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罂粟妖姬 [目录] > 第1章:引子

《罂粟妖姬》

第1章引子

涅槃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贺妈妈,这个丫头可是我费了就牛二虎之力找到的,你看看她的样貌,将来绝对会是你们花宣楼的震楼花魁。”

“滚你的,才一个6岁的丫头,现在长的貌若天仙有什么用,谁知道过个七、八年的会长成什么样子,还震楼,我要你找个现成的花魁雏,你倒好,给我找了个彻底的雏,还得花费我好几年的粮食。出去晃一个月了,就给我这个结果,我不打死你,已经是客气了,你给我滚,继续去找,10日内,我不管你用偷得抢得还是骗的,反正你不给我找个像样点的回来,我杀了你!”

“哎,那,这个丫头”

“留下吧,不过,钱你就甭想要了,一个月的口粮换这个小丫鬟,算便宜你了,滚!快滚!”

被这个叫做‘贺妈妈’的人牵住了小手,小女孩很是疑惑的望着她,很奇怪,为什么这个好心为她找亲人的人会把自己带到这里,他一定是搞错了,可她也不知道怎么办,只是眨着清亮纯净的大眼安静地望着‘贺妈妈’。

再次注视回这个女娃娃,贺妈妈不得不承认小安子找雏的眼光真是够毒,这个娃娃这般的白皙肌肤,大眼俏鼻,还有那樱桃般艳红玲珑的嘴,特别是这双已经初显纤细的手,长大后绝对不会是一般的货色。贺妈妈忍不住还是有些得意,这样的丫头好好调教了,说不定后半辈子就靠她养活自己了。

于是,没有让丫头去和其他买回来的雏儿一样先做丫鬟的活计,而是把她带回了自己的房间,替她好好想了个艺名----络艳,就开始为她找起师傅开始调教琴棋书画的本领。

这不教也罢了,这师傅们逐一登门后,立刻又让贺妈妈半夜梦里都乐醒,这丫头敢情是有点来历,才六岁的娃就已经熟背诗经、论语,还会写大字,甚至琴艺也都已经入门,更别说那身子柔软的让教舞技的花魁都有点瞠目结舌。

于是,络艳就变成了楼里的宠儿,所有的人都知道她会是妈妈今后的摇钱树,没有人嫉妒她,因为所有的姑娘都在可怜这个原本该是大府千金的女孩以后会面临的无奈命运,也鄙视着贺妈妈得寸进尺的管教进度。

那些和络艳差不多大的雏儿们更是不懂得妒忌,只知道不要做错事让贺妈妈打就是万幸,也羡慕着络艳‘与生俱来’的聪颖和那逐日长成的秀丽美貌。

络艳一直很少说话,只是乖巧的在每日白日里努力学着贺妈妈要求她学习的一切,争取着贺妈妈经常给予的奖励,得到那些好吃的糕点和糖果蜜饯。然后就在华灯初上的时候躲在她专属的房间,自己享用着这些奖励。麻木地听着楼下那些嘈杂的嬉闹调笑甚至打骂吵架,直到累了就自己睡下。她虽然也会奇怪为什么这里和自己的记忆里的生活是那么不一样,但只是个孩子的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成长的是一个什么环境,会有一个怎样的未来。

这一天,在后院里学完舞艺,已经会跳整只舞的络艳被师傅又好好夸了一番,开心的得到了贺妈妈给的一包用绢布包着的水晶糕,她最喜欢的糕饼,喜滋滋的拿着想回房间去藏好,却听见了一阵哀怨的叹息声,甚至有些抽泣,她好奇的循着声响寻了过去,看见了一个姐姐正在树荫下的石凳上默默的留着眼泪。

络艳愣住了,因为她的眼泪,也因为看见了这个姐姐手臂上和脸上的那些红红的印痕,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个姐姐。转头看见了络艳,姑娘一惊立刻收起了眼泪,换成了一抹勉强的微笑望着络艳:

“艳儿,学好跳舞了?看你一身汗,过来,姐姐帮你擦掉,别着凉了。”

走到姐姐的身边,听任着她用着紧裹花粉水的锦帕为自己擦去了臭臭的汗水,然后怜爱的抚摸着络艳的头,自言自语的说道:

“但愿你遇见个奇迹,脱了身才好,哎,可怜的艳儿。”

听不懂姐姐在说什么,只是络艳感觉到了那份关心,忍不住也想还出什么,于是咬了咬牙,伸起手将原本紧紧抱着的小布包裹递给了姑娘,露出了最最纯真甜美的微笑。

看着络艳单纯善良的笑脸,看着她手里弥散着芳香的糕点,这个姑娘眼中忍不住又泛起了泪花,轻摇头拒绝了络艳的馈赠,牵起了络艳的小手领着她回到了房间,就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继续嗟叹去了。

晚上,当络艳在房里窗口望着星星发呆时,贺妈妈领着她下楼去给串门子的别家青楼老鸨显摆她的宝,络艳就穿过了打扮得都花枝招展的姑娘们和来寻花问柳的嫖客。一眼就看见了白日里那个姐姐,她正笑得灿烂着坐在一个男人的怀里,她的手上的伤和脸上的伤虽然都用了厚厚的脂粉遮盖着,却还是透着深深浅浅的红痕,和嫖客嬉闹的时候当这些伤口被握到碰到的时候,络艳看见了姐姐眼中忍不住闪过的痛楚,可只是瞬间却不再存在,依旧是魅惑的笑意,笑得灿烂-----------------------

……本章完结,下一章“壹”↓↓↓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