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雪影蝶依 [目录] > 第23章: 突发事件(二)

《穿越之雪影蝶依》

第23章 突发事件(二)

霜雪依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薛惜琴早已被吓得满脸苍白,一个踉跄,跌坐在地上。

宣冷冷一笑,道:“这只是给你一个小小的教训。”随即他又转向卫祁文,抱拳一揖,“太子殿下,多有得罪,毁坏了您这里的东西。”

卫祁文仿佛这时才恍过神来,眼睛有些危险的眯了起来,紧紧地盯着宣和尘,一句话也没有说。

我咬咬唇,心,无比的慌乱,太子怪罪下来会怎么样?坐牢?杀头?还是……

周围的气氛异常的安静,静得仿佛只要一触动什么,就会爆发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宣哥哥,宣哥哥……”一道温柔甜美又带着无限喜悦的语声由远而近地传来,打破了这一刻紧张诡异的气氛。

走近,原来是锦灵公主,清灵秀气的脸上满是温柔和欣喜,脚步顿了顿,然后毫不犹豫地穿过人群,走向宣……

宣回头,一脸淡然柔和表情的,笑了笑,道:“锦灵。”

锦灵公主羞涩地向他一笑,美丽的双眼灼灼生辉,容颜更显娇艳。

好你个金亦宣,居然敢对别人露出这么温柔的表情。真……真……真……真是气死我了。

锦灵公主走到宣身边抱住他的手臂撒娇:“宣哥哥,真的是你!他们跟我说你来了,我还不信呢?没想到真的是你,你怎么这一去就杳无音训呢?你都不知道,我和皇祖母都在等你回来呢!”说着,可爱的嘴角微微一撇,双眼也红了起来。

宣温和地摸了摸她的头,柔声道:“锦灵,皇太后她还好吗?”

锦灵公主温柔地笑了笑,道:“还好了,宣哥哥你怎么不问灵儿好不好呢?”

金亦宣浅浅一笑,“看你现在活泼乱跳的样子,你能不好吗?”

锦灵公主拽着他的手臂甩了甩,嘟起嘴撒娇:“宣哥哥又取笑人家,人家不理你了。”她故做生气的样子。

看到这一幕,我的心隐隐有些酸涩,这……就是吃醋的感觉,多么久违的感觉啊!有多少年没有这种感觉了,十二年,整整十二年了!

“小姐,你……你生气了?”阿竹终于发现我的异样,一脸担忧地望着我。

生气?也许吧,不过我更加感激锦灵公主,若不是她,刚才还真不知道是怎样的局面?

“生气?”楚廷英一脸困惑,“蝶儿,你为什么生气?”

我为何生气?该如何解释呢?怎样圆这个谎呢?我在心底无奈苦笑了一下,到了这边,我就在不停的撒谎,都可以评一个“撒谎专业户”了。

这时却突然听到有人惊呼:“是他们。白衣公子是玉面神医,紫衣公子是人称‘惊鸿剑’的。”

呵呵,谎不用圆了!然后,我猛地一怔,惊鸿剑?尘何时有这样一个称呼了?接下来,现场的人就帮我揭开了这个答案。

“呀……原来他们就是玉面神医金亦宣和惊鸿剑凌忘尘……”

“那神医的医术当真是天下第一,连当今皇太后多年的顽疾都是他治好的!”

“那紫衣公子真不愧是‘惊鸿剑’,刚才那一剑真是威力无穷……”

“那是你孤陋寡闻,所谓惊鸿剑就是剑一出鞘,一剑毙命!”

“那刚才岂不是……”

“算手下留情了。”

“……那还用说,去年官府都束手无策的风云寨就是他一人单挑,把整个风云寨连锅端了……”

“真没想到啊,这神医和惊鸿剑居然是世间少见的美男子!”

…………

唉,这些人还真八卦,再这样下去,这个比赛到底还要不要进行了。我抬眼望向宣和尘,刚好和他们投过来的目光撞个正着。见到我,他们勾唇一笑,亮若星辰。

我冷然一笑,瞪了他们一眼,随即又瞥了一眼此刻还挂在宣身上的那个女子,宣慌忙地抽回自己的手臂,我以为他会用口型跟我说“我跟她没有关系”,可是没有,只是他看我的眼神很慌张,脸色苍白,额上见汗。我无奈地笑了笑,好像前世“他”和“她”的一幕又重演了一遍!……只是结局会不会是一样的呢?我还会不会满脸笑意地说“祝你们幸福呢”?

