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契丹烈爱 [目录] > 第49章:战争卷: 战鼓擂生死难猜(15)

《契丹烈爱》

第49章战争卷: 战鼓擂生死难猜(15)

纳兰静语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耶律德光抱着昏迷的楚依就这样的躺在广阔的大草原上整整一夜。凌晨,他将她的衣服穿戴好,然后抱着她骑上那已经安静下来的马,任她静静的在自己的怀里睡着。

他依然没有想清楚自己为何要这么恨,为什么连对她哥哥的恨也没有对她的恨来的深?从什么时候开始?是从当初在中原的皇宫里看着她任由那皇帝脱着她的衣服开始的?还是……五年前,就开始了?

楚依的脸上依然挂着泪痕,耶律德光走走停停,偶尔停下马来将身上的披风裹到她身上,偶尔又停下来擦着她在昏迷里还在流着的眼泪。走到走回军营前,楚依才缓缓睁开眼睛,双眼无神的看着抱着自己的男人。

见她已经醒了过来,耶律德光在心里松了好大一口气,就又扳起脸来不再看她。楚依渐渐回忆起自己昏迷前的一切,无神的大眼瞬间充满的惊恐和泪水,转头看着离得越来越近的军营,她连忙不顾自己被被耶律德光抱在马上就挣扎着要下去。

耶律德光被她晃的一个不稳,差一点就让她滑了下去,楚依的身子已经有一半坠于马下,另一只被他紧紧抓着的手却毫不留情的抓着他的胳膊,一道一道被指甲抓出来的血痕乍现在耶律德光的手臂上,但是他还是没有松手,只是冷冷的看着那个执意要挣脱的女人。

“你觉得以你的能力,逃得到哪儿去?”他冷笑。

“用不着你管,我放开我!”楚依死命的挣脱他,他是个恶魔,昨天被他在草地里狠狠的羞辱和伤害,她真的尝到了怕的滋味。她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结束的,只知道自己在承受不住终于昏了过去,她多么希望自己醒来后见到的是阎王或者是空无一人的空地,这样就代表她远离了这个可怕的人。但却依然是这个男人,他比阎王还恐怖,呆在他的身边比在地府还要恐怖!

“你放开!!!”楚依大哭大叫着,但是马还是带着他们进了军营,刚刚走进军营的门口,楚依惊恐的看着越来越进的军账,慌忙的张开嘴狠狠的咬了一口耶律德光的胳膊。耶律德光未察觉她的动作,却因手上突然的狠咬出于本能的将她甩到马下。

楚依被摔在地上,却忽略了身上的疼痛,狠狠的看了耶律德光一眼,转身又要逃出去。可是这里已经是军营了,契丹勇士们走了过来,拿着刀挡住她的去路。楚依从来没有感觉过这样的绝望,她哭到失声,看着那一个个手持利刃的人。她宁可死,她宁可死也不要再受那些的侮辱!她尖叫着奔向那持刀的人,目的不是去抢,她是冲着刀去的!既然如此,死了吧!死了就可以了!

耶律德光的心猛烈的抽dong了一下,跳下马将疯了一般的楚依拉进怀里。

“放开我!滚蛋!放开我!!!!!!!!”楚依哭叫着,手脚双双挣扎。

“你逃不出去的,何苦受罪!”耶律德光皱着眉,心里的疼痛越来越深,紧紧的揽着楚依的腰,人都说人在崩溃的边缘的时候,力气可以增大几百倍,现在他知道了,他感觉到了楚依的绝望,他突然怕了起来,不知道怕什么,反正他在怕!

“这里南边都是高山,东边是西夏未散的敌兵驻扎地,北边是回契丹的路,西边是一望无际的紫湖,你怎么逃?你逃得出去吗?”耶律德光捏着她瘦小的肩膀,看着这个在他怀中哭叫着拼死挣扎的小女人。他真的伤她这么深吗?既然已经将她逼到如此崩溃的边缘,那他的目的不就是达到了吗?为什么?为什么自己会难过?甚至比谁桶了他一刀还要难过!

楚依渐渐的不再哭闹,眼角带泪的冷眼看着紧紧环抱着他的耶律德光:“高山?就算是高山我爬了两年怎么也爬得回中原!就算是去了北边的契丹我也能找我想找的人,就算是西夏的士兵也没有你这个魔鬼可怕!就算是什么紫湖一望无际我也一样能找到船划过去!!!”

耶律德光忽略掉她那句“我也一样能找到想找的人”,他知道她说的是谁。

“紫湖上风大,不能行船!”感觉到她渐渐安静了下来,她稍稍将环在她身上的力气收了些。

“我不管它多大,只要我刘楚依活一天,我就会找砖瓦造桥!”楚依很累,双眼都几乎无神,但是她要离开,她一定要离开!

“造桥?!!!”刚刚赶来的朗木和诺达平皆一楞,然后双眼放光的看向同样楞住的耶律德光。

对啊,西夏那三万士兵有可能在紫湖上造桥啊,尽管紫湖很大,但是那么多人,不出一个月就能造出一坐跨到这边的大桥。耶律德光凛住双眼,将这一份突然而来的认识收进心里,然后专注的看着怀里那个又开始挣扎的女人。

“混蛋!放开!”楚依拼了命一般的打着耶律德光的胸口,见他没有放松的意思,低下头狠狠的咬住他的肩。

耶律德光将她甩开,楚依的身子因为根本没有力气,所以直接被甩倒在地上。耶律德光叹了口气想去扶她,这时,却有人突然急急的上报。

“元帅!西夏大军果真在造桥,紫湖白天大雾迷漫,夜晚漆黑的看不到一点东西,所以镇守的士兵没有发现异状,但刚刚有人回报,西夏士兵建造的桥已经造了一大半,估计在天黑之时就可以全部过来了!”

“果然!”耶律德光未扶到楚依,便站起身看向前来的小兵:“知道了!”然后转身看向四周围来的人还有朗木诺达平几位将领严声说:“迅速派兵到紫湖畔驻守,杀他西夏一个措手不及!”

“尊令!”所有人都兴致高昂的的挥手鼓舞起来。

“敌军派来人假意言和,请元帅速去斟夺!”朗木想了想,还是说出了口。刚刚敌人军营派了人来言和,但这边却突然知道西夏造桥准备偷袭的事,这事有变故,那来的那些言和的人当怎么处置?

“言和?耶律德光冷笑,看来西夏国还真不是一般的卑鄙!果然是想趁我军在被埋藏在胜利的喜悦中时来偷袭!我看看去,是谁这么不怕死!”

“这……”诺达平看了一眼坐卧在地上一脸凄然的楚依:“这个女奴怎么办?”

耶律德光闻言也皱起了眉,转头又看了一眼楚依,收拾了一下心头的难受,冷言道:“找人把她绑起来,不管用什么方式,别让她跑了!”说罢,转身和朗木等人就离开了这里。

楚依看着耶律德光的背影,在心里对自己一阵嘲笑……怎么的?自己一场逃跑和一句话,反倒让耶律德光和这些契丹士兵摆脱了一场被偷袭的危险?

笑话!这果然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老天,我刘楚依究竟欠了你什么?为什么,我想要谁死,谁死不了,我想要谁活,却一定要被我的生命威胁到他们的死活?不公平啊,不公平……

……本章完结,下一章“战争卷: 战鼓擂生死难猜(16)”↓↓↓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