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契丹烈爱 [目录] > 第47章:战争卷: 战鼓擂生死难猜(13)

《契丹烈爱》

第47章战争卷: 战鼓擂生死难猜(13)

纳兰静语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怎么突然这么乖?”耶律德光动也未动,背对着楚依沉声问着。

楚依没有回答,继续机械的擦着他的背,她当然是希望自己看起来乖一些,这样他就可以少了戒心,也许可以就可以趁机逃走了!

“不要只擦一个地方!”

“肩膀!”

“换另一边!”

“你究竟会不会擦?!!”

耶律德光突然觉得自己是自找罪受,无奈的再次出声:“前边!”

楚依很听话的走到前边,伸手擦洗着耶律德光的胸膛,仿佛眼下只是一只木幢,或者只是一个任她擦洗的古玩一样。

耶律德光很讨厌这种感觉,看向她黯然无光的眼里,心里郁结的扯下她在他胸前拿着抹布乱抹的手,明明是温热的水,怎么她拿着抹布的手却还这么冰凉。楚依径自在想着该怎么逃走的事,根本没注意到耶律德光打量的眼神,只是挣脱开他的手,继续在他胸前乱抹。耶律德光有些烦燥,再一次扯下她的手,看着她楞楞的样子仿佛是被谁给将灵魂抽走了一样,心中一痛,抬手揽住她细嫩的脖子狠狠的吻上她的小嘴。

楚依被这突如其来的吻惊的回过神,第一反映是挣扎,却在即将挣扎的瞬间老实了下来,没有看向他的眼睛,顺从的闭上眼任他吻着。见她顺从了下来,耶律德光更加加深了这个吻,直到两人几乎都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才将她放开,推到一旁,自己胡乱的擦洗了一下身子便跨出浴桶擦了擦身子套上新的里衣。

转身看着因为他一推而不小心跌坐在地上的楚依,他微微皱眉,自己刚刚没怎么太用力,她怎么看似是没力气站起来的样子?

“你怎么了?”压低了声音,他走上前低头看着她。

楚依收了一下身上的披风,假装抖瑟了一下:“没事,病还没有完全好而己。”

耶律德光这才想起她昨天还在发着烧,便不再逼迫她什么,叹了口气走回塌边躺下,翻了个身背对着楚依:“去床上躺着吧,本王讨厌病恹恹的女奴,那只会让本王提不起兴致!”

楚依缓缓站起身看向耶律德光躺在塌上的身影,心中划过一道不知是因为什么东西,有些不舒服,却也有些淡淡的暖。看来,他并没有怀疑她是会逃走,也没有怀疑她的顺从是因为什么,那正好,明早找时间一定要离开这些人的视线!这样,自己就不能再威胁到美洛还有倍他们的生命了吧?

其实……楚依也躺到床上,却一直在看着耶律德光仿佛沉睡了的背影,如果她不是他杀妻仇人的妹妹,如果他不是杀了她全家的人,如果他不是狠狠的伤害她甚至剥夺了她最珍贵的贞操的男人,或许他并没有那么可恶。但是于她来说,他就是可恶的,甚至可憎,可恨!

第二天一早,耶律德光在楚依没有醒来的时候就已经离开了军账出去与各将领讨论作战计划和攻略大计。账外把守严谨,似乎就算他没有看出来她想逃跑的意思,但是对她的看守也没有放松。这一天,楚依没有找到机会逃出去。

第三天,耶律德光一夜没有回账,楚依觉得晚上就在逃跑最好的时候,想尽了办法想支开账外的那两个契丹士兵,虽然没有成功,却不知道自己已经打草惊蛇。

第四天,耶律德光回了军账,神情很疲惫,没有理会在一旁坐着的楚依,倒在床上就大睡了起来,他已经和那些人商讨了两夜,实在是累极。楚依找机会想逃走,却被耶律德光突然抓回怀里搂着睡了一整天。

第五天,西夏已经大举进攻,但契丹武士却极为英勇,诺达平将疲惫的耶律德光留给朗木找人照顾,然后独自带着契丹大军与西夏进行第一次的对战。双方平局而归,死伤各几千,契丹的营账处开始弥漫着紧张的气息。因为这次的西夏似乎是有备而来。

第六天,耶律德光与诺达平和朗木等人一起检阅契丹士兵,对着大军开会,一起喝鼓劲酒,契丹大军嘹亮的欢呼和口号声在军账不远处久久徘徊不散,楚依依然找不到空挡逃走。

第七天,楚依借着账外的士兵换班的空挡偷偷钻了出去,却不想被突然而至的朗木截住,将她请了回去。

第八天……

第九天……

她等了二十多天,身上的伤口随着最近常常抹那个药也好了很多,隐约还能看出一些痕迹,但要比曾经满身的血痕要顺眼许多。两方的战争似乎已经打的差不多了,契丹士兵们的欢呼声每天都会响起,就算她出不去也猜得出来契丹大胜,但似乎耶律德光他们的眼中并没有胜利的光芒,反而有着隐隐的担忧。

……本章完结,下一章“战争卷: 战鼓擂生死难猜(14)”↓↓↓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