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契丹烈爱 [目录] > 第5章:复仇卷: 风住尘香花已尽(4)

《契丹烈爱》

第5章复仇卷: 风住尘香花已尽(4)

纳兰静语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元帅,怎么处置她?”有人上前问道。

耶律德光抬起头看了看眼前的人,并未答话,只是抱起楚依然后站起身:“连夜回燕州,然后再回契丹!”

“不杀了她吗?”

耶律德光的手颤了一下,看了看怀里不省人世的人儿,狠狠的说:“先回燕州让她看到刘府血流成河后,我要看到她痛苦,然后再杀!”说罢,不容他们再继续问,大步往前走去。

门前停放着马车,耶律德光本是可以骑马前行,但是念在怀里这个女人,想了想,便抱着她进了马车,当已经开始上路时,将她轻轻放在软塌上,坐在一旁皱眉看着她的睡颜。

的确是一张美的惊人的脸蛋,但是他必须摧毁,现在就连他的美都是让他憎恨的源泉。刘家的人,再也没有幸福可言。就像是他们一天之内夺走了他的幸福一样。抬起头,紧紧的掐住她的脖子,越来越用力,她却没有反应一般,只是脸被憋的越来越红。就差一点,他就可以完全的掐断她的脖子,以绝后患,可是他却收了手。

他想起五年前那个小丫头站在他面前,告诉他,一定要快乐。就是现在眼前的这个人儿啊,为什么她要是刘家的女儿呢?如果不是,他一定会带着她回契丹,让她过着幸福的日子。但是现在,别说她本身那些,他完全是要剥夺她的幸福和生命啊。

他放任自己想着,就为了当初她的那句希望他快乐,就再让她多活一天吧。这样也好,他要看到她看着自己所有的亲人都在血泊里躺着,要看到她惊恐的眼睛,要看到她疯狂大叫,他要看到她那双无邪的眸子里闪出恨意。他要催毁,她不可以这么无邪,她要有恨,他要让她在恨中死去,他要她永不超生!

清晨,马车微微的晃动惊醒了沉睡中的楚依,她慌忙的坐起身,感觉到马车的震动,她以为她还在从燕州前往皇宫的车上。但,当她转头看向四周时,大叫一声退到角落里,一双含泪的眼睛看着坐在一旁正看书的耶律德光。

“你……你……”楚依语无伦次,昨夜的记忆全都回到脑子里。她不敢回想大哥的样子,甚至不敢回想耶律德光对她说的话。

耶律德光放下书,悠闲的看着缩在角落里的人儿,冷冷的笑了:“怎么?怕什么?”

“你……我、我……我怎么会在你的马车里?”楚依低声问,说真的,她是有些怕他,她怕他说的那些话,说什么她的家人都死了,不可能的。

“带你回燕州啊!”耶律德光瞥着她闪着泪光的眼睛,斥之以鼻,还以为是多奇怪的姑娘,到头来不还是一个爱哭的丫头!

“燕州?”楚依呆呆的看着他:“我家人是不是没有死?你昨天是不是骗我?”尽量让自己放宽心来,楚依略向前放松了一下身体,又臂环抱住曲起的双腿,将下巴放在膝盖上,一脸期盼的看着耶律德光。她想回燕州,她不想在皇宫里生活,既然他肯带她回燕州,那他应该是好人吧?昨天,那个哥哥,会不会是假的呢?她天真的想着。

耶律德光蹙眉看着她一脸期待的样子,突然觉得当她自己打破了自己的这种期盼时,会是多么有乐趣的一件事。于是,他没有回答,含着笑继续看书。大哥说的没错,中原的兵书的确不错,只可惜现在的中原人侍宠而娇,没人会在乎这些兵法,也没有人去学着运用。

或者他应该佩服一个中原人,那就是现在的皇帝赵框胤,听说他一夜之间已经黄袍加身被拥为中原的皇帝,听手下人来报,南唐后主李煜已自尽于宫内,赵框胤找人安葬了他的尸体,清理完皇宫的事后,他封国号为宋。看来中原要安定一阵子了,应该不会再有战乱,燕州目前属于大宋,估计刘家被血洗一事,无人会提及,毕竟刚刚定国,没有人会在意边镜小城发生的这种事,而且,还是恶灌满盈的刘家。

“元帅,到了!”马车外,朗木站在刘府门口,看着高高悬挂着的刘府匾额上挂着的血迹,叹了口气,也不知那个丫头看到这种样子,会不会疯掉。

到了?耶律德光看向眼前那双眸子里闪出的光彩,心中莫名的颤了一下,他居然会突然不忍心?这是他一手造成的,怎么会不忍心?他在心底嘲笑着自己,看着那明媚的身影不等他说话,便已经打开车帘,跳下马车。耶律德光连忙下了马车跟了过去,他要看着她,要看着她是怎样的痛苦。

眼前的人儿站在刘府门口,呆呆的看着上边那挂着鲜血的匾额。朗木站在一旁看着他,等着他开口告诉他,他下一步应该做什么。耶律德光不禁不悦的瞪了他一眼,跟了他这么多年的朗木,什么时候学得这么呆楞了!

