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雪影蝶依 [目录] > 第29章: 水落石出(一)

《穿越之雪影蝶依》

第29章 水落石出(一)

霜雪依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看到秀姑此刻的样子,我终究还是心软了,她虽有过,但罪不至死,于是我开口道:“等等!”

“拖下去!”沈玉梅好像专跟我作对。

“站住!”我怒喝一声,淡淡道,“我说四娘,得饶人处且饶人!放了她吧!”

“不行!”沈玉梅柳眉竖起,冷冷道,“这样的贱婢怎么能留,偷东西不说,还诬陷主子!”

我呵呵一笑,道:“我说四娘,这做贼的喊抓贼,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不是你吗?秀姑只不过实话实说而已,哪有错?”

“你……”沈玉梅的脸开始慢慢发红,愤愤一甩手,道,“大小姐,你可别信这贱婢说的话,她这根本就是在诬陷我。”

“呵呵,”我笑了笑,“我说四娘,这么多人她不诬陷,就诬陷你,莫不是她跟你有仇?”

沈玉梅眼睛忽然一亮,喜道:“对对对,就是跟我有仇,大小姐,你可真聪明啊,她的目的就是想挑拨我们俩,你可千万不要上当啊,这栽赃嫁祸的事情一定是她做的。”

我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撇嘴道:“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像你这样厚脸皮、睁着眼说瞎话的人。”

“你……”沈玉梅刚举起手臂,就被我抓住了,“怎么,想打我吗?你还不够格!”说完,我手臂一用力狠狠地将她甩到地上,其实,在我看到阿竹受伤的时候,我就没打算心平气和地跟他们谈判。

“砰!”的一声,沈玉梅的背部重重撞击到地面,她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地看着我,过了半晌,她仿佛才回过神来,脸上换上惊惧、柔弱、良善的样子瑟缩在地上,哭叫出声:“庄主!”

楚天宇起身快步走了过来,将她扶了起来,震怒地看着我,“你,越来越不像话了!”

我冷冷一笑,挺直身子,道:“我应该不还手,任她打骂才叫像话,是吧?”

“你……”楚天宇的眼睛微微眯起,眸中闪动着危险的光芒。

“蝶儿,不能对你爹这般无礼!”赵婉如和殷敏君双双走到我的身侧,轻声劝道。

我呵呵一笑,道:“二娘、三娘不是我无礼,而是沈玉梅无礼,她伤我的人,诬陷我的人,还想对我动手,我只是轻轻地推了她一下,算是对她无比仁慈了,她应该跪下来谢天谢地,阿弥陀佛了。”

楚天宇抬手,掌,朝我脸上而来。

“爹,请息怒!”楚廷英微有怒意地站在了我面前,及时地拦住了楚天宇的手。

楚天宇的眼中闪过一丝错愕,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平时冷冷淡淡的儿子,对他无比敬畏的儿子,竟然敢阻止他,不过只是那么一刹那的时间他又恢复了一贯的神态……冷漠。

我冷冷地看着他,呵呵一笑,道:“你也想打我吗?不过,你也不够格!”

楚天宇双目暴睁,怒气骤涨,眼中满是冰冷的寒光。

“蝶儿,你别再说了!”赵婉如急道,“庄主,蝶儿还小,你就饶过她这一次吧。”

沈玉梅冷哼一声,道:“二姐,真是好笑,每次你就只会说这句吗?我记得上次你好像也是这么说的。”沈玉梅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狠狠瞪了赵婉如一眼,继续道,“这可不是年纪小不小的问题,这大小姐也二八年华了,都可以嫁人了,怎么会不懂事,分明就是因为她有娘生没娘教,才会这样的!”

我心中的怒火瞬时蹿了上来,身动,如鬼魅般的闪到她的跟前,拉她离楚天宇五步之遥,手扼紧她的喉咙,冷笑道:“知道吗?只要我的手轻轻一捏,你就可以去向阎王爷报到了。”

沈玉梅惊骇地看着我,全身颤抖着,面色惨白如死,漂亮迷人的丹凤眼中充满了恐惧和不安,“你……,你不要乱来,你敢伤我,庄……庄主是不会放过你的!”

“呵呵,是吗?”我似笑非笑,挑眉斜睨楚天宇,此时的楚天宇的脸上挂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声音平静而冰冷,“没想到,我的蝶儿武功居然这么高,隐藏得还真好!”

