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契丹烈爱 [目录] > 第43章:战争卷: 战鼓擂生死难猜(9)

《契丹烈爱》

第43章战争卷: 战鼓擂生死难猜(9)

纳兰静语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看着楚依低着头像个受气包似的不出声任由他摸她的伤口,心里没来由的一疼,最近也不知是什么了,时常会想起五年前楚依那双活泼不经世事的双眼,如果她不是刘家的女儿,或许他会把她当做珍宝一样保护起来,只为了留住她那双快乐的双眼。但是现在,她的身份,却只能被他一次次伤害。他是个男人,当然知道自己在这样一个才十七岁儿的女孩儿身上都做了什么,他几乎是将她所有的所有都剥夺了,甚至连死的权利都没有留给她。

他承认,他在心里对她是有怜惜的,甚至感觉自己几乎变态的想在对她的身上一次次的折磨下找寻一些自己很久没有遇到或者说是这一生都没有感觉到的东西。但是这一切太扑朔迷离了。刚刚在进账时,看到楚依蜷缩在角落的地上,双臂紧紧的环住自己的双肩,也许在她的梦里,有着很多美好的东西吧。再怎么想残忍的对她,看着她生病的时候在梦里微笑,他也不忍心打破,将她的外衣褪去,轻轻的抱着她睡在床上,看着她的睡颜。如果不是生病,想必她又会哭着醒来,不会这么平静,甚至唇边还带着一抹天真的笑。

他不知她梦到了什么,只是知道那是一个他无法触摸到的地方,他是剥夺了她一切的人,她那最后一点点的快乐,他自知不应该闯处。

楚依抬眼看着耶律德光的双眼在她脖子上一条最深的伤口上停了半天,手指也在那上边轻轻的抚摸了半天,身子被他弄的一阵阵的颤栗,不是情yù,也不是害怕,只是感觉有一些莫名的东西环绕在耶律德光的周身,让她有些呆楞。

耶律德光碰触到楚依的视线,收回手,自怀里取出一个白色的瓷瓶扔到她怀里,然后站起身低声说:“虽然你很美味,但是天天对着一个满身伤疤的女人共享云雨之欢实在是让人倒尽胃口!”

楚依体会了他的意思,低下头看着手中那个白色的瓷瓶,这个,能让她的伤口愈合而且不会留下疤痕吗?但是,这样他就更有理由强迫自己和他做那种事了呀。

“不要耍你的小心思,若你故意违抗我的话,聪明如你,想必知道我会用什么样的方式让你比死还难受!”耶律德光走到另一侧的塌上,甩下这么一句话便再也不看她,径自从袖子里拿出一个羊皮卷观看了起来。那是这次的军事机密图,刚刚朗木接到探子送来的敌方的机密图的时候就直接呈给了他,和一些主要将领开过这次的军机会议后,他才有时间回来仔细的研究敌方的作战计划。

“卑鄙!”楚依紧紧纂着手里的瓷瓶,她知道他刚刚那话的意思,又是拿那些人的性命来威胁于她。

耶律德光略抬了眼扫了床上的人儿一眼,仍旧面无表情的继续看着手里的羊皮卷。

楚依坐在床上,耶律德光就坐在对面的塌上,这要她怎么把这药涂在自己身上。当着他的面脱光了?这她可做不来,以前都是被强迫的撕开衣服,现在让她自己脱衣服她可不干。

就这样僵持了能有一个时辰,耶律德光早已将羊皮卷收起改看兵书,而楚依还是坐在床上呆呆的看着手中的瓷瓶。军账里的烛光很明亮,但此时的账外却已是星光满天,嘈杂的和使命演练的声音已经不再,安静的有些诡异。偶尔有些草虫的唧唧声在账外长嘶,但却影响不到人心,只是越来越能反射出此时的安静而己。

“看样子你是打算要我帮你涂?”楚依正楞神间不知何时耶律德光已经走回到床边一双眼睛带着有些危险的感觉看着她。

“不用。”楚依低下头,将瓷瓶又纂紧了些。

……本章完结,下一章“战争卷: 战鼓擂生死难猜(10)”↓↓↓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