来了,就如同刚刚含苞待放的花蕾被一阵狂风暴雨摧残,让我的心里一阵紧搐,她身上的被抽打的体无完肤的时候,都为他的生命捏一把汗,一个自小就被娇宠的女孩,一下接触到了这样的残酷,她能活下去吗?

一个娇嫩的女孩,上天赋予了旺盛的生命力,(呵呵呵是静静你赋予的才对)我此时只能沉思,生命真的是一个种子,不管怎样的苦楚她总能萌发,何况她还背负了血海深仇这样这样沉重的枷锁,她拥有刺杀仇人的机会却被一念之间的不忍给丧失了,她一次次的被毒打被羞辱,我却没有看到在剧痛面前的哭嚎,反而是她那种不在乎的笑,一种让人心碎的笑。她只是咬紧了原本柔嫩的双唇,任凭流出血丝,她成为奴隶赤着小脚去背负石块,我曾经闭上眼睛去感受。痛,真的会是彻骨的痛。

每次看到这里除了怜悯和心痛,也就是期待她能解脱,特别是在校场被帮了三天,我但是的想法却是想让她死掉,让她脱离这种苦难,她还是活了,活的让人揪心。我不在想去感受那种悲苦,反而更去关注她生命里出现的奇迹,一个能救出她脱离苦难的人,最终我没有失望,他来了,一个穿白衣的男子,当她说:“你是天神吗?”我也在问,他是吗?一个能救她的天神。

就是那件白衣竟然成为了另一个苦难的开始,她的生命好像就是喜欢被残暴宠爱。她无力的挣扎想要保住那个最后属于她的东西,结果还是让人失望,她真的变得一无所有了,而这一场苦难也只是在耶律德光面前证明了她不是一个放荡的人而已,这除了让我一声叹息还能说什么?

也许她唯一拥有的就是美洛的友情,其实在开头不能算是友情,应该是同情,可是就是这个没有过多描述的友情,却让她更加牢固的被胁迫着,此时的友情却成了她更为沉重的负担,我不明白她为何不选择放弃,慢慢的一个想法在我的心头闪现,那也许是她最后能倚重的东西,可以用生命去守护的东西。

耶律德光:这个人给我的印象其实是一凡夫俗子,一个被仇恨蒙蔽心智的人,每次想用残暴的手段来平复他的仇恨,唯一让他没有痛下杀手的原因,就是当初那个将鸳鸯扣送给他时的那个小姑娘,在他的心里有当初那个女孩纯真的样子,而此时的楚衣依旧清纯,那份清纯却不幸的被他染上仇恨的阴影,这是他不愿面对的,他想憎恶楚衣的仇恨,却用一次次的残暴去加重这样的仇恨,他是个怯懦的人,只是用残暴来掩饰自己的软弱。

他的眼神充满的恶毒,一次次的忽略自己心底的那一丝怜悯的人性,此时的他就如同一头恶狼,疯狂的撕咬着楚衣,而楚衣在他的爪牙下连奋力挣扎的力量都没有,任由身体布满了伤痕。紧紧的咬着嘴唇,不在敌人面前去展现自己的软弱。

每次他的心里闪现当年的那个楚衣的时候,他对于楚衣的情愫就暗暗的滋长着,就如同是萌春的树芽,一但那天真正的来临,是没有任何力量能阻挡的,在最初的一次情感的表露就是看到楚衣身披的那件白色的外衣,他的内心开始出现极度的狂怒,在那时我也有一丝报复的快感,他的生命里开始有了一件让他在意的东西,尽管他还没有觉察,还在用我要慢慢的虐待你来掩饰,任由谁来看这都是一种借口。

一连三日的和蓝尔娜公主的淫乱,竟然是楚衣更加致命的伤害,饥饿,寒冷,捆绑,能活下来真的要靠上天的怜悯了。当他在校场抱着只剩下一口气的楚衣,我再次感到了耶律德光被虐心也是一种苦楚,尽管这种报复的代价是如此的巨大,当他知道救回楚衣的生命,他那松懈的心情再次出卖了他,心里点点滴滴的情感涌现,就如同在寒夜里点燃了一根火柴一样,尽管无法暖遍全身,但是有那一点点的光亮就足够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我期待着那种燎原。