“庄主……救我!”沈玉梅一脸哀求地望向楚天宇。

楚廷英焦急地看着我,摇头道:“蝶儿,不能杀人。”

“小姐,”阿竹站了起来,迅速地走到我身侧,轻声道,“公子他们是不会希望你杀人的。”

“我本来就没打算杀她啊!只是她侮辱我没有关系,可侮辱我死去的娘,那么我总要讨回点什么吧!你们说……是吗?所以……”我把蝴蝶金钗在沈玉梅眼前晃了晃,“你说,在这么漂亮的脸蛋上划上几刀,是什么效果?”

“蝶儿,小心——”我手拿金钗刚在沈玉梅的脸上比划,却听到楚廷英的惊呼声,紧接着还没来得及反应,只觉眼前白影一晃,胸口排山倒海般地劲气袭来,一丝一缕透体而入,一个踉跄,猛地向后一跌,手中的金钗“叮当”掉落在地,背部也重重撞击到地面。

胸口传来一阵剧痛,我暗中咬牙,强忍伤疼,手费力地撑起滚落在地的身体,忽觉喉咙一甜,一个颤抖,一口血从嘴里喷了出来。

楚天宇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手,他明明只用了三分内力,他明明只是虚晃一招,他知道她完全可以躲开的,可是当他知道她躲不开的时候,掌却来不及收实实在在地打在了她的身上,但那也只剩下了一分的内力,不至于会把她打吐血,此刻他的神色是茫然、不知所措还有……自责。

沈玉梅早已吓得跌坐在地上,不停地抽泣。赵婉如和殷敏君也惊呆了,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一幕,早忘了该如何反应?

“蝶儿!”楚廷英飞快冲到我身边抱住我,一把扯过我的手探了探脉搏,面色忽地一变,“蝶儿,你怎么会受这么严重的内伤?是谁伤的你?”

我虚弱一笑,道:“哥,我没事。”

“小姐。”见我吐血,阿竹惊叫一声扑过来,擦掉我嘴角的血,哭道,“小姐,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吐血,为什么不躲,以你的武功不可能躲不开的,也不可能会吐血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楚廷英思索了一会儿,忽然眸光一闪,惊道:“莫非,莫非是今天……,蝶儿,你是不是用自己的内功去给那人疗伤了。”

我浅浅一笑,道:“哥,我没事。”

“不想急死我,就快告诉我是怎么回事?”楚廷英捏紧我的手腕,神色满是担忧。

看他如此坚持的样子,我笑笑,道:“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用自己一小部分的内功治好了他身上的内伤,佛家有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只不过损失一点内功,却救了一个人,轻轻松松地就为我自己积了一德。”

“蝶儿,那你的伤……”楚廷英担忧极了。

我笑笑,道:“没有大事,只是内功减了,休息几天就会没事了。”望着楚廷英和阿竹担忧的眼,我又笑了笑,道:“哥,阿竹,不用担心了,只是武功低了些,再说了我若真是不能打了,不是还有你们保护我吗?”

话音刚落,阿竹忽然站了起来,提气运息,猛地一掌就向楚天宇袭去,楚天宇早已有所防范,见她出手,一个侧身避开了她的掌力,阿竹见一掌不得,心中一惊,这楚天宇的武功果然比她想象中的还要高出很多,于是她冷笑一声,用尽全力,又出第二掌。

“阿竹,住手!你……咳……”我惊喝一声,可话刚到嘴边,只觉胸口又是一紧,下意识地伸手捂住嘴,可嘴角还是不停地溢出血来。

“蝶儿——!”楚廷英惊慌失措地看着我,眼眶微红。

“小姐——!”阿竹收掌,奔回到我的身旁,抓起我的手,颤声哭道,“怎么……会这样?小姐,你……真的不会有事吗?”

我擦擦嘴角的血,向他们安慰地笑笑,道:“没事……别担心!阿竹,你不是他的对手,不要再……打了。”

“小姐……,若不是他,你怎么会吐血?我恨不得现在就杀了他!”阿竹的眼中瞬时凝聚起冰寒的杀气。

我反握紧她的手,淡淡一笑,“你杀得了他吗?”随即摇摇头,“你杀不了他,而且还会白白送命,你这样,只会让我更加担心,求你,阿竹,不要再动手了。”

阿竹犹豫了一会儿,终于坚定地点了点头。

我欣然一笑,转头看着楚廷英满是心痛和焦虑的目光,又笑了笑,道:“哥……”忽然胸口又传来一阵阵翻滚汹涌的剧痛,我知道这是沉积已久的内伤就要爆发的迹象,咬咬牙,忍着剧痛,继续道,“对不起……哥,我今天真的好累……好累……我想,我要睡一会儿了……”黑暗终于缓缓向我袭来,握着阿竹的手慢慢地松了开来,然后,失去了全部的意识。

……本章完结,下一章“ 水落石出(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