那女人有些埋怨地看了宣一眼,不过最终还是松开了手,可眼睛却至始至终没有离开过他的身上。忽然她向我方向看了过来,兴许是发现了宣的异样。

我连忙转头,谁知这一转居然和卫祁文投过来的目光撞了个正着!我一惊,眸光闪了闪,卫祁文似乎也有些意外,眸子也闪了一下,但是很快的便又恢复了平静,面无表情地望着我。

此刻白玉笙和韩俊启他们的眸光也顺着宣和尘眸光看了过来,我微微轻笑,面上微带嘲讽,是自嘲,枉我自认自己是一个凉薄的人,却终究还是逃不过感情的这一关!终究还是会心痛,会吃醋,会嫉妒!

见到我略带嘲讽的神情,卫祁文,白玉笙,韩俊启他们脸上都有那么一刹那的错愕,转瞬即逝。只是他们探究和疑惑的目光仍旧落在我的身上,没有撤走的意思。

我冷哼了一声,正待开口,却见刘公公在卫祁文耳边嘀咕了一会儿,接着卫祁文点了点头,随即刘公公走到舞台中央,眼眸四扫,大声道:“大家都静一静,比赛继续。”

现场顿时鸦雀无声!

卫祁文,白玉笙,韩俊启他们也终于收回了落在我身上的目光。

“白公子,请……”刘公公说道。

白玉笙微微一笑,道:“黑不是,白不是,红黄更不是,和狐狸猫狗彷佛,既非家畜,又非野兽。”

这是一个猜字的对联,而且是比较简单的,看来他已无心出题了。其实,不只他,就连南宫雨蝶,楼冰雁,楼瑞平,薛惜琴都已无心应战。

蒋琉璃思考了片刻,微微一笑,道:“诗也有,词也有,论语上也有,对东西南北模糊,虽是短品,却是妙文。”

“好!”台下又是一阵欢呼声,接着有人说道,“上联是猜,下联是谜,好一个猜谜。”大家又鼓起掌来。

韩俊启淡淡地道:“听雨,雨住,住听雨楼也住听雨声,声滴滴,听,听,听。”

好一个千古绝句,这句我好像曾经听人说过,下联是,我略想了一下,对了,是:观潮,潮来,来观潮阁上来观潮浪,浪滔滔,观,观,观。

就在我恍神之际,却又听他道:“楚姑娘我要你对。”

众人皆是一惊,面面相觑,均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我连忙回神,睁圆了眼,冷冷地看了韩俊启一眼,不再掩饰自己的本性,冷声道:“我说韩楼主,我又没有参加比试,这个答案怎么也不应该由我来对吧?”

韩俊启似乎毫不在意我的坏语气,眼中似乎有些欣喜更多的却是……困惑,“真的是你,你怎么又成楚尘山庄的大小姐了?”

我露出一个淡淡地微笑,挑眉道:“观潮,潮来,来观潮阁上来观潮浪,浪滔滔,观,观,观。”

“你……”韩俊启有些气闷,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卫祁文和白玉笙好奇地看了看韩俊启,又看了看我,最后视线锁在我的身上。

宣,尘,楚廷英和阿竹则是一脸担忧的神情,目光也都落在了我的身上。

我似笑非笑地斜睨韩俊启,“我已经对完了,不知这个答案韩楼主可满意?”我知道他的真正目的是问我是不是凌雪儿,可是……我是不可能回答他这个问题的?

韩俊启薄薄的唇紧抿着,眼眸在那轻蹙的剑眉映衬下愈发深邃,里面似乎还有一些不知名的情愫在跳跃。

我心头一震,别过脸去,避开了他的目光,迎上了卫祁文的眸光,笑道:“太子殿下,这一关已经结束了,请公布结果吧!”

其实,结果是显而易见的,蒋琉璃遥遥领先,其余,除了楼瑞平,成绩都差不多,所以,这一关淘汰的人是楼瑞平。所以当卫祁文公布结果的时候并没有人惊讶。

又是一柱香的休息时间。

……本章完结,下一章“ 高歌现真性(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