当他捧着楚衣用一种很隐晦的方式在为她暖手的时候,他已经不自觉的开始将心底的情感化成了行动,在楚衣迷失在丛林里的时候,心里开始为她能逃出生天而加油,哪怕是饿死,哪怕是豺狼虎豹,都不是最惧怕的,可她偏偏遇到的是耶律德光的箭头,在耶律德光被她刺伤的时候,等来的并不是想以前的那样粗暴的虐待。

一次次的在楚衣身上发泄,让楚衣在痛苦中昏厥,却一次次的抱紧着她,他在用自己的方式来爱楚衣,被病痛缠身的楚衣,竟然被耶律德光贴心的照顾,在那一刻他也为自己戴上一个情感的枷锁,抗争是一个过程,驯服才是结局。耶律德光可以慢慢的品尝那种嗜心的痛。在他能直视自己内心真实的自己后,他才能慢慢的品尝那种痛苦。

朗木:其实他才是一个契丹的汉子,但是又比心目中的契丹汉子多了一些怜悯,这样的男人很少见,粗犷的外貌却敢于正视自己的真爱,他不屑于耶律德光的残暴,在等级制度森严的古代在言语和神色上对主子的不敬,都是一个灭九族的重罪,而他却表现了出来。最后还是耶律德光退让了,虽然退让的原因是,两人的友谊占有很大的成份,

他不能阻止耶律德光,却能用宽慰的眼神来表他深爱美洛,也用自己的行动换得了美洛,一句美洛她现在过的比你好,一个男人的柔情展现在大家的面前,一个文墨不多的人却有着侠骨柔情,他是个真正的男人。

美洛:一个宫女有着一个怜悯的心,就是为了不忍看着楚衣饿肚子,让自己惨遭一顿毒打,她是一个服侍别人的宫女,而她的角色就是一个对比,和楚衣的对比,她从开始就有一个男人用行为去呵护她,她可以说是幸运的,在早期她就拥有楚衣不敢奢望的保护,她没有给楚衣过多的关爱,却收获了楚衣更多的友情,在见到朗木的时候,楚衣恳求的却是,求求你,不要伤害美洛好吗。

她的出现成功的塑造了楚衣的性格,更好的铺垫了情节,她的戏份比起朗木更少,却更加反衬出楚衣磨难,她的遭遇可以说是命运的转折,也是那种经历雨后见彩虹的情感,不知道能不能在以后看到她的苦难,但是在这一刻相对于楚衣来说她是幸福的。

太子倍:一个契丹的太子,他的表面有着中原文人的儒雅,他却没有一个直爽的性格,楚衣的眼睛深深的吸引着他,他被接近昏迷的楚衣成为天神,我却对这个神充满了失望,在将楚衣抛到了蝴蝶泉里的时候,他目睹了她遍布全身的伤痕,虽将自己的衣物送给了楚衣,可是他并没有执着的带走楚衣,若要是耶律德光的性格他是不会任由一个自己喜欢的女孩在回到地牢里,去陪伴自己的朋友。

楚衣为此而**,这不能不说是他不够坚持才促成的,身份的显贵让他只是有着浮华的外表,他可以说收获了很多楚衣的情感,我不知道他们到情感能走多远,我不会去看好他们,这样的男人也许他给予楚衣的伤,不会亚于耶律德光。这也是我的个人猜测而已。

今天的评论到此是一个段落,我想很多人对于这本书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在今后的章节里再有多少离奇,就不得而知了,书中人物性格的塑造还是很成功的,在说下去会有很多人呕吐了,更有了拍马之嫌,我在这里胡说一气,也只是片面的,还请大大见谅。我本不追文,为此书破例。

纳为宠妃锁深墙,

兰芝吐蕊馨宫商。

静心研磨画山河,

语出韬略动君王。

一首藏头拙诗赠纳兰静语,望你能再接再厉,用你的文笔来展现多彩的篇章。

雁冰于十二月三十日凌晨两点

这已经是本小说最后一章了喔!点这里查看更多精彩的言情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