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契丹烈爱 [目录] > 第52章:战争卷: 战鼓擂生死难猜(18)

《契丹烈爱》

第52章战争卷: 战鼓擂生死难猜(18)

纳兰静语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怎么样?还没出来?”诺达平看到朗木站在元帅的账外,没有要踏进去的意思。

“嗯,已经三天了!”朗木退后了一些,尽量让自己听不到里边的声音,然后拉着诺达平的胳膊问:“他不会真的迷恋上那个公主了吧?已经整整三天没出过军账了!”

“应该不会吧……”诺达平也皱着眉,担心的看着耶律德光的军账,以耶律德光的性格,他不可能看不出来那女人是用来迷惑他的:“估计他这是将计就计。”他肯定的说着。

“将计就计?”朗木双眼带着疑问的看着诺达平。

“是中原的兵书里写的,三十六计,朗木你该不会没看过吧?”诺达平笑了出来。

“哪里看过了?前一阵王让我帮他去太子那里找兵书,我给找到了几本,却是翻了很多书才找到,我可不想再看了,中原的话都太古板,看不进去!”朗木摇了摇手,一副避之惟恐不及的样子。

“哈哈……”诺达平笑着拍着朗木的肩,正想和他笑闹着,对面的帘子却揭开了。

这时耶律德光从军账里走了出来,见他两人在自己军账外边站着,笑着拍了拍身上少许的皱摺:“怎么都在外边等着?有什么事?”

“没事!”朗木见耶律德光出来了,顿时有了精神:“只是担心元帅有事!”

“我有什么事?”耶律德光好笑的看着诺达平和朗木股着脸似在憋着笑,假装的皱起眉:“不用猜想我这三天都在干什么,你们在外边听不到吗?”

“那个公主呢?还活着吗?”诺达平满脸戏谑。

“差点没气了,不过现在她应该没有精力来听我们的谈话。”清了清嗓子,耶律德光说。

“看来她和那个叫什么依儿的也没什么区别,估计等西夏的奸计被识破后,你也会把她绑在柱子上三天三夜!”诺达平不经心的笑着,和朗木对看了一眼,同时笑了出来。谁会想到我们伟大的南院大王,天下兵马大元帅会和一个女人三天三夜没下床呀?

“你说什么?”耶律德光的笑容顿时僵住,上前揪住诺达平的领子冷声问:“把谁绑在柱子上三天三夜?”一个不好的预感蹿进他的全身。

“这……”诺达平吓了一跳,好好的怎么发怒了?便也没有乱扯什么,直接实话实说:“不是你让他们把那个你的专用女奴绑在柱子上吗?都三天了,一点水米也没进,身上还天天被泼着凉水,我看她八成已经死了,连动都不动。”其实这事他也想来找耶律德光谈谈,看那一个姑娘被活生生的那么害死,实在是不人道,但是他一直在里边办事儿,也找不到机会和他说呀。

“该死的!”耶律德光咒骂了一声,放开诺达平的领子,沉声问:“她给绑在哪里了?”

“喏!”诺达向右横了横脖子:“就是军营门口啊,进进出出的都看得到!我说你啊,虽然你是元帅,我没什么资格指责你,奴隶也是人啊,你不是从来都看不起那些虐待奴隶的人吗?怎么现在对这个中原的丫头这么狠啊……哎你……”

没时间听诺达平罗嗦,耶律德光转身跑向右边,诺达平看着他飞奔一样的背影,楞了一下,然后笑着看向朗木:“你说的果然没错啊!”

“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了,虽然没有完全看懂他,但是一点点的变化,我不可能看不出来!”朗木得意的笑着:“怎么样?回去后把你那匹骏马给我吧!你赌输了!”

“哎呀,现在不是输不输的问题,而是那个小奴隶死没死啊,如果她死了,会怎么样?不如我们再赌赌?来呀……”

“诺达平你出尔反尔!”

“呀,朗木你不是没看中原的书吗?怎么还会用上成语了?”

……

……本章完结,下一章“战争卷: 战鼓擂生死难猜(19)”↓↓↓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