出奇的平静,所有人都站在一旁,等着这位姑娘大哭出声,可是,居然是这么平静。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那人儿的脸惨白着,却是不哭不叫,缓步进入了刘府大院,朗木和耶律德光随之走了进去。楚依在一个一个的看着那些再也醒不过来的尸体,那些她从小到大的亲人,叔叔,爹爹,二娘,三娘……还有从小一直陪伴着她的丫环……她慢慢的走着,跨过一个一个的尸体。

耶律德光与朗木对望一眼,对楚依的安静感觉奇怪。却默不做声的继续跟着她走。

当楚依走到后院,跨过几个丫环和家丁的尸体,看到那个仅仅三岁的小侄儿时,双眼终于红了起来。太残忍了,真的太残忍了,连三岁的孩子都没有放过。他们居然这么残暴!她蹲下身,看着侄儿那小小的身躯倒在血泊之中,胸前还插着一把明晃晃的刀。

哭啊!哭出来叫出来啊!耶律德光看着那半蹲着的身影,皱着眉看向她眼前那个三岁的孩童。他确实有些不忍,但是当时仇恨蒙蔽了双眼,他会可怜他们,那刘守光呢?他想得到当时兰若被他压在身下痛苦的挣扎与哀求,为什么没有人放了她呢?

楚依轻轻抚摸着小侄儿早已冰凉的脸颊,那是刺骨的寒冷。眼神瞟到他身上的那把刀,恨了狠心,趁所有人没有注意的时候一使劲将刀子拔了出来。转过身大吼着向着耶律德光冲了过来。

“你这个魔鬼!!!”楚依血红的双眼,直视着耶律德光那毫不畏惧的双眼:“我要杀了你!”

当她冲过来时,耶律德光没有躲开,却是身旁的朗木挡过来打掉她手上的那把刀子,然后将她按倒在地。

见刺杀失败,楚依咬牙痛恨的看着眼前的那双脚,她恨死了,她真的想杀人,平生第一次想杀一个人却杀不成,居然是这么痛苦的事情!

“啊!!!你们这群魔鬼!!!!”楚依大哭着,被按在地上,根本起不来。

耶律德光因为她刚刚居然拿着刀了要杀他而震惊了那么一下。眼前被按在地上痛哭的女人,不是五年前那个要他快乐起来的孩子吗?怎么?她恨他了?她终于恨他了?

“哈哈哈哈……”耶律德光笑了出来,然后森冷的看着地上的女人,将她一把拉了起来,一只手掐住她因哭泣而颤抖的肩,一只手掐到她的脖子上,越收越紧。当他想到她刚刚拿着刀子过来时,眼里的恨意。不再是当初那个闪着光芒的眼眸时,他居然很痛。他恨她杀死了那个五年前要他快乐的女孩子……

当他看到楚依双眼渐渐无神,挣扎也越来越慢时,突然想到,那个五年前要他快乐的小女孩儿,是他自己亲手杀死了啊!他收回手,一把接住倒下去的女人。见她微喘着瞪着他。如果眼睛真的可以杀人,只怕他早已万箭穿心了。

“元帅!”因为刚刚楚依要杀害耶律德光,朗木不得不堤防了些,不管怎样,有想要杀害元帅之心的人,都留不得。

耶律德光抬头看着朗木,知道他在担心。但是,他又低下头看着那满眼痛恨的双眸,突然心里闪过一丝懊悔。但是懊悔什么呢?想到兰若那具冰冷的身子,他眼里的戾气加重,低头看着楚依,狠狠的说着:“想杀我?看样子也要像对你哥哥那样来好好的折磨你了!”

“元帅!不再在杀了?”朗木惊讶的看着耶律德光。

耶律德光面抬起手,狠狠的砸了一下楚依的后颈,见她已全然的晕过去后。便起起身将她甩到朗木怀里:“要杀,但不是现在!”

===========================================

这两章里有一些关于历史的东西,某静写的与历史有很大的出入,只是为了顺着小说的情节而写,给了一个背景。希望大家不要太在意这里的历史错误!(T__T)

……本章完结,下一章“复仇卷: 风住尘香花已尽(5)”↓↓↓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