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契丹烈爱 [目录] > 第45章:战争卷: 战鼓擂生死难猜(11)

《契丹烈爱》

第45章战争卷: 战鼓擂生死难猜(11)

纳兰静语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外边有些冷,耶律德光收了收身上的披风,迎着风站立在离军账不远入的一处山丘上,注视着远方的炊烟,逼迫自己不再想楚依的事情。看来西夏的人已经得知了契丹发兵的消息,开始准备做战了。但是……

他想起那羊皮卷上所叙述的内容,西夏应该是走的东边的山路趁机偷袭,可是为什么在西边的方向还有敌国的营账在驻扎,而且有人煮饭,炊烟淼淼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元帅!”朗木同副帅诺达平走到耶律德光身后,恭敬的看着他略深沉的背影。

“怎么还不睡?”他转回身,说话间,虽看起来神采奕奕,但浓浓的疲惫却还是躲不出朗木和诺达平的眼睛。

“属下见元帅站在这里似乎在观察地方阵营,所以叫诺达平一起过来看看,不知元帅看过我们在敌方的探子送来的那副羊皮卷有何想法?是不是要确定一下做战计划?”朗木上前一步,也看向远处的炊烟。他此次是左将军,所以有很多战事的情况都要和两位元帅一起商讨。

耶律德光深叹了口气,看了一眼诺达平,又看了一眼朗木:“你们两个怎么觉得?”

“这此西夏似乎不止是想吞并东丹国这么简单,我看了一下羊皮卷上他们的大军部属,似乎有些离奇。”诺达平淡淡的开口。

“这次他们多少人?”耶律德光问。

“敌军七万。”诺达平一边说一边皱着眉:“此次咱们只派了五万人,依照我契丹勇士们的杀敌情况绰绰有余,可是,他们似乎还备了三万的兵马驻扎在西方的紫湖畔,那边的炊烟相必元帅也看见了,不知道他们是想做什么!”

“也许是援军吧!”朗木想了想,却也不是很确定。

“不像!”耶律德光又看向西边的地方,那边是东丹与西夏的一个交界处,有一条很大的湖,这里的百姓称那湖为紫湖,多年来从未有人在那里行走过,因为湖中心太大,北方的风又大,根本无法行船,但是那些西夏兵却驻扎在那里,就算是援兵也不应该在紫湖边上等着:“事蹊跷啊!”

“元帅的意思是?”诺达平也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看那些西夏兵似乎在那里很平静,并没有像在东边那些正在向这边来的敌军一样混身充满战虐的气息。

“先面对眼前的敌军吧,找些人时常在这里监视那些人的动向,看来西夏的人这次是不达目的不罢休,不再像曾经那么莽撞只知道打,原来也会用计了!”耶律德光冷笑一下:“不过我总会知道他们的计划的!”

“或许把事情往简单处想一想也没错。”诺达平摸了摸下巴,但看耶律德光似有些疲惫的意思,便淡笑了一下:“去好好休息吧!对方那么多人,我们还有场硬仗要打!能休息就休息,若你瘦得太多了,回去王后会扒了我和朗木的皮呢!”

耶律德光勾唇轻轻的拍了拍两个兄弟的肩膀:“我们三人这几年打过多少仗了?我似乎也没胖起来,怎么你们的皮还在呀?”

“这……”诺达平低下头笑着:“你还是回你账里休息去吧,美人在怀竟然跑出来吹冷风!真搞不懂你!”

耶律德光的脸黯了几分,却没有说什么,在那两人执意的推桑下无奈的向自己的军账走去。

“想必元帅就算回账了也不一定能好好休息!”朗木看着耶律德光的背影,意味深长的说。

“为什么?”诺达平前阵子刚从邻国出游回来,虽然对那个叫什么楚依的奴隶很好奇,但却也不太知道她是什么身份,只知道耶律德光对她似乎挺特别,但却和当年对萧兰若那样不太相同,也只能怪萧兰若命薄,死也就死了,却把耶律德光身上那些温暖也给带走了,不过他对那个小奴隶,可也真的是很特别。多少年了,他的军账里也没有一个女人可以什么也不做的就那么住着?记得以前,在行军打仗时,除了一些要服侍他的女奴或者中敌人送来的女人,也只是用完过后直接赶出来,但看那个叫楚依的小奴隶,似乎会住很久。

“说不清。”朗木耸了耸肩,两人看着耶律德光的背有,都富有深意的衣浅笑着。

感觉到账帘被揭起,有人走了进来。楚依就知道那是谁,本是坐在地上的身子微微向后挪了挪,不是怕他,而是想避开他冰冷的视线和他身上那专属于他的气息。

耶律德光冷眼看着楚依身上用那件黑色的披风,看来她还是知道些好逮,知道涂完药后不能穿衣服,那又何必还用披风遮挡着?不理会她坐在地上扭头不看他的样子,踏步走到床边将床上那件之前被他扯下来的楚依的白色里衣扔到一旁,再不管坐在地上的人儿,翻了个身就要睡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战争卷: 战鼓擂生死难猜(1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