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契丹烈爱 [目录] > 第2章:复仇卷: 风住尘香花已尽(1)

《契丹烈爱》

第2章复仇卷: 风住尘香花已尽(1)

纳兰静语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耶律德光站在尸洪遍野般的刘府中院,看着四周的火光,听着痛哭哀求和惨叫,心中快意渐深,紧闭的双唇微微弯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低下头看着刘守光拖着已被砍断的双腿爬了过来,所到之处皆留下满地的鲜血。见者无不转头离开,跟着耶律德光一起来的人都知道他压在心底多年的仇恨,今天终于血洗了这刘家,现在耶律德光面对着这害死他未婚妻的敌人,没有人敢去看一下,也没有人敢问,他究竟要怎么处置脚下的人。

“求……求求你救救我……”刘守光爬到耶律德光脚下,沾满鲜血的手颤抖的抬起,拉住他的裤腿,大声的哭嚎着:“救救我,不要杀我!!!”

耶律德光笑了出来,看着脚下那已经断了双腿却还是爬过来在他脚下央求的人,觉得他的双手很恶心,一个抬腿将他踢离六七米之远。刘守光还是不死心的慢慢爬了回来,爬在地上,央求的看着他:“我刘家与你们契丹人无怨无仇,为什么要血洗我全家?现在我腿都没有了,就不能放过我嘛?”

“放过?”耶律德光冷笑着蹲下身,看着满脸带血,极为恐怖的脸:“你当初怎么就没有想过要放过被你害死的人?”

刘守光惊恐的看着他:“谁?你说是谁?”恨他的人是无处不在,他自己知道,但是因刘家势力强大,就算他害了很多人至今也没人敢动他分毫,眼前这个陌生的契丹人,为什么,为什么要说么说?

“果然!听闻你父子无少长皆屠之,清水为之不流,全燕州的百姓都唾弃至极,你们两人暴虐成性,今天我耶律德光也算是为你们中原除一大害了!”耶律德光阴森的笑着。

“你到底是谁?”刘守光自知自己没有继续话下去的可能,但是对于面前这个契丹人,他真的是一点印象都没有。就算是死,他也总要死个明白吧!

“我的未婚妻随我来中原游玩时,趁我不在被你掳走你奸杀,五年了,刘守光!我知道你不会记得,对你来说那只是一个女人而己,但是我要告诉你,就是因为她。这下你可死得瞑目?”说着,耶律德光站起身,抬起脚狠狠的踩到刘守光的背上。

刘守光吃痛的被踩在地上,脑中急切的搜索五年前的记忆,的确,五年前他在一家客栈门口看到一个级水灵的姑娘,虽看起来不太像中原人,但色急攻心的他还是找人将她带了回来强*了一顿,那女人不从,他就狠心的栓住她,却没想到她身体那么差,玩几下就断气了!

“在回忆?”

四周依然在惨叫声连绵不绝,就连孩童也没有放过,孩子的哭叫,男人女人的惊呼声不绝于耳。身上传来耶律德光冷冷的声音,刘守光终于认命的低下头:“你杀了我吧,反正我现在也已经生不如死!”他怕死,极怕,但是现在双腿已断,府中被杀了个精光,就算是活着,也要趴着出去要饭才能苟且的活。既然这样,倒不如给个痛快让他一死。

“哦?”耶律德光笑了一下,眼里闪着痛恨的光彩,脚下这个男人,他真想杀之而后快。但不可以,现在不能杀了他,他要看着他痛苦,要看着他活生生的受罪要他生不如死。“只可惜,我现在还不能满足你!我要你生不如死!”他笑着,转身叫来侍从,将他抬了下去,顺便交代着要看好他,不可以让他寻死!

整座刘府,如阎王路过一般,从此没落。但因刘家父子刘仁恭和刘守光一直作恶多端,就算整府被血洗,无人生还,也没有人好心的去报官。在百姓的嘴里,都是拜着菩萨说着感谢,说着他们是罪有应得。

“元帅!刘府里已无一人,查过族谱只有剩两人存活!”耶律德光身后传来一个人的声音。

他转过身,看向眼前的男人:“朗木,除了刘守光被监管起来,还有谁活着?”不可以,不可以有一个人存活!

“回元帅,是刘家的二小姐,名为刘楚依,被皇宫的人接走,据说是入宫为妃,已经走了两天了。”朗木恭敬的看着眼前的耶律德光,这是他们的天下兵马大元帅,是他们契丹国最最英勇的二皇子。他心里隐藏了多年的仇恨,今天终于实现了他要血洗刘家的承诺。心里不仅对那个两天前入宫的刘依儿感慨一下,说她是命大呢还是什么?居然刚刚离开……

“皇宫?”耶律德光皱眉,刘家的二女儿?还真是命大,居然这么巧合的刚刚离开两天?怎么可以让刘家有任何人可以享福?那兰若呢?兰若就枉死了吗?不行,他必须经赶尽杀绝,然后让刘守光独自活在这个世界上任他折磨至死。

“是的,两天前被接走,今天应该是刚刚进宫!”朗木如实以答,看着耶律德光的神色,他已猜到他们看来是要和他走一趟中原皇宫了。

“通知所有人,今日先休息,明日让炼鹰组随我入中原皇宫!”耶律德光冷笑着看向刘府的火光。

“听说皇宫近日守备森严,中原正有一军叫赵框胤领头的人造反,也许我们明天可以趁着动乱的空档进皇宫,且不伤我们一人一兵!”郎木说。

耶律德光大声的笑了出来,走过去拍了拍朗木的肩膀:“好!生我者父母,知我者朗木也!”

“元帅,您可别像太子那样文绉绉的,朗木受不了!”朗木嘴上虽恭敬的说着,但脸上早已笑了出来:“您是不是被太子带坏了?竟也说起来中原的酸话!”

耶律德光低头笑了笑,然后正色的看着朗木:“一定找人看好了刘守光,绝对要让他活着。我是怎么想的,你应该知道!”

“是,朗木遵命!”朗木抱起拳,看向耶律德光点头淡笑,轻松的呼了口气。看来元帅应该是可以回到五年前那个风流倜傥的二皇子了,这五年来他的快乐好像是消失了,只是一味的操兵训练,征战各国,将契丹国日渐壮大。但是他要的不是契丹王的肯定,也不是要的什么太子之位。他一直以来,都只是要一个可以挥军南下的理由。现如今达成了,他也报了仇,真希望曾经那个和善狂浪的二皇子可以回来,别再这样把自己冰冻下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复仇卷: 风住尘香花已尽(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