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契丹烈爱 [目录] > 第7章:复仇卷: 风住尘香花已尽(6)

《契丹烈爱》

第7章复仇卷: 风住尘香花已尽(6)

纳兰静语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楚依见耶律德光走了过来,还没来的急松开咬在手腕上的手,就看到他站在马边面无表情的将绑在她身上的绳子解开。当她以为自己终于可以下去活动一下筋骨的同时,耶律德光恨恨的看着这个脸色惨白,但双眼依然澄清如水的女人。一个使劲将她拽了下来。

楚依被硬生生的拽到马下,直接摔到干裂的土地上。她咬着唇,抬起眼看向耶律德光,双眼充满了恨意的看着站在她面前的男人。她忍着疼痛,坚决不让自己痛呼出声,这个混蛋,杀光她全家,还要虐待她的混蛋!

耶律德光见楚依一直瞪着他,不哭不叫也不求他,心里极度不爽,从腰间拿出一个水袋举到她面前。楚依看着水袋,心想是他给我喝的,又不是我要来了。喝些水至少能活着,不然绝对会直接渴死。她举起一只没有被咬伤的手想要抓手那水袋,耶律德光却突然将水袋举的更高,让仰卧在地上的楚依无法拿到。满脸鄙夷的看着她:“想喝水?”

楚衣惊讶的看着他手里的水袋,咽了几口几乎没有的口水,瞪向他:“如果不想给我喝水,请你离我远一点!别希望我会求你!”

耶律德光突然有一种挫败的感觉,随之又被愤恨打败,他蹲下身,看着这个衣衫凌乱,头发也乱糟至极的女人。心中一抹得意滑过,他看得出来,这丫头是恨他的,也看得出来,她恨不得一刀杀死他。但是,他耶律德光绝对不会让她得逞,但是他要看着,他要看着这个已经如手中蚂蚁一样的丫头究竟会用怎么样的方式去杀他,亦或者,他要看着她要怎么苟且的活着。

楚衣咬着牙,按着身手干燥的土地想在站起身子,奈何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再加上刚刚他将她甩的太狠,直接摔到一块凸起的石头上,腿已经麻了。她暗自皱眉,不想他看到她的狼狈样。

“恨我吗?”耶律德光冷笑着看着她,他一直蹲着身子与她平视,他想在她的眼里找到畏惧,但是他没有找到。

楚依不理会他,低下头看着手腕上的伤口,这么半天没有去喝自己的血,没想到居然又流出来这么多,可惜自己白流了这么多的血。

耶律德光看她一副对他置之不理的样子,也没有动怒。随着她的目光看着她手腕上的伤口,单手握拳,他突然有一种想杀人的冲动!是的,他生气了,非常非常生气!这个女人宁可吃自己的肉喝自己的血也不要向他求饶,也不要向他要些水要些食物。

他霍的站起身,将手里的水袋狠狠的扔在她凌乱的衣裙上,冷冷的说:“记住了,你恨的人叫耶律德光!”说罢,甩袖离去,离开了楚依朦胧的视线。

耶律德光!耶律德光?耶律德光!耶律德光?楚依拿起水袋,平静的喝了几口。她不是没有想到也许这水里会有毒药,但是她知道,如果他们想杀她,根本用不着下毒就可以直接了却她的生命。所以这水,她没有担心的必要。

但是那个名子!耶律德光!她记住了,这是她的仇人!她不知道自己被他们要带去做什么,但是她记住了这个名子。如果上天肯眷顾她,请让她能再多活些时日,可以让她亲手杀死这个叫耶律德光的契丹男人!她发誓!她要报仇!

耶律德光骑上马,冷冷的看着那个坐在地上,紧紧捏着手里的水袋的女人,不置一词。朗木他们见势,忙起身也都骑上马,收拾好东西准备继续往契丹走。

有人见楚依坐在地上没有要起身的意思,走过去踢了她一脚,骂道:“小贱人,少他妈装可怜,别耽误老子们回家。赶紧上马!否则别怪老子再把你栓马上,吐死你!”

楚依皱了皱眉,抬头看向眼前这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怎么契丹人真的这么野蛮吗?看着他那横楞的嘴脸,心中不免反感了一下,抬头大声说:“小贱人骂谁?”

“小贱人骂你!”他瞪着眼睛脱口而出,随后四周的传来大笑声,一个一个的全都指着这边。这小伙子气的一脸通红,下了狠劲的一下踢中她的肚子:“你他妈老实点,否则老子奸了你!”

耶律德光听阿达说出如此不堪的语言,脸顿时冷了半分。转头看到楚依脸上冷汗顿时冒了出来,紧紧的捂着肚子,仿佛在强忍着疼痛。朗木见耶律德光冷着脸看着阿达,连忙走过去将阿达拉到一边去,小声说:“你找死啊?”

“我不过是看这小贱人喝着元帅的水,却还一脸愤恨的看着他。看着不爽而己!本就是一个该死的人,我踢一脚怎么了!”阿达哼哼的说着。

“好了,快回马上去,一会儿就起程了!”说罢,朗木推了推阿达执拗的肩膀,然后转身看向那个正咬着嘴唇,捂的肚子,一脸苍白的人儿,叹了口气,走上前抱起她将她放到马背上。

楚依瞪向朗木,一脸随你处置的表情。朗木无奈的看着她隐忍着疼楚的小脸,轻声说:“姑娘,抱紧马脖子!这次不绑住你了,但是你别想逃,否则小命真的不保了!”

楚依见他说的诚恳,便不再怒视。转而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想看出他心里究竟藏的是什么包袱。不以为然的抬起头看向不远处的耶律德光。顿时眼里闪烁着坚定的目光。

耶律德光看到楚依的眼神后,马上转开头甩了一下缰绳快速向前奔去。他看到她眼里的恨,很好!身后的马蹄声狂暴却有规律的跟着他跑着。他是契丹王国的二皇子,是契丹独一无二的南院大王,是天下兵马大元帅。现在,血洗了刘家,契丹的大部分兵权也全在他的手里。但是他突然觉得心里空荡荡的,越来越乱。朗木问过他,杀光刘家的人后,他是不是还是五年前的那个二皇子,他没有否定也没有肯定。他也以为是,但是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特别是当他看到楚依那双眸子,因为他,闪烁的不再是五年前那个天真的大眼,也不再是刚刚从皇宫里把她带出来时的那种调皮的眼光。他突然不知道究竟要怎么对待这个仇人的妹妹。他也再也找不到过去的自己了,他现在只是耶律德光,冷血至极的耶律德光!

……本章完结,下一章“复仇卷: 风住尘香花已尽(7)”↓↓↓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