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契丹烈爱 [目录] > 第53章:战争卷: 战鼓擂生死难猜(19)

《契丹烈爱》

第53章战争卷: 战鼓擂生死难猜(19)

纳兰静语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军营的门口来来回回的人都会看到楚依被绑在那里的惨状,有人站在下边讨论说她有没有死,还有人说她可怜,甚至有人站在下边奚落她说她死了最好,敢伤害元帅……

楚依的头发零乱,身上单薄的衣服随着秋风狂乱的飘着,身上依旧是冰凉的水。这几天那些契丹的士兵没有停止的在她的身上泼水,不管是白天还是夜晚,不管是有没有阳光,也未曾停止过。她现在完全没有了知觉,身子被高高的捆绑在柱子上,脑袋沉沉的搭在胸前,样子看起来和已经死了没有任何差别。

耶律德光赶过去时,就看到这样的场景,他感觉自己差一点就不能呼吸了!她死了吗?他没敢上前,只是一直看着她,那人儿一动不动,沉静的仿佛真的没有了呼吸。耶律德光的心狠狠的痛着,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匆忙的跑过来,不知道自己现在为什么突然有狠不得杀了那些士兵的冲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敢上前去确定她有没有死。她该死!这是他这么久以来在心里的话,她是刘家的女儿,她早就该死,是他的宽容让她活了这么久,虽然虐待她,但他至少让她活着,可是现在,她死了吗?

这时,旁边有人提着一捅冰水走了过来,没有看到耶律德光站在一旁,举起水桶就泼到了楚依的身上,耶律德光刚想去阻止,却已经来不及,看着那水顺着她零乱的发一点点的流淌下来,她没有动,真的没了知觉。死气沉沉的,静默,还是静默,她连颤抖都没有了。

“混蛋!!!”耶律德光奔向前将那个倒霉的士兵一掌打倒在一旁,飞身上前将绑着楚依的绳子一一解开,然后抱着她冰凉的没有一丝温度的身体落地。她就那么安静的任他抱着,任他搂着,双目紧闭,脸色发青,曾经被他一次次蹂躏的樱唇现在干涸的已经起了好几层皮,他颤抖的看着怀中豪无生气的人儿,他近乎绝望的看着她。

她该死吗?不!她不能死!耶律德光痛心的将她搂紧,却不敢伸手去试探她还有没有呼吸,他紧紧的抱着她,想找出心头疼痛的根源。为什么会心痛啊?为什么这么怕她死?他的腰间还挂着五年前她送她的鸳鸯扣,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总是随身带着它,五年了,五年后在她再一次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时候,他就知道她是她。他多么痛恨她的身份,她居然是刘家的女儿。他不想她死,他找着种种的理由去虐待她,以告诉自己,他这是在报仇,却想方设法的留住她的生命。

现在,她就这样死了吗?不可以!怎么可以!他是她的主人,他没有同意,她怎么敢死?

朗木和诺达平赶了过来,看着那站在军营门口双眼盯着怀里毫无生气的人儿,在寒冷的风中似在微微颤抖。

他,不会真的如自己所想,一开始就没想让刘楚依死吧?朗木惊讶的看着耶律德光高大的身影现在布满了悲伤。怎么会?此时的情景就像是五年前他抱着萧兰若回来时的样子,甚至,比那里还多了一分绝望。

“王……”他小心翼翼的叫着他。

“军医呢?”诺达平事先清醒了过来,知道事情紧急,只好率先大声的寻问着。

这时耶律德光和朗木才回过神,耶律德光也向四周看着,大声急呼:“军医!!!”

怀里的人儿冰凉的让他害怕,情不自禁的又搂进了她一些。他还是没有去试探她的鼻息,抱着她回了自己的军账,在看到那个光着身子还在睡的女人时。他冷声叫人把她抬到了别的账里,让她自己带来的宫女服侍她。

之后,耶律德光将楚依小心的放到床上,将她一身冰凉的湿衣脱下去,盖好被子,然后让老迈的军医走过去看她。

她还是那样的安静,耶律德光狠狠的握着拳头,看着那个双目紧闭,脸色青白,胸前几乎是没有任何起伏的身子,他的心没来由的跳的越来越快。他仔细的看着军医搭在她苍白的手腕上的手,他甚至希望能看到那里的跳动。现在,他宁可她大跳着跟他吵着说要他杀了她,宁可看到她倔强的瞪着大眼不屈服的看着他……

想起刚刚她在怀里的样子,他感觉自己浑身的力气仿佛被抽干了一样。平时的虐待渐渐转化成了不甘心的愤恨,那与对刘家的仇恨无关。而是,他嫉妒中原皇帝差一点就要了楚依,他嫉妒那个送给楚依白袍的人,他恨她那双眼睛里没有自己的身影,他用他的方式去摧残着她,他用着近乎残忍的方式想让她的眼里只有他一个人。那个五前年期盼着他快乐的眼睛啊……

……本章完结,下一章“战争卷: 战鼓擂生死难猜(20)”↓↓↓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