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雪影蝶依 [目录] > 第30章: 水落石出(二)

《穿越之雪影蝶依》

第30章 水落石出(二)

霜雪依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蝶儿——!”望着怀中的人紧闭着双眼,宁静安然的睡颜,仿佛永远也醒不过来,恐惧一阵一阵地袭向楚廷英的心房,他发了疯似的紧紧抱住怀中的人,向着众人怒吼道,“来人——,快,快传大夫!!”

“小姐——!”望着那毫无血色的脸,泛白的嘴唇,阿竹顿得骇得魂飞魄散,使劲摇晃着少女,大哭道,“小姐,你快醒醒!小姐,你快睁开眼啊……”

楚天宇面无表情地凝神看着那紧闭双眼的少女,一语不发,只是眸中的深处隐隐透着伤痛。

赵婉如终于从惊骇中醒过来,快步地走了过去,轻轻拍了拍楚廷英的肩,哽声道:“英儿,别着急,蝶儿不会有事的,你……你先抱她回房,大……大夫……”她原本还想说些什么,但看到楚廷英冷峻的目光时怔住了,只动了动嘴唇,没有再说出话来。

楚廷英将少女抱了起来,走到沈玉梅的身边时,忽然狠狠一脚将她踹倒在地,却不看她,冷峻的目光紧紧地落到楚天宇的身上,眼睛半眯着隐隐透出危险的神光,嘴角扯出一丝冷笑,“若是她有事?我会恨你一辈子!”

“英儿,他是你爹!”赵婉如焦急地惊呼一声。

楚廷英喉间溢出低低的笑容,脚下却不稍做停顿,“有这样的爹,我宁愿……不要。”话音未落,人却已经到了门外。

这时,阿竹忽然回过头来,看着满脸震惊的众人,嘴角扬起一抹嗜血邪魅的微笑,“小姐有事,你们就等着……庄毁人亡。”

说完,她再不回头,转身迈出了这沉闷的大厅,追着前方的人而去……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清晨,一缕阳光通过窗户射了进来,格外刺眼!我勉强地睁开眼,颇感不适,又条件反射地闭上,复又睁开,如此反复几次终于恢复了视力。下意识地摸了摸胸口,疼痛的感觉居然完全消失,很是纳闷?!

微微抬头,只见楚廷英坐在床沿靠着床头双目紧闭,眉头微微皱起,似有不安!阿竹则伏头睡在床尾。我静静地躺着,不敢发出任何声响,唯恐惊醒他们,他们的睡颜有些疲惫,像是几日没好好睡过觉了。

“蝶儿!!你醒了?!”楚廷英的目光熠熠地射向我,眼中是掩不住的欣喜,果然,学武之人的灵觉总是高过一般人,任我如何小心,他还是能马上感觉到。

我无声地笑了笑,轻轻开口道:“哥,让你担心了!”

话音刚落,阿竹忽然跳了起来,一把扑过来抱住我,大哭道:“小姐,你终于醒了。呜……吓死我了!”

“傻丫头。”我抱住她,轻声哄道,“哭什么?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小姐,”阿竹在我怀里呜咽,“他们说你受了很重很重的内伤,很有可能会武功尽失,甚至会丧命,我……”

“傻瓜,哪有那么严重?我现在不是好了吗?”我笑着抹去她脸上的泪,“好了,别再哭了,你看眼睛都哭肿了,我要心疼了。”

阿竹抽泣着擦了擦眼睛,我推了推她,道:“我要起来。”

阿竹连忙放开我,随后楚廷英垫上靠枕,扶我坐起,我问道:“我睡了几天了?”

“一天两夜。”阿竹答道。

一天两夜?还好,没有昏迷太久,否则……

“蝶儿,你明明中那么重的内伤,为什么要骗我们?”楚廷英忽然握住我的肩膀,眼中满含怒气和心痛。

我怔了怔,连忙心虚地垂下头,讪笑道:“你们都知道了?”

“是,小姐!”阿竹的语气有些冰冷,“我不知道你到底为什么要那样做?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宣少爷和尘少爷,他们要是知道了会有多担心,多难过?”她的语声中透着一丝的责备、一丝的怒意。

我咬咬唇,低声道:“对不起,阿竹!对不起,哥!以后再也不会了。”

楚廷英紧盯着我看了一会儿,轻叹了口气,道:“罢了!以后希望你不要再做这种傻事,你要记住这世上关心你的人太多,太多了……”

我笑笑,“知道了,一定不会了。”

“这样我就放心了。”楚廷英满意的笑了笑。

我也回他一笑,转头看着阿竹的面色还是有些不善,拉了拉她的衣袖,谄媚地一笑,道:“阿竹,不要生气了,我向你保证只此一次,永远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阿竹“噗”的一笑,道:“好了,小姐,你只要保护好自己就是对我们最大的仁慈。”

我点点头,笑了笑,忽然又想起了一事,问道:“哥,我觉得我的伤好像好了很多,这是怎么回事?”

楚廷英似要开口,却被阿竹抢了先,道:“小姐,这应该算是庄主的功劳吧!”

“嗯?”我满脸困惑,“什么意思?”

楚廷英轻轻地摸了摸我的头,淡淡道:“你昏迷以后,他担心你并不比我们少,也许这就是所谓的骨肉至亲吧。他广发英雄贴,重金寻求天下名医为你治伤?而且还下令沈玉梅从今往后不准再踏出菊苑一步。”

什么?听到楚廷英这么说,当时我的心情根本不能用震惊来形容,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楚天宇会为了我重新涉足江湖?会为了我不惜重金寻医?甚至,会把沈玉梅这个他一度宠爱的女人软禁起来。

“是啊,小姐,那个女人再也不能兴风作浪了。”阿竹脸上的表情非常的愉悦,“真是痛快!你没有看到她当时的那付嘴脸,真像你说的那样……虚伪恶心。”

我“噗哧”一声笑了起来,道:“阿竹,看把你高兴的。”

“小姐,不是我高兴,是整个楚尘山庄都高兴,总算除掉了一个大祸害。”

是啊,自从沈玉梅进了楚尘山庄以后,这些年来,就没有真正安宁过,只是楚天宇怎么忽然间会这么做?让人匪夷所思,我不由拧了拧眉,问道:“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蝶儿,我也不是很清楚,还是将来你自己去问爹吧!”楚廷英看了看阿竹,又看了看我,随即站起,“现在当务之急是你自己运功试试,看看到底好了几成?”

我哂然一笑,道:“好!”

掀开被子,盘膝而坐,气运丹田,让真气在体内运行十二周天,只觉全身气流通畅,毫无阻碍,顿时心下一喜,我的内功居然恢复了七、八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天下居然有如此高超的医术,都已经赶超我的师父了,唉,果然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学无止尽……

“蝶儿!排除杂念,否则容易走火入魔。”楚廷英忽然怒吼一声。

我猛地一惊,这才想起练功的时候不能胡思乱想,于是马上凝聚心神,澄去杂念,一心一意的运气行功,渐渐地进入了忘我的境界。

……本章完结,下一章“ 最难还的是人情(二)”↓↓↓更精彩哦!