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罂粟妖姬 [目录] > 第60章:伍拾玖

《罂粟妖姬》

第60章伍拾玖

涅槃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已经第5日了,那些难以下咽的苦药还真是有效果,今日里络艳起身已经觉得大好了,就是坐久了也不会再觉得晕,于是,她就大胆下地了。影儿也是看出了主子的身体貌似大安了,就不再胜劝让她休息,而是和着侍婢们一起帮络艳装点了一番,替她选了一身的绯色华服,还盘起了贵妃发髻,轻点了朱唇。

自从答应了瑞王尽力演好贵妃一年,络艳也就不再坚持,由着侍婢们服侍,虽然心底多少有些不自在,但她很知道自己的本分,只是在演戏,总得像个样,忍着就是了。

漫步在静兰轩的花园里,络艳很为眼前的景致赞叹,这些映入眼中的花草甚至石子路的镶嵌花纹都精致的难以挑出瑕疵,足足强过了花宣楼百倍,那远处的花蒲被围成了一片片的花瓣状,整齐着颜色,大树下更是连除杂草都见不到,想必每一寸的土地都有人在精心管理着,照顾着。

见络艳被美景吸引着,一路兴致高地走着看着,影儿却也忍不住的要提醒:

“娘娘,日头渐升了,要不要奴婢遣人去取了顶幔来替贵妃遮挡一下?”

“不用了,恩,我也有点走累了,我们就去那边凉亭坐一下吧。”

“好。”

待络艳端坐在已经铺了厚厚蒲团的石凳上静静斟酌着跃入脑中的新诗,远处有小太监急急的走致影儿跟前说了什么,影儿立刻向络艳回禀请示道:

“贵妃娘娘,太医院华太医亲自送来了最后一剂的汤药,并想为贵妃复诊,现正在宫外侯着,贵妃是移步回寝宫,还是就让他等着?”

“已是最后一剂汤药了吗?哎,终于还是熬过去了,让华太医带着汤药过来吧,我喜欢这些花香,既然已经出来了,我想多坐会儿再回房去。”

“是,娘娘。”

不多时,影儿就带着华铭恩再一次的出现在了络艳的身前。

凉亭里绯色华服包裹的络艳与不远处花圃中的娇艳繁花遥相呼应着,还是那么飘逸出尘的柔,还是那么独自婉约着。

眼中再次出现了这个日夜折磨着自己的妙人儿,华铭恩这些日子被思念之虫啃噬殆尽的心智终于感觉舒然了许多。

“微臣见过贵妃娘娘!”

耳中传来华铭恩的问安,转首看见了正跪着请安的他和身侧的太医院小太监,络艳脑中忍不住又回想起当日里他的轻薄行径,眼眸中虽然隐约出现了清冷,却依旧淡然的回应起来,因为,今非昔比,既然络艳已经答应了留下,那么对这个太医,就只有一份救命之恩尚未回报,除此以外,根本可以形同陌路。

“你起来吧,烦劳华太医了。”

络艳淡然的口气让华铭恩有一丝的失落在心口,却也知道在众人前,这才是正常的态度,于是华铭恩起身后恭敬地为络艳再次诊脉,控制着靠近她后的狂乱心跳,依然故作镇定地在遮掩着自己的感情。所以,这个诊脉也比平日里久了些。

收回手,华铭恩也是欣慰的,因为络艳真的大好了,但见她脸色却尚未有红润,不似一般女子般,华铭恩忍不住出言询问:

“络贵妃是否不太见阳光?贵妃的身子已经大好,可却不见血色红润,可能是络贵妃平日里久居屋内的缘故吧。”

是呀,贺妈妈基本不让她晒在太阳底下,象今日的这般闲坐听风赏花对络艳来说根本是奢侈的享受。没有回答华铭恩的话,因为不知如何说,总不见得告诉他自己是青楼的头牌,所以,要保持肌肤赛雪所以一直不被允许出屋子?幸好,华铭恩也没有执着要答案,就退开让小太监将暖着的药盅取了出来,递给了影儿。

看着影儿手中的墨深药汁,络艳的胃中忍不住出现了本能的抗拒感觉,简直折磨人,可她知道还是必须喝下这些,幸好这是最后的一剂了。

深叹一口气,落艳还是接过了药盅一小口一小口地尽力吞咽着依旧苦到反胃的药汁。

感觉络艳就是这个蹙着眉喝药的姿势也是极美的,华铭恩知道自己能被一个女子喝药的姿态醉倒心神,只因自己早已幻迷于她,倾慕与她,骸神与她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陆拾”↓↓↓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